Thursday, August 15, 2019

魔怪

今天意想不到的累,自從八月十一日(或者是九七年七月一日),大家都過得很動蕩。
因為做文宣的原故,聽回七月初的反送中媽媽集氣大會,不過一個半月前,事情腐壞的速度無人想到,假新聞、抽真槍、警察混入示威者捉人、警察把示威者眼睛打盲等等。
在機場一役後大家好緊張以後文宣該怎樣做,但意想不到是平日一些好像很離地的群組都出現了好多持平的聲音。
那些盲目撐政府警察的人,他們理虧時就會自圓其說,或者唔理你,扮聽唔到。
而事實上示威者有錯時會討論, 會懷疑, 會檢討, 會認錯。的確沒有人是天生出來精通抗爭的,大家都在跌跌碰碰中學習。
偏偏很多人對住不斷錯,不斷無理使用暴力的政府或警察有無限包容;但示威者有任何差錯,就立刻出來指控。也許那些就是從來沒有真正明白過個cause的人,好不幸。所以Heidi 媽媽說得對:「都唔駛介意佢地出黎嘈,因為他們本來就覺得示威者阻住個地球轉,只係依家佢地有位入就出黎嘈啫。」不要被他們影響,重要的是檢討過後,認清自己目標同方法就足夠了。
想記一些無聊小事。早前有一個我們的清新小魔怪想離隊一會兒,休息一下。(每當有人離隊大家都會擔心,是否太絕望了,或是被捕。)幸好他無事,過了幾天他告訴我心情已平復一點,想入返小魔怪群組。
當時他跟我說自六一二已有參與「上過支援線、被人救過,如果我呢刻為錢放棄,我會一世都抬唔起頭做人」雖然是好傷心,但覺得大家一直在做的事都是有意義、喚醒人心的,是一場喚醒人良知的運動。在香港黑暗的時刻,更能顯出人性真善美的光輝。「我係一名基督徒,想成為鹽想成為光。」
我們的群組五年前已經存在,雖然多數是朋友,但也有一些是朋友的朋友; 起初我記不起他是誰加進來的;後來才問了他。所以雖然我們不認識,只是一直在一個小隊中互相支援,但他卻跟我分享了這些事,覺得很感動。
另一件就是,昨天跟明慧和陳力峰說起清新小魔怪群組中某些人的感情問題。
又提到其中一個小妹妹好像情況很不好,失戀,無上班一段時間,去了散心。我是真心擔心她的。
巧合地她昨晚跟我聊天,問我是否跟另一清新小魔怪D先生傾過計。
她說他們以前喜歡大家,但最後沒有拍拖,不歡而散,五年前的事了。近日兩個比我們年輕一截的男女孩子竟然都被加到這群組中,因為咁講返嘢,男仔同佢say sorry; 她說也給她近日的這次分手一點啟發,就算現在好傷心,沒有closure, 但或者好一段時間後會有也不定呀。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