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3, 2020

搖擼

我在相中都在笑,但心都在哭,但還是跟大家分享今天的工作日記吧。希望你們不介意,因為我感覺在這個香港,笑都是錯的。
以前大澳的漁民家家戶戶都有一架搖擼,就是沒有摩打的船,好像劍橋punting 那種,舊式的是木造的,得到Ms. Wu協助,大澳也保育了一架,我們今天還撐了。手撐的船,感覺真的很不同,我是超喜歡撐船的,在英國讀書的日子,實在是撐船比讀書多,我們總是戲言,若果找不到工可以回康河撐船賣雪糕,也不是說笑的,我們都撐得很好的。

今天在河邊蘇廬咖咖店,竟然碰到stella 姨姨!實在太瘋狂了,怎麼去到大澳都會有人叫我,而且我們是素未謀面,不過是IG上的朋友。但雖然我們未見過面,但都一直能感覺她的人有多溫柔和supportive,實在太有緣!

我們也去了一個當地藝術家的畫室,和流浪貓之家,有隻又肥又大的金色貓一個patpat坐在我的beely daily 裙上,趕也不走,太冧了。不禁問為什麼我家貓不是這樣子。

原來周一的大澳也會這麼多人。

Ms. Wu 也私人資助了水牛婆婆的工作,也多得A, 才能促成這麼多好事。
A也是大澳人(今次不肯定能不能說出來,驚驚,但都是她事呀)她爸爸和公公都是那種,有人問佢借十蚊,佢會借十一蚊那種人,不要求她讀書好,只要求她做好人。
當我還是很細個很細個時,便有幸跟她們到內地農村的projects, 她們資的project 由校長培訓,學生獎學金到大學圖書館也有;就是那時去內地,也看見聽見很多瘋狂的事;後來一而再,再二三的在內地的項目裹受騙,現在就沒有再做內地的項目了。

在香港她們也支持了很多十分之好的projects, 由智障人士藝術, 生死教育、以至農業和大學的基建等也有。
然後我都沒有這麼乖年年送她們聖誕禮物,但她們卻已經準備了我今年的聖誕禮物 >.< 

我們也花了很多時間討論很多人移民的事,今天的新聞也很爛 -_-" 
雖然今天很好很好,大家做的事很好,但感覺都像在絕望中掙扎 >.< 


昨天看見窗外有人wakesurf, 才跟朋友講起多麼討厭人做這種事,記得G 說過,真正喜歡海洋的人是不會滑這些假浪,現後影一些全世界都影的相.... 

也時不時會令愛跟人玩的海豚或其他海洋生物受傷,什至試過撞死人(包括今年也有)

有人說,那麼發明了有摩打的船就有這個問題,但wakeboard/wakesurf 在海上滑行轉圈是完全沒有意義的,而且汽油味又臭又吵。

算了,我本來沒有打算寫出來... 

但今天剛巧又感受到,如果有些小水道沒有那麼多汽船多好。

你看劍橋和威尼斯的內河道都沒有這種濺起巨浪的摩打船。

Sunday, November 22, 2020

河河

「我很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覺得人係好簡單嘅動物,你同佢建立咗關係,佢打你都細力啲、鬧你都輕力啲。我哋慢慢去了解每一個人、建立關係,咁就好過我隔到好遠咁去同你講」 埔Journ總編Vicky說。

文中沒有提及(記者說自己也不敢寫得太長)總編之後應該是說到:港聞常會說世界怎樣怎樣了,例如地球暖化了,末日時鐘又推前了,今年有幾多人自殺; 但對一般人來說都是很遙遠的事,很多人讀完只會感到無力;但社區雜誌或者副刊若果寫得好,例如介紹一隻好的重用咖啡杯,每年能慳幾多隻膠杯;或者讓人知道為什麼那些人面對精神困擾等.... 

這種工作/文章有機會能夠給讀者實質的方法在生活裹選擇/改變,所以她想嘗試做這場實驗。
雖然不是什麼新概念,but still a good reminder

那天做了這個充滿笑聲和眼淚的訪問,記者也差點被我們(快樂的)激親。
紀錄了總編創辦這本雜誌的原因。 謝謝她們。
埔Journ|大埔人的地方誌 最後還是加印了!如她們說:「如果係做商業決定,就一定唔會加印,因為都有50%機會倒蝕~ 而且好多朋友善意提醒,要量少先吸引人,商業世界係要玩饑餓行銷!不過考慮到《林村河河圖》可一不可再,創刊號亦係,如果想要的朋友買唔到就好可惜。所以,今日已經將加印的再版《埔JOURN》送到部份銷售點 。(多咗好多銷售點添㗎!)」
「午飯時間,行入大埔墟街市二樓熟食中心的一間麵檔,問:「雜誌還有嗎?」「最後一本!個袋有啲油,剩係俾本書你吧。」伙記從出餐處旁一個膠袋抽出最後一本《埔Journ》——60頁的雜誌拎上手頗有份量、封面是一條蜿蜒小河,兩旁綠樹成蔭,打開內頁就見到一幅手繪地圖,寫著「林村河河圖」。
將地圖鋪開,見到河流從山谷的一邊開始延伸,途經林村許願樹,穿過大埔中心,最後在海濱公園流入海灣。地圖是用木顏色畫的,畫中的魚會變成單車似的有兩個轆、小狗比回歸紀念塔還要大。」

Saturday, November 21, 2020

念恩

我實在很佩服生活行者班的同學仔(和我自己)上班一星期後,還要老遠去到大埔,上三個小時課。
有個同學仔是當會計的,今天在繪本班還一邊抱住電腦,因為工作未做完... 她都談得快哭了,同學說她太負責任,所以別人都把工作推給她;她說自己已經任性過一次,曾經quit 咗份工去外國工作假期。上周寫生時在後巷找到她,在觀察和素描後巷的小花。她說自己總是感覺什麼都不足,比不上其他人。

我告訴她幾天前寫的那篇,就是我好欣賞的埔journ 總編寫雜誌時也天天流着淚寫,雜誌反應很好,但他們整個團隊都覺得不夠好。跟可憐小孩做藝術治療大姐姐剛巧也跟我說自己總是感覺十分之不足。假如她把故事寫出來,很可能都好像carrie 和希妍的故事般好多人有共鳴;但這個班有點不同,更多是同學們用創作來探索自己的(至少我和古是這樣想吧)所以不用想太多讀者怎樣想。

不過啊,大家的故事也很好!係高手!班中其中一個同學是昆蟲專家,那天我窗外出現了一隻tiffany blue的飛蛾,一問她便知道是什麼,是神獸級的。她的故事當然也跟各種蟲有關,寫得很完整,100分原創性,很期待。
她也跟我們分享了上來上課前正在大埔中心扭蛋的事- 那架扭蛋機有三種恐怖生物:熊、蛇和白紋伊蚊,她想要扭白紋伊蚊....但扭了兩次都是熊,差點連坐車回家的錢都沒有。 
大家都說:天啊,是什麼人想要扭白紋伊蚊!

刺繡鳥妹課後就跟她去了扭。跟文初提到的同學不同,刺繡鳥妹和未來劇作家都是那種辭掉高薪厚職,嘗試做別的事情的女孩子。刺繡鳥妹的故事也夠可憐的,但她是一個極之強大而溫柔的女孩子。連生活書院隻貓叮叮也喜歡她。
當幼稚園老師的同學說想寫一個關於「唔准喊」的故事,因為現在的父母自少就叫孩子「唔准喊」結果有些人就長大成很壓抑的人; 類似的書也是有的,但她那個是自己的觀察和體驗,十分之original,也十分之有意思. 
還有一個同學是想來學畫畫的,抱歎我們將來要寫清楚一點,寫了一個關於魷魚絲的故事。

坪洲受傷狗要做手術的故事和心靈受傷的鄰家女孩的雙線故事也十分有趣。
又有於香港露營不成的真實光害日記!

也有一個四處訪問大家幸福小moment 結集; 當下大家都搶着分享自己的故事,就在那個時候,生活書院的朋友仔就搬了一鍋剛剛煮好的 - 粟米栗子腰果眉豆花生湯進來!大家都尖叫了。感覺十分之幸福。

連生活書院隻貓都在那個moment 跟住進來。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來到生活行者班的第五課,也是同學仔的第十課。頭五課他們一起探討了變化、物慾、關係、情緒、循環這些題目;然後這五課我們一起在室外拉筋、讀繪本、到街頭寫生... 
今天有同學說,她是懷住惶恐不安、隱隱抗拒、和絲絲好奇的心態來上課;有同學說她感覺在這裹遇到很多不同的人,是在外邊的世界找不到的(quoting her: 外邊的女孩子下班就約埋一起食嘢... )

這裹好像找到另鄰人的主流。

就算這裹的同學仔將來沒有成為一世的好朋友,但至少也會感覺原來有些這麼可愛有趣的人們。

Friday, November 20, 2020

雪糕

「船到橋頭生活節」期間,我會跟大家在芝麻灣一棵漂亮大樹下野餐和畫畫,那裹有藍綠色溫柔的內灣,清澈小溪大草原,一位好有心的島民和她照顧的二十隻水牛... 

第一次跟搞手去芝麻灣時,我嚷着說,一定要留住芝麻灣呢個無artist 入proposal 嘅site。
同埋,到時除了畫畫,我想賣雪糕(香港人嘛,總要找點食物做bait) 
我說要賣Happy Cow 芝麻味雪糕(因為是無牛奶,講緊保護水牛嘛)的香港本土品牌,芝麻味就因為係芝麻灣啦! 
Happy Cow是2013年於香港創立的純素雪糕,不含奶、蛋、大豆、麩質,相比一般雪糕低膽固醇和低糖。
Happy Cow這個名是為了紀念一隻將被送去屠宰的大嶼山原居牛,最終被放生了;創辦人的使命就是希望廣大消費者關注動物權益。

點知,過咗幾個月, 搞手阿Kit 話他真的問到Happy Cow, 會免費sponsor 我在芝麻灣嘅參加者,三日的雪糕,所以你們來探我(夠早的話),就有雪糕食。 

我哋coordinate 將啲雪糕同乾冰搬入去,都真係好大工程 - 大概就係我一個女仔要搬住啲畫, 顏色, 雪糕同冰,嘢搭幾程船,同埋攀越小山咁。

我唔明點解我哋都咁瘋狂。 
有啲人話,做呢啲生活節好contradictory, 又想多啲人知地方幾靚,又怕人當它是打咭廸士尼。
但若果沒有人欣賞這些美,也可能永遠消失了沒有人記起。

我還從另一個記者口中聽到,生活節差點眾籌唔夠錢,要幾個搞手自己貼。
其實不過係眾籌幾萬蚊,artist 應該有少少artist fee (搬運樂器,印刷大地圖,買豆做腐皮)都是錢呀,參加全部活動都是免費的;就算係印banner都要錢吧。
(雖然我聽到啲artist 成日講話自己無諗住要錢:P 就算有都會捐咗佢) 
好彩最後都籌得夠。 

很喜歡jess 寫嘅嘢,聽聽她談芝麻灣: 
「...在大嶼山自成一格的芝麻灣。這裡有一片可以讓大小朋友、小狗、大水牛奔跑的大草原,這裡有一位好有心的島民照顧同保護一群可能係全香港最幸福的水牛,這裡有一段正在被人淡忘的香港越南船民歷史,這裡有一間自負盈虧用生命影響生命做青少年工作的基督教正生書院(不過還未有機會去拜訪),這裡有一棵大榕樹仍屹立在昔日村民及孩子專用的足球場。
住在同一片土地上,除了行商場、嘆冷氣、無限data用嚟回覆覆唔完的whatsapp訊息、香港還有很多不一樣的生活方式,這個就是我們想要和大家分享的一道生活風景。」

「謝謝愛心同笑容滿滿的插畫師Connie與我們結伴再次來到芝麻灣,穿梭在大嶼山島嶼與島嶼之間獨有的橫水渡,海浪聲混合引擎聲再加上機油混合着海洋的氣味,無論搭過幾多次,這趟船程沿途的景色,是一道看極都看不厭的風景。」

尤其是這幾個hashtag 
- 重點不是節目而是想和你分享香港另類的生活風景
- 怎麼會捨得污染這片海洋
- 撤回明日大嶼
- 我哋真係好L鍾意大嶼山

這兩天終於暫時(!!)靜下來,但又不停懷緬在太陽底下跟好朋友們的歡樂時光。 

Thursday, November 19, 2020

花墟

花墟有幾座好靚嘅唐樓,以前喺中大返工時成日會去花墟

(老闆也鍾意種花,你有來過我哋office 就會明,有個種滿大樹的私人陽台(不是四樓那個) 那幾座唐樓不是我們office 的project, 現在的窗真的很醜嘛, 但本來座building 及上面啲art deco feature 都好靚(舊同事們可以補充吓) 是法國和比利時的商家Credit Foncier D’Extreme-Orient(義品洋行)建的. 人大了就比較喜歡樹木,草原和大地(所以特別想念那天在芝麻灣) 不那麼喜歡被折了枝的花... 不過花墟也是有種在泥裹的花樹賣的。



小時候住旺角的時候,有個叫莎莎的小妹妹時不時會來我家跟我玩,她住在花墟旁的雀仔街的,那是幼稚園的是,但我還記得她家是唐樓,有很高樓底。現在沒有了。

西西也有一篇叫花墟的文章,文字真的很好看(全文你要自己找來看):

「我問我的父親 :明天早上 ,你仍要上花墟嗎 ?

他說 :這一陣 ,每天都去 。

於是我問 :我也可以去嗎 。

父親說 :那麼 ,做完了功課 ,早點睡 ,明天一早 ,喚你起來 。第二天 的早晨 ,五點鐘還不到 ,父親就把我喚醒了 ,我穿上學校裡運動課時才穿的裙褲 ,趕忙洗臉 、刷牙 、吃一個隔晚上準備好的麵包 ,然後背上我的書包 ,跟父親來到街上 。天還沒有亮 ,四周一片黝黑,街燈遙遠而且沉鬱 ,在這靜寂 幽暗城市 的一個角落 ,忽然有一輛金 光四射的巴士駛過來了,那車子簡直像童話裡的南瓜 。

車子裡亮滿了燈 ,抖出整個車廂的金黃色 ,在微寒的一個清 晨 ,顯得特別暖。

清晨的第一班巴士 ,要到六點鐘才正式由觀塘廠開出。

不過,在五點半的時候 , 有一輛雙層大巴獨個子在馬路上行走了 ,這大巴是一輛專 車 ,並不運送普通 的乘客,只沿途接載回廠上班 的職工 。 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呢 ,那時候 ,還沒有一人控制的巴士 ,也沒有需自動付車資硬幣收款機,那時候,每一輛 巴士上都有司機 ,樓上樓下都有售票員 ,車門旁邊站守閘員 。 從街角轉出來的巴士 ,不但充 滿陽光 的色彩 , 還揚沸起聲音 。滿車子都是上班 的人 ,穿黃褐色 斜紋布制服 ,亮光閃閃的銅鈕扣 ,有的背收錢 的布袋 ,有 的手握重 甸甸的車票打孔機 ,有的人提一個藤編的坐墊 ,只要看看那些隨身的道具 ,就 可以把各人的職責分辨 出來了 。

父親每天早上五點左右起床 ,因為他是巴士公 司的一名職工 ,他必需趕上那班接載他們上班的專 車 。有時候 ,父親乘車回工作的崗位去 ,但有時 , 他乘車上花墟的一個球場去 ,只要球季一開始 , 公司足球隊的球員每天早上就 要齊 集在球場上練跑 集訓 ,父親不但是公司的職工 ,還是公司足球隊的 教練 “是因為這個緣故 ,我才問我的父親...」

隨着童年的作者下車,一剎那便到了80年代的花墟。根據〈花墟〉描述從前的街頭市場,可看到當年的植物是自由的。

「平日的花墟 ,以鮮花居多,市郊的花農 、小農場的主人 ,都會把他們的成果送 到花墟來 ,也有少數自己喜愛栽花的 ,倣了一 兩盆特別的品種 ,偶然也來湊湊熱鬧 ,因為這裡是自由市場 ,擺花的人不需要領取小販的牌照 ,也不必逃避巡衛的追捕。除了鮮花,一個星期裡有兩天是 盆栽的墟期 ,夾雜在菊花 、百合、玫瑰、丁香之間 ,出現了一小盆一小盆的紅草莓 、秋海棠 、仙人掌 、小辣椒 、小 蕃茄 、紫蘿 蘭 ,以及各類不同品屬 的 常綠 、觀葉植物 : 呀 、蕨呀 、藤呀,纏纏蔓蔓 ,使花墟更熱鬧了 。」

文章最後一個部份是關於游泳的。

橫水

昨天談到我跟Jess 於藝想認識,她跟小孩子做藝術治療的。
也熱愛大自然,是那種靜靜地做好事的人,住在田裹,養貓和狗。
很深刻她跟我提起某些香港孤兒的故事。
想認識我,或者她,或者有六個雪櫃用來餵水牛的水牛婆婆,可以船到橋頭生活節時來野餐。
我們出無牛奶雪糕,你出船票和時間。

過咗chur 嘅幾日,今天終於可以靜靜在家了,不過早前說起還在比較不舒服的日子,昨晚四時還醒了食了兩粒止痛藥(我是如非超需要也不會這樣做的)但那是身體上的不適。應該會過的。

今天的天是半藍半白的,很漂亮,可能你不親眼看也不會相信,又很像Rothko的畫。

正常來說,我很少把一星期每天都排滿外出的活動,但近日實在太多不能拒絕對。

之前都提過,其實也是很好跟朋友見面和郊遊的機會,大埔也是,灣仔也是。

所以今天終於靜下來,也不停在懷緬那些太陽底下的歡樂時光。

之前Jess 已經寫過一啲令我好想收藏嘅文字,其實佢暗中係唔係作家,今次都係:

「謝謝愛心同笑容滿滿的插畫師Connie與我們結伴再次來到芝麻灣,穿梭在大嶼山島嶼與島嶼之間獨有的橫水渡,海浪聲混合引擎聲再加上機油混合着海洋的氣味,無論搭過幾多次,這趟船程沿途的景色,是一道看極都看不厭的風景。」

尤其是這幾個hashtag 
重點不是節目而是想和你分享香港另類的生活風景
怎麼會捨得污染這片海洋
撤回明日大嶼
我哋真係好L鍾意大嶼山

-----------------------------------------

我之前有段日子心情比較低落,因為貓貓一直病了,最後一個星期,看得出他很不舒服,不知會不會死。現在手術後起碼兩周了,他變回一隻小餓鬼,昨晚開zoom meeting 也全程乖乖坐在我旁邊,當我畫畫打字時,一天到晚都在我面前行來行去; 坐在我手旁,如果你報以回望,佢就會來head-butt 你,oh my beloved meow, 我真的很愛這隻動物仔。也愛坐在工作桌旁的棉花糖小草,較少放她在畫上因為她熱愛舔東西,我的畫筆是watersoluble 的.....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20

善良

終於完成了連續多日chur嘅日子!(但當然to-do list 還是不能再長的)

今日啊,因為medical machine 嘅reservoir 已經空晒(而我又實在成日太忙,個人又careless, 長期都multitask 緊,無預早察覺)所以就bad phase 以上更bad! 就快抖唔到氣同埋個機不停alert 我 -_-"
好啦,終於返到屋企換好了。 剛剛Jess send 返星期一去芝麻灣的菲林相俾我,好靚呀! 我認識Jess ,是去年藝想「我們的故事」
她是一個藝術治療師 Art Therapist, 不知怎麼談起她在孤兒院, 用藝術跟孩子疏理情緒。 她說的東西都十分dear to my heart, of course, she sees it even a lot more first handed than me. 有些孩子自小因為不同原因失去雙親,或者雙親not in the position to keep 個小朋友,香港又沒有足夠的人當寄住家庭,又不夠人收養,於是就落在institution 的環境,其實對小孩子來說真的很困難。
有些成為了別人口中very difficult kids.
對啊, this is all happening in contemporary Hong Kong, today.



我初中時希望將來長大後會做孤兒有關的工作,報LPC (united world college) 的報名表也是這樣寫的,之後兩年project week 也去了東南亞孤兒院的project, 所以特別admire jess.


幸好我們來年都依然會一起跟<藝想>合作!
聖雅各藝想,這個隱藏在石水渠街半空的夢幻工作室,由一班自閉和智障成年人組成,他們花了十年二十年做陶泥。
他們雖然是disabled, 但絕對不想人家看他們是inferior art, 而事實佢哋亦好像世界級的藝術家一樣去韓國日本展覧,手藝一流的。


今天記者姐姐之後跟我說自己今天狀態不太好。
今早一個一起做荃灣故事的工作伙伴也說她今天病假了,還嘔。 昨天我很喜愛很厲害的映彤也說,她跟她的編輯團隊都總是覺得自己做得不好,一面寫一面流眼淚。
"always be kind because you never know" 係old cliche saying, but it's so true.


不過我都好想我呢段特別病嘅日子快啲過, so being chronically ill, there are still some extra bad days. 好像連心臟也不舒服的。Anyway, I am not complaining.
雖然很忙,雖然很忙很忙,但可以遇到很多好人,做自己喜歡的事,我很快樂。 (不過聽到新聞又感覺好痛苦, 大概是所有香港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