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 2017

嘴饞

今天早上不到五時已經醒了,老實說很想可以睡久一點,痛痛的事真不好受,幸好nick nick先生說來探jess。好多見過jess 和 hiro 真人(狗)後都會愛上hiro。小hiro 真人有好多可愛之處,例如對人好斯文,不會搶食,很專心很寧靜又愛清潔。無可否認,hiro 遇上其他狗時會顯出很凶的臉,好嬲好惡,但很可能不過是他在家裹得不到太多關心﹣所有人都喜歡抱抱和錫jess, 又常給超肥的jess 搶食,所以才變得很defensive吧。
今早見到很多狗主人親自帶狗兒下來,因為工人休息。有一家外國人每天都親自跟着工人一齊帶十歲大的雪撬Rosco 和bb Oli 下來,他們從加拿大移居香港,BB因為家裹有狗所以不怕大狗,很喜歡給狗兒拋波波。 雪撬Rosco的主人正在學揸飛機,是加拿大和中國人混血兒,跟狗兒玩得很瘋狂,會跟他滾地和把整隻八十磅的雪撬抱起。 
一個很可愛約八歲大的男生問rosco 爸爸:「rosco 本來是住在雪地裏嗎?」"So where did you find Rosco?" Rosco 主人媽媽答 "yes, we found them in the snow fields in Canada, we built and igloo and found him there" 雪撬主人跟狗兒rosco 玩得很瘋狂,在旁的古英國牧羊狗看見以為雪撬被欺負,即刻過來想警告他的主人,那隻古英國牧羊狗樣子很可愛,但性格像警察或媽媽,總是很緊張保護其他狗兒,不讓他們打架或被人歉負。
另外想起兩天前在數碼港百佳見到一個肥嘟嘟的孩子,好乖好斯文的小男孩(會跟陌生人如我談話,好奇呀,好多陌生人同我講嘢)不過睇落好為食那樣子。那天有人推廣president 牌的奶油和牛油,推廣姨姨用奶油牛油炒直菇給人試食,當然很好味道,那小孩子試後表現出一臉難忘的樣子,問在那裏拿,我指給他看,他便放到購物車裹(我心想佢咁肥仔如果一開始用點牛油炒菇作零食總好過吃真零食如雪糕)但後來她媽媽來說不要買了,是個惡媽媽。
室外泳池重開了,今早游了一千一百二十五米水。煮了白露荀作早餐。
快要開檔賣地圖和明信片了,印了不多,希望會有朋友喜歡。現在先把這書看完再說。
還有,那天看見自己畫的地圖掛了在社區各處,我還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感到很興奮的!

Thursday, April 13, 2017

四月

你是四月早天裡的雲煙, 黃昏吹著風的軟, 星子在無意中閃, 細雨點灑在花前。

不到五點就醒了,但凡事要看好的一面對吧,就趁身體狀態最好的時間(對就是天未光這時間)做多點工作吧,反正還欠很多人地圖畫、故事插圖。
我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是在畫畫畫,畫不停,畫畫沒有為我帶來很多錢,很多時畫得好仔細但未必有人看得見,因為很少有機會把畫印到好大,畫畫為我帶來好多好朋友,但這絕不是我畫畫的原因;所以我只覺得自己是很OCD,obsessively 咁畫不停 - 因為社區城市中漂亮而神秘的人、故事和東西太多了。
你知嗎,我畫每一幅畫時都常捨不得跟幅畫分開,以前在遙遠的中大上班,都會帶住又重又大的畫穿越香港九龍去上班。然後每天要離開地圖畫去游水跑步吃飯時都覺得心有不捨,哈!不過,我覺得就是因為時間總是很緊逼,才會畫得更好。
剛剛畫好了連住工整的卜公花園和工整的第一二三街中間的一段彎曲小山,這部份過往比較少畫,但經常行過,好迷人, 有好多古老的漂亮的東西﹣東華三院,掛滿紙屋和紙iphone 的紙紮舖,好綠的佐治五世紀念公園, Philip the dentist,高街鬼屋 同埋好多舊店同舖頭貓等等 又彎曲又高低起伏,好有趣 即將要畫正街以西的部份,雖然過去十年每次坐巴士回家都經過,䁥埋眼都會記得路上面啲彎,但畫落依然有好多好多新發現 地圖裏面畫了好多好多小動物,你可能會在上面找到你自已啊。
很幸運這次可以參與漂亮的Nana 小姐及她的茶。家的生日活動,她把我說得這麼神奇,其實她才是神奇又漂亮的那個女子,茶。家創造了專屬香港的茶,有創意但又好喝的masala chai, hojicha latte 都令人念念不忘,她漂亮的茶屋讓好多香港人重新踏足和認識卜公花園這帶充滿歴史和故事的小山區。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才是她粉絲啊,這是茶。家面書頁上的:「貓珊姐姐Maoshan Connie, 是一個對生命,對樹,對人,對這個社區這個世界充滿愛和熱情的神奇女子。看到她的畫,就想笑,想哭,想好好擁抱身邊的一切!能請到她為我們下週末4月22,23號舉辦的「茶家社區步行」作畫,真的是非常榮幸! 貓珊姐姐的地圖將製成限量版totebag, 參加社區步行者可以優惠價購買!詳情請參考- http://www.putyourself.in/-/walk-with-teakha/ 」
很幸運,我身邊有很多很多漂亮和充滿啟發性的朋友仔,好像我的跳舞老師,瑜珈老師等;但很多看似平凡的人其實都給我好多啟發,如聰明細心的魚小姐和溫柔善良的思敏媽媽,及所有我喜歡但不能盡錄的好朋友。
還有,我心𥚃有好多樹信未寫,希望新的一歲可以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

Wednesday, April 12, 2017

毛孩

雖然雪撬毛孩Jess BB好乖好喜歡抱抱,但其實佢得意樣背後係一隻曳狗仔,超級為食,為了食做什麼都願意。今早竟然給他先跑一步,在海邊找到一盒人家吃剩的nachos with sour cream & guacamole sauce,跑到過去時已經見他食得很滋味!我們急急把那盒食物放在一個他跳不上的高處,他卻一直念念不忘想跳上去。不知道為什麼有如此不負責任的人,把吃剩的東西亂放,明明垃圾筒就在不遠處 😡
跟狗兒跑步後游了一千米水,總是很想可以帶狗兒一起游水。近日每早游水前都會跟兩隻肥毛孩去跑步談天,不禁讓我幻想自己會是怎樣的主人。不知道能不能夠成為鄰居龐叔叔那一類「狗爸爸」;初認識龐叔叔和他的拉布拉多狗兒goldie 時,小狗還只是一兩歲,現在已經是滿臉白毛毛的老狗了。過去十年每隔一天早上都會見他們一人一狗在家下面的公園跑五個大圈,跑完後還會讓狗兒在大海裏游泳,從海中撿回波波。經營老人院生意的龐叔叔自己亦快將七十歲,但仍每年參加毅行者。相中的狼狗是好漂亮的honey.
龐叔叔跟狗兒一起跳進我家外面的大海這件事實在太爆了。可能因為是自少在澳洲長大,養成點外國人性格,他四十多年前在澳洲是讀哲學和歴史的啊!
在外國長大的小朋和香港的小孩子感覺真的好不同,近日又再開始教兩歲至四歲的小小朋畫畫,他們都畫得很可愛,而且好乖巧,但兩班的小朋友都一面畫一面問「貓姐姐,我手有顏色呀點算呀,係咪要洗手呀?係咪要洗手?」
 
記得自己小時在加拿大讀書時其實也不喜歡泥濘,但同學們都很沒所謂,喜歡在草地中大樹下亂跑亂躺。小學一二年級便要在野生森林裏snowboard, 又要離開爸爸媽媽坐船到森林深處露營。
其實我也在香港讀過一個學期小學一年級才回到加拿大讀書的,當時在旺角鬧市一傳統小學裏讀下午班﹣有認真老師,桌子放得很工整,書包很重,黑板上有功課欄,操場被圍牆圍住那種。下課後天已黑,最好的娛樂不過是在禮堂等工人來接,然後去旁邊的快餐店買薯條或在車來攘往的街道旁邊學騎三輪車。
然後下學期便從真正的石屎森林回到去北美洲真正的森林深山去讀書(因為當時住在較偏遠的區域)每天上課都經過比自己還高的太陽花,下課在家前園騎單車,因為是山路所以試過跌得很傷,坐船時會有殺人鯨跳過,五六月整片一望無際的草原都是白茸茸的蒲公英,晚上要幫忙在花園為茶花除蟲,早上湖面有霧氣,冬天也要出操場跑,運動日玩古怪的遊戲如跳沙包,學習人體構造時課室會有人骨,同學會帶像貓一樣大的兔子回學校,讓我知道原來世上有如此大的兔子。
每天早上同學們都會坐在地上聽老師講故事和讀詩,下課時老師會用手偶跟我們擁抱。又會在課堂裏畫衣服,做手偶,給同學寫信,帶睡袋到學校過夜,穿自己設計的紙衣服做時裝表演等。
雖然只是小學生,爸爸媽媽經常不在身旁,又要去到一個外語的世界,有很多很多東西要適應,但都知道跟香港讀書感覺很不同,我沒有太討厭在香港讀小學,因為成績很好,沒有人給我壓力,老師都很錫我;但跟加拿大的小學相比實在太大分別了,回憶中香港的小學只像一個潮濕的監牢。怪不得這麼多香港人想小孩子讀國際學校。喜歡學習真的好重要。
Jess 小孩你都要好好學習......
好了,要畫畫和跑步了,之後再說。
﹣好了要繼續畫大地圖喇
﹣醫生請我食生日飯
﹣昨晚練習了跑步啊

Wednesday, March 29, 2017

雪撬

常想一二。昨天下午上了一堂空中瑜珈課,想起是跑步星期二,雖然已經很累,但約了師傅,總不能爽約,不想被看成無恆心的年輕一軰,更不想有機會這樣看自己,所以吃完飯即乖乖去了黃竹坑跑步。其實跑步真不是我的專長,每次去之前都質疑自己能否完成整段距離,但結果連續跑了十圈,很開心,一直都是笑着跑,想着「不是入了古墓派,今天會在跑步嗎?」那裏氣氛總是很好,跑步的人都很愉快。跑完等了好久車,忍不住爬了巴士站柱一會。
血的情況總是變幻莫測,臨睡前已做了點準備,但半夜三點還是醒了,貓血錶亮起了紅燈,我卻自信地覺得不會有事的,結果五點醒時已經低到 literally 「不能自救」的地步,不過之後兩小時的嘔和痛較慘,無胃口吃早餐,覺得今天特別需要extra love,所以要去跟小寶貝Jessie見面,她總不會令人失望,老遠便跑過來,用前臂抱住我的膞頭,給我洗頭式的抱抱,聽說狗狗能感覺到人的心情和身體變化。
今天又肥又惡的柴犬lino 的印尼姐姐又在水池邊賣自家製印尼食品,拉了一輛滿載家鄉炸點的車仔來,在大樹下開店。好多工人姐姐帶住狗兒過來幫襯,買了便圍住坐在地上吃。我,媽媽和游泳夥伴鱷魚小姐都喜歡跟她們談天,幫襯她們買了幾個,她們不願收錢,我把紙幣塞進她袋裹便跑了,其中一個姐姐追過來要給我們多送兩個炸薯波波和炸香蕉波波。搞了很久才去游水,平日游一公里的力量都花了在拉住熱情雪撬上,所以只游了七百五十米,回家在海畔小廚房給游泳夥伴鱷魚小姐沖了咖啡一起喝。
坐巴士出中環時碰到每朝游水的七十六歲婆婆,養牧羊犬,讚我「好少後生女咁有恆心」告訴我「落雪都要落嚟游呀」那個。她耳朵聽不見,不日在泳池裏沒有耳聾機不能真真正正溝通,今天一起坐巴士就談了很久。她笑容很好很開朗,有助聽器幫助都說得吃力,但她的身體障礙沒有成為她跟世界溝通的障礙。永遠都熱情地跟我們談天,她說自細已經好鍾意狗,養過牧羊犬、拉薩犬、柴犬!其中一隻牧羊犬十七歲去世後太傷心一直沒有再養,幸好現在跟女女住,她養了一隻聰明乖巧的黑白牧羊犬,她除了每天游水還會早晚跟牧羊犬去散步!她說每講起狗仔就開心,細個在中山,初初改革開放,家中養了一頭小黑狗,但因城內傳有瘋狗症,要全城殺狗,不能偷偷養,那狗兒很懂性流了好多眼淚,最後也逃不過要浸豬籠。
明天要開工作會議,又即將會再教小小兒童畫畫,不知道會怎樣呢?
記住要常想一二,好不容易,但也試試吧。

Saturday, March 25, 2017

孩子

昨天的孩子排行老大,大家似乎都很了解他,熟悉他的一切,對他放心得很徹底。但誰也不知道,沉默寡言的他其實藏著很多祕密。他的名字叫回憶。
今天的孩子排行老二,性情多變,捉摸不定,大家把最多的約束加在他身上,希望他能聽話地向好的方向走。這個孩子有時快樂得沒心沒肺,有時因為無法逃避,累得直哭。他的名字叫當下。
明天的孩子排行老小,是一個被大家寵壞的小傢伙。人們讓她住在最美的地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無論昨天和今天的兩個孩子有多頑皮,都不准去捉弄她,嘲笑她,把她弄哭。她的名字叫夢想。

這三幅畫是為這一個系列畫的第十期插圖了,每一期的個故事都好喜歡,實在是很好的練習機會,把想像力和技術都拉闊了,每一次我都會好用心去思考和創作,當然知道用心不一定等於出來的效果一定好,而每次當我以為已經很好了,編輯姐姐都仍會有好多意見,也試過有好多次要重畫。編輯姐姐是一個我很尊重和喜歡的老師﹣不要說笑,她真的像一位老師,而且總會認真地給好多評語。
事實上我自己上小學時已經開始看木棉樹出版社的雜誌和繪本,木棉樹雜誌亦是香港四百多間小學都訂購的文學雜誌。編輯姐姐由創刊至今一直默默地為小孩子造書近二十年了。第一次有機會見她大家都覺得好感動,身邊好多朋友都想我轉告她自己多麼喜愛木棉樹出版的書籍。而她則為小讀者長大成為熱愛閱讀的兒童書童書創作人而感到很感動。
我喜歡硬皮和漂亮的書本,記得跟編輯姐姐談出版時她解釋過不出版硬板書的原因:「因為大多數的香港孩子都不是活於富裕的家庭,她想所有孩子都有擁有和閱讀好書的機會。」所以木棉樹出版的書都是三十至四十元左右。
雅文姐姐病了好一段日子,我一直很擔心她,想起時什至會眼濕濕,但也不敢問太多,可能因為有時覺得她有點點兒嚴肅(也許不過是對工作和對文學和創作很認真)希望她會快快好起來,不再受病魔折磨。
我不是那些經常會滿意自己的工作的人,但挺喜歡這幾幅插圖﹣拿着拐杖的老婆婆看着水中倒影看見昔日在海裏游玩活潑年輕的自己,代表回憶的部份;窗外孩子在玩耍,自己卻要練習游泳的當下;和代表無邊幻想的夢想部份。不過編輯姐姐唔太鍾意。唔緊要。
仲有好多工作未做呀,食飯先。

Saturday, March 11, 2017

點滴

今早五時多便起床,用上比平日多的玉蜂針,總會有這樣的日子,但已經不算是最差最差的了(又或者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吃過早餐後仍然感覺很不舒服,所以便早一點去游水(游水是古墓派的早課啊),周六早上不到八點池裏已滿是人(在我家泳池來說,這是指有四個人)。世上有游水這運動真好,天藍色的水把整個人的重量托着,可以把臉孔浸在清涼溫柔的水中,好想有天可以在魚兒之間暢泳。
碰到每早都見到的七十六歲鄰居,她總會在水裏跟我揮手,又會舉起𧿹指說「你游得好叻呀,游得好快」雖然她的耳朵差不多是全聾,但每天都總是笑容滿面跟我們談天,不會因為聽不到而放棄跟人溝通(見她講得好辛苦﹣可能因為自己聽不到自己說話,又聽不到對方問什麼」)但她也會興奮地告訴我們剛剛去北海道滑雪,春天又會去大阪賞櫻的事。昨天還跟她女女一家和黑白牧羊狗去行山, 從薄扶林水塘行上山頂!她自謙說自己行得氣來氣喘,狗狗要不停停下來等她,但其實她平日不知行得幾快﹣永遠都好神采飛揚,一點駝背都無,亂游但都朝朝游。
她常常說「很少後生女像你這麼堅持,朝朝都落嚟游」又說「一定要堅持,落雪都要游呀」她又「彈劾」另一個婆婆,說她「周末又話唔游,落雨又話唔游,叫我千祈唔可以學佢咁」
她今早說起自己共有十四個siblings,自已排十二,人家稱她為十二姑姐,生了十四個小孩的媽媽活到九十多歲才過身!她自己有一個女兒住在瑞士,跟在WHO的外國人結了婚,所以她常常會去瑞士住一個月,她說那孫仔比香港的孫幸福得多,從來不用補習但就輕鬆考入了劍橋 XD
牧羊狗婆婆真係正能量王,行路又快,真真正正容光煥髮的那一種。今早因為實在太不太舒服,幸好乖乖游了一公里水,不論數字上還是感覺上都舒服了很多。
看來牧羊狗婆婆都是日本的粉絲,但佢就曾經同我講過話大阪同旺角睇落無乜分別 !
很喜愛每個游水buddy, 雖然我也會有游得很不順的日子,不過,還是很慶幸懂得游水,很希望有天可以輕易游得近遠,可以在海裏看魚兒。

Wednesday, March 8, 2017

訓練

昨晚第一次從黃竹坑跑到深水灣然後經山路回到黃竹坑。這是第三課,我從來不知道自己能夠跑步啊,雖然只是很短很短的距離,對身邊大多數高手來說簡直像落街買餸般,但都是啊,我可以游水行山畫畫等,但總覺得自己不懂得及沒有耐力或氣力跑步,結果跑完卻一點不累,沒有喘氣,還跑了很多個快的一百米。
讀中學時每年都要跑越野賽,是我最討厭的活動,通常一半時間都只在走路,而且恨不得快點離開中學後不用再上體育課,沒有想過現在會做這些事。其實練習古墓功的日子每做運動都覺得這是病帶給我的最大好處(當然也帶來好多好多不便和痛苦),雖然以前也會游水練習瑜珈,但不是特別認真。直到三年前開始junior patient life才認真每一天運動。
不過近日卻加強了練習認真程度,想不到反而更開心,因為發現原來自己還可以游得更快更遠,總會想起親愛的黃欣同學寄給我的書﹣Man's search for meaning, 只要你有活着的原因,人可以抵受比我們想像中更多更多生理或環境挑戰。這本書是一個精神科醫生於納粹德軍集中營的經歷,出版迄今一直被認定為人類心理學不可不讀的一本經典之作。
另外,又因為開始訓練而遇到了許多不同的人和事,除了每天早上都見的游水婆婆們,又開始學習跑步,發然原來黃竹坑有一群每星期二晚一起跑步的人,他們跑完會去工廠街市吃晚飯,又經常一起到內地騎單車,有些現正在俄羅斯冰湖上跑馬拉松比賽,不同工作的一群人,二十幾個一起去!下周又有一班會一起去澳洲跑步,他們都是有正職的大忙人啊!聽說夏天還會一起在深水灣游完水跑回黃竹坑洗澡再上班:O
當然,我知道我們是活於一個全人類都跑渣馬的世代,但我相信很多這些人都有自己一個得意故事。我身邊就有好多超人是跑超級長馬拉松或從小訓練,代表香港到奧運比賽的。
也有些像昨天遇上的一個哥哥,說自己小時(講緊係二十七歲)不分天昏地暗只躲在家中打機,不上班不上學;直到飲酒時遇上一群尼泊爾朋友仔,他說「你唔好以為佢哋喺酒吧做就食煙飲酒好唔健康,其實佢地每朝都會去海灘游水,一齊打籃球,夜晚才去蘭桂芳上班」於是那班尼泊爾朋友仔便邀請他一起跑步,但因為他一開始時實在太肥,根本跑不動,「所以班尼泊爾仔就陪我每日做五百個掌上壓,又一齊去打籃球和游水」還找了一份認真工作當運輸工人,一做便是九年了。
另外,又發現了極漂亮的單車徑和海邊跑步徑。
還有朋友仔看見我的instagram 而每天來跟我游水﹣樂愉妹妹和niki,兩個我好喜歡的muso 妹妹,大家都好乖認真地游,然後又不停笑,她們倆都是極游得的啊,中學是泳隊和田徑隊的(err 基本上我身邊所有人都係,肥魚呀,韋小姐呀,phyllis ah, 羅醫生呀,所有人)還笑說可以一起參加三鐵的接力賽(作為去旅行的籍口),有這些朋友們真的很幸福,還有一些幫忙捐錢讓我可以參加慈善賽的朋友,和總是比我更相信我能夠在凍冰冰的湖水游水和騎單車和跑步的朋友們。
我明白為何三蒲紫苑寫的強風吹拂叫這個名字了,真的很喜歡那本書。
其實我是真心抱着「我沒有能力完成整個比賽,但試試看吧」的心態來參加的,卻不經意地令每一個練習都更有趣味和驚喜。
省略了困難的部份,下次再寫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