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7, 2017

柴妹

認識了小柴妹已經十一天了,起初以為可能要用上一年半載才能令一隻曾經受虐的聰明狗兒忘記過去、重投新生;但看來她每天都在進步,每天都學到新東西,為我們帶來很多驚喜。當然過程中要好多好多耐性,加上我不是專家﹣就令事情更加難,好多東西我們都要從零學起,包括最簡單的如走路、不在客廳中間上洗手間等等。
還記得初回來頭兩天,Mary 一步一步教小柴妹上樓梯,最後還是要抱她!十天後,柴小妹第一次自己跑上整條樓梯。みさき像隻小狐狸,有好多人問她是什麼品種,有些人話「吓,佢唔似唐狗喎,點會用嚟做繁殖呀?」明明她就是一隻柴犬呀,只是平日大家所見的柴犬太胖胖而已。
她一回來周身都好癢,幸好有mary姐姐來幫她沖多一次涼,把身上一層油沖走,立刻舒服晒。本四腳都紅癢,現在已經差不多復原了!由初初很怕人碰到她的腳,到現在懂得一隻一隻腳放進狗帶裏,所以說狗兒真的好聰明。
不知道最後會否收養柴小妹,這是一些好重要的決定,關乎她一生,和我的每一天,所以不能馬虎決定。這一次寄養感覺跟暫託小虎時好不同。我猜每一次暫託動物的經歴都必定是獨特的。
昨天在動物領養中心跟一些資深義工聊到她們的前線工作和暫託動物經歴,其中一位叫秋姐,看來像菜市場的婆婆,卻其實會到街上拯救貓兒去絕育的前線義工。另外一個姨姨則一直都當暫託家庭,照顧最有需要的貓貓,她談起每一隻貓都會眼濕濕,真的好令人佩服,不知道她是如何可以放手的。當暫託家庭通常要餵藥,總是照顧一些有特別需要的動物,有時好大壓力,但看見他們慢慢改變,一定好感動。我知道那位義工有時也會跟領養家庭保持聯絡,回去探那些小動物。
另一邊廂,家中另一隻金色小霸王也長大了好多,我們不過養了他七個星期左右,就由小虎變成胖虎/big虎了!

Friday, October 13, 2017

小柴

當你每天都觀察一隻動物,你會看出他們的微妙需要和變化;收養了貓小虎後,一度想收養多一隻小貓來陪他(後來我發現這個動機不太好,要調整一下)。動物收養中心和認識動物的朋友都說,有兩隻小貓對他們的成長好很多,什至對人類來說也是好的,我完全認同。但後來想了又想,覺得不如養一隻狗一隻貓更好,好多貓狗都住在同一個家庭裏,而且我一直都很想養狗兒,當然要遇上合適的。香港有多個拯救動物機構,我開始慢慢搜尋一下。怎料,有天Lifelong Animal Protection Charity (LAP)(即拯救小虎的機構裹的資深好朋友義工mary 問我可否為她們寄養狗兒!約好了下周三去南丫島看狗,但未等到下星期三,已有狗兒需要寄養家庭!是LAP 剛接到的一批被繁殖場當垃圾丟掉的小貓狗。
這些非法繁殖場貓狗大多一生都住在細小的籠裏,好多連走路都未試過,只為人類不停生小狗小貓,然後不能再生了就被人視為垃圾。新聞也曾報導:非牟利獸醫診所公共關係經理鄭錦珊(Zoie)曾多次冒險闖入這些非法寵物繁殖場救狗。她憶述大部份狗已被割去聲帶,籠小得刮破牠們四肢,加上沒有空間轉身或坐下,令牠們被救出後多年也不懂行路。
此外,這些狗長期被注射興奮劑以維持性慾,「我見過兩隻老狗女和一隻年輕的狗公被困在一起,又見過牠們被困得精神失常亂衝亂撞……」這些狗爸媽被救出時都是嚴重營養不良,身患惡疾,包括皮膚病、白內障和生殖器官發炎潰爛。
我也曾在不同拯救動物的機構見過這些被用作生產工具的純種貓狗,洗澡後情況仍很不堪,有些毛毛上都是跳蚤,有些病得剩下一隻眼都不能看醫生。以前感覺沒有那麼強烈,但真的好佩服如mary 那樣領養了一隻ex-breeder動物的人﹣因為你要接受那些動物可能因為過度生育而較短命,要用好多時間讓他們投入新生,或者因為他們體格較差而要不斷帶他們往獸醫,花上好多時間和金錢。但我相信那都是值得的。而最重要都是緣份,有時突然就遇上了,但我覺得能夠給他們新生是作為人類的責任和福氣。I believe that good things take hard work.
也是很好機會讓身邊朋友認識更多香港動物們的情況。而我自己都在不斷學習,寄養了他們倆才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什至很懷疑我自己是否一個好寄養媽媽。但小柴好像慢慢快樂起來,開始吃東西,我猜都這都需要時間。好,現在帶她落街了,之後再給大家介紹這個可愛的小柴女。

Wednesday, October 4, 2017

寶貝

遇上我的小虎貓兒已經第三十八天了,每天仍很感恩遇上他,看來他已經完全忘了自己的悲慘過去,變得頑皮狡猾。
剛回來時小虎仔不足一磅,現在已經有2.3 磅了,手腳都變得強壯,可以一手把我的顏筆打落地(笑)(小貓就是這樣子呀)又會像個小獵人,跳來跳去,專注地審視人類的一舉一動。
有天朋友來問爸爸覺得小虎仔怎樣,他答覺得凝聚了一家人。妹妹都說爸爸媽媽看來很熱愛小貓兒,一回家就問「貓兒在那」「吃了沒有」又常常抱住他,跟他說話,真不可思議,因為我們用了很多年去說服他們再養動物,但他們一直堅決反對。
顯然,小貓兒很需要動物同伴,跟他們一起摔角,取暖。可惜小虎仔的弟弟沒有活下來。於是我也積極去想要否收養多一隻貓或狗。
有天看到救狗之家說怎需寄養家庭,於是便去了看。那些都是從養殖場救出來的小狗兒,真的很可憐﹣有些眼睛差不多盲了;有些每個關節都有皮膚病;有些一生都沒有行過路只在養殖場中生幼犬;有些在群狗中不停顫抖.... 狗兒腦袋中的記憶部份比人的大40%,因此記憶力很好,有些狗兒也會不小心記住自己可怕的經歴。
那天救狗中心很多很多人,擠得要在街外等,因為我已填表,所以可以進去選一隻狗立刻帶回家。他們是盡量讓人先寄養,等他們空出空間來救更多的狗隻 #fosteringsaveslives 
在十多隻狗之中,有一隻黑狗一直坐在我身邊,我叫他他便立刻過來,後來更爬上我身上一直倚着我睡着了。
他叫dylan, 是一隻黑色的poodle, 五歲大的男孩子,好乖巧,但身上有一個異常大的傷口,不小心碰上時他會輕輕尖叫,可見肯定還很痛,而且還在滲血﹣把我大腿都染血了。義工說他血小板也低,所以傷口復原得不好。
很想把他帶回家,但媽媽那天說爸爸會反對,不斷勸止,我差點要哭出來了,但那時一對外籍情人竟然看中了我手中的他(總覺得人很少會看中別人手中的狗吧,總是會選中那些走往你的狗)﹣於是我跟他們兩談了好一會,他們已經有一隻poodle, 並帶了來,現想收養多隻,雖然我和這隻黑色小poodle 都好喜歡大家,他一直看着我不想我把他放開,但我跟他們說若你想給他一個永遠的家請收養他吧﹣他的家該比我現時情況好(即家中仍有人反對)
狗兒一直不肯離開我,我跟這對情人一起帶狗兒出去散步,他們兩決定要收養他了。我就跟他們交換了聯絡方法,然後先回家去。那晚我不敢問他們最終有沒有收養他﹣可能他們跟中心主管談過後覺得狗仔太病太老等而最終放棄了也不定。
但最後,我也問了他們,小狗已經跟他們回家去,在漂亮的新家中,有兩個爸爸,一個狗細佬,他們給我傳來照片,說他真的很乖很可愛。
幾天後一個漂亮的早上,我經過動物醫院,竟然看見兩個爸爸在平日早上親自他小狗去看醫生。有家的小狗毛髮不再油油的,他看來也認得我,一直望住我,坐在我身邊!大家都說這是緣份。
我的小虎仔又要咬我,跟我玩摔角遊戲了,不知道若果他有一個貓或狗同伴會怎樣呢?
不知道小虎仔是否活得快樂,享受他當東博寮海峽海盗的生活嗎?我們都好感激沿途幫助和信任我們的每位朋友!

Thursday, September 14, 2017

長大

清晨五點四十三分 天仍全黑
九月了,若在冰島已能看見極光;年輕十年的話就要回到冰冷冷的英國去。清晨墨斗斗的天空很熟悉,因為生命裏有好多醒了不能再睡的日子。 我家這些年來曾經多次幫相熟鄰居託管狗兒(貓也試過),這些狗兒都是每朝在狗公園見到的,所以都好熟稔。主人們去旅行時都不想把他們放在動物酒店,當然喇,又貴,又可憐。
毛孩都有思想感情,人類爸媽突然不見了,不能whatsapp 他們,還要被放到陌生的小籠裏,被其他狗兒圍住。所以最好是在熟悉的社區中由熟悉的人帶。記得他們寄養在我家的日子,其中一樣最深刻的就是當我半夜醒來時,他們總會安靜地陪伴我,連最冷酷的鬆獅狗妹妹,都會睡在我身旁一直舔我的手什至錫我的臉。 睡不着聽上來是好小事,但常常睡不着或身體感到不適就會好易憤怒和沮喪,但有他們倍伴的日子使一切較好。所以一直都好想養一隻狗兒。(當然我自小就好喜歡,想得好清楚我是想養的,但要到近年我才覺得自己有信心可以做一個好的毛孩媽媽﹣照顧他們一生一世) 好,其實我想講的是不夠五時己經起床了,我跟小虎做了些什麼。天己變成深藍,這種天色好深刻,讓我想起初病的日子。

 一起床,他就不斷在叫,剛痾了三舊好靚好完美的屎,很好。幫他清理了貓沙盤和抹pet pet,洗手,然後給他一點好好味道的無穀無添加吞拿罐頭作早餐。 我把要做的東西拿到工作枱時,他不斷在跑出跑入,追紙波。我就把握時間驗血打針等等。 一切做好後,我就抱抱他,他一開始想跳到地上,但我摸他一會兒後,他就依着我一直咕嚕咕嚕的躺在我心口,感覺好像一種晨修,抱住他談天,錫錫他的毛毛臉,猜想一下他想什麼。 又抱住他入房關燈,到廚房煲水,然後他想落地玩紙球了,在這方面他也好像一隻狗,紙球是他的最愛。
人們常說當了爸媽才知媽媽的偉大,我想也是這樣子,那種既擔心又期待的感覺,該是沒親身經歴過不能感受的。此小毛孩雖然好像看起來健康了,但過去一周還是發生了好一些hiccup,嚇死人,有天肚子脹得像生蟲孩子,有天眼睛腫得嚴重不斷流眼水!有試過嘴兒四周好像紫了一點,又試過弄損了流血掉了一堆毛;昨天背骨上的毛和皮開始出現了一些好古怪的情況!!生物學家瑪莉說可能因為小虎曾經經歴一段starvation的時間,所以有點營養不足,就像人遇上生理或心理壓力,一段時間後會脫髮,小虎可能也是這樣子,她提醒我最緊要讓他多吃增磅,希望不是什麼嚴重問題。
 我竟然還想過,是否早該收養一隻正正常常有貓媽媽湊大,肥肥白白的喵兒;但要提醒自己,當天是因為想給你們兩隻漂亮的小生命一個機會;你們都沒有做錯事,生來世上了只是數星期,卻要在風球下睡在街上淋雨,救回來時已脫糧脫水;某程度上也要怪人類改變了地球生態太多太多,令好多動物都活不下來,簡單如不能過馬路等。 天已變成baby blue & pink, 小虎仔依然只有約665 gram 但我猜他一定會健康成長的。
好多爸媽都會嘗試給孩子最好的,但埋怨孩子不領情(大多是要當他們自己當爸媽時才體會到﹣即幾十年後)我都一直好好奇小虎是否知道我們很愛他。
昨天看了一套很好看的documentary 介紹工作犬如警犬、牧羊犬、水中救生犬、可以偵測到人類血液變化的犬、治療犬、導盲犬等,狗兒真的好神奇! 片中說到一個游泳很捧的女人一天跟家人和狗兒去海灘游水,一面輕鬆地游,但回頭時竟發現家人已變成芝麻般細小﹣她努力游回岸,但水流好強,嘗試求救但沒人看見,原來已被捲得好遠好遠,那時,水中突然出現一團黑影,是一隻好大好強壯的狗,絲毫不緊張地游向她﹣她的紐芬蘭犬,把她拖回岸邊,主人一直對住她說謝謝、謝謝。其實所有狗兒都是游泳高手,不用上課已會游水,但紐芬蘭犬是很好的泳手,可以在水中拖相當於十二個人的重量。
另外一個女孩養了一隻跑犬,說狗兒就像他身體一部份,因為她有長期病患,試過幾次在睡夢中被狗兒猛力叫醒,她不知道什麼事,站起來卻覺得身體不適,驗血才知道原來狗兒是從她口水的味道偵測到她血液水平出了變化!不是因為有這狗兒提醒,次晨必定在醫院裏了!狗兒能做到機器都不能做到的事,並救了她好幾次。
另一隻狗兒是therapeutic dog, 專門在海邊陪伴殘疾或有特殊需要的人滑浪﹣讓他們可以走出疾病的監牢。研究顯示,相比人類,有特殊需要的小孩子較容易相信動物。有一個患有嚴重自閉症的孩子一直都不說話,好容易動怒,不能表達自己的感覺;一直讓家人好痛苦,但其實最痛苦的可能是他自己。自從定期跟那狗兒滑浪後,他的病情得到點改善,讓他放鬆了。 以前要他出街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現在他會期待去滑浪。 有機會大家來我家看那紀錄片。 天全光了,我的小喵最終乖乖的睡在我心口前的桌上,讓我可以打完這篇文,他是最好的工作伴侶(雖然經常坐在我正在做的東西上,但還是一個好助理)
有好多好多工作要完成!未來數天好像都會好忙啊!

Sunday, September 3, 2017

咕嚕

Maomama & minimaoo diary Day 5, 6 & 7 
一七年的夏末,畫完了一本小老虎和一本小虎妹的圖畫書,颱風帕卡竟吹來了兩隻真的小老虎給我。他們倆只有五六個星期大,被Lifelong Animals Protection Charity 從街頭救回來時又餓又脫水,大家都以為他倆會活不下來了,但還是給了他們一個機會。
好像好多香港人,年幼時,我曾寄住在不同家人家中,波女和姨姨家有貓兒,所以知道他們開心時會發出呼咕嚕咕嚕像摩打的聲音,不過那些都不是我養的貓,所以不會常常聽到她們這種完全放鬆狀態下才發出的聲音。可是小虎卻不同,每一次我抱起他或摸他他都會發出開心的咕嚕咕嚕聲。
過了五天intensive 二十四小時照料,第五天早上開始要過回一點「正常生活」遇上小虎前一早約好了跟同房往半月灣游水,一直都為此事興奮,但自從小虎出現了後,所有別的事情都暫時忘記了!要離開他真的好不容易。雖然是我為他提供了一個家和食物,但其實他的眼神和體溫都給我好多安慰和快樂(這樣說其實不太準,這幾天抱着他在心前,好像有一團小小微溫有光的毛球填補了一個一直在身上存在的黑洞。)
第五天早上他看來好健康。研究說養狗兒對心理健康好,因為當狗和人互相對望時,大家腦袋都會釋出「愛」的激素(oxytocin)令大家都開心和放鬆。不過我愛的狗狗總不跟我對望(但我仍深愛他們)小虎卻不同,一天到晚都喜歡望住我!完全沒有想過,大家都以為貓是高鬥的嘛。
不過小虎大概不會永遠這麼子,也不會永遠這麼小啊,相信好快就會長大成一隻頑皮貓,想抱也抱不住。
暫時來說,還是會覺得他需要我在他身邊,喜歡倚住我溫暖的身體睡覺,但我都去了半月灣游了一個早水,不想因為小虎而影響生活所有部份!晚上還有朋友仔逸鸝姐姐來探小虎!
肥腰和吞拿小姐提議我給他出來地上探索一下,真是好的提議。我猜這也是待領養動物住在寄養家庭的好處,雖然拯救動物的中心已盡量為動物提供最完美的生活環境,但被其他貓包圍住總不免令他們有壓力;而生活空間亦十分有限。
在房間地上,小虎跳來跳去練習捕獵技巧,大家都說他看起來好健康,雖然還好小很瘦。
星期四早上,maoo seaside studio 重新開業,小虎仔第一天跟貓媽媽一起上班,張貼了一封樹信,又去了瑜珈班。
「今天我有439 grams 了,晚上又有漂亮的姐姐溫小姐來探我,每天都有新朋友」﹣小虎
「第七天我在貓媽媽的畫室找了一份工,當打字員,晚上有另一個漂亮的姐姐來探我,是一個瑜珈老師,充滿正能量,所以在她離開後一跳,我一躍而跳過過我數倍,圍住我的雪櫃紙皮箱了!我一直從紙皮箱裏望住貓小姐叫,現在終於可以加入人類的世界,貓小姐說再沒有任何紙皮可以圍得住我,所以,今晚可以跟她一間房一張床睡覺,大家都說我漸入佳境了!」小虎

Friday, September 1, 2017

餵藥

Maomama & minimaoo diary Day 4
第四天早上,小虎哥哥享受了兩個颱風後第一次暖陽,祝福弟弟的同時,我猜他可能也找到了一個好人家了,風景很好,又有人錫。
金色的毛髮在太陽下顯得特別美。
今天看漂亮的女獸醫,初被救回時小孩子就是看她,獸醫說這個小孩子好不錯,有機會會活下來,從明天起不用每天來打針了,可以改為食口服藥水。我跟獸醫提過餵他食藥好大挑戰,但她說只是小份量。
今天候診室第一次全是貓兒,之前每次都是全部狗兒。其他貓仔都好肥大啊。
這隻貓仔回家後一直睡,出街一定好累,睡到四腳及肚子朝天。
晚上,到了服藥的時間;經歴弟弟的離去,我還是乖乖讓他們食藥,雖然小虎哥哥實在看來很元氣,但也不敢怠慢。我用小針筒餵他吃,他顯得好不願意,有經驗的義工說這種藥是很苦很難食的!肥腰則提議用毛巾輕輕包住他。
不過初試半個unit 他已經把藥吐出來,好像嘔白泡般,然後怒睥我,跟住一直好失落,關着眼,皺眉頭,還把雙手抱住頭,這樣的狀態維持了整整二十分鐘!我又擔心又好笑,直情笑了出來,我一直輕輕摸他,但其實也很擔心,之前提過貓兒不適或大壓力時會眼角出現白色的third eyelid, 當時我摸着他額頭,third eyelid 差不多掩過全隻眼睛﹣跟反白眼一模一樣的情況!我當下說好了,不吃也罷!反正這藥是治肚痾,你根本沒肚痾嘛!
肥腰提議我跟小虎談談 告訴他不吃藥可能會死呀,我則答不如跟獸醫談談換藥更實際。外籍義工則叫我盡量摸着他安慰他,雖然未必立刻有反應,但像小孩子一樣,也想聽到你是關心他。你真是一個小小性格巨星呀!
資深義工說這是其中一種最難食的藥;而獸醫診所也寫低了這小孩子食藥打針時會反抗,餵藥方面會有點困難。
可是我也好明白會怕啊,兒時也被人灌過藥,太殘忍了,而我也是那種反抗的小孩。有經驗的義工也表示「對啊,試想像你最唯一最信任最信任的人突然想chok you, and feed you with something horrible!」多難受啊。好吧,小虎,好彩現在吃的藥是甜甜的。

彩虹

Maomama & minimaoo diary Day 3 
第三天早上獸醫說小虎弟弟情況還可以,沒有大起色也沒轉差。不過大家心中做了最壞準備,本以為昨天已要把弟弟PTS了,想不到他能再抬起小頭兒來,感覺真的很感動,很希望上天能給他多一個機會。
大家都說這是好困難的事,因為小貓兒要從媽媽身上取得抵抗病菌的抗體,但他們幾星期大已被人分開並遺棄了,經歴脫水颱風和饑餓,身體等於完全沒有免疫系統。
昨天獸醫提醒我約一百次要緊緊看住哥哥,因為一胎小貓中,若有兄弟姊妹相繼死去,餘下的都好大機會捱不住,或已經互相感染了一些疾病!他們都說哥哥頗有力,但還是是要小心。十星期前的小貓,可能一天好強,下一天突然病倒。
小貓兒要互相取暖,沒有弟弟在的晚上,哥哥看起來弱了一點,可能因為獸醫那裏實在太冷,又大風又大雨,又突然失去弟弟陪伴。幸好哥哥仍然食得瞓得,但也放不下心。
弟弟在時哥哥永遠依着弟弟的,我猜他不喜歡獨自一人,整晚都好擔心哥哥情況都會變差。第二天早上看見他的third eyelid (indicator of 可能他有壓力或有病)我心跳停了十秒!可能是昨天太操勞。幸好下午要帶哥哥回獸醫,醫生說哥哥還可以,而弟弟則在掙扎中。
兩小時後大約五點,我跟另一義工回到獸醫去順道接其他貓貓回動物救護中心時,獸醫說要跟我聊一聊。
肥肥外籍獸醫說 "we need to let the smaller baby go!"  站在細佬旁的我感到難以置信,很想有奇蹟出現,或大家可以再幫他一點;可是他的身體已經變冷了,可以做的, give supplements, IV drip, glucose, 鹽水,氧氣都給了...

小孩子的手上插了針管,雖然閉着眼,但仍每隔一分鐘叫一次;哥哥聽見弟弟喵立刻顯得極緊張,他在領養中心也聽見好多其他貓叫,但不會這樣子,只是聽到弟弟喵,整個貓都緊張起來,用盡全身的力量要扒往他(但獸醫們說不可,怕他們若有什麼病會交差感染)
看見這樣子很心疼,我最後哭着對哥哥說「不要再這樣子了,你有媽媽在,我們陪住弟弟」然後他便靜下來,關上眼睛依着我。
我不斷想,細佬叫是因為辛苦,還是因為想我們再給他一次機會呢...

無論如何,有經驗的義工都告訴我要有心理準備送他離去。當寄養家庭很多時都會遇上這樣子的情況,因為只有最虛弱或需要特別醫療照顧的小孩子才要找寄養家庭,另一個義工告訴我,她第一隻寄養貓咪只是二十四小時便捱不住了。也試過有寄養父母三天內要往動物急症醫院數次,貓兒兩次停了呼吸,最後他們心裏抵受不住就把動物留了在獸醫診所獨自離去了。
最後,在五點四十分,哥哥和我看住獸醫打針讓弟弟離開。獸醫告訴我是不痛的,但你知嗎,打針後最後一刻細佬掙開了雙眼看了我們一次(該是藥物原故)看見他真的好想他們能一起長大。就這樣我流着眼淚看着這條漂亮而短暫的生命慢慢消逝。
總是覺得是因為我第一晚沒有餵他多點東西吃,但我知道現在自責也沒有用。
我一直想像他一隻小貓仔一個人渡過孟婆橋,希望他下世投胎去一家好人家。
而哥哥一定要振作起來啊。那天晚上完全不敢怠慢,三點起床也要看看哥哥是否安好。幸好他表現還不錯,吃了很多,然後看見他有大小便立刻好安心!

雖然我哭,但我知道在某些方面我的內心是強大的(當然也有好脆弱的部份)我一點都沒有後悔當他們的寄養媽媽,反之,我感到很感恩遇上了他們,就只是頭幾天已經感覺學習到好多好多以前沒有想過的東西,因為是一個人,心當然會痛,但遇上他們的每一天我都很感恩。
義工姐姐說,好多人以為做寄養家庭只是跟貓狗玩玩,一聽到他們是病貓兒就立刻拒絕了!我覺得好震憾,好傷心。可以照顧他們真的是我的福份,另外,真的好佩服Lifelong Animals Protection charity, 這麼病的兩隻小貓,可以輕易把他們送走,但她們仍努力找寄養家庭,給他們一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