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 2021

街市

豆卜扮的海底椰 
昨天去了露天街市。
站在街上就已經偷聽到很多有趣的故事。
其實這些都是每個香港人長大都見過的風景,但平日未必有時間再仔細點看,也可能現在都沒有去了。
想把昨天field research 拍的都紀錄下來。

例如這種不會在商場看見的情景 - 賣內衣的婆婆鄰店就是賣榴連的,客人也是婆婆,幾十年都幫趁她。
她就在榴連堆旁為她度身, 說自己已經做這個檔四十多年了「不會騙人喇,好不好穿,人家一試就知,騙人買了無着數。」
賣菜的跟九十度駝背老婆婆說「這隻菜是你喜歡的那種喇」

有些店只賣一樣產品,
一家只賣冬瓜,沒有不同品種,只是冬瓜幾個;
一家只開大樹茫蘿;
一家只賣碌柚,四處都聞到它的香氣;
多家只賣薑;
一家滿店手寫住「信心保証」「一試難忘」「一試難忘」「一試難忘」(寫了三次)
「海底椰 煲湯」「海底椰 煲湯」(寫了五次)「香港製造」
但我怎樣看那家店都正在賣豆卜....... 

然後有些就賣幾百樣嘢(literally) 

有一街角的揚聲器,一天到晚已極之興奮的聲音廣播「中山大白鱔喇!我哋即劏即賣嘅廣州田雞廣州黃鱔,上!市!喇!我哋嘅中山脆肉鯇.... 」
段廣播十分之長的,不止是海鮮還有其他,即打牛丸魚蛋等等。

有一段賣海鮮為主,因為以前就是海邊,
現在填了海起了高樓大廈,只在街道名稱和留下的海鮮店看到昔日的痕跡。 
海鮮店每檔擺設方式都不同,仔細看,每家用的器皿都各有特別,有紅色花花燙瓷碟放了一條捲成一圈,長長的鱔,剛好露出中間的紅花;也有用竹的盛器。
這裹每家都是手寫價錢牌的,也寫了各式各樣的標示,例如「有羔」然後五十兜,每兜都寫住「有羔」「有羔」「有羔」

海鮮店一家用發泡膠箱做桌子,穿着水靴坐在一百兜排列整齊的魚兒旁食午餐,開了啤酒。腳踏鮮蝦(盒),辛苦的工作呀。
也有一身紋身銀鍊大肚腩的,站在街中叫賣「四十蚊俾晒你喇」

五十年老的麵店裹養有兩隻年青漂亮的貓貓,其中一隻接近二十磅重。

然後人人都賣橙,大家都叫賣,客人是怎樣決定去那一家的呢?
賣生果的都在曬橙皮,柿是四個一兜的,看各檔所賣的東西就能推測,是秋天了。

我們去京都、巴黎、nepal 世界各處旅行時都會行街市,不知道香港的街市在你心目中有沒有價值、獨特性和地位呢?

賣豬肉店旁是賣傳統蛋糕;
黃昏的光像電影般。
坐在古老的豆腐店食自家磨的豆腐花,覺得十分之幸福
會想,怎樣會捨得離開香港這個漂亮的城市,
雖然我們所熟悉的香港正離開我們。



啊,這個專題遲些在那裹出現,到時告訴大家。
現在還是秘密來的,我估。
很喜歡編輯的briefing, 她說「希望人們看完這個專題(文字/相/畫)都會想自己去行一趟 just thought the way she say this is so beautiful, this aspiration」 

Friday, October 29, 2021

小狗

當天使飛過人間
師傳仔同埋動物仔(同埋你哋)都係天使來的啊。
藝想係一個好神奇的地方。
未去過的人未必能感受到它的unique spirit.
就像我上個post 提到有朋友問為什麼我常跟他們合作(第三年了)
不知是否我的文字圖象不夠功力..... 

無論我寫過幾多次,都唔及自己見吓佢哋,出席他們的open day,摸摸他們的作品更好。

今早我問一個朋友要不要都來認識一下,他說抱歉今天沒有空,但將來也很想來 "serve" 這班智障或自閉人士及我們的ex-homeless dogs. 

不能怪他,我們都總是有這種要serve 弱勢社群的心態,他有這個心是一件很好的事,今天也幫了我們大忙。

但藝想總是宣揚「藉着藝術的表達,去帶出每一個人都能夠公平地發揮各自的才能,學習欣賞,認同,互相包容,接納,彼此尊重,從師傅仔的作品裏面,你會見到一個個率真躍動的心靈。」(chris 講的 :P ) 

不是slogan 來的!

在藝想,你會看到他們每一個師傳仔都很獨特,也會有發脾氣,扭計的時候;也會有說反話的時候,但每個都熱愛做泥,有自己的特別之處,有些更能反過來照顧我們 (和我們的狗)!!! 至少你看家豪雙手抱住小草滿滿是愛。

我也很感激所有抽空來參與這個活動的朋友仔,我們來到第三節了,知道大家都出錢出力。

當然我心裹就覺得「喂!去藝想係正嘢嚟,平日你俾錢都無咁嘅機會」

但這班朋友仔只係trust 我講嘅嘢,簡直係被賣豬仔咁,來自港九新界勁遠處,又要帶埋狗仔,又要請假坐的士出來。也有一完了要趕着回家餵五個月大BB 奶的, 有舖頭都唔開而過來認識師傳仔的。

「千萬不要帶着憐憫的眼光,他們就是精彩動人,帶着一股純真又攝人的魅力,只要你打開心扉,便會體會當中的美好,越簡單,越純粹,越接近美,越接近真實。

而透過參與創作,「師傅仔」由受助的一群,轉變為推動藝術,推動對生命的熱愛的陶藝創作人,回饋社會。

在藝想工作了二十年的嘉寶曾經說過,好多人訪問會問,這班復康人士做了這麼多年藝術工作,「有什麼改變」

她答,為什麼大家都總是想知道師傳仔有乜嘢改變,不是應該問,這班師傳仔的成就怎樣改變了社會對他們的看法嗎?



-------------------------------------------------------------------------------------

藝想是一個以智障人士和自閉人士為主的陶藝工作室,那兒的師傳仔都是大人,有很多做陶泥近十年了,他們的作品都好專業,什至試過到韓國、日本展覧。


現在來到2.0,第二個兩年, span over 兩年的計劃之中,師傳仔會同以下六組嘅人互動

- 跟拾坊到南涌跟農夫在土窯認識泥的出處和煮pizza

- 跟同樣做泥的林嘉欣做傳聲筒給心光學校的小朋友

- 我們這個部份就是 師傳仔跟動物和他們的主人一起用泥土創作一本繪本

- 沙畫藝術家馬仔跟少數族裔家庭跟師傳仔的表演

- 既是醫生又是燈光藝術師的Amy 跟師傳仔用陶泥做一份禮物送給這段日子辛苦抗疫的醫護人員

- 還有一部份是海外藝術家的


希望大家都享受跟泥土接觸同埋認識新朋友。

下周又會再見大家喇。 


《我們的故事+1+1》獲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藝能發展資助計劃」的資助

Monday, October 25, 2021

秋天

秋天的陽光很美。
在見山的大樹下畫畫的確是最開心的事之一,還有音樂會,遇上新朋友舊朋友。
明周的記者見有路過的人過來談了很多,問「這種事應該常常發生吧」 是啊,所以有段日子我不再在街上畫畫,因為差不多畫唔到。但其實見人,見山,見太陽都係極之治癒性的。我唔想用呢個字,但的確就係咁簡單嘅地方同埋事情,是比「療癒」活動更療癒的 : ) 還跟been been 傾了很久,傾就就由秋天傾到夏天。

平日很忙,但這個月很忙很忙。
我覺得忙唔係淨係因為多嘢做定少嘢做,而係如果要做一啲從未做過,或者係自己comfort zone 以外的東西,或者係需要牽動內心深處的情感或思考的,就會特別需要時間,所以同to-do list 上有幾多項items 是沒有關係的。
所以,現在真的要先畫畫了!!! 還有好多好多地圖、繪本和設計的deadline, 還有好多好多動物x藝想師傳仔workshop,好彩做完了訪問和picturebook talk. 

小松鼠先生doug doug 周六開始突然病了 >.< 很擔心,變回一開始救回來的樣子。
又嘔又唔食嘢又喘氣, 好像之前一樣要force-feed. 

我近日的不足感很大,覺得自己畫畫不夠靚, 不夠快,連做運動都未夠多咁。
好多人對我說喜歡周末的picturebook talk, I am soooo so 打從心底的開心,但其實還可以講得更好,被這種傻感覺籠罩。
我覺得藝想x 動物仔的workshop 其實是超難帶的,但相信有人比我帶得更好。

雖然有不足感唔係一件超壞嘅事。

只能逐個逐個task 拆解。 

由游水開始。

Saturday, October 23, 2021

東南

通常 picturebook talk 之前,我都唔敢話俾人聽個talk 係有362 張slides :P

所有人都會覺得好surreal. 

2020 年秋天,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有一個叫《香港印象》的展覽。
入口有一句quote 是這樣的
「香港應該產生詩人和畫家,用他們的藝術來讚頌這裡的海光山色。」
— 胡適(1891-1962)

這個都是我一直創作繪本和地圖時的想法。
尤其初初做《最後的告別》時,剛從英國讀書回來,在香港唯一的heritage conservation specialist 裹工作,每天都要埋首舊地圖,瓷磚、報紙,舊相,檔案館,圖書館之中。
也因為工作去到港九新界的舊建築物。
當時覺得街上每一寸都好有趣,我中學在香港讀書,會考也有讀中史西史,但為什麼從來沒有讀過香港歷史!

那段日子常常在上環一帶遊玩,而那裹剛巧是其中一個殖民地初期最舊的社區。
那個時候每個創作的故事,都想要把這個漂亮的社區和裹面的人紀錄下來,所以《最後的告別》或者《獅子山下的黃大獅》同埋《心急狸與慢子狸》都係以香港真實的街道作為背景,所有的風景都是真的。

今天這個繪本 talk 主要係睇下what is a picturebook, debunk 一啲迷思,同埋一起閱讀好繪本。

除咗文字和故事,亦一齊睇繪本中會用那些技巧去說故事。

好多謝今日出席呢個talk 嘅朋友仔,香港人的時間都好寶貴,所以總係好thankful 大家抽空來一個兩小時的talk。

雖然自己大學時研讀兒童文學,也有寫和畫繪本,但繪本的世界很大很大,可能窮一生也不會看得完所有書, 而我畫畫和寫故事的技巧還有很多很多的進步空間。 所以都唔知自己係唔係有資格做啲咁嘅sharing. 

但我依然很想很想可以跟更多人分享閱讀和創作繪本的喜悅。

就好像著名本地陶藝及設計教育工作者,今天也有出席的Rosanne 所說:「就是你心中有一件東西很想做,非做不可的 - 就會去做,不會想marketing, 不會想有沒有出版社會出版,或者係成本這種問題。」


其實已經講過好多次類似的 picturebook talk, 但每次都仍要花很多時間再prep 過,起碼緊張了一星期。

But I am still very glad 有呢個機會,跟大家一起閱讀和分享繪本, 創作的靈感等等。

總係好感恩自己被安放在世上是做這件事。
我好細個就好想寫同畫繪本,而真係做到其實唔係必然。所以真係十分之thankful. 

有位觀眾跟我說,她也想創作繪本「繪本好像很短,很"temporary" 幾分鐘就睇完,但她越來越覺得,雖然係短,很瞬間的閱讀,但那些故事可能會留在你心中一世。」

多謝希賢, 七份一書店的邀請,這裹的書好看,而且風景都很吸引的!
還有adrian 的technical support! 

Wednesday, October 20, 2021

泥漿

噼嚦噗咯在泥漿浴裏
由去年夏天傾到依家,《我們的故事+1+1》 動物部份終於(!!) 開始了!
是藝想師傳仔 + 動物仔 一齊在泥漿裹互相認識。

你記得「我們的故事 1.0」嗎?2019 年在灣仔電車站出現的大地圖和薯蛋人, 我知道我講幾十次啲人仲係好confused, 所以我次次都要repeat, 藝想是一個以智障人士和自閉人士為主的陶藝工作室,那兒的師傳仔都是大人,有很多做陶泥近十年了,他們的作品都好專業,什至試過到韓國、日本展覧。過去兩年,他們跟社會上不同人士合作,就是「我們的故事1.0 」

現在來到2.0,第二個兩年,  span over 兩年的計劃之中,師傳仔會同以下六組嘅人互動
- 跟拾坊到南涌跟農夫在土窯認識泥的出處和煮pizza 
- 跟同樣做泥的林嘉欣做傳聲筒給心光學校的小朋友
- 我們這個部份就是 師傳仔跟動物和他們的主人一起用泥土創作一本繪本
- 沙畫藝術家馬仔跟少數族裔家庭跟師傳仔的表演
- 既是醫生又是燈光藝術師的Amy 跟師傳仔用陶泥做一份禮物送給這段日子辛苦抗疫的醫護人員
- 還有一部份是海外藝術家的

今天總共有五隻動物仔參加,大家都出奇地乖,專心睇主人做泥,而師傳仔都好鍾意動物,尤其係家豪,個個都話要抱狗狗。
主人們都好好,要抽平日嘅時間嚟參加,而且要commit more than one session, 大家都來自香港各個遠處角落,放低手上的初生嬰兒,或者係家中其他四隻狗,和公司的工作,來跟藝想的師傳仔以及泥土做朋友。

希望大家都享受跟泥土接觸同埋認識新朋友。
下周又會再見大家喇。

Sunday, October 17, 2021

怪談

 作家怪談 - 100 個關於作家生活的FF📚
昨天,曉薇講到自己真真正正創作的日子,經常處於一種緊張狀態,睡得不好,半夜扎醒,思考某段係唔係咁寫。

她每天返完工後(是全職中學老師,工作很繁重)
夜晚七點至十點坐在自修室裹寫作,足足一整年。

而當全職小學老師的家盈同曉薇都話,
寫作係一個要好discipline 的活動,扭毛巾咁。

她們都分析,版稅以後,其實作家只靠寫作係賺唔到錢,
所以好少人真係全職做作家。
(但佢哋都鍾意自己嘅全職工作)

我細個都有諗呢個問題,究竟創作咁少錢係唔係UNFAIR ,作家嘔心瀝血去寫或者畫,佢哋嘅作品更有機會流芳百世,滋潤人心,在絕望困境之中為人帶嚟希望,亦可能把人連結,家盈說到自己所寫的,亦曾啟發其他人踏出夢想的第一步。

(朋友N: 搵錢既野,無話fair 唔 fair
我: 對 根本無fair根本無得計 掃街仲辛苦
但寫作逐個字計的少錢,係真係可以好少)

而所謂全職做創作嘅人好似我, J, mozart 咁,
其實都要靠教學生,做workshop, 接其他job 來幫補 :P

或者像(我不開名的)某香港男作家畫家,娶了個可以養他們的太太 :P

有人會說,當作家得到的名氣、滿足感,就是你的回報。

但我認同,想創作/寫作嘅人嘅desire 係bigger than life, 係你不可能不做/不把它完成的。

曉薇上個講座時已說到寫《秋鯨擱淺》時,感覺這個故事比自己生命更大,是一種感召,那段日子連過馬路都很小心,覺得要寫好才可以死。她兩次都咁講。

我想她們原意想解答有意從事寫作的人的問題。
也談到出版社與編輯的角色,十分之有趣。
不過,巧合在場觀眾要不是已在出版寫作界,就是來朝聖的;
而唔係想出版的。

不過這些關於作家的FF實在太過有趣了。

曉薇寫的是小說,家盈寫的是較像紀錄報導的書。
八年間寫了三本關於香港書店的書,走訪每間書店,是十分之珍貴的紀錄。

她說看到香港書店在這段其間的變化,以前就算上樓書店,都沒有店員來跟你介紹書本,現就有了不同特式性格的書店,書店間更會互相幫助和支持。

曉薇亦說到從個人層面來說,面對極度絕望的社會環境/ 世界,寫作是消化和make sense of the world 的重要方式(超認同呀,我唔寫嘢瞓唔到覺,你哋見到啦)

*這個超重要的問題* 就是遇上"kick" 的位,我同佢都係要靠regularly 做運動,完全放空這個重要部份!!其實有本書係講好多歷史上有名嘅創作人都有每天散步放空 - 風雨不改的習慣和ritual. 某次我跟我某(生活比較混亂的)exbf 講起有呢本書,佢話「係你信嗰套」 XD

她 說 很 多 時,跑步之後,就會(才會)想到係應該點寫!
我都常常說,經常叮一聲嘅moment 都係游水時發生的。

完成一個重要的作品,過程中反覆審視/正視自己內心的聲音;
那種滿足感是購物/食好多餐好那種活動不能帶來的。


創作嘅過程真係時不時充滿不安和未知。
世人對創作人有很多幻想或誤解。
創作人自己對自己有很多懷疑。
但我依然每天都很感恩,there’s no other job I’d rather do

也很thankful 香港有她們和其他創作人

Friday, October 15, 2021

神奇

今天回家之後超累,但收到sweet sweet Ryann 妹妹的message, 她今天本來只打算帶foster 貓仔(又是我的好事)去做絕育手術,中間要等好幾個小時,尤於遠道從大嶼山出來,便順手message 我看看有沒有空,而我實在並不是常常有空的。

於是她就來了我家,跟我一起食我最愛的沙律午餐和一起去藝想。
藝想是一個十分之十分之magical 的ceramics studio, 那裹的ceramists 都是智障或自閉譜系的大人,我們稱他們作師傳仔。
而佢哋嘅陶藝都係十分之非凡的,同埋唔係一個NGO 打咭project, 而係真係做咗十幾二十年,有十分之深厚基礎同埋經驗嘅一個項目。

認識藝想嘅日子,感覺到藝術,真係改變到師傳仔,以及佢哋周圍嘅人。
所以寫過好多次,好想大家都可以認識佢哋。

好像報紙曾報導過的其中一個師傳仔,只會發出簡單音節,平日大多以點頭、手勢、單字與人溝通。在特殊學校畢業後,經社工轉介到庇護工場工作,十年前開始學習陶藝。

中度智障的家豪從前沉默寡言,父親也「不知道他想什麼」。自家豪8年前接觸陶藝,開始藉作品表達自己的想法,甚至授徒,又曾經赴日參展。

沒有靈活的舌頭,卻有一雙靈活的手。大大小小的建築、動物、人物‥‥‥角色臉上都有一個微笑,連見到的人都覺得快樂。

其中他做過一間房子,四四方方,有前園、後園、陽台、樓梯‥‥‥機構裏沒人知道為甚麼家豪有這構思。直到家豪的父母見到,發現作品上每一個細節,竟與以往在加拿大的房子一樣。再看看他其他作品,突然見到了一家人去旅行時見過的建築,又見到了兒子以前喜歡的電視劇人物。誰也想不到, 30多年來的畫面,深深印了在家豪的腦海裏。

今天是藝想《我們的故事+1+1》第一部份的成果展。
師傳仔分別跟「拾坊」和林嘉欣合作。
「拾坊」帶師傳仔回到南涌的土窰,探索他們平日每天用的泥的來處 - 大地。
又一起做pizza, 並用泥土做餐具,成品超級靚。

嘉欣Karena 則跟師傳仔做了ceramics 傳聲筒送給心光學校。
弱視或盲的小孩子看不見,但都能摸到ceramics 的溫度、形狀和質感。

Open day 除了參觀他們的成果,也可以落手做,我們都超開心。

Ryann 之後message 我,謝謝我請她/跟她食草"🥰 Feel 200% loved after meeting you meow grassie today, totally unbelievably picked me up from the ground." 
我本來是想寫寫今天跟她坐小巴時也覺得很不適,我不肯定近日的不適感是不是以前沒有的。
不是胃也不是肚痛,但在那一個位置由前到後面條骨都痛... 
不停想是不是因為老了 :P 或者係... 天氣變(?) 還是忙(?) 還是有些糾結以為自己放得很開但其實不是(這個也太廢了)

小草窩成一小團在我電腦旁睡起來,她小得不像狗。
(我) 病也是很真實的...  
(我討厭講這件事,但也討厭要收起一半真實的我)
希望十月一切順利。
因為所有的工作都是好東西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