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6, 2021

貓山

貓珊小姐說輕鬆貓山先生故事
加油啊,全國的貓山先生!

跟朋友討論起我家貓貓樣子超認真的事,我全家都認同他比一般貓貓的樣子認真,好像知道人間處處殘酷與苦難,沒有什麼好嬉皮笑臉。

朋友: 佢可唔可以做總統 搞掂所有人間疾苦
我: 佢確實係有咁嘅打算 但一想出嚟選就俾人話「你只係一隻貓,憑什麼」 

Ryann 就說我家喵喵係態度正確的喵,你看村上春樹 《村上收音機》: 
 「所以貓在家裹還是有價值的,維持着他獨立自主的地位。換句話說貓山先生是擁有專門技能的個人主義者,是很酷的自由業者,在那樣的時代說什麼要訓練貓山先生手握手,實在難以想像。因為那樣的事情做了也沒有意義嘛。

可是現在至少在都市的家庭裹老鼠幾乎已經絕跡了,因此貓山先生的存在意義也就變了樣子,一般來說似乎只被當作可愛的寵物來養着。

所以這結果,或許屈服而學會握手的貓已經增加了也不一定。每年舉行一次貓的全國大會,達成「凡我貓輩,為了在這嚴苛的時代生存下去,必須檢討結構,採取強烈的意識改革」之類的決議,全國的貓山先生們在神社的庭園一隅大家一起雙手交叉胸前,「嗯嗯。也許該這樣」地互相點頭致意。

不過話雖這樣說,我是還喜歡「混 - 蛋 - 什麼握手嘛,哼!我可不是狗噢。

少胡鬧!」

這樣威風凜凜痛快斥罵的貓山先生。

加油啊,全國的貓山先生。」

村上春樹 《村上收音機》

你知我在湊兩隻超級嗲人的貓貓嘛,他們主人還未回港,滯留美國,他們倆可以三個鐘頭不停要你摸的,你一停手就用頭頂你,成隻貓坐上你身,要你摸佢。
俾我隻貓知道實覺得佢哋影衰貓貓。

Look at my cat on top left, he aspired to 拯救地球

〈貓山先生哪裡去〉一文中,村上寫道他曾用「就像訓練貓握手一樣難」來比喻非常困難的事,結果收到許多電子郵件說「不,我們家的貓會握手」讓他吃了一驚。真好,如果以後碰到困難的事,就可以告訴自己:貓咪也會握手了,其實沒那麼困難噢。但同時,我卻也更喜歡他結尾說:

「不過話雖這麼說,我還是喜歡「混—蛋—什麼握手嘛,哼!我可不是狗噢。少胡鬧了!」這樣威風凜凜痛快斥罵的貓山先生。

加油啊,全國的貓山先生。 」

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21

賊仔

賊仔德德 - 第一次的感動
今早知道小松鼠先生第一次自己食嘢!
不知怎麼覺得很感動。
所以foster 動物也是充滿感動的,又可以幫到一隻最需要幫助(and otherwise might not make it 的動物,因為確實,每年香港仍有很多很多動物被「人道」「毀滅」)

在過往嘅日子裹面,好多病動物的故事,都好多人follow 同關心,但最後不是每一隻都無事,好像被屍蟲咬pat pat, 來自打鼓嶺貨倉的BB 唐狗Ariel, pat pat 有幾個洞,可能深入至腸了。
當時朋友Nana 很緊張,最後小BB 狗狗都是死了。

也有幾經辛苦才被救回的兩隻唐狗Raina & River, 剛生了BB 的媽媽唐狗被鐵鍊鎖住,找不到食物,最後一家人都被救回來了,BB 卻因為有致命的病毒而全都死了。

也有像繁殖場媽媽, now Marmalade, 初來到我們中心整個肚都是開刀的傷痕又流黃色的膿,子宮發炎。但有有心人foster 了現在變成超級小公主。
Carol 的焦焦也是呀。仲有Terri 都係超慘慘的,一生被放在新界鐵皮屋外的室外部份,嚟到隻腳已經deform 晒,無毛,好恐怖的樣子,但最後被foster adopt 了去了德國,時不時還收到她在雪地裹玩的video. 
不過我都寧願唔知道呢啲事... 
因為好多都係人類做成的.... 呢度只係講咗幾個,但其實每天都有這種事情在發生。

Sunday, September 19, 2021

講座

《日記VII • 我來給你講個故事》
「突然有一天,你不再出現了。被捕捉了嗎?在車底身亡?
從高中掉下?我一條街、一條街的去找,期望奇蹟的在那裹再遇見你。然而一個又一個星期過去,逐漸我需要接受你再不回來的事實。好遺憾,在人類的城市,你們的生存和消失平常得如後巷那一袋袋垃圾廚餘,沒有一點聲音。」

晚上去大館睇看舞蹈表演。因為整天很累,我不斷萌生好不好不去的念頭,雖然已經買票。

是著名舞蹈家梅卓燕,以流浪貓為主題的《日記》系列續篇。
觀眾席也放滿紙皮貓貓。
她利用光影和自己的身體去說流浪貓在城市裹生活的故事,畫面唔止靚,也能令人感覺到在鬧市酒吧頂當貓貓的感覺,或者係鐵道旁生活的貓貓的危險。
獨白的文字寫得很好,好像一本給成人看的故事書。

舞台和劇場真是好東西,充滿情感、創意但又要很精準。
其實你要自己去看,舞蹈加上音樂、燈光,才能感受到。

你知嗎,小時候每年春天都有香港藝術節,當學生買票好像特別便宜,又因為我寄宿(住在學校,很偏遠)覺得晚上可以出去尖沙嘴好像很好玩, 於是每年都會看不同的音樂、話劇、歌劇等等的表演。

但印象中,當時完全唔知點解自己要去,覺得很悶,亦經常唔知自己睇緊乜(但我係有認真去諗 what am i supposed to be looking at?!)

也許有些東西真的要大個才有感受。
疫症的一年也令我們很想念live performance!

周五去了一拳看《小丑的眼淚》是一個劇場表演。
想不到一拳書館細細地,樓上書店,可以變身成一個intimate stage, 我還可以坐地下。
開場時四個小丑跳進觀眾群中,台以cardboard做了四個如房的小格,四個小丑輪流訴說不同人的故事。

而整個表演都是沒有文字的,沒有對白,只靠動作和表情。
但也能掀動觀眾的情緒,戥她可憐,引起我們的大笑。
到最後才知道,這四個女演員都是從來沒有舞台經驗,是這幾個月跟住老師training. 
真係完全估唔到呀!

我也很喜歡這種informal 劇場, really. 

aiya, 香港成日咁多嘢睇
也是同一周的周一,去了高先x JLC Reverso的「香港電影的永恆故事」

聽了「電影的美術指導」文念中、張兆康,張蚊和金成的分享。

做電影美指好有趣啊

文念中講起一套戲開始時,身為美指除了有人會跟你講budget, 也會傾成套戲嘅tone

拍《男人四十》時導演就同佢講想拍成一棵木棉樹嘅感覺。

初初佢唔明

導演就帶佢去香港仔工業學校外看一棵好大的木棉樹。

說想拍得張學友像綠葉般彬彬有禮;林嘉欣好像火豔奪目無可抗拒嘅紅色木棉花一樣。

又講到以前未有高清嘅時候會發生嘅事

例如一晚要在拍百幾個黑幫打鬥

但一晚點搵咁多刀同槍呢

結果叫晒所有人嚟 

用黑色油

油黑大家隻手扮槍

做美指set 好曬所有場景道具 如果無跟燈光溝通過end product 可能就會完全唔係你想像嘅咁

最後 佢哋講到有乜同想入行嘅人講

張兆康說最緊要多閱讀

什麼書都要讀,否則不會理解到不同角色不同人的世界觀,亦唔會建構到自己嘅世界觀。

多得我的好朋友們,要不是我不會去看這些。



呢排唔知點解好似特別多活動、展覽、書店開幕等等。

亦令我很慶幸我們活在比較疫症上比較安全的香港(but not so safe in some other aspects) 

1 今日有曉薇的book talk, 題目是宮沢賢治
2 見山說過要不要畫燈籠(最後我卻畫了見山)
3 有重要嘅人(希賢)邀請我去東南樓七分一書店開幕
4. 自己也在做中環街市個小展覽/pop up store

我卻去了陪貓,探朋友(佢隻貓六歲半突然死了)

燈籠

Mid-autumn festival is probably one of the most romantic festivals out there, I mean poetic type of romance, not (just) the typical interpretation of romance. 
有紙紥燈籠、楊桃和碌柚, 我家附近就有兩棵大碌柚樹,柚子變黃時就像滿樹掛滿燈籠。
望月的月餅盒底是寫住"courage is grace under pressure" - Ernest Hemingway, this is monica. 依家啲月餅盒寫啲咁勁(又文青)嘅嘢嘅..... 
不過以前在高壓統治的年代,月餅也是用來傳遞藏紙條的。
然後son姐盒月餅係寫住 Someone once said "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is world. Sun, Moon, and you. Sun for morning, moon for night, and you forever" 
我本來就好鍾意佢嘅no sugar/no flour 芝士蛋糕,但會為咗佢個盒買多幾個keto mooncake. :P
然後啲盒全部都仲可以重用。

見山說她最想寫的中秋句子是「花好月圓人常在」
而她的小樂團彈的是「但願人長狗」

對 我們也需要但願人長狗。
dr. k 說小pompom小松鼠先生昨晚哭了叫了一夜,想人陪。
It's probably a good sign, 長氣力了。
但也要下周再驗血。
我喜歡傳統的竹紥燈籠。

Saturday, September 18, 2021

街市

我覺得世界如果有動物天國,應該係一個好柔軟好柔軟嘅地方。
細個畫《最後的告別》的繪本時,用了很多深色和黑色的背景,感覺人死後會回歸大自然,如天上的星星。但現在,八年後,卻覺得應該是白雪雪軟棉棉的。

啲人成日話天國係鍾意嘅嘢任食等等,但我覺得應該唔係咁,(可能因為食嘢唔係我最大樂趣(例如完成一個goal, 做好一樣自己comfort zone 以外嘅嘢等等樂趣大啲:O < omg 原來我係咁嘅人...) 瞓一覺好都係開心嘅。

但無理由死咗仲係做呢啲。

所以動物天國應該係一嚿fluffy 溫暖嘅雲,好似俾主人抱住,所有嘅痛楚痛苦都會慢慢dissisipate 好似水蒸氣咁消散,只係得愛和溫暖的感覺會留住,然後肥肥毛毛嘅動物就會以一嚿雲嘅姿態,永遠住係佢最愛嘅人們心裹。

朋友仔的貓貓前晚突然後腳直晒郁唔到 ,去了急症醫院。

急症醫院說應該中風,要轉去專科診所 (於是就去咗)醫生說貓仔有血栓,做了可以做的,但都隨時會有心臟停頓的情況,並提議她打針俾佢走。只有六歲半,突然就心臟衰竭,最後仍是離開了。一定很難受。
黑白色的肥嘟嘟,毛茸茸, so wish i could do more for her as a friend. 
也提醒我們要珍惜。

今日係我哋嘅迷你pop up store/exhibition 的"meet the artist day" 「與貓對話」 

小草同我哋pop up 嘅菜檔嘅水磨石係一樣色㗎!
我覺得自己今次有進步,雖然一天後仍然是很累(其實不過係半天咋嘛,朝早還游了水)(所以我不明白人家每天做生意做咖啡店的人如何可以一復一日不停看店,不停跟人說話, very impressive) 

我好印象深刻stella yiyi 說,她因為我會考慮養動物 :') 
(我不是說要大家養動物呀,(雖然世上真的很不幸的貓仔狗仔,每天在流浪,每天被人道毀滅,每天仍住在髒兮兮的籠裹被忽視。而養動物真的很幸福的。就是每天都感覺如初戀般。不是因為動物很愛你所以如初戀,是他們令你有這種很愛的感覺 XD)
不過聽到她這樣說也很...... 感動。

還有好多朋友來,很珍惜可以見到每一個朋友嘅時間啊!
小草很吸引小孩子的目光。
Rachel 也帶了她的狗狗多多來,小草和多多都是被繁殖場拋棄的媽媽狗。
兩個都很文靜,要是你偷偷帶她們入餐廳食飯,食完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人們都說她們很斯文!

自從我上一隻狗Rosie 離開世界之後,我就少了一隻「陪伴狗」
Rosie 在的時候我會盡量帶她一起出去,小草和Rosie 都是被繁殖場拋棄小狗,但性格卻很不同。Rosie身體較差,來到領養中心已經是前腳deformed, 行路跛吓跛吓,沒有牙齒,後來更經常抽筋,患上腦膜炎;小草卻是心靈上較弱小,初來我們家痾了水很久很久,有人舉手,也會急住退後以為你要打她。家很大卻只覺得我的床是她的安全地方。
有時一出街就不停抖震,特別怕被人圍住。
也很怕電子的beep beep 聲。

年初我在見山做兩天市集,她第一天留了七小時,第二天本來也想帶她,但她竟然在途中嘔了。很可憐。
雖然現在有點進步,但有時那天出街出得久,回家之後還是會整晚轉圈拉肚子, (我很可憐)因為一拉肚子就弄得我的床和被的髒了(她也很可憐)整晚在轉圈,覺得還未痾完。

小松鼠先生應該還是anemic, 但今天有嘗試自己喝水!已經是大進步㗎喇。

我同Being Hong Kong 喺中環街市嘅pop up store/exhibition 會last for 兩星期㗎。

小丑

小松鼠先生真的很可愛,現在還未能rule out 會否有tick fever, (因為早前還在吊鹽水加上正在服各種藥物和身體仍然復原中,要之後再抽血才可作準)或者其他肝臟問題等等, 而他仍然完全沒有自己食東西的意欲,要syringe force feeding, 一天四次。

抱起他時他依然會大叫,可能背骨某處不舒服, unless 你好慢好慢。
而他亦會好緊張,全身繃緊,直至慢慢安定下來。

真的很令人憐惜的小孩子,很希望可以看到他好起來,真正一起出去玩。😭
雖然我還是會提醒自己不要太多期望。

不過就去了小便大便,也有乖乖在家中休息,雖然仍會躲於枱底

謝謝高級護士Monica 在醫院下班後仍要餵咁多隻藥,佢真係好多藥,餵小動物食藥係幾痛苦嘅事, I am sure you'd know when you have experienced it. 

見到很多人留言祝福小松鼠先生,等待聽他的updates, 他們為了小松鼠先生感受到愛而流淚。
有留言說從小松鼠先生眼中看到希望同光彩。
很多人祝願他可以好起來,享受愉快的狗生活。
謝謝他的暫託家庭。
謝謝大家,讓我們看到世界還是有很多好心人。

希望有天不再有繁殖場,不再會有人如此殘忍地對待動物,為了一己私慾和愛好,剝奪另一隻有思想感情的動物的一生。

我覺得我有少少唔小心愛上咗佢,但咁係唔可以㗎。
i mean you can imagine, 每個義工都會遇到好多好多好似好愛你嘅動物,但你唔可以adopt 晒所有動物right? 而我已經有一隻狗一隻貓。
當然,一年大細都會有好多好多temptation. 
但每當我養多一隻動物就會減少咗我幫到其他動物嘅時間... 
而每個義工嘅角色,不論係每天於中心當值、做教育講座的、專會去陪動物安樂死的、籌錢的、跟領養人溝通的,每個角色都十分十分之重要。

今天開始我在中環街市嘅Pop Up store x 流動編輯室。
也會有賣其中一本關於香港Animal Rescue 故事的繪本和貼紙,而該本繪本的全數收益都會捐往LAP的 : ) 

晚上去了深水埗看話劇,多得筠而,才有機會跟K醫生去扮文青。
佢比我更文青,是醫生嘅工作和跑山令佢完全無當文青喝咖啡買鋼筆的機會
佢仲不停話自己係全場最老「早知自己係全場最老就唔嚟」但其實佢嘅心境只係得十歲(我係七歲)香港有好似你咁有愛心同理心嘅醫生真係好幸運啊, you know? 
一拳書館turned into a 劇場tonight
Loveee these atypical theatre settings ❤️🦄
四個當小丑的角色竟然係初次於劇場演出,真係好估唔到,做得好好呀。
有次去吓啲自己唔會去嘅地方,做吓啲平日唔會做嘅事真係好好。

願我們都有不斷 expand our horizons 的心

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21

小松

小松鼠先生留院日記 第四天

我不肯定這裹有多少人想知道小松鼠先生的updates... But just in case.. 
(We took him in 4 days ago. He's abandoned by illegal breeders, found barely moving, and was hospitalised right away. Vet thinks that he might be too weak to survive the night.) 

昨天他的情況真的很不好,探他時完全沒有坐起來。
我在第一篇post 就說過,獸醫說他可能捱不到第二天,that means 認真係差。

今早游水一面想,做義工咁耐,很多動物來到我們的adoption centre,甩皮甩骨,又老又皮膚病,整條spine deform 又有,少咗隻手隻腳又有,有致命的疾病,乜都有。
不過更多都係正正常常,一找到家,有溫飽有愛,很快就會變靚靚。

我特別寫出來的都真係一啲special case. 

一來到就瀕死然後要hope for miracle 比較少。
通常可能是BB 貓仔。
咁有幾多個case 係真係有miracle, 我諗係二十分之一。

昨晚收到好多好多message, 好多人關心他
有人說讀完他的故事哭了
有的很無助,很嬲,不明白為什麼會有如此殘忍的事
為什麼人貪戀純種貓狗
一定要養BB 等等
明明每天世界「人道」毀滅咁多貓狗,但有些人卻明知殘忍都要買。
其實現在你若願意等,無論什麼品種的動物都可以領養得到。

有很多人感到很無助,想知自己有什麼可以做到
(可以當義工,當暫託家庭,領養,捐款,多了解,讓更多人知道領養的重要性等,總會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

還有人要打電話給我, 是當了幾十年老人科醫生的Dr. K 和手術室護士的M(都是LAP adopter/愛狗的人)

但說真的,其實我以為佢打俾我係.... 
1. 叫我唔好再 post 啲咁殘忍嘅嘢,佢會抵受唔住
(例如我之前有一個男朋友雖然超愛動物,但竟然有天同我講,差點block 了我IG 因為我寫了些慘動物故事 - but they are just real stories, 我討厭煽情的東西,所以只係如實咁寫)
2. 勸我若果狗狗太辛苦,就人道毀滅

結果兩樣都唔係,係話佢哋識得Drip, 有時間、空間、經驗等,若果狗狗情況不太差不要「殺死他」
咁我哋就角色轉換咁,我同佢解釋了狗狗情況,expectation management 一吓,都未知聽日會點等等。

如果真係太差,我哋唔會硬要他受苦,如果佢有得救,我哋亦從來唔會為了慳錢而唔救佢哋。

今天一整天都嘗試作最壞打算。 

但他一見到我就坐了起來。我摸了他的小頭仔,唱了三首歌給他聽。

他的ward neighbours 又換了,人家都出院了。
新鄰居是不停哭不停哭關節痛的老golden retriever, 鼻仔噴血水的小poodle 等。

他走過來。

站起身走過來is a HUGE thing... 他後腿無肌肉。

盤骨、
椎間盤都不好。
可能很痛。
他用那下顎骨裂了的小口 聞我的臉。

還把整塊面放進我心口(是真的)。
so unbelievable.... 

很感動。

護士說他喜歡我;不喜歡她。因為她專幫他做那些不好的東西。
所以護士才是真hero, 愛動物卻常要做厭惡性的procedure. 
無論最後如何,我們也要big thank you to vet and vet nurse, 她對小pom pom 很好。
多謝LAP 和義工們,和所有關心和愛小動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