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0, 2021

查理

啊!本來早早約了Bleak House Books 的Albert今天見面,也土炮地錄《獅子山下的黃大獅》超謝謝他的邀請,他們也是新蒲崗的書店,是獅子山下的一份子!
如果你們還未去過真係要去呀,好靚,好多好書的。
係一個oasis in the air! 
因為新蒲崗街坊娟仔都未去過,我就多口也邀請她來。
Albert 個仔同女都係天神村send 來的, 他們倆個真係不一般,之前在見山已見過佢哋,他們幾個小朋友去茶家食tea, 我拿水給他們,Charlie 突然問:「水要錢嗎?」我說「不」
他們幾個勁開心。
素來知Albert 兩個小朋友係超級書蟲,但佢今日介紹書俾我睇簡直係 ...... next level (Albert 同我講they are just normal kids, 但我話你知佢哋唔係)
首先我哋共讀咗一本moomin 的書,我都好耐無read aloud english children's picturebooks, 然後佢話,你鍾意押韻,也會喜歡這本Roald Dahl, 佢熟到,最後介紹一首頗Dark 的詩,佢係know it by heart...... 
咁..... 我再三問佢你介意我買走你本書嗎?they said it's fine, so I bought it..... 
我告訴他我超喜歡Moomin, 小朋友指指書櫃:「無人買呀 好多呀」(雅文就會打趣話呢啲嘢唔光彩呀,唔好話俾人知。所以大家不要去amazon買書,下次要記住buy local, support local ah) 

結果我還跟娟仔在太陽下食咗勁多個鐘lunch - oh gawd, Connie you are deadly busy... 
anyway, no catch up with good people is ever wasted. 
今早出來前也畫了一幅畫,覺得最終未必會用得着,所以post 在這裹。那是很美好的故事,你們將來還會讀到的。
然後Being Hong Kong also featured our book that we read today, so touched, i cannot speak about it >.< 
因為食得太多了,我由西區走路回家,途中收到一個求助個案,懷疑在大馬路旁走失狗,瘦得見骨,沒有毛.... 我找到她,怎料她是有主人的。
還有交了荃灣地圖,那些故事超有趣的。
好期待跟大家分享呀。


Tuesday, January 19, 2021

仙女

從日常生活中練習堅持
自做生活節開始提起過餵水牛婆婆,平日身邊做出版書店嘅朋友,平日在LAP見到的暫託家庭和義工,好多好多,都好像在做一些金錢以上,的長期堅持,好神奇。
我唔想連續兩日寫「同一樣嘢」
但應該補充吓昨天寫的新post - 雖然我自己好鍾意木棉樹出版社,但其實可能喺好多人眼中,同佢哋出書一啲都無好處,佢哋幾乎唔做推廣的!一不小心,你本書可能永遠在倉底。

然後佢哋一直堅持所有小朋友都要買到本書,所以全都只賣$38-42(其實窮的小朋友很多,或者係無咁有錢啦,$100 本書什至 $200 對好多人來說都係好貴)

因為平,所以唔會做hardcover,好多人都可能夢想出靚靚精裝書(我都好鍾意 ,但租倉、出版、搬運的成本都會變得更高)
所以我諗對好多今時今日年輕作者嚟講,自己印好過。

不過又,其實有專業嘅編輯都真係好重要,佢哋有experience with 選紙,連排字都係學問。
佢哋翻譯書連廣東話都講究押韻的,當然無人知啦。

世上好多好多出版社可選(even in Hong Kong ) 鍾意木棉樹,除了因為我係創刊號就開始讀雜誌嘅小讀者,亦都可能因為我哋嘅想法好相近(在aesthetic, poetic, 和literary 上 - 一堆賺唔到錢嘅概念)

所以沒有什麼值得其他人羡慕的。
當然佢哋都有佢哋嘅家長、小朋友和作者fans. 

堅持賣咁平真係好癲嘅堅持。
之前說過,因為賣得咁平,很多大書局也不想賣,因為四十蚊分一半也只分得二十蚊,太不化算了。

她們初開始做木棉樹出版社時只有兩個人,兩個都要從家中偷錢、碌爆男朋友張咭(係真事 )

係碌爆自己同男朋友張咭,找唔到數。

半夜做part time (為三級片配音😹)幫補出版社之出。 

當時雅文儲了十幾萬,但出了一兩期就使晒啲錢(印嘢租金等).... 

真係好瘋狂,咁都做咗二十年.... 

點解會咁有夢想 ,開一個兒童文學出版社,節衣縮食,成日通頂,每個月只使五百蚊...... 我唔明.... 所以有訪問形容佢係脫俗嘅仙女,唔係話佢好靚女,係因為佢同俗世係無關係的

不過好多人都好似Sa 姐咁講 - 「其實人搵到自己可以鍾意一世嘅嘢係好難得亦好幸福。能夠為此不惜代價去堅持真係好值得尊敬 當然要有型到佢咁,幫三級片配音去subsidize 童書呢件事真係好癲同legendary」

Friday, January 15, 2021

暗黑

今天跟英文系兒童文學學者Dr. Michelle 一起看繪本展、散步和食蛋糕,跟她真的相逢恨晚,佢真係好搞笑好得意。
我未見過一個咁鍾意「人」嘅人!
佢話疫症一年快發瘋了,很想念大學裹的學生,很想念教書! 
她真的超喜歡她的工作的,我問她那麼工作時沒有壓力嗎?她說幾乎是沒有的,幾乎全是開心的!omg!! 

我們去看PMQ Seeds 的展覽《BEING BEINGS 同理・童理》
關於同理心,展覽分開了八個部份,由嬰兒時期到老死,各個部份都有相關的繪本!

她們很好,給我們倆個講故事,我是超鍾意聽好故事的。

Eva最喜歡的其中一本是Bear and Wolf 關於一隻大雪中相遇的熊和狼,他們一起走過下雪中的森林,整本書都很美。
那些繪本中也有關於同行、初戀、母乳、老人院、社團中的孩子、想像力等等的,很多不同題目。所以,好的繪本真的很多,而且並不是幼稚,或者只適合小朋友讀的。

有些部份例如是「中年期」的繪本,講到有些人一生都在做某種工作但未必開心,有天終於按耐不住,上了天台... (Shuan Tan 的蟬)、小報亭等。
如Michelle 很喜歡的,韓國戲劇《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中繪本實體版《喪屍小孩》繪本也未必一定是簡單、happy ending、以兒童為主角only. 

可憐Michelle 然後跟我一起穿越整個西半山(我平日行的路,我身邊的人必定跟我行過的一段路,經過高街鬼屋,我second home 見山書店等等)去喝咖啡,她說今天走了整個月的路,太誇張了吧。

對,我成日話我好驚多人,唔想出街,只想在自己的家及附近過很平靜的生活,創作 ,做運動;但大家卻見到我天天都在出街.... 所以..... 認真,因為那些都是我覺得很重要、要見、要支持、或 者支持和愛我的人和地方。 

所以,其實我也很喜歡人的。
什至有時驚見得太多人,心靈好大的衝擊,我要寫返一篇好長的日記才能平復那些感動、有趣或嚇人的見聞.... 
我是這樣.... 有人覺得白痴都係咁話... 

其實,我今天都花了一個早上寫故事!!!!
然後還要努力畫啊。

啊!好緊張呀,又興奮又緊張,對我 來說,創作就是這樣神奇的事 - 意念、想像、故事,是如色彩繽紛、讓人心動,但又流動並難以凝結的火焰,the challenge is 要乖乖坐下來,把它收復到紙上。
是耐力與 功力的考驗。

是一個永遠在一個uncertain 的邊界上遊走的工作,一日未收復好在紙上,一日都未知出來效果怎樣。

Thursday, January 14, 2021

辛苦

這篇是我的日記。
今天跟 Being Hong Kong 的三三一起見了Anna, 三三真的是很厲害的,我對她有點距離感的尊敬,但明明她是很親人可愛,但不知怎麼,就是例如我會不敢問她東西(這是很罕有的,你知我對住大多數人都是一齊傻瓜咁㗎嘛)
你知他們出那本很厚的雜誌喇bookazine, 三個月就出一本,已經兩年了,大家都會說他們是這個界別的前輩,但還會自己親自去擺檔,真的很神奇,也素來知道他們連送貨前包書和綁那條string 都是自己做的,真的覺得實在太過..... omg.... 
我的朋友都知我長期有張很長很長的to-do list, 但見到他們,實在覺得我只不過係佢哋十分一。

蕭叔叔,我要開你名,作為經常光顧某書店的顧客,竟然唔知Being Hong Kong 係乜,好唔合格。
然後又去了一拳x 木棉樹的pop up,剛巧是下午飯時間,CK和希賢都很忙,Gigi 更在推住白蘿蔔,上上落落(你知一拳買書也送橙,又賣好蔬菜)好辛苦呀。
好像他們三個,都是我很想花多點時間談天的人。

差不多食飯時間都不足,就到了南豐紗廠開會,他們的藝術家, exhibition designer, 也有為視障人士設計展覽的,好多好多人,schedule 很長很長,有好多好多展板,好多好多工作坊,好戥小古惑妹辛苦!!! 
人人都咁辛苦.... 
回家看 看我的to-do list 還是好誇張的,地圖、即將要教的班、工作坊、小畫等等。應承了要拜訪的店和人。
至少好像畫完了龍窰書和智障人士生死教育書!

聽說獅子山下 的黃大獅有機會要印多啲!無諗過:O  我哋係印咗 五 千 本!!!初初仲驚無人要。
我不是埋怨多嘢做,也不會很大壓力。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沒有現在特別多嘢做或少。
而且每一件事都是很想很想做的,不過希望大家,和我的可以多點呼吸空間,不要逼到最後,不愉快, 多多抱抱!

我把三+ 兩年較急切眼前要做的事抽了出來,要專心做。
然後,若果太辛苦時,一起去散步吧。

Wednesday, January 13, 2021

善良的牛油果子

今天是牛油果先生牛油果小姐於見山書店第一次當店長。 
很想去探他們。 
我告訴牛油果先生小姐,必須要先畫起碼一百個人和動物進這幅地圖裹,才能出來探他們。
他們一看便知是荃灣,南豐紗廠,連邊個project 都知,原來因為佢哋都被邀請做這個project!! 

最後成五點先去到!也見到好友sa 姐姐!
離開時牛油果先生小姐會好似日本人咁送你出門口(不只係對我)又多謝來訪的其他客人。
他們兩個都很善良和真摯待人的氣質!好厲害,不是說笑。
我身邊也有些朋友是這樣子的。
今天跟faye 師姐提到香港近日!又多了獨立書店!不是說大家趕住移民什麼什麼嗎?
但還做這種蝕本事是為什麼你說。

大家都知,當我畫畫時又是瘋狂聽podcast 嘅時候,之前提起近日在做一個新新小故事,也是關於香港的動物的。偶然聽到這段 ,覺得寫得很好。

In May 2019, just over a year after the death of Sudan (世上最後一隻男的白水牛) the United Nations issued an apocalyptic report about mass extinction. One million plant and animal species, it warned, were at risk of annihilation. This, obviously, was a horror. Mass extinction is the ultimate crisis, doom of all dooms, the disaster toward which all other disasters flow. What could humans do that would be worse than killing the life all around us, irreversibly, at scale? One million species. A number so large exceeds the mind — it becomes, as Albert Camus puts it in “The Plague,” “a puff of smoke in the imagination.”

And yet we cannot allow ourselves to forget the reality concealed by that puff of smoke. One million is not just a number — it contains countless living creatures: individual frogs, bats, turtles, tigers, bees, eels, puffins, owls. Each one as real as you or me, each with its own life story and family ties and collection of habits. Together, these animals make up a vast, incredible archive: a collection of evolutionary stories so rich and complex that our highly evolved brains can hardly begin to hold them. Modern humans, for no good reason, have lit that archive on fire. We are destroying the vaquita, a tiny porpoise that glides around in the Gulf of California. The Christmas Island shrew, which scurries (or scurried — there may be none left) through rainforests on a speck of land out in the middle of the Indian Ocean.

之後那段也寫得很好的。(貓小姐給大家譯)
說犀牛的進化可追遡至五千五百萬年前,當時歐洲還是一群熱帶島,像貓大細的馬在北美大地上奔跑,像狼般的食肉獸開始進行古怪的進化變成後來的鯨魚。

在地球各處,哺乳類動物都在live out 當哺乳類動物的多姿多彩。早期的犀牛像河馬,而且長頸。
經過好一段時間,犀牛才變成今天 - 大頭,粗壯,細眼的樣子。
他們貎似危險巨大的生物,但他們其實是十分之平和的-  只食植物和靜靜養育下一代。
幾百萬年來,都是這樣,沒有太多天敵,在亞洲,歐洲,北美,非洲都有他們的足跡。

人類把這些畫上句號。
利用原始的武器獵殺犀牛。
人類武器變得更巨殺傷 力,他們天生的身體武裝無可能敵過。
巨大的身體、horns 反而變成絆腳石 - 使他們變得容易攻擊。
人們獵殺犀牛角, 以表現自己的能力,用作測毒、裝飾,而最後最notorious 的也許是,用他作中藥....  whose practitioners believe that powdered rhino horn can perform a long list of marvels: It can cool the blood, ease headaches, stop vomiting, cure snakebites and much more.

昨晚我忍不住問做海豚保育的熱血女子,香港海豚的處境絕望嗎?
謝謝她的分享。
謝謝見山介紹善良的種子。
啊牛油果先生小姐的一款衣服是牛油果核及洋蔥皮染的!

Tuesday, January 12, 2021

痛苦

omg i am suffering from so much pain (but only at night now) 

i want to hit my bone. 

I learnt something new: 

If it feels like you’re more sensitive to post-workout aches at certain times of day, or your sore back or headache worsens just as you’re trying to fall asleep, it’s probably not your imagination.

We sometimes think that pain is controlled by an on/off switch — sit at a computer too long and you get a headache, take an ibuprofen and it goes away.

But the reality is much more complex, especially for people with chronic pain conditions.

The whole body has a circadian rhythm, which is set by the cycle of day and night, along with other factors. But individual cells, including neurons, can have their own circadian rhythm — and these may or may not be in sync with the body. Different pain conditions show different patterns of pain throughout the day.

want to read, write and draw about the poor animals, walk the hilly roads in the chilly night instead, but i am completely drowned by this sharp pain, it makes me want to cry.

It might pass. (In case you want to suggest, I tried CBD oil, GF diet etc.)

I nearly cried this afternoon, when dealing with some helpless situation of not being able to rescue a dog/cat from a miserable abusive situation, it's our norm, so don't be too surprised. What I wanted to say was, my cat was super sweet, whenever he sees me suffering, real suffering, not little suffering, he'd be sure to be close to me; he sat right in front of me, kissed my nose & mouth, purred..... It was a long day of phone-marathon, at least I cleared lots of administration work, and done a lovely media interview.

I am currently working on a new little illustrated story project, of something I care about dearly.

一面做的感想: 
我好想話你知佢哋好好but they are not.... 
令我想起我當時做貓狗animal rescue 的繪本,
當時我一邊做一邊感到好痛苦,雖然我日日都接觸呢個議題,但做落還是覺得好痛苦

可能當義工,不會那麼重無力感,只係睇餸食飯: 有隻受傷的狗,就想怎樣救。 

但去諗一個故事/ picturebook/ or whatever 呢類,就好輕易覺得問題好大,能力好少。或好多人都寫了做了很多,花了好多心機的documentary 咁,但個message 好像都未pass 到去好多好多人度。

咁當然我唔會因為感覺痛苦唔做。
但今日有人同我講,佢想做啲 - 給世界希望 (something like that)嘅繪本  or stories....
但我諗啲大嶼山水牛、dolphin 嘅世界真係無乜希望
(可能香港人都係)
(當然啲水牛同dolphin 未必知佢哋生存在絕望嘅邊緣 (we might not know too))
白海豚只係得返三十幾隻 除 咗 起 三 跑 / 港 珠 澳 大 橋 嘅 沙 泥 佢哋面對最大嘅問題,也包括高速船 都唔係咁難明,啲人唔諗吓如果第二種生物統領咗地球 or CCP, 佢今日話要浸你半間屋,聽日話要浸多你半間屋,話會rehome 你去第二度, 你就只能啞忍接受, 佢會話「人類適應力好高,無問題的」真係無問題咩

Saturday, January 9, 2021

下巴

 


⭐️屋企貼住獅子下巴🦁 關於新書,來自你們的留言

很多很多人告訴我:「我哭了 」「睇繪本睇到喊都係第一次」
「望倒自己住既舊屋邨(我住趣園樓架)。回憶返曬嚟 留咗一滴眼淚。好掛住每一樣野 商場街市入面嘅嘢食 學校 鄰居,
好多謝你整咗呢本書呀 😊🙏🏼」 

令記起以前住喺獅子山下嘅日子,屋企貼住獅子下巴,在港島望過去九龍見到獅子山就見到屋企,睡房遠望啟德機場,飛機好似在窗前飛過咁,以前仲有馬仔坑村,又可以見到日落西山西環嗰邊。曾經有個晚上經過慈雲山佛堂,好多唔同顏色霓虹光管照住D佛像,由下向上望好似有D詭異,入面仲有D下地獄情景....我都有先人喺嗰度唔知係咪黃大獅嫲嫲鄰居呢。」

「每一頁,每個街角都充滿回憶 故事生活化,我女女只得2歲,都好鍾意睇,自己主動揭開逐頁欣賞! 多謝你地用心製作」

You can't imagine, how much your feedback, and messages mean to us!!! 
Not just me, 因為是整個team 的努力,編輯,生死學協會,社工的經驗,幫過我嘅街坊等等。
不過,我想說我才是哭了那個, happy tears, 但還是常常哭了。

讀者: 「睇到最尾 又喊咗。 另外, 你真的畫得好細緻, 我要用放大鏡睇。
好多謝你畫我屋企出來, 因為真係無人認識呢個咁好嘅地方。」
讀者: 「我真係唔知點解會喊。看完嫲嫲那一句。
可能我好想天上不熟識的父母, 會記得我吧....」
=============================================

我那天都未開始喺IG 講「今日有得攞喇!」就已經很多很多人去拿。
你哋班人真係痴線的。

==================================
本書是免費的,真係給黃大仙人的禮物。
我哋都用足心機做㗎。

謝謝 木棉樹出版社及生死教育 X 伍桂麟

🐝以下1-3係我們派發點🤍
1。25個區議員辦事處- 對!黃大仙區內是有二十五個區議員辦事處
(例如牛池灣、竹園上、竹園下、彩雲、慈雲山等等)

2。黃大仙家居服務中心
3。路德會龍安展能中心

🏥4-8係存放借閱🗺
4。香港佛教醫院 病人資源中心 (九龍樂富杏林街 10 號香港佛教醫院C座1樓)

5。東華三院黃大仙醫院 病人資源中心2 (九龍黃大仙沙田坳道 124號東華三院黃大仙醫院2B座)

6。48家幼稚園

7。另25中學、29小學

8。3安徒生會、7區內圖書館

==================================
呢本書係關於獅子爸爸和小獅子喺一個大清早去到獅子山下嘅黃大仙。
小朋友沿路不停話要買呢樣嗰樣,貼紙、叉燒、芒果、等等....
同埋經過幾個想起爸爸童年嘅地方。

去到最後幾頁你會發現,佢哋當日係去掃墓唔係野餐,而小朋友想買嘅都係嫲嫲喜歡嘅嘢(唔會文字上交待但總之係咁啦)佢亦會把貼紙貼在嫲嫲個墓碑上面。但我哋唔想全本書只係得一個人死咗,所以會輕輕提起仲有第二啲本來喺呢度嘅人或東西都已經唔同咗喇。
==================================

Wednesday, January 6, 2021

頑強

You are not alone
Today, 50+ HK activists & politicians are arrested under "subversion" due to their participation in pro-democracy camp's primary election. 
When one of the most critical Senate races is ongoing in the US, in HK, participation in elections could lead to life-long imprisonment.
Whoever picked this day of arrest is smart/cunning...

I am really glad we went hiking this morning, or else it'd be yet another morning of serious suffocation :S (Suffocation continues now, still) 
在莘堯教主的帶領下,我們三個行了一條沒有路的路,要手腳並用的爬一座山,回看是一個監獄,我和余依韻兩個年輕人在後面努力爬時,莘堯已爬到頂並完成了一篇文言文。

我們練習了「路是由人走出來的」魯迅的《故鄉》最後一段「我想﹕希望是本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事實,我不能騙你,我(和其他香港人)面對這些事都感到極度痛苦。
心靈上的絕望令我連身體都覺得痛楚(是正常的,我總覺得our govt is killing us slowly that way too)
唯有不斷練習,好好活着,互相守護。
不要輸級恐懼。
送給你一片海,香港島漂亮的海。

Tuesday, January 5, 2021

下雪

關於學習與移民這回事

不知道為什麼,今年特別想念雪。
我身邊的朋友快要打我的頭,因為我成日問佢哋香港落雪未。
今年香港的聖誕和新年都很冷,聽說快將又要轉冷,有個forecast 仲話得四度, what?! 咁會唔會落雪呀? 
聽說今年別處都特別冷,不停見到日本啲雪幾厚。尤其是我這條second home 小村,是在日本最大雪的新潟山上,老人家的木屋家,地下那層望出去都是雪,一塊雪牆,看不見鄰居、看不見樹木、看不見路 ,只是一塊vertical snow wall. 
然後又見到virginia 說起她無法回家過新年,以及很多工人姐姐這年也不能回家這件事。
相比之下,因為疫症而無得去旅行真係算不上什麼,有很多人都因為疫症而跟愛人、好朋友或親人分隔異地。
我想起小時候第一次有記憶地看雪是在加拿大的家,那時我剛從香港搬到那裹,房子很大,一間睡房就是以前香港整間屋的大細,但作為小朋友嘅我,完全唔覺得有乜好,結果也是痴住媽媽, 睡在同一間房,地庫是完全沒有落過去。

第一天上學,老師叫某同學照顧我,因為我basically 唔識英文。
跟香港讀書真的很不同(其實我在香港也讀過半個學期的)在香港和加拿大都是讀普通鄰家的public school, 當時在外國,一年級就要找個睡袋,去camping, 戶外活動是雪山上的snowboard, 真的在滿雪的樹林中..... 很斗峭的。
坐船到小島途中會看見很多真的killler whales. 
當時爸媽都在香港工作,他們或別的家人會輪流過來跟我住,我還會每逢假期,自己一個人坐飛機回香港,然後家人會在啟德,那個很多人的機場接我。真的好奇怪呀,是屬於那個時代的回憶。
我們第一間房子後有一條highway, 試過有一架車失事掉進了我們的花園... 
總的來說,對於小朋友的我來說,咁大間屋就係毫無意異。
但在外國學習真的是生動和愉快很多。
down to 課室設計也是香港無得比的,而且不過係普通公立小學。
有坐在地下嘅位置,放雪褸換鞋的位置,也有坐在桌上的位置。

每個月都會set 一個theme, 例如是一年級時有一個月是人體 (課室裹會放一副真的skeleton 是某人捐出來教學用的)
有一個月是海洋,有一個月是熱帶雨林。
然後那個月所有嘅科目 - 音樂、歷史、英文都會是關於那個set 好的theme. 
仲要我們設計board game, 每天早上一個同學會帶一本跟那題目相關的書來分享和閱讀。

自小,就算有其他香港同學,但都一定要說英文,this is basic respect. 
不過我也聽很多在外國悶到瘋了的人... 也不是single cases, 無論長住定短住,總的來說我都住過好多唔同地方,但跟雪不特別有緣,好慘呀。

還有,就是外 國的教育真的很多creative writing 的elements, 一二年級已經在寫詩做書,我現在還有把那些自己做的書和雜誌留下來 :P 

長大了, 在日常生活中(even up till this week ) 還 有好 多人以為我係唔識中文( that's why I know less than 1/10 people read my IG, because those are people who liked the posts) 但我差唔多篇篇都係寫中文㗎喎; 我是喜歡中文和寫 中文的。
但也有一段 在外國的時期,我every single day 的日記都係" I am very very sad, because I need to go to Chinese School" 
在中文學校,我默書得三十分..... 本來在外國讀書就無分數,只係呢件小事令我當時天天都好擔心,因為還要家長簽名的。

Sunday, January 3, 2021

怪人

今早有一個小妹妹來我家食飯,是我媽的朋友個孫。
領養的孫 眼睛超大,年紀還
很小,性格超好。
我媽去接她們,也買了兩件蛋糕。
她,和我另一個鄰居的女兒(也是領養的,但大個好多)都會特地來看我的貓狗。
我不敢問大一點那個孩子,跟我的貓狗有沒有special connection,因為大家都是被領養的, 今早來的妹妹太年輕了,不懂這些。

其實我想講嘅唔係呢啲 - 係我set 枱時,發現我張地圖都可以做小朋友嘅table mat!

本來鐵定今天是不出街的了!
因為天天出街對我的腦袋衝擊很大。
就算是positive 的衝擊也要時間沉澱,所以還是不能太多的。

但別人一句說喝咖啡,我就出去了,明明是喝咖啡,卻約在見山。
我常打趣道,天天都有人問我「你今天在見山嗎?」
有天還有三個人這樣問(見山,求你不要因為這樣不要我)
其實我初出來工作時真的常常來這區,常去茶家或者common ground畫畫。
事實上畫這區也畫過好多次。

見山後面那間咖啡店很香!

今天的太陽很美,日落長得像鰹魚又像pizza 的芝士絲,也有人說像jelly fish. 
見到全香港人都會尖叫的Lady Charmie 和SPY, Lady Charmie 是一胎五隻的 唐狗中的其中一隻,是在LAP 領養的,她爸爸卻說不想make a big fuss out of the fact that he adopted, 我後來跟他說,但領養是超好的事呀,很多貓仔狗仔每年都被人道毀滅,很多繁殖場都很不人道。
不過也尊重他不想講(不用擔心,只有1/10 人睇到呢度)

然後經過含蓄的展覽「怪人」很喜歡這個題目。
碰到Lab 的可愛朋友仔!真好,他們線是感覺像陽光般溫暖的人們。很喜歡他們啊。
又碰到Amy 和mabel. 
所以我是不會搬去別區住的,因為I would not be able to finish any work. 

開年

「今日第三日喇。」it's ok, 每年我哋都應該抱住第一日嘅盼望,和聖誕節的感恩吧。
所以,聽來2021 年嘅目標

除了做運動,就係出書 2.5 本,但似乎都唔係繪本來的。
但2.5 本都有出版社傾了 ❤️
還有:

- 教繪本班
- 畫地圖
- finish up SJS 智障人士生死教育的書
- 等待龍窯本書出
- so far still 做緊foster coordinator
- 2021 年還有南豐紗廠六廠樹木有關的project - 和花園大廈,和船到橋頭生活節
- 仲有 st. james creation 嘅我們的故事part two ah - 仲有Storyteller 想做嘅
- 其 實都好想再做一本繪本,係無議題性的,但必須要放在lower priority

似乎唔會有做exhibition 呢個部份
並總會有好多意料之外嘅project

去年2020 年
- 教了兩大個繪本course
- 完成了關於animal rescue 的繪本《Deserve》
- 出版了《心急狸與慢子狸》
- 還有剛印好嘅《獅子山下的黃大獅》
- 做了一個animal rescue 的小展覧
- 畫了地圖: 大埔
- 畫了地圖: 深水埗
- 畫了地圖: 梅窩
- 畫了地圖: PMQ
- 地圖: 花園大廈 and all the 相關工作
- 地圖: 花墟
- 地圖: 筲箕灣
- 地圖: 荃灣
- 勁多幅龍窯書嘅畫
- 勁多幅智障人士生死教育書嘅畫

Saturday, January 2, 2021

故事

今天認識了兩個新朋友,一直以來都應該認識嘅,但到現在才見面。
冬日下午約了Everyone is a storyteller 的founder Alice. 
Everyone is a storyteller 是一個鼓勵大眾創作和想像的說故事平台,希望以圖畫說故事,在facebook 和IG 都有十多萬的追蹤者。

我們一直偶有聊天,但從未見過面。 
巧合我早到了,Alice跟另一個女孩子見面中。
是在大學英文系教兒童文學的Michelle,但somehow我們嘅paths從來無cross過,even though 香港呢個界別係細到蚊型。 

都反映我們兩個可能過去都太摺(或我太摺)
我和她都說,2020 年之前,我們分別都覺得躲在自己的位置,努力做研究;努力寫和畫故事書就好足夠。 但巧合地,過去一年我們都開始做一些以前沒有做的事,如繪本推廣咁。 

我們三個歲數都很相近,分別差一年。
可能因為大家都覺得,要在這個field 做了好一段時間,才敢細細聲說些什麼什麼吧.... (or feel more comfortable to)

有時創作人/學者如果唔 step out of their usual work space, 就算你做嘅嘢好正好有意思,但都未必會有人知(雖然那些事本來未必是他們該做的)

我哋又講起依家有啲gallery直情會當啲illustrator/artist 係KOL咁捧, 亦都會幫佢哋接prada/sony 嘅廣告,同埋要賣樣....

以上嘅嘢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但一起談完之後,還是有種失落感。
當然這種事都沒有錯和對(例如說你是不是一定要socialise的問題)
有啲人會覺得如果你嘅嘢好好,好正,自然就會有人鍾意
亦有啲人覺得,懂得 marketing plays a huge role. 

我想我有這種失落感係因為,會struggle 「是我自己做得不夠好,才沒有更多人知道我在做的事吧。」及「我就不能專心做創作嗎...」

但我們三個還是超開心的,我們都相信繪本、故事的療癒力,Alice 是那種超有魄力但有很可愛的女孩子,而且一直做得很好。
雖然我們倆不停說她會做死自己,但我知道,她要是想做她本來心中計劃的那些事,還是一定可以做到的。

Michelle 在香港做兒童文學的研究,是十分十分之重要的, 我們常說,一個城市不能沒有自己的文學,有文學也要有自己的critical discourse, 全都是環環緊扣的。所以有人專心做這種事是超難得的。

我們傾到大笑了好多次。
可憐小草,不知聽不聽得懂。

香港真的有很多一直在做很好的事的人、書店、出版社、雜誌等等。

(希望我咁樣寫出來,你們倆會不會介意 :P 唔出得街嘅都cut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