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 2022

阿細

 

畢竟已經是十三年 13 years of love(?) Eng below
This happened last night. 昨晚我們 LAP 收到一個緊急求助個案。
一隻十三歲的貓貓因為尿道結石堵塞,去到獸醫診所已經嘔了幾次。
這種情況有時會出現在公貓身上,並不是很罕見,一但塞住沒有儘速就醫,很容易就有生命危險。
在這之前,貓貓可能已經痾了血尿一段時間,貓貓尿結石可是很辛苦的事呢。
而昨天的貓貓去到診所時,膀胱已經好脹。
若不立刻做手術,貓貓會因此中尿毒, 不但對腎臟造成傷害,變成腎衰竭,並會死亡。
不過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主人當下是決定不做手術,選擇要人道毀滅的。
獸醫護士不忍貓貓的病明明是可醫治的,但卻要被人道毀滅,還提議讓她分期付款,之後接回貓,畢竟養了十三年。
但主人拒絕了。
獸醫護士於是求助於我們。
事實上我們近日已經滿得不得了,貓和狗中心都不夠義工,而需要幫助的貓狗卻是每天都有,有時一來是六隻貓,有時一來是四十隻狗。
但我們是一家100% 由義工運作的charity,每 一 個 人 都 是 義 工 來 的。
時不時不夠義工,再收新貓新狗大家都抵受不住了。
光是每天清潔、餵食、洗碗、洗布、餵藥、帶狗散步、入資料、處理adoption,找暫託....... 就算不計醫療資出,義工也是做到死....
有義工晚上十點還在中心
有義工上班前先餵一部份貓食藥。
但我們也不忍心看住這貓貓就咁痛死..... 所以最後還是收了 😣
那時已經是晚上八點,我們找到一間獸醫診所可以立刻於晚上能動手術的。
他的blood report 當時都十分差。
幸好,手術成功了。
但還要留院兩三天。
他的手術費加埋留院費暫時是 HKD$14,000 可能最後會多一點點。
如果你都認為老的貓貓都值得愛,也想支持我們的工作,我們真的很需要你們的支持。
當義工、spread the news, 捐助就算少少都是好的, 當暫託,選擇領養。

3/12 今天去了探他。要住院的病人們都不是小事,就只有他,十分之多嘢講。
周圍的貓仔都好攰好病,打橫訓。
佢就好討厭手上的bandage, 佢身上有兩條tubes, 打晒kick 咁,一有清潔嬸嬸經過就叫。
不過都仲要住多兩三日院呀。
今天也寫了fundraise post, 感謝很多很多人捐錢,每人捐少少就達標了 >.<
感動

Friday, December 2, 2022

變身

參加了西貢海藝術節其中一個活動 - 橋咀島的 photowalk, 

1) 太陽滿滿藍天白雲,冬風把每個人的心事都暫時抹走

2 )有個伯伯參加了這團,竟然還熱切地告訴工作人員,其實今天是他生日,結果這就成為了他的生日慶祝,都幾cute 呀
3) 碰到劉青雲

4) 我們的好朋友阿康是西貢海藝術節的員工。
他以前當建築師時成日唔開心,又辛苦,又周身痛又攰;掙扎咗unbelievably 耐可能成十年(蝸牛般的雙魚座)終於離開了那工作,本來諗住休息下先,再諗之後點,但誤打誤撞來了西貢海工作,每天在太陽風雨下奔走,本來在建築公司已經是一群人中最老的,現在就要穿住teeshirt 跑來跑去,答問題,處理飯盒等,面上都有口罩印;但竟然健康地瘦了一圈,年輕了十年的樣子 OMG

連jeremy 都話「佢成個人個vibe 都唔同晒!」EXACTLY!that's what I thought too 

果然世界不是絕望,連office 裡壞死了的靈魂,回到適合自己地土壤都能一下子重新。

不過他也做得很辛苦,每天要08:15 am 就去到西貢,但真的整個人變了!!!

但其實他是這種藝術節的veteran 老手、經驗豐富的意思。
曾經在瀨戶內海藝術祭小豆島上統籌其中一項目的義工
又曾經整個夏天留在越後妻有藝術祭山中做苦工(這是hong kong house 出現前的很多很多年)

我們三個終於有一次是一起工作的。
正呀!

我呢排成日諗, 回看2022年最深刻嘅幾樣嘢就係:
Some of my best memories of 2022 were
1)游海的時刻 swimming in the sea
2)喺藝想做泥嘅時候 Hands on ceramics at St. James Creation
3)湊力力嘅時間 My time with Alex cat even though he passed away in a short time

(I wrote this bilingual for you kath)

同埋我家貓狗健健康康、睇到一本好書、畫畫嘅時間、跟朋友一起的時間都係小確幸。
不過傷心嘅時都有好多,打仗的、不公義的事情、好多可怕的事還在每天發生....

而當中,好多最美好的游海回憶都係喺西貢海呢一帶;今年亦增添咗好多冬天游凍水,跟大水母游水嘅memory, 因為今年比平常多咗好多水母 :P

而今年都幾多 一起分享過閃爍閃爍的大海的朋友。

所以,西貢海藝術節combine 咗我兩樣最愛:我最鍾意嘅西貢海同埋我跟藝想一起做的陶瓷作品。
好幸運呀。

為期三年的西貢海藝術節,已經開始咗喇。第一年即係今年去到2023年一月中。

見好多人問去西貢海藝術節使唔使預約登記。
特別寫呢個post 話俾大家聽,唔使㗎。

九件 artpiece 都喺度,大家隨時可以去。但有唔知幾百個活動的,行山呀、kayak 呀,導賞、藝術家lead 的活動就要book, 都係免費,但book 咗記住一定要去呀。

唔好浪費大家嘅心機時間 >.<

我今次跟聖雅各藝想一起創作,總共有十件陶瓷雕塑,分佈在橋咀島行山徑沿途,每件都是inspired by 當地穿越一億四千萬年的動植物故事,就是石頭、一草一木都有很多故事可以說。

藝想是一個ceramics studio, 成員都是智障和自閉譜系的成人,培養他們成為藝術家,好多都做咗陶瓷好多年,什至去過外國展覽。

都幾cutie 㗎。其他藝術家的則有認真、有深度、有簡潔現代、也有連結歷史的。

我們的叫《大菠蘿遊》有點尋寶的感覺,分佈在山上。

作品都是泥做,融入大自然。

而我又再跟藝想合作,總覺得長期的合作才能更深入互相認識,做出更有意義的創作。

戶外藝術祭、社區藝術、美術館外的藝術創作對我個人來說有十分十分之大的影響,十多年前真正初遇時,也給了我很多在藝術上一直解答不了的答案。

而我在日本做大地藝術祭,也真切感覺到有藝術家是能夠融入偏遠的村落,跟當地人一起創作 and for a long period of time, 唔係從外邊空降了一件當代藝術外星物來一陣就走。

他們的藝術節也不是一開始就順利的,但我總覺得一開始大家都碰着摸索着的過程才是最有趣。在一切未變成公式化之前。

當然每一個藝術節都有所不同,但我覺得很多時藝術節的重點也不止在藝術品上,如果你是抱着只係去看藝術品的心態,那你也許可能會失望。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 curate 時什至說會故意把藝術品放在偏遠無名地方,讓遊人要迷路,看看沿途米田的風景,向陌生公公婆婆問個路)

藝術很多時只是一個medium, 帶我們重新認識一個本來被遺忘了但又充滿故事的地方,近年香港也多了這種藝術節(例如南丫島的、船到橋頭生活節和荔枝窩等)也許我們沒有外國的大型,但我們也有值得看的風景和故事,也有很好很用心的藝術家、策展人(還有一連串攝影、偵探、guided tour 節目,not just the art piece) ;藝術節也讓我們放下腳步。


Saturday, November 26, 2022

嘉俊

昨天去了一個讀書會,事實上我完全唔知係乜嘢情況,本來是在見山經理屋頂的,但因下雨要回到比較正檔的地方。

聽來是一個常規的秘密讀書會,有lecturers,有學生,但頭四十五分鐘都在等同學買食物來,老師說每次都係咁,但唔係一般的買食物,有沙碢雞、咖哩、薯條、牛角包、雞翼、薯片好多。

也是第一次去讀書會,學生是85% 男 15% 女。

還有一個同學是半讀半耕,拿了自己種的生粟米來分享,後來仲有同學飲醉。

次次讀書會都讀到十一二點。

但同學的討論也很真摯和認真。大家都講出自己的想法什至不安。

想不到作者本人一來就講咗好多好多。 

我都算認識作者,但第一次聽佢咁樣講嘢。

因為呢本書係一本十分之易讀的書 - 見山第一本出版的小說《單人床》,好多人什至會抱住「係一本愛情小說」「係甜故」「躺平」之書的想法去讀。

我去讀書會前也故意重讀了一些舊訪問和書評。

作者本人也是說「近年社會情況令人窒息,逗到人笑就ok 」

好多好多人,包括這班同學一開始都把focus 放在「是不是作者的真人故事」、「點解想上床永遠上唔到」,「係唔係逃避現實」呢啲points。

坊間又好多傳說話作者係見山最靚仔店長等。

當大家都講緊佢係咪溝女王、耍廢;作者一開始就講自己對經典文學的熱愛和自小的文學訓練,他如何舖排每個故事,以各個與北京人、蒙古人等映照香港人identity。

作者一生都在反覆閱讀紅樓夢,講到自己書寫女人唔多唔少受紅樓夢影響。

其實本書係真係好搞笑的,但你無可能閱讀唔到佢想講呢啲嘢。

亦都有提到佢點解選擇「以小說為方法」去explore 香港人身份,而唔係學術理論。(尤其他作為朱教授的大愛徒)

又講到十分之影響他的香港文化,例如林振強、金庸、王家衛等。

記得我2021 年寫過呢本書的書評:

//去旅行時常會遇上不同人,每次開場白提到「你是中國人/日本人/台灣人嗎?」的對話,身為香港人的,總要解釋一番。

我自身就有很多這種經歷。

雖然主角反複提到自己是一個對政治無興趣的廢男,但每段旅遊中邂逅,每段上班紀錄,都訴說着一點香港人的身份和特性。

我最喜歡烏蘭巴托那一段,以為自己睇緊武俠小說。

他的文字偶爾有點像黃家衛電影中的旁白,

有點村上春樹的寂寞。

大家都提起有丘世文和陳冠中的影子。

但是相比以上所有的更簡樸,有更多留白的思考空間。

就是那種沒有書寫哲學但卻令人想起人生問題的感覺。

整本書最不像其他部份,又很深刻的,是周而復始每周都去公共圖書館問同一條問題的伯伯,有天突然不再來之後的那段,主角寫到香港這種退休人士、流浪漢、學生、長者、阿文、阿芳、在政府前線做外判的員工、清潔工 - 被剥削得體無完膚的人 ,讀歷史有學識卻要被訓練成不可以答工作範圍以外的問題的公務員...

主角想到這種有熱誠卻被剥削的「普通人」的氣憤。

「可能你現在也會有點氣憤,本來想說看看故事打發時間,最後居然要聽我批判社會,好像看鏗鏘集一樣。非常抱歉,不知為何,總是講兩講就情不自禁,要發洩一下。其實講故事就講故事,講什麼狗屁大道理呢.... 」

其實由始至終都不止是講故事。

好像香港人的人生,本來只想過普通日子,做個不理大事的平凡人, 但根本不可能。//

我哋又講到廣東話嘅精妙,亦有好多關於廣東歌的討論,及後一九的各式壓力。

昨天重新討論書中圖書館伯伯的部份。

我們都知社會上有好多這種例如失智症的人,或者是清潔工等等。

老師Maggie 說到,我們好多時話想幫嗰啲「低下階層」嘅人,其實是不是偽善呢?
因為制度還是在搾壓他們。另外,也有好多人很容易看低什至連望都唔望嗰啲低下階層的人。

又例如,有時啲人覺得大學生半農半X 就好型,一個阿婆阿毛在耕田就唔型咁。

但書裡面形容嗰一個角色,並唔係以為他申怨或者是煽情的眼光。

除咗話對contract 工的氣憤,但其實亦都係好巧妙地以有距離的方式去「看見」了一個平日被brush away 的老人,平日我哋會立刻話「香港好多呢啲人啦」咁就算。但書中用了不少文字去觀察這個伯伯。也沒有下評論,只是形容了他反覆來圖書館問同一條問題。

另外,我覺得可以寫到一本短但又grasping, 又放咗好多elements, 但又有娛樂性,又唔煽情,一切都淡淡的但令好多人都話忍唔住要一次過睇晒嘅書,必定係要好深的功力。

嘉俊話,enjoyable是首要consider 的factor. 
如果巧合你睇到佢其他想講嘅嘢, then it's great, but if not, 你睇完本書又享受,佢已經覺得係好開心。

Thursday, November 24, 2022

十九

昨晚看了《給十九歲的我》由頭到尾都眼濕濕同埋感動。(其實係全程都想喊同埋內心激動,點解我要寫得含羞啲 XD 芝都係咁話,但我覺得我哋想喊嘅原因唔同) 

電影節奏明快,無煽情,唔陳腔濫調。
同埋唔好以為名校女仔就無故事,一定一帆風順咁。

長大真係一件好驚心動魄的事。導演張婉婷,跨越十年,真實貼身地追蹤六七個女仔,由中一至大學的故事,當中有新移民的小朋友;有自小立志要當警察的;也有成為港隊運動員的....
 
個個都既純真又成熟。

就算自細被打,爸媽都改嫁改娶,丟低女兒一個寄人籬下,抵受別人的眼光,但她都希望十九歲的自己會變成孝順。

一個女孩真的選擇了停學,去找她心愛但離棄了她的媽媽生活。

但也有好多大人好有愛,副校長,校長,嘅部份都好感動。

故事中段所有同學仔都唔想再拍落去,也有如實紀錄。

有個女仔中三時仲打張婉婷crew 部機話唔好再拍喇。

電影今日上映喇,我見高先都有。大家都去睇啦。(但朋友話原來所有場都滿晒,希望會加場啦)

雖然係幾個女仔嘅故事,但也是香港動盪的十年的側寫,2012, 2014, 2019, 我覺得所有人都會有共鳴的。

謝謝突破的特別邀請場。

我今次有親自去謝謝也在場的其中一個同學和導演。
要被追拍整個teenage 是很大犧牲呀。

她小時很反叛的(真係,以後嘅事,充滿未知)她還給了我一個擁抱。

而作為導演,要十年繼續拍,都係十分之大嘅堅持。

奉獻一生默默做教育嘅人真係好偉大好值得尊重

----------------------------
同埋我覺得,有時就算好compassionate 的老師,喺everyday 繁忙教務之中,有時真係無時間look beyond 究竟點解學生會有某啲行為問題。戲中的副校長是個好溫柔的人,從她看待學校選舉,社會運動,或者係make 的comment,都覺得校長副校長好有愛。

但她也是看電影才知,其中一個反叛的同學阿佘,原來中一時自己在家食飯,媽媽打電話來,他們以普通話對話,為她安排了時間表,rules 就一大堆,但自己卻是缺席的。小時還用鐵衣架打她,而爸爸則在深圳工作。

後來她被同學認為她援交,什至depressed 得不能上學。學校好多人講佢壞話 ,她對班完全無歸屬感。但她的best friend Shirley, 咁多年對佢都係不離不棄, 是後來的head prefect, 一直坐喺呢個同學隔離,好多時暗中幫佢。

又有影佢哋DSE 放榜, 幾個主角都係危危乎咁,但呢個同學個best friend係全部科都5* 同埋5**
當之前呢班小妹妹個個都話要讀 law, 讀放射性治療(u know small kids, all say 要賺錢,但用最hea 的方法)但best friend head prefect 係入咗佢願望之科 - 中大music, 估佢唔到。

另外,我諗有啲人會認為中西區名校無呢啲人,有個同學daddy mammy 都唔識講廣東話,初來香港,爸媽無學識,但爸爸每日都會陪女兒坐電車返學。

由電車路行到上羅便臣道英華課室,總共係行咗十五層樓already。(就係比見山更高 XD) 

佢一放學就讀書,讀到訓覺為止。一來香港就讀英華,廣東話都未識晒;爸媽完全無逼佢,叫佢唔使咁辛苦㗎,媽咪仲好興奮喺鏡頭前話「你看,你媽咪我無讀過書咪又好好的」

校長條線應該都係感動好多人的,所以唔劇透

又有一個同學讀書不錯,但好固執,自小希望入劍橋。佢細佬係自閉的,都幾嚴重。
so 你喺學校見到佢一個精靈醒目的女仔。
爸媽都好有愛,係教會中核心的成員,但女兒一直覺得無人理佢,所有愛都喺細佬到,佢媽咪都好內疚的,所以佢喺外邊識咗好多男仔收咗啲兵,離補咗佢家中得唔到嘅愛。

但其實每個女孩子deep down 都係好成熟的。
佢細個話要做份賺多啲嘅工,第時都係要佢養埋細佬。

到2019 問返佢,係咪仲諗住要養埋細佬,佢答「唔係我養佢,邊個養」

仲有另一個同學雀仔都好有趣,佢個角色就同上面的完全唔同。

英華女校係1900 年創校,但到2017 年先有第一個男校長。呢件事都好有趣。

講咗好多,但仲有好多細節我都無提及,所以...... 

我無諗過要寫呢個觀後感的,所以有啲細節可能記得不清楚,
不過誠意推介大家自己入戲院睇。好感動。

Sunday, November 20, 2022

純種

你有無諗過,純種貓狗個「純」字出咗啲問題,本來世界上所有貓狗都係混種貓狗,佢哋就係狗,就係貓。

然後人開始為自己需要配種

出現了不同的工作犬,根本本來係無「純種狗」

為咗唔同靚樣,配種了各種「純種貓」


昨天跟emmy corgi 一起做訪問,今天也跟她去覆診。

其中訪問的問題,已經講過好多次,答過好多次,有時都有啲despair... helpless 

但我又時時聽好多人說,不要放棄,只要改變到幾個人都好。我都係咁諗,所以才會在繁忙工作以外,做了咁多年義工,我們現在都還不斷去講animal education talk, 由幼稚園到大學到公司都會去,不過都依然會有無力感。


好像不斷講,但依然好多人「唔知」或者選擇購買. 


*來算繁殖場的動物常見的問題*

1. 身體上,有些是因為近親繁殖,或者是長期困籠,而有結構上的問題。

好像emmy 一樣。

可能有些人說,唐狗也有天生有病的,但不是人為所致。因為人類迷戀純種狗,配種過程大大增加了這些結構性的問題。

2. 更常見是因為lack of care 所引致的:

- 牙齒全都爛了,什至有些有嚴重牙周病,來到我們處時,牙齒掉在口邊的

- 皮膚問題,無晒毛,好痕,紅晒流晒血

- pyometra 子宮發炎

- 肌肉流失

- 一直病但沒有被發現的好像之前有隻labrador 有個紅色大腫瘤

3. 沒有打預防針

結果有嚴重、致命、並有傳染性的疾病

4. misery

- 瘦、貧血、食唔飽

- 困在籠裡幾年,無群體生活,無愛,跟自己的屎尿一起

- 在嘈吵、臭、熱的環境不斷生育

- depression


*市民應如何改變追求品種的觀念?*

如果你唔信我哋講嘅嘢,或者有任何謎思,例如charity 係咪用動物扼錢,there’ snothing better than 自己親身去做義工!!!好像我當義工的charity, 每一個人, every single person 都係義工,所以來當義工的人,有機會接觸到每一部份的運作。

另外就是,親身去接觸不同「品種」,你會發現唐狗都有不同性格不同大細,唔使淨係聽我哋講。

我哋所有義工都係返完一個星期工,都依然take time out 來帶狗,餵貓,搬運,執屎,清潔,入資料,幫動物沖涼等等。所以你都可以㗎。


領養嘅狗唔一定係traumatised 

買嘅BB貓狗唔一定無健康問題


算,但聽講想買嘅人就係想買

然後我還不停繼續做呢個talk 同埋寫.... -_-"


——————————

天生殘障的bb corgi Emmy, 她正在LAP待領養

性格特別乖巧,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小狗。

有耐性,痴人,淡定。

跟暫託家庭的貓狗也夾得很好。


也許是繁殖場配種時隨便近親繁殖,後腳deform 了,畸形的後腳沒有小狗應有的膝頭曲線,正常膝頭向前,但她的差不多是反過來向後。坐骨也不好。


她也能站起來走路,但就像萬聖節的疆屍一般,後腳硬着 跳;這樣暫時還可以,長久下去卻會連尾龍骨都變形。


她還很年輕,醫生說可以嘗試為她做手術;但做了一邊手術後也要立刻開始物理治療,讓肌肉記得這個本來應該要生長的方向。


最後,近日看到很多內地偷運到港的純種貓狗bb, 每個籠塞滿十隻貓狗,一身屎尿,貧血、缺水,轉頭就標成日本名種賣四萬什至八萬元。


也有遇到海關查問時把籠連貓狗直接拋落海!


他們的爸爸媽媽活在什麼環境,受怎樣的對待,能想像嗎?


當世界各城市每年人道毀滅數 以 十 萬 計 健 康 漂 亮 年 輕 的 貓 狗 ,我們最終還是得改變我們對某些純種動物的偏好,不再支持寵物買賣, 才能讓少一點生物受苦。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22

菠蘿

為期三年的西貢海藝術節,明天就opening 喇,昨天一次過睇晒九組藝術家的作品。 

我今次是跟聖雅各藝想一起創作,總共有十件陶瓷雕塑,放在橋咀島行山徑沿途的,每件都是inspired by 當地穿越一億四千萬年的動植物故事,就是石頭、一草一木都有很多故事可以說。 

都幾cutie 㗎。其他藝術家的則有認真、有深度、有簡潔現代的。

我們的叫《大菠蘿遊》有點尋寶的感覺的,分佈在山上。

作品都是泥做的,融入大自然。
而對,我又是跟藝想合作,但我總是覺得長期的合作才能更深入互相認識,做出更深入的創作。

戶外藝術祭、社區藝術、美術館外的藝術創作對我個人來說有十分十分之大的影響,十多年前真正初遇時,也給了我很多在藝術上一直解答不了的答案。而我在日本做大地藝術祭,也真切感覺到有些藝術家是能夠真正融入偏遠的村落,跟當地人一起創作 and for a long period of time, 唔係從外邊空降了一件當代藝術外星物來一陣就走。

而他們的藝術節也不是一開始就順利的,但我總是覺得一開始大家都碰着摸索着的過程才是最有趣。在一切未變成公式之前化。

當然每一個藝術節都有所不同,但我覺得很多時藝術節的重點也不止在藝術品上,如果你是抱着只係去看藝術品的心態,那你也許可能會失望。

(而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 curate 時什至說會故意把藝術品放在偏遠無名地方,讓遊人要迷路,看看沿途米田的風景,向陌生公公婆婆問個路)

藝術很多時只是一個medium, 帶我們重新認識一個本來遺忘了但又充滿故事的地方,近年香港也多了這種藝術節(例如南丫島的、船到橋頭生活節和荔枝窩等)也許我們沒有外國的大型,但我們也有值得看的風景和故事,也有很好很用心的藝術家、策展人(還有一連串攝影、偵探、guided tour 節目,not just the art piece) ;藝術節也讓我們放下腳步。
 
鹽田梓之前已經有藝術祭。大家也許都聽過那裡的歷史。

其中有兩位藝術家的作品都跟客家女性有關的。

一件在本身就十分之漂亮的玉帶橋上。原來當時的人想要往來對岸的滘西洲,於是在1953年動員全村的人力物力,建造了連接兩島的這條橋。
 
客家人主要由婦女負責勞動耕作,此橋不僅是一條便利村民來回往返的通道,亦彰顯了客家婦女刻苦耐勞的形象。在建這橋前有些需要往來的女性曾經在此浸死。

鹽田梓的宗教背景也很有趣。1864年已有兩位神父去到鹽田梓傳教,1875年時全島居民已領洗。西貢還有其他漁村都有天主堂,全村都是天主教徒。跟其他客家村不同,沒有祠堂沒有廟宇。

另外,聽說有人抱住我們的ceramics 打咭, 還有坐上去的(不要坐上去please)

安裝時也有追着要看我們set up 晒咁多件,說要打齊十個卡的可愛行山客。
by the way, 好多人擔心啲ceramics 會唔會被人偷,但都是鑲了落去的,還有件件都成50KG,辛苦搬入山中的,希望不會有人偷吧。
但聽到大家喜歡還是很好的。
還有免費地圖。

還有就是,昨日media tour 聽了九組artists 介紹,一次都無聽到「打卡」呢兩個字咁滯,頗為難得
但抱住打卡的心態去的人,應該都不會失望的
不能劇透太多,記住自己去。

我會帶一個on-site workshop 的,想報又錯失咗之前的各式工作坊的朋友仔, 10th December, 約定你呀,今日開始報名 : ) 
https://skhartsfestival.hk/en/

Wednesday, November 9, 2022

石頭

石頭靜靜的坐着
石頭靜靜的坐着,看見恐龍在西貢海飛過
石頭靜靜的坐着,轉眼就幾億年了
我們這班來游水的人類,對石頭來說
不就像一瞬即逝的煙火表演嗎?
你知道橋咀島這裡一億四千萬年前是個巨型火山口的邊緣嗎?

Prep 了幾天課,趕住畫地圖,邊教書邊進修學習,在繁忙的日子keep 住做運動和睇書,一停下來才覺得攰。雖然都是自己十分之喜愛的東西。工作的部份都是很喜愛的,也許就是上心所以攰。想把talk prep 得好啲不是因為其他人會點睇我,係因為想可以把訊息interatively 傳遞,而唔係只係得我講;想在地圖畫多一邊也不是因為客人想,而係真係想大家可以知道做這一系列藝術品背後其實係幾多幾多人嘅努力,會遇到乜嘢難題,有乜嘢considerations, 等等。

但還是要不斷改進,還有好多不確定的部份,和進步的空間。
就係prep 少咗啲啲呢,就無咁好喇。

終身學習啊。

西貢海藝術節就快開始喇,我暗自好興奮!
相信所有參與其中的朋友仔都係呀!

之前在story 提到,十件ceramics 都在山上了!它們是我跟藝想一起創作的,靈感來自西貢橋咀島上跨越億年的歷史!希望大家就算報唔到藝術節的活動,都可以去看看藝術品,除了我們,還有很多別的藝術家的作品呀!
聖雅各福群會 藝想 是智障及自閉症譜系障礙人士的創作平台,讓「師傅仔」「造陶瓷」。他們很多都做了五年十年陶瓷,什至曾於不同國家擺展覽。

看着西貢海藝術節coming together 真的很感動呢!

然後,今天又到王中教社區地圖班。
這是特地加插的一班,雖然我做了動物義工這麼多年,也常講這類talk, 但近日Humanimal 的講座,和中大上的課,還是學了很多新事物新知識 (>.< 這是很感動的事)我聽陳老師的課時就想着王中這班小孩子。不知道在城市中的中心的這班小朋友對周邊的動物植物有什麼想法呢?

認識他們一段日子了,我們又一起到街上玩遊戲,又看他們嘗試用不同顏料畫學校周邊,不過我最希望他們可以把一些他們對周邊獨有的觀察紀錄下來,感動他們的東西,讓他們討厭的事情,或者是讓他們會心微笑的事物,跟我們分享,並享受這個創作和觀察的過程,這才是最最重要。不過,我都不斷諗,佢哋其實都仲好細個,我中三都係一嚿飯咁,but you never know, 也許他們會有充滿驚喜的observation㗎。

啊,他們今天說起鄰校是band one, 他們不是,我問有乜嘢分別呀,佢話嗰度啲學生會聽書(?!) 啲英文好啲(?!) 下次要再問多啲先。

今天我帶了小草去上課,有同學一見小草就說自己已經暗戀上她!
但也有無乜太大反應的,但到end of class 時抱小草,眼睛發光了,叫同學仔看!!!好可愛!

剛剛又跟emmy corgi 一起做physio. 
這周也靠LIFFEE, source of joy <3 

Tuesday, November 8, 2022

備課

面對小朋友,我都唔肯定佢哋會有乜嘢反應,或者佢哋係對周邊生物無感的,當係佈景板,you never know. 所以每個presentation 前都是戰戰兢兢。

引子:小草

唔知小朋友有無聽過繁殖場,見過這一種新聞?
雖然我們這個是社區地圖班,但除了人、樹木、建築物、道路,動物都是社區的一部份。

(今日呢個額外加入的班,希望大家可以多一個角度去思考身邊的事物)
小朋友雖然小,但連你們的社區地圖其實都可能有大人看不到的觀察,也能夠成為很多的社區工具 (就像之後一些例子)

(平日寵物店背後)

//看見動物——城市中的共生者/

(介紹LAP 和我當義工的地方;但社區動物不止貓狗)

(LAP 還有山羊啊,牠們還是戒毒島的重要成員)

最常見的街市貓/舖頭貓

(news clip - 但他們也有他們的辛酸故事,被餓着,被鎖着的,住在籠裡的,當人類的工具)

馬騮

大家對城門水塘嘅馬騮有咩印象呢?

你知唔知城門水塘啲馬騮點嚟?

生態危機之感受力危機

MM 屠房x書生

海洋公園大熊貓安安被「安樂死」

城市居民 - 元朗的百鳥塔 

- 被困住的鳥但無人入去睇的

- but nowadays, 有人會做所有人都能upload 鳥聲的online map 

- 有人會做書去guide 你看城市中的鳥

- Quote 趙曉彤說,rare birds can even be spotted in the city centre

How do we see animals? 

do we see them as they are
personally share a little more on breeders, 唐狗 

同一個城市中發生的事。

水牛

從不同視覺去觀察世界都係好好的寫作練習:

Reference books:

A Dog Day 

鯨魚

Fabian and Hondo 

兩兄弟的森林

改變自己的大小都係好好的寫作練習(繪本班會做)

(但有stepped guidance)

Reference books:

寂寞的大狗

莎蓮娜、老鼠和貓

Alice in the Wonderland

おでんおんせんへいく (關東煮去浸溫泉)

A magic used to twist the plot (轉捩點)

五歲奶奶去釣魚

誰都不准通過

大佛運動會

啲人好鍾意寫呢類題目: 

一百萬回生的貓(就係不被寵愛那一段人生反而自由)

我的小小朋友(你以為所有人都驚死,其實有人好想死)

從繪本中看城市

花園街十號

野貓的研究

我的街區最無聊

小恩的秘密花園

城市以外的幻想(also reflect how we see city) 

Bear and Wolf

A walk in the forest

工業化後的世界

森林大熊

推土機年年作響,鄉村變了

巴黎的獅子

長腳的房子

雲豹的屋頂

荷花回來了(bad example, but still) 

よるのよこやさん

積み木のいえ(這個address 好多議題呀)

給平凡的空白 [空間/時間/物件]賦予新想像

The day Crayon quit

貓咪看家

小明

A Stone Sat Still 

爺爺的拐杖

鯨魚

積み木のいえ

Cicada (低層員工被壓逼的比喻)

我吃拉麵的時候

世界的第一顆草莓

這是蘋果嗎?也許是吧。

新發現,高麗菜星動物圖鑑

The Jolly Postman

傳統的繪本 in a new way 小朋友實用性的日常

第一次返學/第一次自己上街買東西/刷牙的重要性

為什麼要沖涼

游水不害怕

扮病唔返學的壞處

(it's ok to lie sometimes) 

(死,係另一個大topic) 

最多:it's ok to be different XDDD

我本來在prep 明天的班,唔小心就坐咗喺書櫃前想這些,真係CLS

可以坐在書櫃前思考的重要性

Sunday, October 30, 2022

共生

今早讀華欣在明報寫比利時的留學見聞,就立即很懷念讀大學的時代,課堂上總是充滿inspiration, 校園天天會有有趣的book fair. 
下午剛巧有個好正的talk - 【看見動物:城市中的共生者】

但我還是不想去的,因為懶,因為覺得「呢個題目啲嘢我都知啦」但最後還是去了,多謝我自己、卡文、陳老師和其他一起討論的同學。 

今天的嘉賓講者是陳燕遐博士,她是香港中文大學高級講師,研究香港文學、自然書寫,關注動物權益,也有養貓,但她不是自小就喜歡動物的啊。

動物就在我們身邊,就算香港鬧市抬頭,都會看見很多不同的鳥兒。

你有看到嗎?

住在城市中 ,真的可以完全跟大自然脫節。

分享開始時,她說到近身的街市貓,師奶們瘋狂摸貓貓,拍牠屁股,隻貓都好enjoy,人都得到心靈慰藉。

但不是所有舖頭貓都被善待的。她分享了東網一條舊片,有店主為了令貓捉老鼠,故意餓牠,其他義工見貓可憐,來餵貓多一餐都被罵走「我就係養佢捉老鼠,餵佢食罐頭佢咪唔捉囉」;也有些店結業不帶走貓,任由貓在店內餓了七日七夜,最終才被其他人救出,差啲死... 

當然有很愛貓的店,但我當義工的日子,也親身見過不止一次,店主見貓老了病了就找charity「幫忙」(其實就是不要了,但他們不是無錢呀...) 也有長期被鐵鍊綁住頸的。 

貓,是我們其中一種城市鄰居。

她提到一本書,由八十後(好年輕indeed) 哲學家Baptiste Morizot 寫的《生之奧義》提到有些人「看不見」身邊的生命,彷彿大自然不過是我們的佈景。大自然好像跟我們的文化政治等東西毫無關係,切割開的兩個category。

有一個研究發現「四到十歲的北美洲兒童眨眼間能以專家姿態,認出過一千種品牌標誌!!brand logo that is 卻沒辦法辨別出所居住的地方的十種植物或葉片」

我們好像正在面對感受力的危機。

她談到MM之前訪問【屠房x 書生】這個專題,一個書店老闆因為要成就開書店的夢想,晚上要去屠房工作。我們平日也許很少經過屠房,但老師以前就住在屠房旁,那種臭味和豬叫聲令人難忘。而剛巧今天「救救港豬」的co-founder 也來了,她們會搞體驗tours, 帶大家去看被送往屠房的豬 - 那也許是豬仔第一次看到天空的日子,電棒打在牠們身上啪啪聲,趕牠們落車,牠們掙扎和大叫,豬可是很聰明的動物來的。

我們城市中的鄰居還有被囚禁的熊貓、荔園大象天奴。

那些都被某些人包裝為集體回憶的動物們,伴隨我們family/sch outing, 伴隨我們成長的。但越來越多人發現,所謂集體回憶不能呈現的卻是這些動物們真實的野外習性。

我們以為熊貓很慢,很懶,很難很難才能繁衍後代,要播三級片給牠們看,要人工受孕,這些是我們對熊貓的集體回憶。
但野外的男性熊貓卻能一天交配四十次,可以跑得很快,很活躍,這些卻不在我們的認知之中。牠們也許每天有得食有安穩,比野外熊貓長命,但卻一生活於監獄之中。

荔園大象天奴也是很多人的集體回憶,但象是很聰明的群居動物,那些年卻會被小孩捉弄,而且只被關在一個極之髒和臭的石屎室中。

香港的城市鄰居也有被囚住的鳥和鳥籠外的鳥。

被誘捕的野豬... 
Baptiste Morizot 認為,面對感受力的危機,我們必須將人類自己看成少數,不再貶低動物,不再視他們as less than us. 我們不用傳心師,其實謙卑一點也能跟動物們溝通。 

記得在疫症期間有個速遞員,躲在一角除口罩吃外賣卻被人拍照放在網上公審嗎?
最後大家罵的不是他,而是想要公審他的人。好像我們對人都還有多一點包容,但對動物就少一點。餵過街貓的人都知道,餵街貓總會有很多人的閒言閒語,說食物會惹昆蟲,老鼠,明明餵街貓的人都會收返碗,也不騷擾人;但依然有人什至會想毒死那些社區動物。

不過陳教授認為是不絕望的,依然有很多人,抵着極大的無力感,依然一直在努力的。

有人抵着傷痛,紀錄野豬被誘捕的情況,讓更多人看見。
有人製造社區地圖,分享城市的鳥兒足跡。
有人種田以保育鳥兒。
外國有人會製做精美的pamphlet 教人遇見野生動物時該如何認對。

然後卡文的社會科學系老闆又提出了很多有趣的論點。

How do we see animals really - 

「……我們的文明對動物施加的隱微的大暴力,乃是我們把動物變成了給小朋友的角色:關心動物不是嚴肅的一回事,而是多愁善感、感情用事。

…… 我們對動物的感受力,其範圍、種類已縮減到少得可憐的地步:動物要嘛是抽象而模糊的美,要嘛是幼稚的角色,要嘛是道德同情的對象。(頁20)

 然而,我們繼承了一種貶低、賤斥動物的世界觀,它在我們的語言裡昭昭可見…… (頁22) (禽獸不如,狗官,狼心狗肺……) ……牠們(動物)不比人類真實,也不比人類卑低,牠們所體現的,首先是——其他的生命方式。(頁24)」

那天我們去芝麻灣有三十隻七百公斤重的牛牛,四下無人,只有我們三個,雖然說他們一般是溫柔的,但都令我們感覺十分細小。

平日活在香港可以完全跟這感覺脫節,人類什至會覺得自己的智慧科技能戰勝和修復一切。

七分一書店 Humanimal 搞啲talk次次都好正indeed. 

Sunday, October 23, 2022

山羊

近日看回以前的相,發現自己幾年前拍的照片靚啲,那時的世界好像有光般。 
 
還是現在的世界真的變了? 

昨晚我看回三年前發生的事。雖然現在很多人不提起,but surely 每個人都traumatized from it. 每天都很多難以理解的世事和新聞,光是看新聞已足以抑鬱,但不看新聞也不是辦法。 

我時不時覺徥世界太難忍受時,就要google 怎樣防止depression(這還要帶點guilt, 明明我們生活相比很多人已經不錯etc. etc. 簡直連抑鬱的資格都沒有)

 那些list 永遠離不開: 恆常運動、有好的家人朋友、減少壓力、減少生活中的決澤、睡多一點、減少壞朋友、食好一點、減肥、戒酒、不要吸毒。 

我明明全部都做了。 還畫了一隻喜歡的水牛。  

怎料X(是心理系博士生)竟然對我說"THAT IS STUPID" 
她說這些提議有時completely remove the systemic factors, And individualise the problems. 
Like when your country is burning down no amount of eating healthy will help. 
又係真。
"...you know the people's struggles are a lot of the times bigger problems. Not their personal quest can solve. Ie homelessness, substance problems, abuse, neglect, poverty, racism, homophobia, sexism, discrimination, food insecurity, job insecurity etc. " 

怪不得我們還是不開心,看着那麼多荒謬和不公義的事。
看朋友受不該受的苦而又無能為力。
還有很多..... 我還是不要說下去。

不過如果是sharon 會說,我哋還要活得好。

On a happier note, 今朝,韓色街角咖啡店Iris 媽媽送了一瓶 Apple Cider Vinegar 給我, (超有益的)reminds me of 那些年去長野,經過家庭式果園,天氣開始冷了,小孩子在小木桌上做功課,父親用毛巾包着頭,親手把標籤貼紙貼在玻 入去買了幾瓶蘋果汁,參觀了蘋果園。蘋果是青森的特產though, 不過長野是全日本日照最長的省份,也好適合種果。 
我有兩個朋友都好適合做農夫。

很想念那些年我們在日本深山的日子。
田島先生(一個十分之出名和出色的日本繪本家和藝術家)也有參加現在在堅尼地城海邊的「我們的故事」藝想的室外展覽。
其實他的community 也很像見山的community,都是善良、堅固和默默努力,很有理念的。

其實他都很老了,雖然還好好魄力,我係佢嘅歲數我諗我死了,佢仲國際展覽緊,都成八十歲。仲會有編輯來深山等收他的畫,他還會畫畫畫到半夜三點。
而九十歲的婆婆還在種田。
他們都有山羊和貓。

Monday, October 17, 2022

古窯

近來龍窯的朋友仔說,冬天可能一起再做龍窯的booktalk, 剛巧今天又有另一個朋友打來問龍窯的事。龍窯這本書紀錄了香港僅有的一條柴窯。

這種上一代中型家庭式工業,也有點像近日面臨收地而被逼關閉的志記界木廠和古洞的豉油廠。有些人也許覺得這些東西過時,但它們也訴說着一個城市的故事,也有好多人認為手造的更好,也有很多人去旅行專程去當地的柴窯、豉油廠見學... 最重要是很多這些工業的主人本來都想做下去的.... 奈何,就是很多奈何。

八十年代古物古蹟辦事處成立初期,打算把龍窯打造成一個living museum, 亦都得到好有學識又好愛heritage 的窯主一家支持;但因為官員轉換,最終開始了沒做完,而幾年前更因為起樓而差啲要拆咗佢。好彩經過大家努力,現在得以保留。

亦出了一本紀錄窯的故事的書。我曾聽過人覺得龍窯本書太深,睇唔明。
又有聽過「專家」本書覺得太淺... 「像給中小學生讀的書」(笑) 

我覺得對一般人來說係有啲啲深嘅,不過book writing team 都盡力找一個大眾能relate 的切入點,又用好多圖畫相片來補充。透過十件這條窯曾經produce 的民間用品來解說窯的歷史、運作和故事。

我反而好鍾意本書講得深入一啲,而唔係蜻蜓點水式地講啲有趣故事。

另外........近日好多家長和老師send 《心急狸和慢子狸》的工作紙俾我。

而剛巧很久以前畫的那三本生死教育支援服務的書和相關電影和教材又進行發布會。

這三本書的共通點,就是.... 都是2019末, 2020 年初畫的,covid 初期,那時我一個人跟喵喵、Rosie住在海邊,所有班和對外活動都取消了,只是瘋狂畫畫,那幾個月車都無搭咁滯,只用步行的方式去想去的地方。主要是覺得是個好玩有趣的challenge. 

回想起來卻是一個十分magical 的冬天。

有時,面對世界不公義的事,人的病痛,每天讀着可怕的新聞,身邊朋友要受的苦,幾乎不能入睡,覺得做人這件事真係好無謂。人類好可怕好邪惡。

但有時諗起做創作的快樂,就覺得好想長命啲, 不過,in general 都係覺得做人係好無謂,人類係好可怕,但有嗰啲 Oh i wish i have more time to work on the things i love,只係有呢啲moments, 我已經覺得very blessed. 

有時我會諗,有啲生物好似力力咁,佢乜都無做過咁滯,但都帶俾我哋安慰和inspiration, 所以我哋都唔應該低估自己嘅力量。

只是瑣事小雜記

Wednesday, October 12, 2022

填補

距離力力的身體離開我們,剛好一個月多一點。自從他離開後,我變得很累,這也是後來才察覺到,大概跟他的離世無關,只是那剛巧是秋夏分隔線;但我也確切地預視到這會發生,畢竟本來每天都花很多額外心和力在他身上,突然沒有了,自然空出一個洞,要一點時間來填補。 

之前半夜起來湊他,他的病情反覆,又要從繁忙工作趕回家餵他食藥打水等,可能都是depend on adrenaline, 但無論如何,之後還是空了一個軟棉棉、橙白色的洞出來。 

on a tangent, 加藥這事情,已經很久很久,我猜有兩年了,blood level 沒有什麼好轉,也沒有人能夠說清楚為什麼,我也好乖地做病人,或者任何正常人該做的事 - 準時吃東西,盡量盡量不要太大壓力,天天做運動,對的,運動是少了,要做返多啲。

壓力就只能盡量,永遠都有新的工作帶來壓力,工作都是我十分喜愛和夢寐以求的,永遠都會有新的人生問題,所以必須是與壓力盡量共存吧。

力力離開後的日子,有幾天我都很早就睏了,昨為一個不多睡的人,這是十分之罕見的,試過晚上七點半就睡着了。又延續之前清晨起床的習慣。有些時候好像身體不屬於自己的,我都病了佷多年,但近日的攰差不多令我覺得要早點覆診,令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患了其他更嚴重的病。又或者因為加藥一直沒有解決問題,所以一直都還很累。

剛才想跟小草去行山,只行了很少就hypo, 十分之奇怪.... 
不過我說出來不是想別人擔心、關心或同情,我只是要用文字去疏理這些意料之外的改變。

But it's not too bad, 是會有點力不從心的時候,有physically painful 的時候,也有無助和不知何處求援的時候。啊,但相比很多人的問題,這都是微不足道,近日也很記掛一個人,但卻找不到適當的方式去表達出來(這樣子不好,關心就該說出來,不喜歡就該說出來,喜歡也該說出來)。不過見山的朋友仔都是堅強的好孩子。

Sunday, October 9, 2022

喜閱

 人人喜閱

近日我又翻看法拉的《上帝旅行社》寫的是她分隔多次回到西班牙朝聖之路步行的際遇和故事。每天走幾十公里,所以也有不少篇幅是關於食的,雖然寫的都是沿途的家常祖母菜色,但還是很吸引。

旅途中要背住大背包,又不時遇上風雨,也許令簡單的食物都顯得格外好味道。

其中一次他們回去行這條路時,作者剛巧全身出疹,以為是床蚤還是什麼,總之最後她和老公要出動最簡單的雞湯來治疹,不是心靈雞湯,而是老老實實的老火雞湯。

但因為他們沿途都住albergue, 我想是像青年旅舍般的朝聖旅館吧,不可以霸人的爐頭那麼久,老公要偷偷趁煮飯時間過了,才開始動工,然後用保曖的camping 錫紙被包住鍋邊,放在床下底熬一晚。密密封好,以防香氣擾動其他旅人。讀到這裡又覺得,有些人一世都咁甜密真可愛,又會一齊常回去同一條路去旅行。

其中一段寫到他們在旅途中竟然遇上一個人說「我也會說點廣東話呀」

他們驚訝,在朝聖之路上的香港人不多,還要是一個會說廣東話的老外。

他們猜她那個年代在香港,大概是傳教士、老師或公務員。

不, she worked with drug addicts, 還要是在九龍城寨。

「幫助黑社會吸毒者戒毒」

//發機像老鷹一樣俯衝,靈巧地滑過窄窄的街道,兩旁的樓房像小合子疊起來,一個一個盡是故事。一切都陌生而且新奇,Fiona下飛機的一刻,根本不知道該對這東方小島有什麼期盼//

Fiona 當年在香港,中心沒有資助,吃得很簡單,還要洗茅厠,是幾十人共用的同一個洞。

//所謂所有人,就是正在戒毒的弟兄姐妹,他們吸食海洛英良久,在戒的過程中,口水鼻涕嘔吐物排泄物,百花齊放色彩斑爛...

Fiona 上山特別辛苦,先天性的糖尿病令她一直都要依靠藥物//

明明我讀過這本書這個chapter, 幾年前,我初次見作者法拉時,跟見山朋友們一起午餐,他們就說起大夥兒曾一起去找Fiona 當年在香港游水的那個海灣 - 也是我十分喜愛的大潭內灣,但我完全記不起她是兩歲開始就病,一個人去朝聖之路還要把藥物預先送往下一個旅館的事。

她又寫到畢身難忘的一杯熱巧克力,還有tapas 和蘋果樹上的蘋果。

她形容那杯巧克力很厲害,我也有畢身難忘的巧克力和蘋果樹。剛巧Constance task 了我寫信給媽媽,而那兩段回憶都跟媽媽有關,才發現我雖然熱愛寫信,家中留下了至少, 五百封別人寄給我的信,但當然從來不寫信給媽媽,要執筆時也找不到the right language to write to her immediately, 親人就是那麼怪,當然我們都會心存很多感恩,卻不習慣說出來,可能因為覺得那relationship 是必然的,會take it for granted, 不像朋友和情人般要維繫。

近日因為各式讀書會重讀了家中的舊繪本,有些每次繪本班都會讀;但也有些較少拿出來,重讀起來有了新體會,例如被鯨魚吞了的《貓太》喇,這本本來我就很喜歡,但再讀還是有新領悟。

還有就是《五歲婆婆去釣魚》兩本都在家中近十年了,一直很喜歡的,但今早再讀時看到她說「點解九十八歲嘅我,唔早啲諗起自己可以活像五歲呢」呢句,之前無留意到。

所以不要少看繪本,雖然短短的,但再讀再讀也不會悶。

另外,也許,我也是以她行camino 的方式來讀《上帝旅行社》。

只是讀文字,就感覺西班牙的天空相比香港的很廣闊。


Monday, October 3, 2022

思念

 十月,沒有秋意也沒有你。

怎麼竟然已經十月。在北美洲長大的我(對啊,我在北美洲長大)十月絕對已經開始凍,滿地都是大大塊的黃葉,而這個十月竟然還三十二三度。

原來力力離開我們還不夠一個月。怎麼好像很久一樣。

今天聖雅各藝想又開窯了。包括我為力力做的骨灰罈。

我立刻去了取回家,謝謝藝想的所有人,他們不止在藝術上陪伴和幫忙,在力力生病的日子,就是她們親自上來教我打水,做食物給我,介紹藥物給我等等。

想念那些夏天的日子,彷如隔世,但imprint 在我的身體和記憶之中,記憶或許會慢慢變淡,但真正有意思的記憶會令人轉化,把我們帶到新的地方,好像已經離開的Rosie 和還在世的喵喵,每一段相遇都會留下痕跡。


明天是見山音樂會,剛巧是海葬這個題目,我為此重讀了好多詩。

其中一首是Emily Dickinson 關於一首船即將沉沒的詩,只得三段。

第一段詩人問「喂架船沉喇,難度無人去搞搞佢?」

第二段的水手們話「係呀,見佢尋晚已經好唔掂,似乎放棄掙扎,被海水捲下去了」

第三段天使卻說「唔係喎,尋日天空紅紅的黎明,一個小船在風中累了,就重整一下自己的帆,整靚自己嘅甲板,然後十分之高興咁 向上升」

我學咗個新字 “exultant” - filled with or expressing great joy or triumph : jubilant.


希望力力都是非常的高興的,也像金子美鈴的雲一樣,玩厭了跟雷公跳到海裡遊玩。

我覺得文學真係 - 唔係無意思的。

怪不得雅文說,要把書賣得平,因為很多孩子是無錢買書,而文學係心靈的柴米油鹽,佢咁講,可能有啲人覺得好似好...... 高尚好扮野咁,but the older i get, the more i think it’s true. 

好像那天跟K 和 sai 一起讀《熊與山貓》一樣呀。


女皇話grief is the price we pay for love, it is really true. 

我想你玩得累時也回我們海邊的家呀。


〈雲〉金子美鈴
我想變成
一朵雲。

又鬆又軟
飄在藍天裡,
從這頭到那頭
看夠了風景,
晚上就跟月亮
捉迷藏。

玩膩了
就變成雨,
跟雷公
結個伴,
一起跳到
人家的池塘裡去。

Saturday, October 1, 2022

童謠

//有人說,童謠是寫給孩子的詩,但我卻希望,在童謠面前,我們都是孩子。//

周二是見山的音樂讀詩會,為了選詩,我拿回我最愛的詩人的詩集出來,你們為了這個女詩人而讀完這篇IG 可以嗎?(不是為了我)


救命,古代好多粤語殘片式故事,不過其實現代都有。

好像其中一本我初遇見見山時買的書,作者非記者 陳曉蕾寫的《異鄉女子》

十分推介。就是十段現代旅行遇到的真實故事,例如曾於戰亂中親眼目睹軍人恐嚇及割下老婆婆乳房的人,被販賣的女性人口,被騙去做妓女的兒童等等... 


我都幾討厭讀啲咁heavy 嘅嘢,但咁heavy 嘅事日日都在發生中


好像我現在畫逃生包,讓我想起不過半年前烏克蘭的人在地下鐵避難,連同嬰兒和動物,我有烏克蘭朋友,她現在還天天在repost 新聞,想大家關注及搞搞俄羅斯,reminds me of 不久前的我們。


我今天重讀金子美鈴的一生,才記起,她三歲那年爸爸遇襲死了,弟弟也要過繼。然後童年一直在海邊長大,所以很多詩關於漁和海。


她中學畢業時一些新的兒童刊物出現了。那是沒有電視也沒有收音機的年代,雜誌非常受歡迎。她讀後也深深受震撼。也冒出了想要試着寫寫的念頭。


她作為童詩詩人也是令人驚訝的,在同年九月刊的雜誌上,有四份雜誌不約而同地刊了金子美鈴的作品。此後她的作品也不斷得以發表。她想本以為自己的作品一定會落選,便不敢再看那些雜誌,差點錯過自己的作品發表。後來看到,高興得快要哭。僅僅十個月內,竟然發表了二十三篇作品。


她的詩中沒有華麗的辭藻,卻有着最瑰麗的 * *,有着極獨特的視野。那些我們平時遺忘的,所沒能看見的事物,皆能為她所見。


大概她有一雙擁有魔法的眼睛吧。


but no, 她的詩歌動人之處,絕不僅是豐富的想像力,更因為她是一個立足與塵世的詩人。她擅於從平淡瑣碎的日常生活細節裡,展視 出平凡人的溫情與感動。她筆下的人物都是讓我們倍感親切的面孔: 例如賣魚的阿姨(i love this one) 酒舖的老板娘,鄰家小孩和小狗等,她都以關懷的目光看待這些平凡人, 對生命和萬物的憐憫。


題外話: 她是四月十一日出世的。


金子美鈴的夢想得以實現,還被選入了一流詩人才能加入的詩會。

the only two female poets in the club 


生於小小漁港的普通少女,成為了文學界的明星。對於她的成功,有一個人由衷地為她高興,那是正𧙗,美鈴在書店工作,常見到正𧙗,關係越來越親密,他們興趣相投,常一起談書、聽歌、談電影,正𧙗喜歡作曲,她也鼓勵。


但金子美鈴姨父擔心他們會過於親密,所以就摧着她嫁給書店另一員工,這人本來同一個名妓相愛,但不被家人接受,於是一起打算投河自盡,但女的死了他沒死。


總之,最後金子美鈴就嫁了給這書店員工。 


另外,原來正𧙗係佢當年被過繼咗嘅親細佬。




她跟不愛的人結婚了,生了長女。

他不單繼續在外尋花問柳,又不許她再發表作品,而且把淋病傳染了給她,在當時,淋病是不治之症,對她打擊很大。強烈的劇痛什至使她無法行走。除了忍受身體的痛苦也要抵受心靈上的痛苦。


在三一一時到處到看到她的詩《是回聲嗎》

但那是她人生最低谷時寫的。


//說一句“來玩吧”,也答一句“來玩吧”。


說一句“笨蛋”,也答一句“笨蛋”。


說一句“再也不跟你玩了”,也答一句“不跟你玩了”。


到了後來,又孤單起來,說一句“對不起啊”,也答一句“對不起”。


是迴聲嗎?


不不,誰都會這樣回答//


據說,這首詩包含了她對丈夫的情感與期待,如果再說一句溫柔的話,也許終有一天,他會如同回聲的回應自己吧。很多人從這詩中得到力量和溫暖,但那是她把內心的痛楚轉化為最美好的詩句。好像對人世美好的純真的期許。


在這些苦悶的日子裡,她幸得正𧙗的鼓勵和陪伴。詩歌就好像幽暗生活中的一扇天窗。


1930 年她終於決定要離婚,當時只有一個條件就是要由她養女兒。丈夫本來答應了,以為新生活要開展,但有天就來信說要把女兒帶走,而當時的法例下撫養權是屬於男方的


於是她一個人去了照相館拍照留念,買來櫻葉餅和母親女兒共享,吃完晚飯後,為女兒洗了澡。她在枕邊留了三封遺書。

Monday, September 26, 2022

墨水

記得那天誰說,你就是《最後的告別》的作者和繪者,還以為是一個年長的人,才能寫出這樣的故事。
Hmm, 也許我不是她想像中那麼年輕 :P 那個故事還是我2013尾寫的,那時真的好細個,不過也是跟專做生死教育輔導的機構一起,聽了很多很多真實例子才寫和畫出來的故事。

當時記者陳曉蕾在做《死在香港》那系列的書,我也是透過她才有機會做跟贐明會合作做這一本關於死亡的繪本。過了九年,好像現在香港都多了很多關於這題目的書本什至繪本。不過每一段離別還是獨一無二的。還有就是, 就算專做這個範疇的社工都會說,there’s never perfect preparation for the death of a loved one. 


力力離開了我們十五日了,我當然沒有故意數,感覺已經像很久,但原來不過兩星期。

可能我自己,什至其他人會覺得,我湊他不過是他主人離開香港後,他確診淋巴癌後的兩三個月,不是很長的日子吧,所以也許相比不會超級哀傷(?) 


也許我都這樣想,反而,隨住日子經過,想念他的心情才時不時seep out in unexpected ways, 好像是心中一個淡黑的水墨洞,寧靜但流動的。


上周「救」了兩隻貓BB,其實都是收到求助電話(因為我的電話在LAP website) 我就去幫忙捉回來,餵㚫等等,也算不得什麼救。因為力力離開了,我才有點時間做這種事,但其實都是未填補的洞的signs, 也探了Sarah 正在湊的cancer 貓貓cotton. 


因為力力離開了,我才游返多啲海,昨天還去了見山小船會,在海中玩了好多小時,在船上跟謙嫂畫畫。


去了讀詩會、也開始教新的畫社區地圖班,畫了地圖和準備新書.... 

他離開後已經畫了古洞和西貢。

周日早上七時間,before everything else, 我們如常在海邊讀繪本, it’s our weekly picturebook reading club by the sea. 

一切都好像回復正常,但一直心裡面覺得有個洞。


不過我選擇一百次我也會湊他啊。

很多人說他們不會湊這種快要死的動物,因為會承受不了;或者上一隻動物死後不會再養,因為太傷心;每個人都不同,也許我在這方面的能耐大一點,我也有很多方面的能耐好低,例如加減數都計唔掂、討厭做文書工作、不能完美地𠝹紙、跑步無乜氣、沒有數拍子的天份,數之不盡的list, 但好像每個人都有點天賦的長項,大家都要好好focus on 自己擅長的那些。沒有誰比別人特別厲害。

而且總覺得我上一隻動物都會希望我可以幫下一隻像他一樣的無家、可憐、病倒的小動物。我身邊也有好多像我一樣的人,我的義工朋友們。


昨晚發了個惡夢,現在的我已經好少造夢。夢中我先去了慈雲山一個人類的骨灰場(?) 幫力力問一些安葬的東西 (明明他的灰就放在我家,但這是夢)

然後去了一間小文具店,在校園中的,好寧靜那種。

談天間,竟然發現小草和另一隻狗Annabelle 突然失蹤了,而剛巧校園還有另外二十隻剛被人遺棄,但好乖的唐狗,我們四處只小草的名字,又經過一個古典的禮堂,有人在彈organ, 練唱歌,但都找不到小草。

夢中過了兩年後我還找不到她,然後有人說那你現在我可以放心去旅行,但夢中的我想,我已經不想去旅行,因為too dampened by what happened, 明明我醒了,小草在身旁,我還是在擔心她走失了的事。


後就覺得,我還是很愛小草的,雖然她到現在腸胃仲好差,皮膚又好差,外人只看她很可愛,但整體就是隻敏感狗吧。喵喵小苗近日有個小小的水泡(在皮下的)也許要見見獸醫,希望沒有事吧。

還是很想念小力力,一直想畫一幅人咁大的力力的畫。


未來一周還是很忙。希望一切順利吧, Lundi, monday! 

我想創作之神能給我力量,也想可以做多點運動再游多啲水,也想可以跟好朋友們有多點quality time, 聽音樂讀詩,也想把我正在教的班教得更好更好。



Saturday, September 17, 2022

狒狒

今天是西西新詩集《動物嘉年華》的讀詩會,大家聚首一堂,不止讀西西的詩,也有各大香港作家、詩人、前輩、以自己的散文、詩詞及小說回應西西詩集中的動物詩。

是十分之感動的下午,碰見好多朋友,聽作家讀詩,他們連聲音都特別好聽,每個人都很有個人特色。每逢這種時候就令我好想念讀大學的時光,聽老師講書的好日子 XD (我就是那種nerdy同學對不對,竟然會想念上課)

畫廊裡裡外外都坐滿了,怎料中途竟然有警察來.... 最後,就要全部人都走進室內才可以繼續。

這本漂亮的書,由二十七位香港藝術家為每一首詩畫插畫,我也畫了其中一首!

而畫中的手畫原畫正在太子台一個十分之漂亮的畫廊Yrellag gallery 展出,大家不要錯過。我感覺好像好些香港人都未去過太子台和列拿士地臺 Rednaxela Terrace, Yrellag 這個畫廊的名稱就是inspire by Rednaxela terrace, 是 Gallery 掉轉串。

因為毗鄰的"Rednaxela Terrace",是"Alexander" 的倒拼,因此,有傳聞列拿士地台當初命名是紀念一名叫為亞歷山大(Alexander)的人,估計是由於當時負責翻譯街名是中國人,習慣由右向左書寫,因而把亞歷山大的英文倒轉翻譯,串成"Rednaxela"這名稱。那裡還有halfway 的分店,兩個台的鄰居都把植物放滿兩邊,十分之漂亮。(題外話,自從Alex 我湊的貓離世後,我天天都聽到Alex 這個名,這個名真的這麼common 嗎?)

我們上周也做了一個明報訪問,覺得大家都講得很好,所以想節錄一點。但最好當然是大家親自去畫展和讀每首詩啦。

//最好動物園——無動物被困

西西對動物的關懷,從其詩作可見一斑。以〈動物嘉年華〉為例,西西告訴讀者她想像中最好的動物園就是沒有被困住的動物,而是用動物的雕塑、圖片、文字等取代活生生的動物。因此,詩如此描述:「園內沒有的,是籠子 / 動物都自由自在」。西西最重視的是動物的自由,另有一例〈狒狒〉證明。在名古屋動物園有一個與狒狒拔河的遊戲,只要狒狒贏了遊客就會有食物獎勵。但是西西想的是「狒狒啊 / 我多希望有足夠的力氣 / 把你拔出籠外 / 回到你生活的故鄉」。畫插畫的高曉君選擇將狒狒描繪成手掌心大,人和狒狒不再用力拔河,而是拎起繩索互相牽引着。或許黃怡的一番話能夠總結西西的目光:「西西看待世界的方法好溫柔,她可能會寫一些好沉重的事、寫有創傷的事,但你看到那種關懷,無論是動物還是人類的苦難、人際之間的困擾、衰老、疾病,你都覺得她好真誠關心這個世界。」

■動物嘉年華‧西西動物詩

日期︰即日至9月27日(周一休息)

時間︰下午1:00至晚上8:00

地點︰Yrellag Gallery(中環太子台13A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