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6, 2022

沐浴

小草, 山貓, 水龍 . 來一起沐浴森林

 尋日又去咗龍虎山,今朝又去咗龍虎山。

遲啲仲會有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chapter 的動物嘉年華, 事實上做咗咁多次animal carnival 真係每 一次都有啲唔同。七月龍虎山同埋Kadey Jadey 繪本書店嘅兩次都希望小朋友可以穿成不同動物出席!


你知唔知成日喺港島夜晚行山都會見到箭豬一家。

但龍虎山 night cam 曾經影到過一段箭豬用長長的鼻去吸個鏡頭嘅片段,係我最深刻同最鍾意的,所以我打算扮箭豬。唔知大家又會扮啲咩呢?


(喺我講今日十分之開心嘅Carnival of the Animals 之前等我講吓 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先)

話說有好多人都唔知呢個咁靚,又對外開放嘅地方嘅存在。

而且佢已經有百幾年老


去年嘅呢個時候,佢哋即將要launch 新一個campaign - 「身森一小步」

Forest Bathing + Exercising in the country park 的系列。


就係因為咁,當時我就幫佢哋畫咗唔同嘅嘢,而又因為covid, 呢啲咁正嘅活動都係近日先真正launch 到。


當時我有幸可以感受一次完整的森林浴,就在這間小白屋山後的一帶,一起靜落嚟,感受大自然。

那天超熱,我們差點想取消,但最後大瀑布小溪旁玩水超清涼,Joanne 還在袋裡取出一個teapot 在溪邊泡茶給我們!!


而我近日亦都成日去呢間白色小屋,係因為同佢一齊curate 緊佢哋嘅小小常設展,仲一齊做石頭添。

============

而近日去除咗可以睇Ayumi 嘅展覽,仲可以攞呢張「身森練習紙」


要好好感受大自然,有時只需要10-15分鐘。

找個看到天的地方,看天看雲15分鐘~

找一棵樹,坐在它身邊,好好感受純粹坐着的感覺~

中心準備了一共7款「身森練習紙」,希望俾少少靈感大家,在日常生活中,可以點用10-15分鐘,享受大自然。


7款練習紙分別由貓珊、含蓄、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The Weird ThingsUUendy Lau繪畫。大家可以將日期印上練習紙,提提自己,每月的那一天,要去探訪大自然。然後,用色彩記下你每月的一小步。


練習紙只在中心免費派發,每次只派一款,先到先得,派完即止。想要多幾款,就要行多幾步,來多幾次龍虎山探我地喇~

Saturday, June 25, 2022

噼嚦

我今朝同藝想的家寶講起,竟然有多個一個差唔多可以話係我嘅好朋友話唔知乜嘢係「藝想」!!!


搞到我要深切反省,可能因為佢哋都係2019 後先識我,2019 年我跟藝想合作做灣仔地圖同埋電車站時,喺IG 介紹過藝想好多次,多到我都想殺死自己。


不過今次也讓我reflect 一下究竟我想人哋知道嘅係乜嘢。(不過一觸及乜嘢係藝術呢啲題目就會令我好頭痛。我truly 鍾意community art, 同埋相信藝術本質係連結人,唔係淨係拍賣行好貴嘅先係藝術,但我好唔想拎呢啲嘢出嚟講 :P

expensive piece of art 都可以好膚淺,而所謂community art 都可以好發人深省。


🦊藝想是一個已經喺香港二十年的陶藝工作室。

藝想的成員主要都是智障 intellectually challenged 或者是自閉的成人(不是小朋友)

我們稱他們作師傅仔。


他們好多都一直在藝想做泥做了五年十年。

藝想 不是一個庇護工場。


他們會請有名的藝術家們跟師傅仔進行長年的合作,為師傅仔build portfolio, 也會接commission, 而且他們的作品也曾展出於很多reputable 的本地和國際展覽中。


我諗如果唔係有藝想(或者類似嘅programme) ,呢班自閉或者係智障嘅師傅仔好難有這種機會去發展他們的藝術才能。


🦊 但亦都因為有藝想, 透過藝術,連繫了他們跟社會大眾。

🦊 其中一個我好喜歡的故事是//37歲的許家豪,先天性中度智障、加上出生時被臍帶勒至腦缺氧,只會發出簡單音節,平日大多以點頭、手勢、單字與人溝通。

7年前開始在社福機構學習陶藝。


他的父母一直覺得很難進入兒子的世界,直到看到他的陶藝作品...


雖然沒有靈活的舌頭,他卻有一雙靈活的手。

有一間房子,四四方方,有前園、後園、陽台、樓梯‥‥‥機構裏沒人知道為甚麼家豪有這構思。直到家豪的父母見到,發現作品上每一個細節,竟與以往他們一家住過的房子一樣。再看看他其他作品,突然見到了一家人去旅行時見過的建築,又見到了兒子以前喜歡的電視劇人物。誰也想不到, 30多年來的畫面,深深印了在家豪的腦海裏。//


🦊 而去年,我就同一班小動物同佢哋嘅主人一齊去咗藝想,同一班師傅仔做泥,最後仲將我哋嘅經歷印刷咗做一本繪本,其實都有啲似一本日記。

本書都幾靚㗎,仲係免費添,不過想大家都真係會睇同埋鍾意,所以要完成一個好小的任務先可以得到。 

Follow @ourstories.1260c to find out how!! 

👐🏼換領繪本:

日期:23-25/628–30/62/75-7/7

完成🍀小任務及👐🏼換領地點: 藝想展覽館

(灣仔石水渠街85號聖雅各福群會地下)

開放時間:下午1:00 - 6:00

Monday, June 20, 2022

安所

四腳爬爬的小孩和獨腳獸cello

平日大家聽Carnival of the Animals 這首歌,
估每一節是什麼動物都是用耳聽和用口估,
但剛剛這個周末的小朋友卻是,
全身趴在地上
模仿起來。
扮魚兒wiggle wiggle,
用四隻腳爬,扮高腳鹿,創意無限。

已經不是第一次做「動物嘉年華」這個工作坊了,但每次,在不同地方,跟不同小朋友一起,還是充滿未知和驚喜的。

剛剛這個周末,我、小草、kilian 和他的大提琴一起去到位於深水埗的社創項目社區共享會所「安所」,謝謝她們邀請,這裡一年到晚都有很多有趣的活動,我和小草也曾經去過分享動物領養的重要性。

他們也有一個專讓「弱勢兒童都可以接觸藝術」的計劃。
邀請有相同理念的資深創新教育工作者,為基層兒童提供最頂尖的藝術學習機會。

至於我們這個嘉年華工作坊呢,原意都是讓小孩子可以用另一個角度認識音樂。

好多小朋友自小學樂器,但忙住考級練scale,也許沒有機會真正欣賞音樂,auramusic 希望小朋友和大人都能把音樂連結到生活。

而我哋嘅動物嘉年華工作坊呢,今個暑假仲會有兩次
本周日(26/6) - 於上環太平山街 stainplus 咖啡店,就在見山和郁鍵旁
七月尾(30/7) - 於觀塘海濱繪本小書店 Kadey Jadey

Thursday, June 16, 2022

夜油


今早put together my lesson plan thoughts, wrote out the outline, it still "surprises" me that after teaching same class for fourth time (each time is around 3 months?) so the fourth time repeat right)

我依然係每次,都仲係由頭再plan 過個班,由頭再整過啲slides,but good thing is many books i scanned already.

 

Bright side 係,意味生活仍有很多有趣創作事,想跟同學分享,有不斷反思;不好處就是要花多點時間準備。 

例如我們上堂在街上跟陌生人談天畫畫。夜油油。

You know when i taught the FIRST batch 繪本班in 2019, 係我第一次教嘛,唔知其實同學仔幾歲(十八到六十都有)對出版/創作/畫畫有什麼程度的認識,當時我成日同佢哋講,唔好急住去做一本書,可能要花好多年先會做到一個好嘅故事,要經過好多練習同嘗試。

同埋我認為編輯的重要性。(當然無必然的答案,例如這個年代internet 也可以是一種selection) 

但昨晚的戲也真切地描述了,編輯/印刷廠的專業,是我們不能replace 的。

同埋,我編輯(即是你)以前成日提醒我, 不 要 辜 負 樹 木。

昨晚的戲也十分之能夠illustrate 呢個point, 現在印嘢真係太容易。

(我昨晚去了看m plus cinema 看了森山大道紀錄片《過去常新、未來總是回顧》)

昨晚的戲不止是關於森山大道的攝影,也起碼有一半是關於造書的。

由個北海道大雪中的樹林開始影起。

鋸一啲好高的樹,洗木,重工業,都幾震憾。

寫在攝影邊上 FB 的intro 很好//電影觸及一些即使攝影人亦未必知道的攝影書出版流程,例如選紙及打稿;我觀看的一場,當觀眾聽到設計師決定以三色印刷黑白內頁甚至發出笑聲。電影亦理所當然的觸及他的摯友中平卓馬,他們識於微時,上京後亦經常一起由青山開始喝酒,喝完走到黃金街再喝。電影從造書切入,講述他的創作哲學及經歷,立體地呈現了森山大道這個人。//

雖然書是黑白,但他們調黑色油共調了149 次。

在1000 克中加多5 克白咁....

雖然throughout 個造書process, 森山大道都係去答吓問題,無參與造的過程,但你睇到造書人無因為咁就hea 做,, 直到最後森山先生上去睇製成品,佢成朝都勁緊張。

看着也很想念我在日本的創作家庭,森山先生已經八十多歲,但仍每天都在街上跑跑跳跳,好像田島先生一樣,而他們都是有認真的時候,有搞笑的時候。

(ok 我離題了)

但turn out 第一個班的同學其實好多做開創作。他們畫畫都好靚。

And you know another realisation i have from these four batches of classes, 呢啲學生裡面嘅作品,好多仲好過街上書櫃上出版了印好了的故事。

所以being an adaptive me, 我就說少了這種話。

不過也有一啲班,時不時會pop up 市場的問題,但我總覺得呢啲係創作的obstacle 來的

反而啲同學好purely 去講自己的故事,什至無做開創作的,往往反而有驚喜。

(不過一邊睇戲我都想,那些日本攝影師是如何維生的,就算你較年輕有名,但不代表賺得足夠)

說回我教的班,例如有個二十四歲的女孩子, 男朋友去旅行時意外地被浪捲走了,她想做一本繪本送俾自己給男朋友their mutual friends

有個三十歲未夠嘅女仔,想寫返breast cancer 真實的經歷,諗嘅過程故事仲係好factual,但真係做出嚟個end product 其實好creative

好像Ceci 畫香港街景,但其實係暗藏香港少數族裔的故事(門口貼的揮春,掛出來的衣服) 

每個同學的都很好,所以最好係你自己嚟睇成品展,秋天又會再有,唔會浪費你時間, worth your time. 

we all wish our artists have pure hearts throughout their lives, 但其實真實嘅artist 都要做好多好多paperwork 同埋無聊生活瑣事

and btw, 我搬了新屋嘛,有個大書櫃,但我想說的是,  i find my bookshelf VERY useful, NOTTT decorative, 每次教班我都會拎好多唔同書出嚟,坐巴士去佐敦... 我個書櫃十分之好。

p.s. 我仍每天都在病 XD(還有很多要努力的地方)
但又每天都有很有趣,令靈魂躍動的事情 XD 好contradicting 

Tuesday, June 14, 2022

水上

今朝跟藝想嘉寶做另一個project planning!! 佢又問我「識唔識睇中文」乜料!!!我不止識中文還打在倉頡啊, 她才是打速成 (唔係扮鬼妹,但時不時有人問我識唔識中文...) 


「我們的故事 ()」這個兩年計劃都快要來到尾聲,我好幸運在頭兩年和這兩年都有份參與!


藝想是一個主要以智障和自閉人士/的成人組成的陶藝工作室,不是庇護工場,他們都是認真而且專業的藝術家,也會在本地和外國展覽。


我們一起做的繪本今周就要印好了,想起合作快要完結就傷心,怎料,現在又有機會再合作,而且不是我們自製的機會,而是別人(誤打誤撞)把我們放在一起,還在我最愛之一的一區,關於香港 人最愛的食物和故事;還有地圖,還有師傅仔,還有onebite,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還有一個好搞笑嘅名。


oh but i wanted to say, 今日一去到藝想師傅仔就不停問「狗狗呢」「我哋本書印好未」不過由頭到尾都係問我「狗狗呢」


還有今天嘉寶正在關心一個肥肥師傅仔的小腿幾乎發黑的事。說實在的他真的很胖胖,性格很外向,很多話說,但聽說不太願郁。


腿病了,聽說也有社工跟進,但聽說是頗複雜的事, i wonder 是因為醫療制度的複雜,還是其他原因。(我以前也畫了一大系列的書,跟智障人士解釋去醫院時會遇見的情況;因為有時他們去到太怕,結果什麼checkup 都做不到,就被送走了,然後下次再被送院時情況已經太壞..... 過了可以改善問題的critical time,他們都會病會老呀) 


不過我看這個師傅(可能不夠三十歲呀)如果真的要減肥,最適合的該是 water aerobics, 叫他游水也是unrealistic 的。


來到這裡才是重點 ****我想講嘅係喺冰島 、日本、德國等

每朝個泳池都會block 起俾老人家做呢啲運動*****

我知因為我去旅行都會天天去當地的泳池游水。


不過我喺堅尼地城游泳池都見過啲老人家做but in a much smaller scale, and HK 嘅醫院都有,但真係極少,唔係普及。

呢幅畫就係講呢樣嘢,原來當年只係寫過英文 !


老人班的 火車捐山窿

在堅尼地城游泳池,有五位老人在做十分之可愛的水中運動,所有運動都不用把頭放進水的,只用站在水中,例如

- 圍圈,一起打側行(因為有水壓,行要用多點肌肉的力)

- 水中香蕉跳 (把兩手放在頭頂,把小鳥拍翼)

- 一個肥伯伯做得不太好,只好以笑遮醜,另一個老人支持他(但做運動本該這樣呀,充滿歡樂又互相支持)

- 老人家們站成一直線,向前行,向後行,雙手做火車捐山窿的動作



其實我都去過一些私人辦的aquatic exercises 班,係幾事半功倍的,也有水底hold weight and cycling etc. 不過要maintain 一個池實在太貴了,唔知香港會唔會有天好似外國咁普及。


講緊係新潟十日町咁偏遠都一星期三周公共泳池有呢啲班俾市民喎。

Wednesday, June 8, 2022

four of my good friend's dog/cats died recently

and all of these human and animals had quite special stories.

其中頌華那隻貓貓已經病了好多年,本身頌華都好特別,是作家也是瑜珈家,又很博學和有趣的,可能是某些身邊的 freelancer 仰慕對象,她以前做過香港歷史導賞又做過,人權相關的工作,雖然是讀法律;但之後就成為了lonely planet 作家很多年,才成為了獨立作家。

她是誤打誤撞接收了人家兩隻唐貓。

但其中一隻痴得佢好緊要,頌華在家中練習時,隻貓係會even downward facign dog 都坐在她背上,長期要痴實她。

但其中一隻貓仔病了好幾年,又像淋巴還是癌,又thyroid 有問題,甲抗還是甲亢,又成日便秘,成日要帶佢落街睇醫生,有時又會病到唔郁。

我總覺得呀,看着動物一直suffer,成日差啲死又無事真係好 tiring, 不過佢隻貓都唔後生。

同埋養貓養狗的人,就算平日好像十分理性,看破紅塵的人,到最後都時不時都唔理性,想用盡一切辦法想救佢。

(我都好明白)還有有些主人隻貓都十七歲仲希望佢會長命多好多 :P (我都好明)

我又諗起明慧隻三隻腳狗狗jasper

如果去到天堂遇到其他動物的對話。

其他動物會好羡慕佢,有一個好屋企。他的爸爸媽媽都愛他,家中有厚木和深藍色的牆,爸媽也帶他去公園玩,家中又有貓,有東西吃,有得去散步,他喜歡散步,也帶他去藝想見其他disabled 的人類。

但兩個醫生都說他每一步都是痛的。

作為人類要為一隻(雖然個樣好累,但總算看來頗正常的狗,決定做人道毀滅真的很不容易)(同埋令我想起每個死亡故事都好唔同,好多老人家都只係存在,they dun feel much anymore 但一直都「死唔去」)

(又諗起我的小rosie, 平日都好好的,當然一個月一次大大的seizures 是顯然有大問題)


但他們都經歷過好像活在地獄或集中營(or at its best prison )的慘況

Rosie 是繁殖場狗 (一隻狗因為neglect deform 了,所有牙都掉了)

Jasper 在北區的村中被車撞跛了腳但村民拒絕帶他睇醫生,過了很久才被人救了,所以得三隻腳)

我覺得他們都經歷過很不好的事,找到了幸福。

應該好多好多人死時都同時thankful end of torture, 但依然有留戀的事情的。

仲有我上次喺good good 讀了「我的小小朋友」的繪本給phoebe 和lidi 睇,然後就上菜了,其實那刻她們倆都無乜表情和反應,但她們之後都說很喜歡這本,和差點哭了,pho 說想起她的表姐。

(是另一個方式看死亡和死神的繪本)

Monday, April 11, 2022

小草

There's this new law that came into place last week in Hong Kong, 
//殺鼠令餘震 市民若不交出可傳染病毒的動物 可罰1萬及監禁半年 政府年初因倉鼠染疫,曾下令撲殺逾2千隻倉鼠,事件引起大眾關注。原來政府上月底已修訂相關法例,指任何物品包括動物,如可能受指明傳染病感染,主人都須按指示交出,否則可處罰款1萬元及監禁6個月。//

Lots of my friends were shocked and frustrated. 
They all said they rather go to jail instead :'( Actually, they said that. 
Our world has become so miserable, in the past, news report on new animal laws would be pushing for abusers to get higher penalties, now, it's the opposite. 
But at least there are still so many kind-hearted, animal lovers out there. 

This illustration on the first pic, is an order HM placed for his friend whose dog just passed away at old age. I often get people ordering portraits for their pets, but also when someobody's pet passed away, it all shows how much love  and importance the pets had in their lives. 

P.S. April is 小草's Adoptionversary, she's been with  us  for two years  now. 
She's still a little shy and uncertain, like those "stereotypical-female" in 中國古代小說..... XD 
I hope she's happy and feel safe <3 

Last week, 小草participated in a Charity Photo Shoot on behalf of LAP, and met a very lovely team of people, all sweet, kind and animal loving.
Mii the MUA also have two  adopted chihuahuas, which she's spent lots of time nursing back to health. 
Vincent the Parisian, a gentle photographer who is a doctor turned artist, he grew up in all sorts of places, including Nigeria and Germany, 小草 likes him best. 
There's Jojo the beautiful and sweet model. 
Xara, my childhood friend who started this campaign, always hopes to raise awareness in animal issues in Hong Kong. She started her wedding-accessories brand hoping to provide an eco-friendly alternative. 


Friday, April 8, 2022

聖桑

動物狂歡派對日 Le Carnaval des animaux

獅子進行曲、追風野驢、袋鼠、長耳動物、化石、森林中的布穀鳥....

我同Kilian 打算一齊做一個Saint-Saëns的音樂x 畫畫工作坊,對象是小朋友(但其實大人也可以畫小朋友般的畫!)

因為Kilian的 music education charity Auramusic  專門是推動..... 真音樂教育的(即是學樂器不止是為考級那種)

而且時常跟其他界別crossover, 例如之前做過安魂曲的哲學討論咁。

Saint-Saëns的動物嘉年華,聞說每隻動物都係佢身邊的朋友(我啲地圖都係㗎喎,裡面啲動物都是街坊來的)

同埋係當年失落時寫,除咗天鵝一曲,其他都無公開發表過,卻成為最為人所熟悉的作品之一。

我最鍾意Double Bass 的 Elephant, 和Aquarium 

當然還有大家都愛的cello 的天鵝

根據維基百科 (笑)聖桑多才多藝,早年曾涉獵地質學、考古學、植物學及昆蟲學,他亦是一位數學專家。

後來,除了作曲、演奏及撰寫音樂評論外,他還與歐洲知名的科學家進行討論,以及撰寫關於聲學、巫術科學、羅馬劇院裝修及古老樂器的學術文章。也曾編寫過一份哲學著作。

是神奇的人和child prodigy

他亦是法國天文學會的成員;他舉辦關於海市蜃樓的講座,又懂得按自己的要求製作望遠鏡,以及按如日食般的天文現象來計劃演奏會。

Wednesday, April 6, 2022

冰山

你知道飛蛾有多長命嗎?
我認識不少怕飛蛾的人,但更多人怕青蛙!
那天在山頂見完那黑白飛蛾就有點念念不忘。
又想起以前中學厠所有隻兩隻手掌大的飛蛾在男厠,人人都想去 看,因為「很恐怖」
非常讓人吃驚的是,有很多的飛蛾比蝴蝶還漂亮。
聽說蛾的壽命很短,一般只有九至十四日,屬於「完全變態昆蟲」,第一步是從卵孵化成幼蟲或毛蟲,開始進食;幼蟲經過多次脫皮,發育到一定程度就變成蛹,並做成繭把自己纏繞起來,蛹在繭裏發育成飛蛾。
他們成為飛蛾後差不多不再需要進食,只是在一開始是幼蟲毛蟲的階段進食。

今天跟龍虎山那白白漂亮的房子的 Joanne 開會,她是那中心和她們出的書背後大腦,是個十分之愛讀書和有內涵的好女子,也住在這區。

我們近日正在思考中心的下下個小展覽。 

她不想只是很科學性/factual/教育性的展示 

本來我們打算是以「擁抱龍虎山」為題。

但傾傾下就變成想表達「其實我們只是看見山的冰山一角」這個theme, 我們平日開心傷心去行山,但其實只看到樹木的表層,什至只是一少部份,但腳下的泥土有多厚,樹上住了誰,有多少眼睛望着你,樹背後還有多少層樹,還有幾多我們未發現過的物種,很多都是人類認知以外的。

就好像人類其實對海洋,什至我們自己的腦袋的認知都很少很少 。

今天由早上十 點一直諗到下午三四點。

正當我們說了收隊!要離開的一 刻,中學同學Nigel 就出現,他也是太平山街街坊, 是一個triathlon 三項鐵人。
我認憶中,他於中學時是個百厭和停不了的學生,現在卻成為一個愛思考愛讀書的人,真神奇,我常在太平山街碰見他。

原來他近日轉了工,去了鄉師自然學校教, 我很久以前就知這間教育另類的學校,那裡每個老師學生都有個「自然名」如松木、小草、麻鷹等。

於是我第一件事就 問他他的自然名是什麼。

他說「山丘」

因為小時候的三個朋友,自己改了花名,分別是

姓馮的 - 風breeze

姓石的 stone 

和姓丘的他。- mountain 

大個開心傷心時也喜歡進山之中。
最喜歡大嶼山,因為有靈氣。但自小就住在龍虎山腰。

現在當老師也想給學山穩重的感覺,所以就叫這個自然名了!

今天在見山碰見所有市集修女部的朋友!
從我觀察, 來了五回餵食!唔係餵少少,係好多

1. 高妹 -  一大堆零食,朱古力餅
2. Penguin n 大頭: 四個Bakehouse hot cross bun
3. mag: 四個 espresso remedy 大蛋糕with crunches
4. 郁鍵 : 各人恆常的西炒飯 粟米肉粒飯
5. froyo
同場加映: 整條街都是拍戲的人。

在太陽下傾了這麼個小時,很開心,不過今天還很睏,經歷了之前幾天的顛波。顛波看來仍然未完。但感謝所有好人的愛和陪伴 <3 世上壞事擾人的事很多呢。
近日很多個project 都是在用腦構思的階段(或者是埋尾的階段) 

Sunday, April 3, 2022

企鵝

企鵝的憂鬱 The Death of a Penguin

剛讀完昨天於見山買的《企鵝的憂鬱》The Death of a Penguin

是烏克蘭作家安德烈 Andrej Kurkow 的長篇小說。
他直到現在仍是英美世界最知名的烏克蘭作家。

故事節奏明快,用字簡單。

感覺輕快得從來不讀小說的人都能一口氣讀完。
不止適合認識烏克蘭,跟當下香港對照都會有很多共鳴。

主角是個看起來對社會狀況沒有概念、對權力爭奪完全沒有野心的人。 

不是為了要工作,也許連報紙都不會讀

動物園開放認養那天,主角把一隻叫米沙的企鵝帶回家。是一隻患有憂鬱症的企鵝。(原來蘇聯解體後,物價通漲嚴重,有些動物園曾因為不再能經營而把某些動物賣掉)

他想當作家,但一直鬱鬱不得志,覺得自己寫不出什麼故事來。 

唯一一次投稿,卻被當地Kyiv 報章的主編看上了,請他專門寫訃聞,而且是為未死的高官達人、廠家商家寫訃聞。

這一來他不用自己寫故事,某秘密偵探處已把那些人的一生事跡(都是壞的居多)編成檔案給他,但他卻要把那個人寫成大家都很懷念的(但又其實都抵死)嘅人。

怪事在於,剛寫好的稿每每好像預言一樣,預視那個人即將離奇死亡。

大家不難猜想,背後一定有什麼黑幕,而且不論編輯還是主角本人,都時不時要「避風頭」怕「被盯上」所以主角也是知道的,他有反覆思考,但最後決定,總之自己不是殺人那個,又賺到的錢可以買多點魚給他的寵物企鵝就好了。

裝不見。

而且不做這個,他就很無聊,不知該如果處理自己的人生。

故事沒有長長的敍述,沒有sweet sweet juicy 的片段,沒有濫情,沒有愛情橋段。
連女朋友也是剛巧的。

有點像偵探小說,也有神秘國安部。

也許整個故事都可以換過一百個訃聞主角,原本地搬來這城。
也許你也會覺得某些人曾經濫權,害苦了很多人,是該死的.... 


讓我想起今天Guardian 有篇新聞說,俄羅斯也有專業人士移民潮,因為覺得‘No hope for science in Russia’: the academics trying to flee to the west

故事中也有一個終身鬱鬱不得志的科學家(kilian observation)
要不是主角幫他出錢 ,他連醫院都無得去。去到也是住在一個體育館咁大的禮堂等死。


1961年出身的烏克蘭作家Andrej Kurkow, 在歐美都頗有名氣。

陳總舵說我們要去拜訪他。


2022 年三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際,作者接受過台灣的報導者專訪「基輔的最後一碗羅宋湯後,他在利沃夫堅守文化前線──專訪烏克蘭作家安德烈.克考夫」

作者生於聖彼得堡,幼年遷居烏克蘭基輔,六歲就開始提筆創作,嗜號是收集仙人掌。在基輔大學主修外語,除了英文、日語,還會說九種不同的語言。

曾經當記者、編輯、監獄警衛,電影攝影師,寫過無數劇本。

跟很多成功的作者一樣,他說自己曾投稿五百多遍都被拒絕。

試過為了自資出版,往哈薩克買紙,而且不是普通的紙而是食物包裝紙來印刷。

印好後逐間報檔問可否寄賣,什至自己做人肉紙牌,站在街上賣書。

那個年代沒有烏克蘭文學,因為蘇聯時期很多作者都是遵循蘇聯政府的意思寫作 - 寫工廠多好、革命英雄多偉大等,獨立之後一下子就不知道寫什麼。 

更遑論幽默。


他能夠寫出不同的東西,也許跟他小時候跟哥哥設法找禁書來讀有關。

移居基輔後,他們初次接觸到歌頌「 列寧爺爺」以外的書,閱讀了很多跟哲學和存在主義相關的書。


他媽媽和婆婆都是外科醫生「所以家裡唯一有的彩色書,就是人體解剖和器官圖鑑。」

蘇聯解體後隨之而來的是黑幫猖獗,警察濫權和政治腐敗的問題。

時局亂象、人心扭曲、一片道德荒漠,全被克考夫以一種接近魔幻和黑色幽默的方式寫進《企鵝的憂鬱》一書中。

雖然故事步調輕鬆,但卻處處看到後蘇聯時期的社會問題,包括隱藏在日常生活背後的的勢力爭鬥和特權貪腐。「接近結局之前,主角為了企鵝,做出一個特殊決定。」這個十分之symbolic! 

最後一句也很精警。

Saturday, April 2, 2022

企鵝

冷冷雨的一天,見山卻擠得水洩不通,這裡發生的事永遠都是意料之外的。

Joanne 看着堆在門外的人,說好像雪糕店外排隊的人龍。
如果大家對讀書有這樣的熱情就好。

Margaret 穿着乾濕褸,帶來自家製的椰子scone。
她說來見山好像去探老朋友。

她甫坐下就談起《欽天監》

然後陳總來了後,就開始說到昨天,從七千多名參賽詩人中脫穎而出的香港詩人所作的詩《擦音》Fricatives. 
作者雖然年輕,用的字好像都很簡單,
但詩中帶着濃厚的怨屈深沉憤怒感,而最終卻只以rice, steam, white 作結。
尤其是white. 
又好像大家共同經歷的憤怒屈辱,都只會像吃飯一樣吞下去。
而且很多意象都很緊扣。
聽margaret 談文學和詩歌真的很fascinatng. 

又談到是什麼despair 令人做出一些行為。
無論是在談哲學、法律、文學、香港人的問題,她都充滿熱誠。

外面灰灰的天空一直下着毛毛雨,天氣只有十三度(簡直就像英國一樣)
鄰居郁鍵謙嫂端來西多士和雞翼,還有stainplus 的 貓貓咖啡。

見山最年輕的店長汶禧也總是有很多好推介
(所以見山每天有不同店長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同一間小書店,賣的書有限,但你每天來都會有很不同的interaction)  

他朗讀着烏克蘭作家的《企鵝的憂鬱》的介紹。
陳總舵傳來見山一篇舊IG 文,十分之fascinating. 

《企鵝的憂鬱》

主角是一個作家,一個想寫小說,卻是個只能靠撰寫訃聞維生的不得志作家。
而且是幫未死的人寫訃聞。
動物園開放認養那天,主角把一隻叫米沙的企鵝帶回家。是一隻患有憂鬱症的企鵝。

作者安德烈更大的影響力是在國際文壇,直到現在仍是英美世界最知名的烏克蘭作家。

報導者曾刊登過這篇專訪

//他崛起的過程頗為傳奇,1961年生於彼時仍叫列寧格勒(Leningrad)的蘇聯第二大城聖彼得堡,3歲因為父親的工作而舉家搬到基輔,在哥哥與朋友帶回來的「禁書」與心理學及哲學書籍中,打開了不同於童年時期包圍在神話化「列寧爺爺」偉人故事的視野。
畢業後,他在軍中服役期間擔任黑海西北港灣都市敖德薩(Odessa)一座監獄的獄卒,為排解沉悶的工作,開始創作童書。

在蘇聯解體之後,烏克蘭經濟每況愈下,通貨膨脹極為嚴重,大部分出版社都停業,亟欲發表作品的他只能「自費出版」。

首先他向友人借錢,從哈薩克買了6公噸的紙──並非正常用來印書的紙,而是用來包食物的包裝紙,找到一個印樂譜的地方,借用油漆行的訂貨單自己「自創」出一間出版社的名字,各印了2萬5千本的哲學小說與5萬本童書,然後一家家跟書報攤談寄賣,甚至自己穿著掛在肩頭、垂於胸前和後背的「三明治式廣告牌」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叫賣自己的書,最終自立賣完7萬5千本書。//

汶禧還推介了其他書,但這裡已經太長了。
有兩個年輕人買了一幅灣仔地圖,很開心。

今天本來ad hoc 約埋行上山頂...
怎麼選在冷冷雨的一天去行山,也許我本來只打算做運動, 而我們倆個一年大細都有好多鬼怪又不賺錢的音樂藝術建築誇界別 project 想做,也許是因為這樣,時不時就約埋一齊去行山。

另外,我們的行山是大家分別由家中行上山頂會合😆 

然後為了滿足「一起」行山這件事,就行一圈盧吉道😆

結果每次都會談出一百個古怪project. 

太多了,要去郁鍵和見山找汶禧店長繼續傾。

Sunday, March 27, 2022

西草

 

我媽媽近來天天都跟兒時朋友傾電話,因為那朋友老公剛去世,很傷心,所以天天打電話來。
剛聽到他們說兒時往事。
當年朋友行路返工(她們都是車衣的)
左腳 kick 右腳 ONLY, 但跌斷咗隻手碗!!!! 
嗰陣佢拎住隻手 !!! WTF
as in 右手拎住隻tiu tiu feng 嘅左手
幸好有好心人,叫的士車咗佢去聯合醫院 (無叫白車)

佢話依家諗返起仲覺得唔好意思 ,嗰陣一生人都未搭過的士 (留意佢哋只係工厰妹住屋村)

呢個朋友秀玲 跌親手腕時已是二十幾歲了。
她小時候住在西草灣的木屋,即係現在的藍田,那時爸爸媽媽很忙,完全不理他們,幫他們四兄弟sister 報小學,就係無幫佢報。
去到學校門口,老師反複睇人名表都話無你個名喎。
兩個哥哥都入學校去了。就只有她一個站在門外,無書讀 。

結果她要去牛頭角讀,小學時每天要一個人自己行四十五分鐘上學,每天都遲到,被老師打兩下手版,後來有次大發雷霆,但從來無問她為什麼遲到。
補充,她媽媽只是第一天帶她上學一次,那天就沒接她放學,她要自己找路回家 - 由牛頭角回藍田..... 

她自十一歲肚就好痛
所以小學都畢唔到業
(她有腎病,我自細就知呢個姨姨無咗個腎)
最後堂哥看不過眼,送了她去私家醫院 - 浸會
看診做手術要一百蚊。

她的腎已塞了,但佢哋無錢,所以被轉介去當時新開的 QE

那次做了什麼她其實不清楚,
做完手術出嚟一直很痛,流水和血流到成床都係,但醫生就話你可以出院了。
也不用覆診。

跟住出院後一直痛到十七歲

阿媽話heyyyy 依家開咗間聯合喎
去到就話要切了這邊腎,遲點來,另一邊都要切了。

中間她也返過大陸睇,和工聯會的醫生。
但大陸醫院叫她回香港買啲顯影劑上來大陸再幫她照過。
那次手術的傷口很大,由腰前去到腰後的.

係咪嗰代人個個都咁多故事的
因為呢個auntie (無咗個腎)我自細就聽我阿媽成日話,唔好食咁多鹽,但我覺得相比我所有朋友,我根本食得好少鹽,其實少出街食嘢已經好大差別。但時至今日,我阿媽仲覺得我係鹽魔

so, 我媽這個朋友秀玲的老公鬍鬚佬,係完完全全無病痛的情況下,突然有天吞嘢有問題,發然肝癌末期,三個月後即是剛剛的年初四就死了 :O

我阿媽同阿婆講故事都好正,係咪所有阿媽同阿婆都係講故事高手來的。
我知我用過這張相不止一次。但我真的很喜歡這張相。
跟愛的人一起的時間過去了就沒有了。
我很喜歡我婆婆,但她一直覺得我是又唔靚女又搗蛋的。
不過也很慶幸在她年老不適的日子,有段時間是我們兩個人在家,我堅持會帶她去堅尼地城買砵仔糕,一起看youtube 等等。

Thursday, March 3, 2022

烏克蘭

Anything war can do, peace can do better.
My heart aches and breaks for all those people who were forced to leave their homeland. Even if one fortunately escaped all those attacks and bombs and crossed the border, sadly it'd still be a long and difficult road ahead, think of being uprooted from your home all of a sudden. 

It's miserable to think that, even millions of people were protesting against the Russian invasion on Ukraine, we cannot stop a few people's madness. 

We must continue to reflect, and think of how we can do better, as world citizens. Don't let the helplessness numb us. 

In my high school alumni network, everyday there are Europeans reaching out, offering homes to the fleeing Ukrainians, connecting people, providing transportation information; but also, some who were asking for advice to get their family out of a particular city, but had no ways to do so, two days after that city was heavily bombed. There were also families of three generations with kids, all escaping by foot, not knowing whether they'd succeed.... 

Quoting my Ukrainian friend "War. Day 7. Putler continues wiping out Ukrainians, city by city. First by bombings and shooting, next by humanitarian crisis. I wish everyone to never know how it's when your old relatives have to spend nights in cold shelter, constant sirens, when kids scream they don't want to die... and then they die..." 

Indeed, even if you don't know anyone from Ukraine personally, but the distance between us is really not that big, like they say, all blood is red. 
 https://linktr.ee/RazomForUkraine

Saturday, January 22, 2022

盛夏

盛夏繪本班
每次上堂聽大家分享創作意念,背後的經歷,都有笑有淚,有些主意有創意,也有一些令人流淚的經歷。
回想第一堂大家還未互相認識,到現在看到同學的作品,真的十分之神奇。

有些同學從事創作行業的。

本身已經畫畫好靚,有好多fans, 好像Mandy 和阿強。


阿強的繪本並不是一本書,而是一部可以扭扭竹枝的自製大牛龜,因為她自細十分愛看電視,由想趁這個機會做點非政治性議題的創作,於是就畫了一九九七年以來,每年最令她深刻的電視節目,由天線得得B, 還珠格格、百萬富翁、小丸子到後來的頭條新聞或者是新聞,或者是不再想看新聞。
近年讓她再看回電視的是東京奧運,還有全民造星啦。

Mandy 所做的是可以由封面讀到封底,又可以由封底讀到封面的雙面書,關於地球暖化下被水淹沒的世界。我和她都很喜歡(畫)水。


有同學從來無畫畫,希望創作一本關於自己跟兒子面對突然「生離」的旅程
(其實她可能不知道這個班要做一本書的,我記得有同學當時好驚訝)

由於幾十年無畫畫,也不知該如何開始,大家見她每堂課也買來不同木顏色、水彩、咭紙等等,都覺得很可愛。

後來,她越畫越起勁,有晚畫到眼睛爆微絲血管,半夜要入急症室,但最後也完成了作品。

相信創作也是她面對生離的重要部分,而這個也會是ongoing 的旅程。她又把完成作品送給二十歲大的兒子。


也有整本書都以回收物拼貼而成的 「俾我hea 吓啦」的Stephanie, 上完這個課之後她問了我很多很多次幾時再開班,因為她媽媽很想來上課做繪本!


也有同學畫了一本關於領養兔子和棄養兔子的雙向書,大家都說十分十分之適合當下的香港。

她第一堂課就說,自己關心的正是小小動物,曾經被人買回家,如珠如寶,有天就被拋在街上了。
就是因為牠們較便宜就較少人關心,但她們的生命真的是因此更廉價嗎?

她不願意在分享會分享,因 為 每 一 次 說 起 都 哭。
但其他同學都喜歡她的創作,代她分享,她聽着都哭了!


還有見到阿愛分享會後還讀了很多次她的繪本「再見、再見」
是年輕的她患癌的經歷,表達得很有創意。


大家都好喜歡好喜歡恐龍繪本「尋找新家園」(你們自己去看)

娟仔本來說自身healing process 但卻充滿對這些年社會轉變的隱喻的。

上次介紹兩本黑色幽默書屎爺的「念」和夏競業同學的沒有名字的雞。
仲有今日未聽到Janet 和Pauline 的~留返下次。


全部都好有趣同唔同 自己去睇啦。


對我來說(!!)我講過好多次
我(哋)唔追求要半年做到本完美的書(又寫又要畫喎,大家真係好犀利already)
對某啲同學來說,更可能是一個治癒之旅,或者是一個起步點,
或者從平日的認真文創中take a break,
但我已經聽到有同學說要準備下本書怎樣怎樣!!(touching <3) 

有啲同學做咗成本書出嚟,今日都依然表現一副迷惘的樣子!(但明明做到咗喇)
其實個end product 係點,有定無都真係唔係重點,認識多啲繪本,一齊讀書就已經好好。


當然,也聽到有同學說「嘩我本書真係有人買!好開心呀」
我都被她的開心感染了。


不經不覺,在Trial and Error Lab 已經教了三個series 的繪本班。
大家都超有才華!
好慶幸可以跟大家一起花了那些夏日晚上。

The exhibition of our 繪本研習班will still be on, for the coming week, visit beautiful @1.7book.tnl 
謝謝Ceci 我們溫柔體貼總是令人感覺安穩的小助教。
還有今天來聽同學分享的新舊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