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7, 2019

值得

轉眼就十一月七日了,昨天跑了一個認真的步,運動真的是有神效的,不能否認。
手上有好幾個令人興奮的project, 都是夢寢以求的,但要每天慢慢畫,不能畫不完啊。早上、畫畫的時候、跟喵喵和Rosie 一起的時候,都會有這種十分十分幸福滿溢的感覺。

現在正畫和寫那個關於 一隻唐狗同一隻純種狗的故事,但其實他們只是一個thread,是講繁殖場、領養和混種狗的。
這幾天,一直在想唐狗角色用薑黃色的唐狗好;還是黑色眼上面有黃色兩點那種唐狗好。 你覺得呢?
雖然我心目中以某些狗做blueprint, 但希望係所有adopter/foster/etc. 都可以用來解釋給朋友聽自己隻狗和貓的故事,同埋點解要選擇領養。

故事中的繁殖場純種是以Rosie做藍本的 - 但大家可以貼返自已隻狗落去。

如果用黃色唐狗,背後的藍本當然是Ted 大佬,他是一隻從香港仔船塢救回來嘅薑黃色狗,個個都話佢好似謝霆鋒咁型仔同cool,有好多義工好驚佢。
他初從船塢被救回來時滿身傷痕,而且完全不信任及理睬人,就像患有嚴重抑鬱症的人類。有義工更覺得他是太「野性」的流浪狗,永遠都不會信任人,要放回他。
經過數個月的努力,所有人都說德仔改善了很多。 當時義工發現半放養的德仔頭頂有個極大的傷口, 想找辦法幫助牠,但德仔是一隻自少沒有跟人類有好記憶的狗兒,不容易把牠捉住。到了第五天,可能傷口令牠痛得難以忍受,讓他終於接受義工們的幫助。 經獸醫診斷,德仔的頭、頸部及約四分一部分的身體,已給食肉蒼蠅蟲嚴重侵食,情况比想像中更危殆。這短短五天,德仔所受到的痛苦非一般筆墨可以形容。 經過數小時緊急手術,獸醫及其團隊從德仔身上捉走了數千條活生生的蒼蠅蟲...獸醫也感到震驚。更讓獸醫診所臭氣薰天了好幾天! 有一段影片,看見德仔全身都是活活在鑽動的蟲和血洞!
Ted 等咗兩年半終於有人adopt 咗喇!如果用enya /沐沐 就係女仔角色,令人憐愛啲。

(故事的第一個spread 是領養中心中的景象,義工忙住幫動物洗澡,做到頭昏腦脹的景象)

我們的故事是關於一隻高大威猛(但其實在流浪日子飽受風霜)的唐狗,和一隻表面上像隻公仔但內心充滿大理想的小poodle。他們的生命本來就不會相遇,因為就算今時今日,唐狗也總被認為是「無咁好」、「無性」、「倉狗」、「污糟」而人類卻會花幾千元幾萬元去買一隻純種狗,就好像我們故事裹的小Rosie 一樣。

她自出生不久就在鬧市的寵物店中等人購買,看着街上的風景想像將來會在一個怎樣的家庭生活,有次一隻導盲犬經過,她便立願自己也要成為一隻能夠幫助人類的小狗。
可是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她長大成人了,身邊的貓狗都找到家。
有天,她以為自己的lucky day終於降臨,被運離開寵物店; 怎料來到一個黑漆漆的貨倉中,臭得很,並且被放進一個比之前更細的籠中,周圍的狗狗大聲吠叫;慢慢,她發㺺,他們當中有些己在這裹「五百一十三天了」、「我旁邊那個啊,以前每天在叫,現在聲帶都被割了」這裹有時有東西吃,有時沒有,四周都有老鼠和昆蟲跟他們爭僅有的食物,很可怕。不過Rosie有時會告訴他們外邊的世界的事,其他人卻好像覺得她有幻覺。
有時籠太小,就是好朋友的狗狗也會打起架來。
就是,在某個雷雨交加的夜晚,一隻害羞的大唐狗跑了進來避雨,有些老狗兒在半夢半醒中還說「咬喲,又是這些外來的大狗,好大隻,好恐怖呀,快走吧」「會不會帶病來傳染給我們呀」
那就是德仔,他也沒那麼好氣跟這些細細隻的動物談天,就只有Rosie對很好奇,很羡慕他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後來,她才知道原來像德仔那樣的唐狗,原來也過住好悲慘的生活,若不小心被人類找到,差不多必定會被人道毀滅,每年也有很多啊,「好彩我跑得快咋」
就這樣,他們成為了朋友,偶然他會來避雨,有次長老松鼠狗大病一場,德仔還在外邊找了草藥送給他。大家才對他多了一點信任。

不過有天,德仔一拐一拐地跑來,頭頂留住血,「都是蟲啊!」他們大叫,「你不能留在這裹啊,人類見到你會捉你啊,一定會打你㗎」大家都好緊張,大聲吠,他們忘了,越吠,那個繁殖場人類就越大可能過來。
所以啊,他真的來了,德仔看來快要暈倒了,大家都好緊張,只懂吠啊吠,想嚇走那人類。
他看見德仔很嬲,正想用一枝大木棍打他,這時大家也因為太嬲把整排籠搖得倒塌下來,大家本能反應地跑啊跑,跑了很久很久,再也跑不下去了。
是草的香氣啊,天空有星星,但大家累得暈倒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竟然發現自己又被放回籠了,但這裹跟以前不同(是領養中心),既乾淨,有陽光,又有東西吃!是什麼地方來呢,他們當中當然有人話「吓,走得咁辛苦,不又是回到這種地方」。就在此時,他們看見德仔在對面街偷偷躲在柱後偷望他們,頭還是流着血。他們一直望住街外。
(有很多義工們努力打電話為他們找新家人)

人類發現了對面街的德仔,帶住他們一起過去找他。大家都好驚慌,怕人類會傷害他。大家見到他無事無被之前那人打傷很開心,但滿身都是蟲,好像快要死了。「你們回去吧,這些領養中心是不會收流我這種混種狗的啊... 」他說。原來德仔那時用力咬住那個繁殖場場主,好讓大家能夠離開啊!Oh my god, 大家都好感動。
這裹的人類好像聽得懂他的說話,對他說「怎麼可能,混種狗都是狗啊,也是一樣的好。我們是來幫你啊」
當然沒有狗相信。
他們看着人類把德仔運到一架車上,「他會被殺死嗎?」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他們同伴中很多都被人抱住錫住的帶到暫託家中或永遠的家!原來世上也有這種事呀。
有天,德仔回來了,原來他被送往醫院去,現在終於算好了一點!Rosie 在逃脫的過程中弄傷了腳,行路一拐一拐的,tawny 松鼠大佬雖然曾得到草藥幫助,但因為一直太辛苦了,又中過風,頭都歪了,還有很多其他唐狗,聽說他們都等了很久,未有人帶回家。
(當然最後,終於有天,他們分別都有家了)
青草、毛巾、令rosie 驚的大風、自己的食物碗、來自加拿大的魚當午餐,這些都是以前從來沒有想像過的東西!他們分別被一些義工領養了,時不時還會收到滿滿一地的信,都是說其他當年的朋友仔現在在新家的生活,「那天我們帶波兒到沙灘玩,他開心得不願走」「小黑已經不再四處大便,皮膚過了兩個月也好起來了,不在痕癢」「Iris 現在是家中小霸王呀,是最活躍的一個」
Rosie 雖然沒有成為導盲犬,但卻常常跟主人一起去做講座,講述自己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等待被救的動物們的故事。德仔雖然是唐狗,但現在成為最受寵愛的小寶貝,總會依住主人的大腿睡,其實唐狗跟其他狗也是一樣啊。

所以雖然這是Rosie 和德仔的故事,但被人看低的唐狗,沒有人要的唐狗,後來成為別人的寶貝,也可以是Parker 的故事,可以是Ollie 的故事,可以是superhero 喵的故事,Laurie、沐沐、Enya的故事。
曾經骨瘦如柴,深信世界永遠不會再給他們第二個機會,經歷了數千天住在暗黑地獄的故事是Rosie 的故事,但其實也是Corbin, Gardenia, 小雲、Tawny,和我們相遇過的很多繁殖場的貓貓和狗狗的故事。

Wednesday, October 30, 2019

剛好

點解你可以咁似Ollie細個㗎。
今天去了漁農署拎呢六隻BB狗出嚟。雖然漁農署每年都將近一萬隻動物人道毀滅,但偶然遇見他們認為可以rehome 的貓狗,也會聯絡本地的動物慈善團體。這六隻從山上救來的流浪狗BB就是幸運兒了。
其中五隻都好活躍,但其中一隻一開始躲在籠最後方,不斷給兩個同胎但比她大一倍的姐姐踏住,偶然瓜瓜大叫;然後我們一摸她,她又大聲尖叫,最後我把她抱在大脾上。
對於初被救來的狗狗來說,第一天都是可怕的,又轉換環境,又要打針,打microchip, 又暈車浪(大多數都未坐過車吧)會嘔等等; 所以從沙田去到西營盤時她開始肚瀉,弄得我整件t-shirt 和補都是屎,這也不是什麼罕見事。
不過她終於settle down 時狀態好像好差,大家立刻帶回到獸醫,要留院吊鹽水,希望只係小事啦。
每次要救新狗狗,之前都要瘋狂安排一大輪,打很多電話找暫託家庭、安排睇醫生、安排車輛等等,我經常都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在做這些事情。還有LAP 中很多其他義工,因為LAP每一個人都是義工,沒有人是有人工的,但卻有兩個開一年365 日的領養中心(在西營盤和荃灣)我都覺得好瘋狂和神奇。當然,貓狗很可愛,但其實也處理很多文件、執很多很多屎、可能有傳染性的病、要餵藥、很多體力勞動,把東西搬來搬去,也要解答很多很多人的問題等等,也許這是代表世上也有好多好心人; 另外也有很多問題需要做得更好。
做foster coordination 有時好像總在乞人幫忙(簡直有遺日常做人原則),又好多時都要處理last minute 的問題,但我心底裹面知道這這都是值得的; 不是因為動物望你的眼睛好可憐什麼什麼的,but even if they have no emotions, like trees, but living things is integral part of the world. and many of them are worth rescuing, their lives were only made worse by human rampant development, in an unsustainable way, even though we cannot make immediate systematic change/policy changes, it's good to save them one by one, and educate people about it. i guess deep down that's the reason.
仲有,這些日子也認識了很多很好的人類朋友。
希望這些狗狗即將會展開十幾年十分之被寵愛嘅日子吧。好像我家兩隻乖乖一樣,我每天都很感恩遇上他們,對他們的愛總是感覺是剛剛心臟裝不下咁多,也不會是多得不舒服的,所以感覺很幸福。

Sunday, October 27, 2019

鰻魚

這張相是剛好一年前,住醫院最耐的一次(其實不是,我小時候還住過幾次較長的醫院)
跟筆友開始談天,某程度因為他新收養的小貓,帶回家時只得兩三個月大,是附近的人找到的一胎小貓。我們開玩笑地說她該改名為鰻魚小姐,因為當時大家正食很搞笑的鰻魚麵包。不經不覺又過了幾個月,他們是對方唯一的親人,做什麼事都在一起,例如睡覺、吃飯、洗衣服什至去厠所。她十分喜歡跳上他膞頭坐,上星期他才說起她像一條頸巾般, 總是在頸旁。
真想不到她會突然遇上交通意外,不知為什麼,其實我是有遇感她可能會遇上一些意外,也不是第六感,不過是因為我在動物機構當義工已經這麼久,看過太多意外而已,也掙扎過要不要提他,但事實就是大多數人在問題發生前 ,都不會覺得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包括我們那些被捸捕的小朋友朋友,他們都以為自己準備好,怎料在示威中真的被red-handed 捉住,才發現是幾可怕幾嚴重的事,也會半夜收到某某個保釋中的小孩想要自殺的事。近日最可怕之一,是你旁邊的「示威者」可能突然是警察扮的。
筆友說貓貓當時內臟都飛了出來,盤骨碎了,但做手術後就可以行返,會無事。怎料之後那天突然死了....
他住那條村可能一百人不夠,也實在沒想過會有交通意外。他說從來沒想過會那麼傷心,但那小小的生命對他的完全信任和愛教懂了他很多。
雖然我因為曾經畫的那本繪本而接觸過很多剛喪親的人和那些題材的繪本,但當死亡真正發生時總是比你想像中沉重。他說沒有想過可以那樣悲傷。對,很多人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摯愛離世,不能想像那種永遠失去的難過,但死亡又被我們想像中接近,每個人都會有機會經歷的傷痛。
關於死亡嘅繪本實在太多太多,好嘅亦都太多。 成日講呢個題目的talk, 根本我唔係故意成為呢方面嘅....... 「專家」
其中幾本我最鍾意的生死教育書包括
 1. Goodbye , Grandma Erma (好鍾意_) https://www.facebook.com/maoshanc/posts/10102857481082411
 今早重讀了這本好出名的 「再見,愛瑪奶奶」 小時候覺得這本書一定好悶好煽情那些。 其實它是生死教育這題材中必會被提起的書,雖然是繪本,但全部都是相,以貓嘅角度講故事。 作者大塚敦子曾經因為紀錄愛滋病人生活而獲獎,亦做好多動物議題和人道議題。 這本書是真人真事,婆婆是她好朋友,後來患了血癌,她紀錄下來成為此書。 看好多次都會哭,不過,有一次在誠品講「最後的告別」的talk, sharing時有位太太舉手說:其實這種生命教育的書,說到尾 - 「都是要提醒人們珍惜活着的時間。」 這本書真的寫很好好,不煽情(不喜歡那些煽情和說教的書)、傷心中還有幽默,也有安慰。
有時,我想起我真的選擇做自己想做的事- 寫和畫繪本,心裹面會感動得像有小星星閃動;不過我不是天才,總是要花好多時間思考才寫到一個故事。 另外,真的好想多啲人可以讀到這些世界上已有的好書,繪本不是只給小孩子讀的,也不一定是幼稚的。
REA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9xN_bSoWX0
仲有就係 2. 熊與山貓 3. 《跟爺爺說再見》 4. 《好好哭吧!》(Grad blot hjerte…) 5. 當鴨子遇上死神

Thursday, October 24, 2019

米豬

我還以為是因為火星人的問題添。
我小時候有個好搞笑的夢想。就是在一個流動車上住,然後賣熱狗,這樣可以穿梭在加拿大各個地方,又不用跟自己喜歡的東西分開,低成本,易整,又好味。而且在加拿大的大型商店外偶然也會見到賣熱狗的車。
我是因為今天見到其中一間米豬蓮黃店是一間熱狗店,所以想起這件事。你呢?你小時候幻想自己大個會做什麼?
近日香港示威其間,有些店舖免費派食物給示威者,於是,大家都去支持那些店,在今天這麼兩極化的香港,公開支持示威的小店是很有勇氣的。亦因為大家欣常他們的勇氣和義氣,所以這些店每天都排很長隊。店外會貼有「米豬蓮」的貼紙(拼食/讀法跟米之蓮差不多)
因為大家欣常他們的勇氣和義氣,所以這些店每天都排很長隊。
而這件事亦間接讓大家選擇小店,不去光顧那些很方便的連鎖店。
也有一些被叫作藍店,就是裹面都是反對示威的店員或店主,有些曾經拒絕黑衣人進入,或者不停鬧示威者的店。
香港終於有秋天的感覺,每天的天都很藍。想不到這麼快就年末了。你們會慶祝聖誕節嗎?
香港的日式餐廳有茶碗蒸,但不可以去餐廳只食茶碗蒸吧。
你的貓貓很可愛呀,像頸巾一樣,讓我想起我的貓貓小時候都會這樣的,不過現在大個了就少了這樣做,但無論如何他都是最可愛的!
エクレアうなぎちゃんは、とても甘い子そうだ。会いたい。私の猫小さい時もとても甘かった、今より。でも、いつでも、大好きだ。

Friday, October 18, 2019

叮叮

今天嘛,真的很興奮,是[我們的故事]電車部份的第一天。
在「我們的故事」中,每個藝想師傳仔都會因應興趣,跟一位社會人士拍檔一起做泥,例如有建築師、瑜伽老師、音樂治療師、農夫等。
他們的展覧在十月開始!將會有一架陶泥電車穿梭港島十天,就是大家一起可以上電車上玩、學整陶泥嘅電車,而佢哋嘅作品亦都會在十五間灣仔小店中展示,所以之前就幫佢哋畫咗灣仔嘅地圖,仲喺大有商場外面嘅電車站廣告panel 上面㗎。我同佢哋一樣咁興奮。
他們主要是自閉或輕度/中度弱智復康人士,每一個都充滿個性;果然,有好善良,有喜歡說反話的有搞鬼的,有喜歡罵其他學員的、有超級專心在做貓仔的 等等。
有次他們的Director 說,好多人都會問,這班復康人士做了這麼多年藝術工作,「有什麼改變」她說,為什麼大家都總是想知道師傳仔有乜嘢改變,不是應該問,這班師傳仔的成就怎樣改變了社會對他們的看法嗎?
世界還有很多很多急着要改變的事,但不要因為感覺無力或緲少就放棄。

Thursday, October 17, 2019

巴黎

我知唔係好多人share呢個sentiment, 但我時不時會想念巴黎,可能每幾日又會想起。
 可能唔係個個感受過巴黎的美,而巴黎也確實有很多不美。但我都會想起,巴黎有天窗的書店,從倫敦坐eurostar 到巴黎每次到站時都覺得去了新世界- 那明媚陽光和白色的建築物,春天的農市場、crepe 店的香味,跟deborah 吃摩洛哥菜的晚上、開車到南部途中的小羊芝士廠,酒莊.. 
高樓底的舊地圖店, 乾燥的花園, 我最愛的顏料店,一切美好的事.
中六時有一之坐飛機去探望住在巴黎的姨姨,她的家在六層高的建築物頂層,有法式窗戶,對住教堂,從香港帶往巴黎的貓兒會睡在我的腿旁。
那座建築物的樓梯是木的,買了餸後也要拿住上頂層,我喜歡木樓梯。

Wednesday, October 16, 2019

火星

[88] 今天終於感到一點秋意了,人們常說香港是沒有春天和秋天的,突然間有天就會變冷了,但近年香港的冬天很熱,試過有二十多度的聖誕節。聖誕節要冷才像樣呀,但你應該沒有這種擔心,因為你的冬天一定是冷的。
早前我說正在做的下一本書,今天開始畫了!但不知道會怎樣呢,等我畫多一點才給你看。
今早又跑步出堅尼地城,街市貓一早出沒,早上的世界特別美。很多香港人也很愛香港,可惜,很多城市發展的方向都是大家不認同的,令人很心痛。我近日完全沒有胃口,相信是沒有原因的,不過想食茶碗蒸,是不是每一個日本人都懂得做茶碗蒸㗎?
是啊,好像只有香港人和台灣人才會形容奇怪的人作火星人。
但我很喜歡日本的電車很寧靜。也喜歡London Underground 可以吃東西,巴黎的地鐵有人演奏乞錢。在倫敦泰悟士河有一個特定的位置游水,水很冷啊,需要很大的勇氣,但有時做一些在自己comfort zone 以外的事也是很好的事。
好啊,若你找到那本書,我很想看啊。我每天都想念溫泉,現在又到了為晚飯而苦惱的時間了。

剛剛這個星期一,我回到很久沒有去到的跳舞班。自從我上一個老師沒有教跳舞後我就沒有再去了。回到同一個地方,令我十分之想念以前的老師,又想會不會碰到舊同學呢(有啊!)其實當時老師已經不斷預告自己即將要退休,因為當時的他已經五十歲了,從二十多歲開始跳舞,身體過勞了,醫生要他少動一點。
很想跟大家分享這篇寫於二零一六年一月的跳舞日記,那是很珍惜的回憶:
星期一晚上的練習是每星期最期待的時刻之一,縱使平日那麼期待,但昨天臨上課前還在寫短訊給朋友說:「實在很不舒服,想把所有頭髮扯斷。雖然知道這種感覺只是階段性,但現階段就是覺得四處都不適,好像給人偷了一個內臟般,累得張不開眼睛,又覺得痛。」
可是還是去了,這練習跟其他不同,短短九十分鐘,老師既能夠教我們一些新舞步,但又會逼我們練體能,又會做一些藝術探索的活動,又會教訓我們,又會唱歌給我們聽,亦會說跳舞的意義。這些在其他課中很少發生。
上星期的課中,老師說自己由中午一直教到現在了,第一班是九十歲的老人,第二班是七八十歲的。第三班是弱智的年輕人。他說九十歲的班中其中一老人已經學了數年,但至今仍然跳得像個機械人,但他仍然每周都往老師的課。他要求我們專心,把負面情緒放在門外,以及記得自己為什麼要來跳舞,記得了就不要愁眉苦臉,要笑着專心着記着跳舞的原因就會不用跟住老師跳,不用望着鏡都跳得好。
第一段課後,大家都出了好多汗,老師把燈關上請我們躺在地上,並請現場伴奏的鋼琴老師隨便彈一首歌,然後老師亦即興地用深沉漂亮的聲音跟着唱起歌來。
他首先站起來在我們之間跳舞,然後說會過來逐一邀請每個學生也站起來,同學們可選擇在舞蹈室中行路或跳舞,最後,每個同學站起來後都選擇了跳舞。很神奇吧,不止一個老師說過跳舞是人與身俱來的能力,但我總不相信,也許好像我覺得每個人畫畫都很美不用學習,但其他人不明白一樣。當大家都在自由地跳舞,他便再把所有燈關掉,數米高的大窗外只有金鐘灣仔大廈的閃閃燈光,就好像在星空之下跳舞一般,老師說我們一定要清理好腦袋才進課室,這樣才可以把一些新東西帶走。
在課堂最後,同學們一雙一雙地表演一次過後,手牽着手圍成圓圈靜下來,老師說他已經跳舞三十年,這些年間一星期每一天都跳,對身體來說是很大負荷,醫生說他只能夠動少一點,可是他知道要是他一停下來,我們又會手忙腳亂,跟着停下。老師在香港的舞蹈圈子裏沒有人不認識,大家認識他因為老師經常把跳舞的快樂帶到老人、殘疾人士(對就是坐在輪椅的人也可以跳舞)、愛滋病患者、長期病患者的社群中。他要我們笑着和用心跳,不可以撥頭髮不可以扯衣服(那些不是舞步之一啊!),是因為這樣子跳舞才能夠感覺真正活着的感覺。他說,日常生活太多人都半死的工作半死的坐車上班下班,我們不能夠連跳舞時都這樣子,因為這樣便真的會慢慢半死下去。
這個練習節中有人已經跳了很多年,六年七年八年,也有剛在演藝畢業的專業舞蹈員,無論跳得好或不好的,都有些是因為想跟王老師這個這麼特別的老師一起跳舞。所以雖然醫生叫他跳少一點,他還是「選擇了跟我們一起跳」而近日他每次都提到他的一個「小孩」,因為老師從那個女孩還是十多歲時便認識她,一直看她長大,每個學生都像自己的小孩般,她是一個專業的芭蕾舞蹈員,但癌症擴散至骨脊,過去七個星期已做了六次化療,以前一起做pirouettes 現在只能強忍淚水跟她一起學走路。那個學生說很想很想跟老師一起跳舞,一個我們都正在享受的事,對她來說卻只能是一個願望。
然後,下課時,所有不適都突然不見了,腦袋和眼睛都變得清晰,身體也因為九十分鐘的活動而在十四度的晚上裏感覺舒服的溫暖,那是確實的生理改變,好像做完其他運動的感覺。事實上,上課前並不是帶着「跳舞一定會把我治癒」的心情去的。我是想「既然俾咗錢就去啦」「最多去到真係唔舒服就走囉」但最後,竟然真的覺得好很多很多,真的很神奇。
這使我很羡慕舞蹈老師,不斷想我也有這些令人好一點的能力嗎﹖
老師也不只會講故事,在教新舞步之餘他比其他練習的老師更在意小細節,不只是做到一個動作就可以,因為魔鬼就在細節,什麼時候用力什麼時候要用感情他都會執。熱身時要做很多掌上壓和很久的high planks, 他四圍糾正同學們的動作,又輕輕拉着我的兩隻耳朵說:「淨係有熱情係無用既,要有力先得」哈哈。
關於跳舞的事想寫的實在太多太多了,一開始為什麼會回到演藝上課又想寫一篇,關於星期一的課又想寫,翻山涉水上學去等... 面對這個情況,只有一件事可以做,就是寫。

“Faeries, come take me out of this dull world, For I would ride with you upon the wind, Run on the top of the dishevelled tide, And dance upon the mountains like a flame.” ― W.B. Yeats, The Land of Heart's Desire
“We should consider every day lost on which we have not danced at least once.” ― Friedrich Nietzsche

今日、アメリカの下院は香港の人権弾圧に関与した官僚を制裁できる「香港人権民主法案」、香港警察に武器販売を禁止する「香港保護法案」、香港人のデモの権利を支持する「香港支持決議」を可決した。(次は上院での審議になる。)
でも怖いことも連続して起こる。
1時間前、多くの平和的なデモを主催している政治団体「民間人権陣線」の代表ジミー・シャムが、街で4~5名の覆面グループに鉄製のハンマーで襲撃されました

好多人都說這不過是開始,就算知道,但也不免感覺覺很沉重。

Monday, October 14, 2019

水中

[86] 我身上有一個二十四小時連繫着的醫療機器,它是粉紅色的,有腳和魔鬼耳朵。昨晚明明知道已經沒有藥了,要換(每三天要換一次)但我因為感覺太累,覺得「呀沒事喇」竟然沒有換,今早起來,即現在就很不舒服。忘了換藥 - 我想差不多從沒試過,感覺不舒服當然是經常發生的事喇。跟朋友認識久了,就不免會提起病的事,但其實心裹面也有一半是不願意的,(另一半是希望其他人能明白)雖然不是什麼極大的問題,但也對生活每一天帶來不便,而這些無形及有形的煩惱,對普通人來說可能是很想像的。
可能有些朋友一開始很好奇,想知多點,但過了一段時間就覺得很厭倦,為什麼每天都有不同的問題會發生。我也很厭倦,你不過是聽而己,又不用打針,又不是你嘔吐,又不用你戒口,痛也不在你身上。也許我不是想別人同情,不過想可以正正常常去說自己生病的生活部份,好像其他人討論那裹的珍珠奶茶好味一樣,它不過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游水實在是很快樂的事情,或者我今早應該去游水。在倫敦時,我要坐Overground 才去到最喜歡的泳池, 而動物是可以坐London Overground的,所以常會碰見可愛的狗狗。
Ironmonger Row Baths 個名都好聽過人,1931 年初建時是一個公共浴堂,  建築物也很美,面臨一個小公園,對面是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的家。無論是冰凍下雨天,還是漂亮的太陽天,我都會坐Overground 去游水(也有時係游Open Water, 在泰悟士河)- 就算是Ironmonger Row Baths 的水都是極冷冰冰的,游水後的咖啡就是最大的動力。那裹有家很漂亮很大的Coffee Roaster, 是Ozone Coffee Roasters 喇.
我覺得日本沒有垃圾筒是很好的事,大家都把垃圾帶回家。所以啊,日本也有很好很值得其他國家學習的東西,當然也有很多須要改善的事情啦。
你的貓貓聽來真的很可愛。 你們有大家實在很好,記得我跟你說過嗎?養貓後生活就會幸福起來 哈哈。
那本關於東京人的家的書好像很有趣,竟然有東京的人的家這麼混亂,你喜歡東京嗎?在河邊的大房子長大好像龍貓故事中的人。
吓!怎麼可能,
每個星期天,香港的新聞都很嘔心,我們實在是進入了一個警察政府的年代,他們能為所欲為。人類這個物種有時好像出了什麼錯。但我們都不能氣餒的。
你知嗎,在繪本的世界中有很多很多關於月亮的書,但不是每一本都好看,但我真的很喜歡這本。是關於一個拉大提琴的女生,好爸爸媽媽問她長大了在管弘樂團拉大提琴好嗎?她想起那些穿得像企鵝的人,覺得很討厭,說「不好,那不會令我快樂」她只喜歡獨個兒拉琴,不喜歡拉給別人聽。於是,她在幻想中把爸媽變成了企鵝,並問爸媽她能否離開一下。在她獨個兒幻想的空間裹拉琴,怎料,窗外傳來貓頭鷹的叫聲,她走到窗邊叫他不要吵,但他仍在叫,於是她把茶杯一手掉到窗外。貓頭鷹被嚇走了。但這時煙囪上卻出現了月亮,它被卡住了,是她剛才掉茶時不慎把月亮打了下來。(之後的你自己看書時再看)
你有去過野沢溫泉鄉嗎?那條村共有13處免費的公共浴池,稱為「外湯」,免費不是重點,是每一間都很細好靚,好像是....... 傳說/故事書中才會出現的場景。
我該去游水和寄信了。

Sunday, October 13, 2019

周日

[84] 昨天偶然看回我家貓貓小時候的相,跟朋友談起,他小時候比同齡貓貓小得多,而且很病,起初暫託他時,每天都要帶他去打針,不知道小時候體弱會否令他變笨了 :P
他也有一個一同被求的弟弟,我不時會想,若當時較有經驗,弟弟應該能活下來,不過,也很慶幸答應了暫託他們倆,因為是颱風的一天,他們需要二十四小時看顧,而所有暫託家庭位置都滿了,假若當時我因為怕他們病而沒有答應,連我家喵喵仔也不會能活下來。
你家的貓貓應該也是這個大小吧!應該是最可愛的時候(不是,長大了還是很可愛的)你們那裹有受颱風影響嗎?
你在忙三周年的事情嗎?那本關於香港食物的書好像很好看。砵仔糕超好呀,怎會是排第十,是我的童年回憶,因為我家婆婆很喜歡食砵仔糕,那時候我常住在她的家,在藍田村,那種舊式屋村,每間房子都很小,她會以木板放在床邊做滑梯。在日本鄉間長大的你,應該不會有「房子很小」這種經歷吧。

昨天起,銀髮族在警察總部外靜坐四十八小時,天氣還很熱,還下雨,真令人痛心。也有一個中大學生在大學的對話會中站起來說自己在被捕拘留期間所遭受的性暴力;很多不能解釋的死亡。近日也有好多十分大的機構因為各種原因而要向中國道歉、或解僱一些曾經表示支持香港自由的員工,真的很荒誕。
我那天讀了一本很漂亮的圖畫書,覺得你一定會喜歡。不過是2019年出的,就已翻譯成中文,相信也會被翻讀成日文。是一本很安靜的書,一定要給你看。
不想跟人說的事?你說是關於夢想那事?
冰島是真的很難種出菜,但香港卻不是,香港不過是把土地都用作發展用,然後近二十年的人以為香港是無法自己種植,必須要依靠大陸或外地而已。
是啊,舊的主權國不會理會那些自己往昔的殖民地吧,那是以前的人的事,大家都着眼當下的利益。日本雖然曾經短暫被佔領,又佔領過其他地方,但總的來,感覺一直與別的國家較少來往。這種好奇心和同埋心也是很珍貴的事呢,很多人覺得那些東西很遙遠,很困難,不會搞得好,就連關心都放棄。我以前也不明白很多事,例如香港人昨為中國人的身份,但香港人在完全不同的文化社會環境生活了150年,根本就跟內地是兩個世界來,我們現在不過被再殖化。
關東煮也很好,不過做拉麵好像更複雜,我猜外國人應該容易接受拉麵一點,他們可能想,不過是在游水的意粉。
一起去游泳很好啊,游水真的很好,可惜香港沒有那種清得見底的海水,我媽媽說以前是有的,她們在工廠下班後會去三聖灣游水,水裏偶然有海膽。佐渡島有泳池嗎?
我近日終於想好了一個故事,花了半年多才想好.... 希望畫的時候會一切順利吧,好緊張呀。每天心情都好沉重,出去跑步後該會更好。

Thursday, October 10, 2019

有天

給筆友的回信第八十二篇(原文非中文)
10 OCTOBER 2019
早晨。(終於都到我說早晨了)
我昨天也買了新書啊。你是在佐渡的書店買的嗎?你會有時去新潟市嗎?(不過都幾遠)
那本叫香港風味的書看來很有趣,另一本形狀很奇怪。我買了其中一本是荻原浩的「海の見える理髪店」第一個故事幾有趣。
好像很多日本人都說自己英文不好,但其實不過是不敢說而己。我也真的很想可以再學日文,或者也該自己學,不要想着去上課了。
近日很多香港人都用twitter, 希望外國人能知道香港發生的事,我也在把之前跟你說過那個香港人的夢想的故事慢慢翻譯做英文。

之前你說起香港人利用social media 來整理資料,組織行動和做文宣的事,現在想來其實也真的是很厲害,讀着香港人的夢想,令人感覺很心酸,很多人的夢想都很平凡很卑微,也有很多充滿大愛;但偏偏在現在的香港未能達到。有點是資本主義社會及在強大的中國影響下,大家都在掙扎求存的原故吧,但也可以看到其實大家心中的願望,仍然未改變.


昨天也跟朋友談起,假如真的得到了民主和自由的香港,她說不就是2014 年的夏愨村嗎?不知道你那時候有沒有留意,我們在市中心佔領了79天,那些日子有很多很可愛的小故事,例如每天會有人做糖水來派發,有人做廢物回收分類,有小教室等。當然那一定只是temporary utopia 不會可能恆常地發生,但奇妙的是它曾經真實地存在過。(不在信中的內容:啊,親愛的Gardenia 告訴我,今天是她跟他相遇五周年!在金鐘那條橋上,那天跟明慧和我; 我還姶她一塊曲奇!)
感覺真的很遙遠。也許我們短期內不會看見真正的𥌓光,但這是我們在此刻必須要做的事,我也相信,若幾十年後,有天民主與自由降臨香港或內地,今天大家的努力必定是那成功的關鍵之一,不過過程一定是充滿血淚和悲傷的。

我也很喜歡Pascal Pinon 的音樂。感覺好像去了北方的雪地。對啊,冰島也有一間一個日本人開的拉麵店,在凍冰冰的地方食熱拉麵不是很好嗎?相信冰島人或遊客都會想食一下外國的東西,好像冰島沒有太多菜,他們種不到太多菜,真可憐。

對,我那天還未說完,關於在不是很多人的地方開一間店是有意思的事,其實也好像越後妻有背後的理想- 把藝想品放在不容易到達的地方,讓找尋和沿路的風景也成為藝術的一部份。好像那天庄子姨姨車我們(我也很喜歡她,好想再去探望她和光子姨姨)在佐渡島上漂亮的樹木tunnel 間開車,太陽透過青綠看不見頂的樹木在路上閃亮着,是我旅途中最深刻之一。而那裹的樹木又跟在十日町的常綠樹完全不同的。
另一樣當然就是與人的關係啦,我好喜歡去同樣的食店及同樣的咖啡店,慢慢會跟店員和其他恆常客人成為朋友,是十分美好的事。是關於人與人之間的connections.
(你那裹這麼多獨居老人,可能更有趣啊)
不過,若你跟老師想的不同,而你又有別的東西想做,例如是試試在不同地方住,或開早餐店,那你很應該要試試呀!
有勇氣和夢想是很難得的。

諗起嗰日明慧同我講話啲人又問佢幾時生仔,又問佢唔知返工乜乜乜(but she hates her job..) 佢話佢好唔開心,覺得自己做唔到咁多嘢。

跟信件無關的紀錄: 想起我朋友那天說自己「不能同時做唔咁多嘢」
我都想起啲人又要我寫前言,用作再版,又想我做各式各樣的報價(even though they are all very good project) 又要創作,又要找foster , 又要做文宣,又要出街示威,又要做病人嘅事,我都覺得自己做唔到咁多嘢,有時有一啲好好嘅ideas, 有好多已經喺度嘅raw material ,要再整理。錯失了機會就沒有了。每一個搵我嘅project 都好有意思,無論係動物嘅,樹木嘅,保育還是智障人士,生死教育嘅,我有時都驚自己做得唔夠好, 我有時都會怕自己做唔到咁多嘢...

Monday, October 7, 2019

蒙面

寫在香港以緊急法實施「禁蒙面法」的下午。
After 831, 929, etc. I had this feeling that I might never be able to speak again, because i felt so heavy, inside.

In many difficult times, one of the few things i do to take my mind off crazy news is actually writing to my pen friend.
But as things get worse, I sometimes feel like this is NOT something someone who is not currently experiencing it/going through it could understand. i still try to tell him about everything that has been happening, and i know he follows closely through social media too, which is really amazing.

You know when things get really really bad, it doesn't mean it's hopeless. And I truly believe that no party, no matter how strong, can rule forever, and they also must have their instability too - as long as there are human beings, there are power struggles. and that absolutely no social/political movement felt like FULL OF HOPE during the process of fighting.

One of the saddest thing from watching the press conference is that feeling, of knowing many more people, including ourselves might get hurt in the coming days (and many has been hurt badly too) - sad for the ruler's ruthlessness, and unreasonableness.

The current HK feels like when WWII was about to start, and people 意識到 our happiness can be stripped away for a long time.
Either the battle and bloodshed continue for decades,
OR, that govt and china wins and we forever live without freedom.
Either way = our lives will be changed forever.

Saturday, September 28, 2019

船狗

雖然我沒有宗教信仰,但心裏常常會有「啊,真感謝神」的時刻,也有時會羡慕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但這些東西不能勉強。有那些感恩的時刻就足夠。
今早收到一個求助電話,說在海邊找到一隻唐狗。消防員說這裹差不多每架漁船都有養狗,無論是大陸的還是香港的,養來以防小偷。他已經是這個碼頭今年找到第四隻狗了。
不經不覺,我已經做了Foster Coordination 差不多兩年了,真瘋狂。就是在一個本地的動物機構,為剛救回的狗找暫託家庭。
因為很多時中心滿得放不下多一隻狗,或者狗狗剛救回來要隔離,需要安靜的地方待家等。如果沒有暫託家庭,我們所能救助的狗,就會少好多了。香港還是外地,都有暫託家庭的系統。
當然,擔當Foster coordinator是我的榮幸,可以幫到很多動物,但熟悉我的朋友都知,並不只是有開心和感動的; 很多時都會有十幾隻狗狗被丟棄,一時間要找很多暫託家庭,而且都是立刻就要有,否則狗狗就無處可去;也常常要跟很多人解釋狗狗可能會有的問題。
當然,剛救回來的狗狗可能心理受過創傷,需要時間和愛; 當然,很多狗狗剛從繁殖場出來都是滿身傷痕,瘦弱並且很臭; 當然,他們未必立刻懂得跟着你去行山跑步,更加不會知道那裹是厠所;當然,我們剛救回來的狗狗不是給你家小孩放暑假練習責任心的道具; 更加不是拿來surprise 男朋友的玩具;但這類問題差不多隔日就會面對一次....
還有就是大家都只想要暫託BB 或者純種狗,是真的,很多成年唐狗都會在shelter 的終老...
所以今次有暫託家庭願意立刻來帶他回家,實在是難得至極。
我總是跟身邊朋友說領養的重要性,在LAP 我們也常常去公司和學校去做講座,更加希望無論你是否能領養,其實都可以把領養這個訊息跟世界分享的。
幫到其他人或動物,你也會成為最愉快的人。也是我們身為人可以做的最小的事之一。
也很謝謝我相遇過的無數過神級暫託爸媽和義工朋友。
雖然生命裹很多傷心困擾的時候,但也有如這些小時刻的感動,例如遇上我的小貓小狗,能夠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等,都讓我很感恩。

たね

跟筆友寫信那麼久,很想可以把它們都整理一下,不過當然未有時間做啦。我們從七月認識,每周都會寫信,當中當然很多關於香港近日的事,及日本也面對的問題,有天應該要整理一下,也是回顧我們在抗爭運動中的心路歷程。
(回應兩張附上的相,關於貓尾巴、瑜伽和在銅鑼灣的一架流動神廟單車)
(再再上一封信說起漂亮的坪洲,遲些他來香港玩也要去坪洲,食艇仔粉,去深水埗食豆腐,看街檔,去九龍城食蛋撻及去大和堂探朋友仔,看新舊交替的㗎啡店,行山,去冰室等)
(回應香港很多名校變成私立了)是政治影響嗎?在日本,貧窮和社會環境對兒童的教育產生負面影響仍然是一個問題。貧窮可以令他人日日弓沒有良好條件去找到好工作而成為再一代的貧窮。最重要的是,這些人以後的出路被限制了。

(早前說到香港沒有香港史讀及香港教育的問題,不過雖然香港教育常被批評但當出現如這次的示威運動,大家無論組織,文宣還是出來public speech 都令人surprised, 我問他小時候喜歡上學嗎?)
我討厭上學,從小學到高中。我總是覺得自己在錯的地方了。
小時候總覺得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並試過跟同學打架。當時希望學校能給予適當的措施,例如諮詢服務。不過我認為就算現在,普通學校也很難為每個學生建立適合他們的環境,培訓和教育方法。當然也有一些很棒的學校啦。

(說起好多人覺得香港自小讀書只有考試; 因為我小時候在加拿大讀書,expreience 完全不同。)香港考試與晉升有關嗎?在日本,直到初中之前,成績與升學都沒有關係,因此即使您在高中成績不佳,也不能升學。每年分為三個學期,每個學期都有中級考試和期末考試。還有其他小測試。

在日本,幾乎所有的學習都從教科書上來。有科學實驗,但我認為這對教育沒有太大幫助。完全沒有很多使學習變得有趣的教育計劃。

(回應我問,住在佐渡你會想念大城市嗎)
我猜不太想念吧,當然有時會想起某城市,想要去那裹的感覺。鄉村中的人際關係是獨特的,我不認識的人也了解我,所以總能感受到一種緊張感。有時候我想去一個沒人認識我的城市。鄉村很少有書店和咖啡店。

(說起我近日正要開始寫和畫的那本書)
動物問題到處都很嚴重呢。 令人驚訝的是,香港只有一家兒童出版社。但是我想知道日本是否與人口成比例呢。在日本每個月仍然有很多圖畫書。(說起當時做最後的告別做了四年。
他的貓去看了meow 的相,好像說那隻貓好大隻呀。

(回應香港警暴問題,包括性侵 毆打等)究竟我可以做到什麼呢,日本也面對很多社會問題,並且不斷惡化。大家都該認真審視自己的生活,盡可能的話不要依賴不公義的制度或權力生活。

Friday, September 27, 2019

創作

早前答應了教一個三個月長的圖畫書創作班。每周一次。你知我不太喜歡教書,但這個是我十分喜歡的範籌,也想跟世界分享以往在劍橋讀兒童文學所學的,及一起閱讀好的圖畫書,所以我也是滿興奮的。是給成人的班,完成三個月的課程後學員都會有一本自己所寫和畫的故事,我好期待被他們inspired,好多人都比自己想像中有才華的啊。
希望每周的課一半是理論,一半是齊齊寫作畫畫。每一課前都有機會一起看一至兩本圖畫書,亦會有小活動讓大家思考。
暫時想了那麼多,也有一個新的樹木地圖合作機會,還有成本書未寫好,十月還有一個talk 要做!希望一切順利吧。

WE ARE ALL STORYTELLERS
兒童圖畫書往往是我們一生中最早遇到的書本,在出版界中亦有着重要及不斷轉變的地位。

1. 我們有講故事這特別才能
- 圖畫書簡史: 由山洞裹的畫到現代圖書故事書印刷的演變
- 關於講故事這件事: 「早上你見同事愁眉苦臉走進辦公室,你問他做咩事呀,在那一刻,就是請他給你說一個故事了..

2. 圖畫書作為藝術品或教育工具
- visual communication
- 利用 What IF 「假如」寫故事
假如巴黎的老鼠會煮 Ratatouille

3. 圖畫書中的兒童
- how are children portray, how much do children understand, what is visual literacy
- Character creation: 創造故事中的主角
內在外在/主角的所需要渴望/主要要面對的難題/演變/ Stakes (他們的選擇會有什麼後果呢?)

4. THE FORMAT 圖畫書這形式 & STORY STRUCTURE
- 文字圖書的互動
- 無字書、use of frame, colour, direction etc.
- use of story beats & story spine

Thursday, September 26, 2019

叮叮

出現了 出現了 在灣仔的電車站
上面也寫了很多舊香港故事,快啲去睇啦。
The map I drew for the talented St James Creation c fu jai, so touched!

今天跟寶貝Rosie 經過「我們的故事」叮叮站,Rosie 數天前又再seizure, 這次很長,現在食了藥希望會好一點吧。Rosie 像很多很多我在LAP (animal rescue) 見過的狗狗一樣,一生住在骯髒的小籠裏,被用作繁殖機器,救出來時已沒有牙齒(可能是近親繁殖加上長年缺乏營養和多次懷孕後的鈣質流失)還有一隻壞了的前腳,膝關節異位的後腳。
她跟很多遭遇相近的動物有家後本該每天都過住愉快的生活,但好多時卻因為早年的遭遇而身體較虛弱, 在有些人眼中,這些狗狗不完美,但能給她們愛,讓她們看見世界,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亦因為咁,我哋更加要選擇領養,因為動物不是商品。

【關於我們的故事和陶泥電車】
在「我們的故事」中,每個藝想師傳仔都會因應興趣,跟一位社會人士拍檔一起做泥,例如有建築師、瑜伽老師、音樂治療師、農夫等。
他們的展覧在十月開始!將會有一架陶泥電車穿梭港島十天,就是大家一起可以上電車上玩、學整陶泥嘅電車,而佢哋嘅作品亦都會在十五間灣仔小店中展示,所以之前就幫佢哋畫咗灣仔嘅地圖,現在到十一月中在大有商場外面嘅電車站廣告panel 上面㗎。我同佢哋一樣咁興奮。
近日每周都會上去麻煩他們,也對他們有更深切的認識,想不到,在近日充滿恐怖新聞的香港,他們的工作室竟總是一個充滿快樂和正能量的地方。
他們主要是自閉或輕度/中度弱智復康人士,每一個都充滿個性;果然,有好善良,有喜歡說反話的有搞鬼的,有喜歡罵其他學員的、有超級專心在做貓仔的 等等。
有次他們的Director 說,好多人都會問,這班復康人士做了這麼多年藝術工作,「有什麼改變」她說,為什麼大家都總是想知道師傳仔有乜嘢改變,不是應該問,這班師傳仔的成就怎樣改變了社會對他們的看法嗎?
世界還有很多很多急着要改變的事,但不要因為感覺無力或緲少就放棄。
假若我們有更公義可靠的制度,有代表人民聲音的議會和特首,相信社會上每一個階層和背景的人、樹木及動物都會有更好的生活。

Monday, September 23, 2019

漢堡

本來回到大城市感覺很煩燥不安,人很多,地鐵行極都未完;食物也沒那麼好味,幸好陳小隊長也湊巧在,我們去了Coffee Wrights, 很無聊的閒坐,窗外是家十分漂亮的小學校,不遠處就是朱古力厰。
他看見清水石屎興奮得很。
然後散步往河邊,有家出名的咖啡連漢堡的轉角店,就正在河邊,我們先吃晚飯,等圭介先生來,因為我不吃包,淨下了漢堡上下兩片人家用心烤製的包;很尷尬;怎料圭介先生來到後幫我食了,真係.... 唔好意思。但跟他們倆都是什麼都可以談的,這些年來,圭介先生好像也變了一點,變得開朗了,但他不是從前以來就是puppy face 搞笑鬼嗎,不是從前在劍橋時己經瘋狂講笑話,而令人分不清幾時係認真幾時係搞笑嗎?總之由某某人現有五個女朋友講起,我們就笑了一整晚。一起在台東區的晚街上,空無一人的木造房子間散步回上野,很舒服的秋風。春風滿臉的圭介先生又提起白爪魚先生不懂騎單車的事。
最吊詭的是途中我跟陳小隊長以廣東話講了數句關於香港機場和你飛的事- 前後是沒有關係的對話,圭介先生竟然聽得明!我們嚇倒了!他說要當間諜呀,當然聽得明你們說話。 他在馬來西亞日本大使館工作了四年,現在在學印尼語和普通話,但都不該會聽得明我們的對話呀!

守護

剛剛看完了三套日本電影,很喜歡看日本電影,其中一套是講述一個打太鼓的女生,媽媽是有名的AI大學研究者,但卻從來不回家,女主角讀書好,但卻因為想打太鼓而被媽媽扎罵,亦因為跟媽媽爭吵而錯失了朋友自殺前的求救電話。那次以後,她連學校都不上了。及後在小島上跟一個Robot成為朋友,又認識了不同的人和事,很值得看-「あまのがわ」
今天天空很藍,在香港來說也算清,回香港後心情一直很沉重,也是意料中事;反而沒想過這趟離港其間,差不多能完全暫時放下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我總是覺得heidi 和我,面對現況、每天的暴力場面、不公義事情,都算是比較堅強平靜的人(當然Heidi 比我更加)但也有感覺抵受不住的時候。我想尤其是大家面對每人身邊都有幾個的「人一藍、腦便殘」的人,他們的冷嘲熱諷,對人性的冷酷,是很難受的。
警察假裝示威者、不明不白死去的人、被蓋掩的真相、警察濫暴、被一班警察強行制服的香港女生、被一群警察拉到後巷去打的守護孩子老人家,這種畫面本來就令人很難受。 
大概以前打仗的人,也未必知道這將會是多大型的仗,結果會怎樣。一場戰爭默默降臨在此,是這個世代的香港人逃不過的,就算不是出現在今年,在一個沒有民主的現代城市中,不過是遲早會發生的事。
本來我的旅程最後兩三天是去新潟水族館去玩的;但美術館的員工說田島先生會在美術館中,我有工作要做;沒有人知道是什麼工作,我試圖找別的日本auntie uncle 扭計說不要留在村中「展覧都完了,還有什麼要做」他們斷言拒絕了,日本人/日本人長輩一句拒絕的事,沒有人能爭辯的,其實,不過是田島老先生想問有關香港的事。最後幾天我留在鉢村中,也很興幸留下了。
近日香港發生的事也令我對和平及戰爭有更深刻的感受,當然大家自小都知道珍重和平這類概念,但現在好像切身感受到。亦更加喜歡濱田桂子那本國際知名,由日本、韓國及中國繪本家共同創作(卻在中國絕了版的)繪本「和平是什麼」;和平,可能是這樣的:不打仗,不扔炸彈,不破壞房屋和城鎮……餓了,誰都能有飯吃;學習,還能和朋友在一起……每一頁的文字很短,最後是兩個不同國家的亞洲人朋友的一幅畫,很簡單的貴重的事。
和平就是:我能來到這個世界上,真好。你能來到這個世界上,真好。還有:你和我能成為朋友。

小島

在瘋狂的世界中生存,大概要常常記住給予我們光與希望,讓我們心靈溫暖的人和事。 那些錢買不到的相遇,豐富我們的人生,給予我們創作的動力,讓我們可以繼續一起創造更好的人間。無論是香港或日本的朋友/工作夥伴,有他們在我的生命裹,總讓我感覺很幸運。 在海邊海浪聲日落陪伴下的世界盡頭、金黃色的滔田、這個從前放逐政治犯卻因而成為文化豐盛的外島。讓人從心底平靜的藍、陽光下閃亮的樹木隧道、巴士站改裝成的村中冬甩店、小溪深山頂的白花。ありがとう❤️ .
いろいろ大変ことがある世界で生き、私たちに光と希望を与え、心を温める人々と物事を思い出すことがしばしば大切です。 。 お金では買えない出会いは、私たちの生活を豊かにし、創造する動機を与えてくれるので、良い人々を一緒にもっといい人間作り続けることができます。香港でも日本でも友人、このいい人たちと出会えた、いつも幸運に感じました。 海辺の波の音を伴うのどころ、黄田んぼ、海の青、太陽の下で輝く木々のトンネル、静か周りのドーナツ屋、山上の白い花、いろいろ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

Saturday, September 14, 2019

中秋

昨天是中秋節,也是這場運動的第97天,我們心念所有在爭取民主中失去自由、生命、肢體嘅同路人,心繫所有在不公義強權下流血流淚嘅香港人,希望有天我們能看見光明,一起過愉快的中秋節。
昨晚有朋友想去獅子山,怎料樂富站已滿滿是人,應該係上次的一百倍咁多人,由獅子山頂拖到樂富站,是很長的一段路,但竟然多人到上唔到山。當中包括很多銀髮族。你知嗎,每一日每一夜,香港人都用行動話俾世界知 追求民主公義社會,係香港好多人嘅願望,並唔係一小撮人。 雖然大家昨晚都略現笑容,但心底裹都是滿是傷痛的。
還有,就是無論八三一太子站有沒有打死人,那十個或是七個人都是被警察打成那樣子的,就是這一點,就不能當無事發生吧。當然還有新屋嶺,各大小被胡亂拘捕的人,還有縰容警隊濫暴的人。你不一定要站在最前線,很多人都在努力,讓世界看到真相,你不一定有時間這樣做,但至少要張大眼睛看清真相。不要被安逸、金錢、一己之利蒙蔽,不要成為幫兇。每一個人都有能力令世界變得更好。
明月時時有 惟願人長久。

Thursday, September 12, 2019

榮光

每周都給筆友回信,其實都是寫香港近日的事,日本的事;或者其他生活碎事,但相信也是對近日香港的一個好的紀錄。 這幾晚,大家都在各自的社區裹叫號和唱歌。每一區都很多人。 很多人常常說討厭暴力,尤其是政府,但當大家都以和平方式去表達訴求時,政府也完全沒有理會,沒有回應。
星期二去了香港大球場看世界盃外圍賽,香港對伊朗,現場氣氛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好。 有時想,我筆下嘅香港可能是很吸引的,佢可能想嚟香港住多過想留喺日本- 人類的諷刺。
最近の数夜、みなさんがそれぞれのコミュニティでスローガンを叫び、歌っていました。 各地区には多くの人々がいます。 多くの人が暴力、特に政府が嫌いだとよく言いますが、しかし、みなも平和的な方法で彼らの要求を表明したとき、政府はそれを完全に無視し、反応しませんでした。 「日本では高校生で社会的な活動をしている人は、とても意識が高い人だよ。」本当ですか?


 旧正月(春節)の次に重視されている伝統行事“中秋節”です。 中秋の夜の満月は特に丸いとされ、昔の人々は満月を団らんのシンボルにして“団欒(らん)節”ともよんでいました。故往今来、ロマンチックな詩人たちは“満月”、“弦月”を人生の喜び、悲しみ、出会いと別れに例えるのが好きだったようです。また外国に移住した人たちや旅人も、この時期になると、月に託した思念や気持ちを故郷の家族へ伝えます。今でも、家族の団欒や、恋人達のデートのような大事なイベントは庶民の生活の中に定着しています。
とても昔のとき、中国を支配したモンゴル帝国元朝(げんちょう)に対抗した漢民族は、ついに中秋8月15日の夜にクーデターを起すことを決意。厳密監視の下で計画が敵にばれないよう、ある兵士がいいアイデアを思いつきました。月餅の中に“八月十五、家家斉動手”(8月15日に皆一緒に反抗しよう)と書いたメモを入れ、各地に配ったのです。そして中秋の夜にそれらの月餅を食べた人々は、包丁などの刃物を取ってクーデターを起こしました。それ以来、その日を記念する為、月餅を食べる習慣が生まれたのです。
 今年も、月餅の中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を書いて、そして、中国にあげる。中国人はよく香港で色々ものを買うから。(笑)
確かに、今年の中秋の夜は色々デモについてイベントがあるよ。一緒に公園と山で人間の鎖をつくるし。
 もうひとつ欠かせないのは嫦娥と一緒に月で暮らすウサギの形をした燈籠(ちょうちん)です。もちろん元祖のウサギだけではなく、他の動物の形をしたもの、飛行機、宇宙船、アニメキャラのドラえもんなどを装ったものもあります。 
また、中秋節と同じ時期、旧暦8月14−16日の3日間、大坑と私近所のとても綺麗なPokfulam Village では夜、火がついたお香を刺した巨大なファイヤー・ドラゴン(火龍舞)を舞い踊るイベントが行われます。なんと全長60メートル以上、100人以上も動員されます。 百年前、村の住民たちはよく疫病に襲われ、いろいろな災難に遭った時期がありました。それを食い止めるのに中秋節に、縁起の良い龍に線香をともし、ファイヤー・ドラゴンを舞い踊ることにしたのです。3日間連続踊り続けた結果、疫病は消え、平和は戻ったのです。それ以来、このファイヤー・ドラゴンは恒例の行事となり、香港のひとつの独特な風習になりました。 
 香港まだとてもとても暑い、昨日は33度だ!
わ!ちょっと大きくなるよ!外に出る!とてもうれしい、香港ではできない、車がたくさんあるよ!

Link: hk01.com/18區新聞/374281/願榮光歸香港-大埔-沙田-油塘多區居民晚上接力大合唱
Japanese Translation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h4VDB8zfro

Saturday, August 24, 2019

光芒

【香港之路 The Hong Kong Way】
香港很黑暗,但我們一次又一次在香港人身上看見無限希望和光芒。
Hong Kongers, made us all so proud ❤️ May we all see the day when freedom and justice returns. Hong Kong is beautiful because of you all, both those along along MTR lines, and up here at lion rock.
波羅的海的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及立陶宛200萬人民在1989年8月23日組成650多公里長的人鏈橫跨三國爭取自由。有網民在「波羅的海之路」30周年,發起「香港之路」活動,呼籲市民今晚7時在港鐵荃灣綫、觀塘綫及港島綫沿綫車站外集合,8時起手牽手築成人鏈一小時,希望國際關注香港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
除左大家都知嘅三條MTR,仲有「拖上獅子山」version 㗎!
有行山愛好者為響應香港之路,發起「和你拖上獅子山」,號召一眾行山愛好者今晚8至10時,由樂富組成人鏈登上獅子山,表達守護民主自由的訴求,大家都嚟啦。
[Protesters call for pro-democracy ‘human chain’ across Hong Kong on 30th anniversary of the Baltic Way]
The Baltic Way, or Baltic Chain, refers to the protest on August 23, 1989, when around two million people joined hands to form a human chain of over 650 kilometres across the three Baltic states — Estonia, Latvia, and Lithuania — calling for independence from the Soviet Union.
“The Baltic states showed the world they were united. Hong Kong residents are united now as well."
[人間の鎖:香港の道]
今年30周年の「バルトの道」を参照し、道路を占拠なし、平和な形で改めて香港人の5つの要求を申し、民主、人権、法律と公義を擁護し、自分の家「香港」を守る決心を世界に表す。
背景:
1989年8月23日のバルトの道とは、ソビエト連邦の統治下にあったバルト三国(エストニア、ラトビア、リトアニア)で、独立運動の一環として行われたデモ活動で、世界最大規模の人間の鎖で、およそ200万人が参加して手をつなぎ、3共和国を結び、約600km以上の人間の鎖を形成した。このデモは、バルト三国のソ連併合を認めた独ソ不可侵条約秘密議定書締結50周年を期して行われ、三国が共通の歴史的運命を共有していることを、国際社会に民主、自由、平和を訴えるために行われた。


[20180823香港の道 人間の鎖]
人が赤・青・緑色の主要な地下鉄路線沿いに香港の道を作り上げた。香港人の不屈の精神の象徴である獅子山頂でもライトで光っていた。示威活動は道路を占拠する目的で行われた訳ではないため赤信号の度歩道に戻った。終了する前に右目を塞いで警察の暴行に抗議した。
*****
30年前の8月23日、人間の鎖がバルト三国を繋ぎ世界を感動させた。波乱の末、三国は1991年にソビエト連邦の支配から離脱し独立を勝ち取った。
バルトの道30周年、リトアニア国会議員のMantas Adomėnas氏は香港の道を支持する印に、リトアニアで人間の鎖を作り上げた。
*****
22時頃、3本の主要鉄道路線の「香港の道」は終えたが、市民は自発的に大圍、天水囲、元朗、屯門、将軍澳で手を繋ぎ、「香港の道」を続けた。参加者はシュプレヒコールをあげ、バルト三国の歌う革命を手本とし『レ・ミゼラブル』の「民衆の歌」を歌い、平和裏に自由追及への決心を示した
twi: HKnewsJP
*****
香港の道大阪段にも中国人からの阻害を受けた。中国旗を持ち、「香港人らはお金もらってる」とか「香港独立支持者は死ね」との罵言を凄く大声で叫んだ。whchatグループでは「時給千円 高島屋で香港独立を罵る」を見つかった。

Thursday, August 15, 2019

魔怪

今天意想不到的累,自從八月十一日(或者是九七年七月一日),大家都過得很動蕩。
因為做文宣的原故,聽回七月初的反送中媽媽集氣大會,不過一個半月前,事情腐壞的速度無人想到,假新聞、抽真槍、警察混入示威者捉人、警察把示威者眼睛打盲等等。
在機場一役後大家好緊張以後文宣該怎樣做,但意想不到是平日一些好像很離地的群組都出現了好多持平的聲音。
那些盲目撐政府警察的人,他們理虧時就會自圓其說,或者唔理你,扮聽唔到。
而事實上示威者有錯時會討論, 會懷疑, 會檢討, 會認錯。的確沒有人是天生出來精通抗爭的,大家都在跌跌碰碰中學習。
偏偏很多人對住不斷錯,不斷無理使用暴力的政府或警察有無限包容;但示威者有任何差錯,就立刻出來指控。也許那些就是從來沒有真正明白過個cause的人,好不幸。所以Heidi 媽媽說得對:「都唔駛介意佢地出黎嘈,因為他們本來就覺得示威者阻住個地球轉,只係依家佢地有位入就出黎嘈啫。」不要被他們影響,重要的是檢討過後,認清自己目標同方法就足夠了。
想記一些無聊小事。早前有一個我們的清新小魔怪想離隊一會兒,休息一下。(每當有人離隊大家都會擔心,是否太絕望了,或是被捕。)幸好他無事,過了幾天他告訴我心情已平復一點,想入返小魔怪群組。
當時他跟我說自六一二已有參與「上過支援線、被人救過,如果我呢刻為錢放棄,我會一世都抬唔起頭做人」雖然是好傷心,但覺得大家一直在做的事都是有意義、喚醒人心的,是一場喚醒人良知的運動。在香港黑暗的時刻,更能顯出人性真善美的光輝。「我係一名基督徒,想成為鹽想成為光。」
我們的群組五年前已經存在,雖然多數是朋友,但也有一些是朋友的朋友; 起初我記不起他是誰加進來的;後來才問了他。所以雖然我們不認識,只是一直在一個小隊中互相支援,但他卻跟我分享了這些事,覺得很感動。
另一件就是,昨天跟明慧和陳力峰說起清新小魔怪群組中某些人的感情問題。
又提到其中一個小妹妹好像情況很不好,失戀,無上班一段時間,去了散心。我是真心擔心她的。
巧合地她昨晚跟我聊天,問我是否跟另一清新小魔怪D先生傾過計。
她說他們以前喜歡大家,但最後沒有拍拖,不歡而散,五年前的事了。近日兩個比我們年輕一截的男女孩子竟然都被加到這群組中,因為咁講返嘢,男仔同佢say sorry; 她說也給她近日的這次分手一點啟發,就算現在好傷心,沒有closure, 但或者好一段時間後會有也不定呀。

Sunday, August 11, 2019

拘留

【記一巴打過嚟的香港警察 】
- 面對日漸腐壞的香港,誰還可以說跟自己無關?

石地同眠的四十三小時
記得我們那位被捕的朋友嗎?昨晚我們一班朋友見面,亦聽她憶述星期一晚在北角街上被捕及扣留的四十三小時。
跟她同一囚室的其他六名女子。其中一個是剛graduate 的大學生,當晚跟另一被捕男性朋友往北角食麥當奴,真的只係食麥當奴而已。

由於連遊行都唔係,當時無想過找律師,警察喝問他們為什麼住康怡要嚟到北角咁遠食麥當奴,她回答:「我真係去食麥當勞咋阿(sir) 」未講完sir 字就俾阿sir 一巴打落塊面...

另外一行六人是剛食完晚飯回家,其中一人見到防暴警察時,即時舉起雙手,作出投降的姿勢,卻即時被一群防暴警察狂毆,這個朋友被打至嚴重流血要即時送院,在扣留的日子大家都無再見過他。
當時,六人中的其中一位外籍人士上前阻止,被警棍打至流血,卻因為是外籍人士,最終竟然未被拘捕。外籍人士的女友當時亦立刻上前保護那位作投降狀而被毆打的男性朋友,即時被警察從後以膝頭壓住拘捕。

另外一個則是正在離開的義務急救員,往鰂魚涌方向回家時,從後被捉住。
回到警署後,我們的朋友亦被帶往停車場去落口供,警察不停勸她們不要等律師「又浪費律師費,我又要陪你等,又要遲收工,你都無嘢講㗎啦,搵律師做咩呢」


雖然大部份人都是在路邊被捕(不是在路中心)只是被控好輕的非法集結,但全部都要被搜屋,當然所有家人都好驚 - 大概是要達到這個目的吧。

整件事都實在太瘋狂,還有好多細節下次再寫。

瘋狂之中亦有點可愛,叫我們嘩嘩聲。

問她們出來後有保持聯絡嗎,她說有,你猜是怎樣找回大家呢?

原來是每一個人背一個人電話。

還記得當晚我們擔心了一整天是否該在警署外等她保釋,當時律師亦不知道是否要四十八小時,夜麻麻在北角外邊等唔等好。

另一邊廂,她們七個竟然因為知道被釋放時間將會因為手續原因有差別,而想了個辦法等齊人 - 她們當時決定若自己被釋放後,在外面等半個鐘,等唔到下一個就散水。

結果竟然等到所有人。

這種荒誕的事,怎麼每天發生在我們的城市裹。
類似的新聞都好多,但不要因為每日發生就習慣起來,錯的事,每一件都不能容忍。
希望我們都可以在以後漫長的道路上,繼續心存愛、希望並一直互相守護及同行。

也謝謝一眾義務律師,日間上班很忙,近日晚晚無得瞓。

[The night she got slapped on the face by a police]
and the 43 hours of sharing a cold concrete floor.

Remember our friend who got arrested and detained? She recounted her 43 hours in detention cell to us last night.

Among the 6 other girls who shared a detention cell with her, one was a recent University graduate who was REALLY on her way to McDonald's with a guy who also got arrested.
Since they were not even protesting, they didn't thought of calling lawyer, Police asked them again "Why come all the way to North Point for MCD when you live in Kornhill?" She answered "I am just really on my way to Mcdonald's, Ah (SIR)" She got slapped on her face before finishing the sentence.

Another six were on their way home after dinner, one of them put his hands up right away when seeing the riot police, but got pressed down and beaten by police!
He was injured and bleeding, so was sent to hospital immediately, nobody saw him again during that 48 hours.

Among these 6 was a European guy who went up to stop them beating their friend, but was not arrested because he was foreigner. The foreigner's girlfriend went up to protect the guy who was beaten by a group of riot police, but was being pressed from the back violently and arrested.

Back at the police station, our friend was mysteriously brought to the carpark for statement taking, the police kept persuading them not to call police "SEE you're wasting time, you won't say anything anyway, you are wasting money, and WE CANNNO GET OFF WORK just because we need to stay here and wait for lawyers with you"

Even though most of them were arrested on the pavement, not even in the middle of the road, but all had home-search, their family of course all gone crazy, and perhaps this is the purpose of it all - to create fear.

Among all this craziness, there were some cute little moments too.
We asked if they kept in touch after being released, they said yes, guess how they found each other?
Turned out they each memorised ONE person's phone number.

This is still happening everyday, people got beaten indiscriminately, police covering their numbers, arresting people who are on their way home....
This is not something that would be solved by "let's all go home, and pretend nothing went wrong" It is precisely because all this is happening, that we should be voicing out our demands towards our government.

P.S. SO MUCH respect for our lawyer friends who are helping out these people for free 

http://www.maoshanc.com/
(想不到用什麼相,用住呢幅先。)

「北角警署遭圍堵」被揭講大話 警遲4小時到場拘捕拍片市民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0809/59915325?utm_campaign=hkad_social_hk.nextmedia&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utm_content=link_post

Friday, August 9, 2019

睡蓮

今天跟白爪魚先生食自助沙律,然後又再做那個放低了兩個月的個人訪問。
訪問當然是因為反修例運動而暫緩了啦,厲害的記者哥哥姐姐都要一起做港聞了。但訪問這些事完全不趕急。
爪魚先生說起他也很憤怒但不認同某些過了火的行為,亦不讚成今天的「和你飛」集會。
這種對話跟「某一種人」好像經常都要loop。有些人好像每個集會前都會說唔好搞喇,好像沒有100% 把握的事就不做,可能會失敗的事就不做。他好像說是怕嚇親遊客及因為位置收細了就不應該冒險(?)還問「為什麼不求其找個機鐵站做」,「不是有很多樣化的活動可以做嗎?」
我說其實在星期一以後很多示威者都有不斷討論及反思。(當時無說,但其實在這運動上大家都在不停evolve, 大家都在試,沒有一個真正的答案,而我相信歷史上每一個運動都是這樣,也沒有什麼運動可以由此至終的和理非。
從六月以來,大家都會討論那樣可行那樣不可行。例如說,雖然實在不想說有鬼,星期一從金鐘走往銅鑼灣後大家都很累了,有時會有一班人圍在一起傾,二三十人,究竟是誰先說要去北角,去那裹想幹什麼,其實沒有人真正知道的。雖然我不贊成,但在世界各地的示威放火簡直常見不過。不代表那就是對。)
我當然亦二萬分認同不要浪費氣力做沒有結果的事,消耗示威者體力心力,但一次又一次,吹大風說不要搞的東西,都常有意料之外的結果。
這場運動就是貴在各自爬山,不割蓆,勇武的人不斷嘗試(也希望和理非的人在不斷努力,但看來真的有些沒有進化的和理非,什麼都仍在說不好,口說自己好憤怒,但看不出他們是否有在做什麼..... 可能他們有而我不知道,誠邀他們告訴我。暫時看到有些人,只懂說所有的東西都不好,然後自己都想不到什麼好。)
獨權政府縱容暴力警察濫權,不合理使用暴力、選擇執法、蓋住自己的number及無數其他惡行,基本上已沒有什麼理由可以唔act.
而沒有一個運動對住有權有錢的一方時是知道點樣act的,大家都要試,沒有希望仍在試。
每次大家都停着不做,等有人想到辦法,就會好像過去五年,過去二十二年一樣。
最橫蠻最深重的暴力都不那麼赤裸,而且總在靜默中發生。高鐵、利東街、領匯上市、新界東北、三跑、一地兩檢、鉛水、UGL五千萬、高官僭建,還有許許多多重建區的被逼遷戶,以及人類以外的一切受傷生命。有些日子,你上班很忙,照顧孩子很累,沒空細看新聞,然後事情就在你別過頭時發生了。有人失去家園,有人賠上健康,有人整個生命遭毀滅。當然香港的法治和自由都一次又一次被砸壞了。這二十年的施政失敗、貪腐、社會上層利益輸送還要逼死多少人呢。這個不屬我們的政府,每一天都用盡全力扼殺我們的希望。

很奇怪,但他也說想不到好點子。
我們都認同應該把槍頭對準當權的人,而非警察。我告訴他,直到今天我從來都沒有叫過警察做狗、警渣或黑警,雖然他們的暴力和失行是無可置疑的而他亦認同。
其實我相信都仍有很多示威者頭腦是很清醒的,連登記者會中的Natasha 答這條問題亦答得很好。
他說到今天也未看過連登記者會。
為什麼有些人好像永遠覺得示威者是無知,就是沒有思考過;不只是這一次,而他們可能自己亦完全不察覺。跟他們對話我也會反思,希望他們亦會,我亦因為是真的珍重他們,知道他們會,才坦白告訴他們。
有些人,我問親你乜都話無睇過,又無落過場,其實無資格話人乜乜乜。
假若你相信有改變的必要,我相信每一個人在每一個位置上都有可能做出一點改變的。

以後的路仍很長,我們要有堅韌而溫柔的心。

眼鏡

昨天好像特別長。今天會出去午餐,及做一個未做完的訪問; 本來晚上要考試,但不知道會否真的去呢....
空氣質素差得要緊,這種日子都特別累。

昨天跟一個小妹妹談天。
她曾告訴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在前線,警察還以胡椒噴霧近距離、正面噴她的臉。
她的家人全是藍絲,沒有人知道她夢遊。那天荃灣藍衫人在街上亂棍扑頭,她亦在現場,並立刻上前急救!
當時真的很恐怖,怎麼會是我們一個年輕,細細粒、白雪雪的大學女生在如此危險的環境下做急救呢?
「果陣我急救完,成手血好心痛好心痛。因為我滅彈果陣跌左眼鏡,所以冇眼鏡戴。
親眼目到好衝擊既畫面,眼鏡要配過,比人影到相要換過d衫褲裝備,然後再係屋企聽阿爸阿媽講好難聽既說話;錢已經用哂買gear 物資,冇得問佢地拎錢配眼鏡。
(然而)我爸琴晚問我:你做呢d有冇錢收嫁?🤦🏻‍♀🤦🏻‍♀🤦🏻‍♀」
我問她配了新眼鏡未?
她說:「未啊,未有錢配 係狗屋前面跌左 果陣滅彈冇返轉頭執」
己經這麼多天.....

今朝、私の友たちと話した、彼女は今まだ大学で勉強していて、最近よく前線でデモ参加します。
先週、白いシャツを着た集団がデモ参加者を襲撃する事件がもう一回発生しました。デモ参加者の頭部を殴り、その時彼女もいました、すぐに応急処置に行きます。彼女はその時、眼鏡を落としました。
当時の環境は本当に怖かったのですが、どうしてこのような危険な環境で応急処置をする若い女子大生になれるのでしょうか?
救急処置が完了すると、手全体が血になりました。最近デモの後皆さんもすぐに服を着替えて、警察からの脱出。
彼女はとても怖い事を見たら、めがねも落としました、うちに帰ったら、お父さんは、「これらのことをするお金はありますか?」
香港ではたくさんパパとママもどうしてデモはよくわあからない。とても大変ですよ。
そのデモは月曜のことだ、今日は木曜日だ、私は彼女に質問した「新しいめがねを買いましたか?」「まだ買わなかった」デモに行く人は保護帽, 特別なマスクを買ってお金を費やす。かわいそう

Thursday, August 8, 2019

激光

太多事發生了,多到紀錄唔切,還不停在翻譯

【白色テロ】八月六日、香港時間20時頃、香港浸会大学生徒会長が深水埗で天体観測用レザーポインターを購入したところ、攻撃性武器所持の嫌疑で警察に逮捕された。22時頃、警察の不合理逮捕行動に不満を感じた300人を超える市民は、深水埗警察署前に集め、警察に解放を求めている。警察は再び催涙弾を発射し、市民を強制排除しました。
【素敵な香港人】昨日の警察記者会見によるレザーポインタが紙を焼けられることが非常危険な武器だと展示されてことから、昨日夜大勢の市民がレザーポインタを尖沙嘴「香港スパース。ミュージアム」に照らして、未だにレザーポインターによる火事や受傷事件は一切なかった。

【8.6 深水埗警署】 浸大學生會長被捕 數百人聲援 警放多枚催淚彈清場 浸大學生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深水埗購買觀星筆後,遭便衣探員指他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
【警方防礙司法公正/公審系列】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昨日在深水埗鴨寮街桂林街交界購買觀星筆之後,被警方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警方昨日在記者會現場示範「鐳射槍」的威力,由一名警員以鐳射照向報紙約十秒,結果報紙出現焦黑破洞。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稱連日來的示威現場中,有不少警員都因為「鐳射槍」而眼睛受傷。他又引述專家意見指,鐳射光可導致永久失明。他強調涉事的不是「鐳射筆」,而是高能量「鐳射槍」。
【七夕民間幻彩詠香江】大量市民響應網上號召 ,帶觀星筆到太空館外「觀星」,聲援昨晚(6 日)因購買觀星筆被捕的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市民集體觀星筆投射在《大公報》上,未見紙張起火。

我們的朋友,星期一晚於北角地鐵站被捕後,經過四十多小時終於保釋出來了。同一個囚室中的其他三人分別是一個社工、一個義務急救員、及一個剛吃完晚飯的北角街坊(她的男朋友因為是德國人所以沒有被捕!)
律師說於其他區被捕的人,有些曾經被毆打,尤其是男仔。

呢個完全係被縱容出來的警察濫權時代囉。 昨天才跟朋友講起,香港唔會因為discipline 咗啲警察/世界變得更公義,就無人去做警察,只會有更好的官員,更好的警察。唔通以後因為佢哋係警察就非禮人都無問題咩。 不過好明顯有人有心縱容呢啲事情發生的。

Tuesday, August 6, 2019

遮蔭

我們又面對對好可怕的一天。幸好我們有一班無論如何都會同上同落的朋友,大家一直在各各位置上努力。
昨晚,我們其中一個朋友因為想陪伴不願意離開的前線的陌路人,在離開時被捕,當然一點不驚訝。警察在電話說:你一個小時內找不到律師來,就會求其叫佢在份口供上打指紋。
昨天下午警察開了一個記者會說六月至今,己發放一千枚催淚彈,分別百多牧的橡膠彈和海棉彈。然後繼續再瘋狂發。
剛剛警方又開記者會,說昨天一天捉了148人,年齡由13歲至68歲總發射超過800發催淚彈,148發橡膠子彈,28發海綿彈, 並發了八百枚催淚彈, we all can't believe our ears.

好多人好疲倦但仍努力去想跟着下來的路怎樣走,有什麼做對了做錯了。
有更多更多新的想法。繼續提醒自己和其他人,路仍很長。
在是非顛倒的日子,特別想給樹木寫信。
日本朋友給我看他家附近漂亮的櫻花樹,我也跟他分享我們城市漂亮的石牆樹,他很讚歎,說真實看一定很壯觀呀。
這個就是我們獨一無二的香港。
以前我們都覺得香港人政治冷感,只顧吃喝,現在,到外國旅行,人們都說香港人很厲害,遇上不公義的事冒死抵抗,很勇敢,又充滿堅持。
之前畫了東美花園那棵樹,記得看過有人介紹這棵樹時說 - 由於政府早期搭砌的護土牆,磚石與磚石之間只是泥土,雀鳥飛行期間有可能將種子掉入石縫間,結果形成城市石牆樹的獨特風景,同時提供遮蔭處,還能為該帶降溫。
一面畫那幅畫一面從看香港歷史,很有趣,例如百多年前中國女孩子常被賣給人作妹仔或妓女,所以有了如聖嬰之家的女孤兒院。
人類社會一定經歷了很多很多努力才有今天的,那當中包括很不是錢可以衡量的進步;也靠好多人一面堅持,過程中一定很多掙扎; 不是大家乖乖坐着,世界就會突然變好的。
我們今天也可以成為改變的一部份。

Monday, August 5, 2019

八五

我們差點抖不過氣來。
游兩公里水也沒有用。圍爐取暖也沒有用。寫不關事的文章調擠也沒有用。
但我也提醒自己這是漫長的,必定要守護自己和身邊的人的身心。記住也有無數覺醒的人,世界真的不斷在變。
歷史不斷重演,當中有成功抗爭平權的事,也有無數繼續腐敗之處,我們生為人,每個人在人類演化的長流中不過是活着一段十分短暫的時間,看着不分是非,只顧眼前利益的人,我們很憤怒,但更該為他們感到悲哀。
愛護這個城市的人,每天都受暴力對待。
自私與既得利益者繼續冷嘲熱諷。可能他們也感到改變有天將會來臨,他們的世界正在被動搖。
有時從人們問的問題中看到,示威者其實對掌權者還有一點天真的希望,雖然自己深知不該存有這些善良的希望,但他們都仍懷着丁點體諒的心,但一次又一次失望了。所以人們說,最和理非的有天都會變勇武。
在最壞的時候確實看到人性最醜惡和最光輝的一面。
有些沒有經歷過的人,永遠都錯失了這些人性美麗互相守護,為真理和公義而冒生命危險的時刻。那是你去幾多次resort 買幾多個Chanel 手袋都唔會得到的感動。
由上至下看我的面書newsfeed,不論是十歲還是五十歲,空姐還是大律師都以自己的方法去關心我們的城市,或表達自己的憤怒。
順序scroll down 看看; 一媽媽表示她的心已碎成萬片,但相信世上必定有光; 當社工的姨姨說她看林鄭記招看到一半去了厠所嘔,她的團隊明知自己無力管治,香港人仍無法送走他們; 好多人問剛開完記招的特首「是誰逼到情況變成咁」;好多人問「點解唔辭職」; 開小店的朋友們都表示今天不營業,但歡迎大家去傾偈; 有人貼圖想解釋示威者遊行罷工的原因;有人貼出林鄭錄音機bingo 紙,諷刺她不斷重複鬼話,沒有真正聆聽市民的聲音; 「你收皮好無 講到翻工咁重要你又唔翻工?」- 林鄭已失蹤十二日,現在才出來重播錄音帶等等等。
當然也有兩成藍絲,我無數次想退出那些可怕的中產群組, unfriend 那些說風涼話的藍絲,但到現在還把他們留着; 在那個可怕的群組裹也有好多人努力為真理辯論,努力跟讀假新聞的人解釋。
香港人以前給人的感覺係年輕人政治冷漠,只顧吃喝,有時可能只會怪宿命「當你感到無力軟弱 切記不怪宿命」
現在已變成「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
其實我好討厭感歎號。

Sunday, August 4, 2019

正念

剛剛聽收音機訪問,那受訪者是位總幹事,被問到該如何解決現時香港社會矛盾,她說年青人該多感恩,例如香港人有十五年免費教育;年青人在投訴之餘有想過可以如何幫高官嗎?
你知我都會做daily grateful list 那類事,覺得是很好的練習,但也曾經正因為「感恩不感恩」這事跟某個所位中立的朋友割蓆。
如果世界很不公義,或自身生活好多不滿,而你本來有能力作出選擇,不是被困在集中營走不掉的囚犯,而你仍只係盲目感恩,只會害了自己和別人,並唔會幫助你快樂一點或令世界前進。
所以經常思考正念此事,遇上問題,不適,憤怒;好多人提議離開一下也是好事,但不要幻想離開過後一切會變好,好多時最後也要confront 佢,address 那個問題或情緒,否則只會不斷輪迴,包括社會問題也是一樣。
我想講嘅不過係give thanks 呢個活動真係常被壞人騎劫。

Saturday, August 3, 2019

撈屎

Rosie: 昨天跟貓媽媽坐uber 去找明慧和阿匡食飯,等小巴等了很久,差不多半個小時都沒有小巴出現,於是跟隊中其他人一起坐uber, 同車的姨姨撐住香奈兒雨傘,說不是啲人搞事她本來會坐地鐵,明明昨天根本沒有不合作活動,大概是太離地了。
她對我很有興趣,聽貓媽媽解釋我來自繁殖場的身世,救出來時已沒有牙齒,和前腳跛跛後,說:「你現在真是幸福了。」
不知道她怎樣看得出我現在幸福呢,是不是因為貓媽媽把我抱住去吃午餐的原故。
但無論如何,貓媽媽也真是很想我每天幸福的,她常常問我:喜不喜歡跟她一起住,現在是否快樂,在家有沒有很悶等。
好多人以為貓媽媽較錫喵仔,什至有人曾開口說過貓媽媽和她爸媽「擺到明錫阿喵多啲」但其實不是這樣的,如果喵喵欺負我,大家都會喝止,並保護我,對小狗和小孩子的成長來說,這是好重要的。
離開了又嗅又吵又污糟,不見天日的繁殖場牢囚生活,我當然很快樂。
但貓媽媽有個好壞的習慣。就是好喜歡搞我眼下面的tear stain!
貓媽媽每天都會花時間「與我親近」一下,例如一起在披窩裹睡一會,讀一陣小說,但不一會她就要搞我的眼睛下的tear stain, 還拿起那把紅色剪刀想幫我剪掉某些髒了的毛毛。
當然不一定會很痛,但 就 是 不 喜 歡。
她不可能不明白的,就好像她每天打針或punching 都不一定很痛,但偶然一次痛就夠衰了吧。

她的朋友們有時還火上加油,說「要天天清洗呀」,「怎麼這麼多眼淚呀」說得像我媽媽疏忽或者抹得不夠般。

貓媽媽自述:每次幫Rosie 修剪Tear stain 時會想「她會不會感覺到我緊張呢」也要盡可能安靜地慢慢地修剪,若剪得不舒服,她大動作地回避,可能會插盲佢隻眼,所以要好小心。
總讓我想起那些家有長期病患小孩子的父母。
怎樣向小孩解釋你要去醫院、要吃藥、要打針; 這些孩子和父母雖然都會好耐心,也沒有別的選擇,但總會有impatient的時候,爭吵的時候,小孩子會發脾氣質疑爸媽是否真正愛她,唔計上學時還會遇到同學不理解。
還想起我初初病時頭一個月都沒有告訴我爸媽,怕他們會好擔心。因為他們真的會好擔心。

Wednesday, July 31, 2019

做夢

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有四十四名示威者因為七月二十八日晚上在中環及上環一帶示威被捕,今日上裁判法院,最年輕的只有十六歲。其中一對情侶當時正在幫助一跌倒的女人,亦被拘捕並控以暴動罪。
而在一星期前,元朗一大批懷疑有黑幫背景,穿着白衣的人士,持刀及竹枝在地鐵站裏無差別打人,卻仍未有人被起訴。當晚全港市民打電話要求警員到場制止白衣人,但警察足足遲了三十九分鐘才到場。
今晚我們討論到香港現行的法治仍能保護我們嗎? 
大家都說已經崩壞了,N說「你要警察拉到人,法庭先有得審,警察無拉白衫人,法庭都無辦法彰顯法治。」
以前最多擔心被捉回去四十八小時,現在可能真係會坐監。千祈不要以為我們沒有想過。
我認識一些人輕朋友,例如來LAP做intern 的小朋友,感覺有點串,做animal shelter 其實幾辛苦,要不停執屎,佢哋有時會黑面。但其實他們十分好心地,我跟他們一直有聯絡, 當時我還未收養Rosie, 她自己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前線的前線,(被人以pepper spray 當面噴)我識唔止一個所謂小朋友,自己都無諗過自己會走到最前的.....
佢哋在自己instagram 都瘋狂求大人罷工,當然無乜太多大人follow佢哋個ig. 未被世界污染的年青人,雖然好似好串,總係未瞓醒咁樣,會唔準時,但心地很好。 
我諗,唯有記住,要保存一夥有希望的心,作最壞的準備,盡力,可以失望不能絕望,及記住自己有可能幫到嘅嘢,唔好因為覺得乜都做唔到而成為犬儒,及記住路很漫長,不會一天成功的。
仲有一個小妹妹 我一直翻譯新聞俾佢聽,雖然她是在港長大的少數族裔,但不懂廣東話,正在讀大學,不是會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昨晚又發生了事呀」。
她剛告訴我 "Tomorrow will be my second supply drop! Dropping off some clothes and medical supplies, mostly gauze and bandages" 無論佢嘅supply係有用定無用,我都感動到嘁。她告訴我,不是因為你,我不會知道這一切。
H: 係,我最怕既係今次一完,無係咩结果,會有好大反差,完全死寂
Me: just like 佔中2.0 唔使怕 一定會
W: 唔駛怕 一定會?
Ms Maoo: of course, that's what i feel. but will still keep trying, 唔一定係見到希望才做。 我覺得只係漫漫長路一部份。但世上沒有什麼是絕對不能動搖的。

Tuesday, July 30, 2019

十年

面對香港當下的局勢,所有人也好疲倦。但對我本人來說,知道這無論如何都將會是一段好長好長的抗爭,其實也是安慰 - 不要為一時的失敗而絕望。美術館的十周年慶典既盛大又溫暖。遇見一些九年來沒有見過的朋友。那晚有十一個客人住在冬話家中,在大雨聲下塌塌米地上睡覺,天氣好熱,沒有冷氣,跟大自然很接近;起床一起談天刷牙吃早餐,就是越後妻有最core的精神了。
除了以前這麼多年的義工,也有其他有名的藝術家,兒童書出版社,Art Front 的Director 等到來祝賀和參與; 當然不少得最重要的- 鉢村村民!認識了很多不同人,為什麼他們總令人感到如此受寵,感覺這些人都不是裝的,總讓我覺得自己好幸運。明明我實在是好多不足的一個人。好像現在的Art Front Director, 近年第二次見到她,她兩次都說一直都好喜歡我畫的畫。其他田島先生的美術家朋友都是很有名很上手的創作人,但都會過來跟我這個後輩談天,假如我是一個日本人,在禮節上我該是負分的。但他們總是對我好包容,很愛戴。
 
下圖中嗰舊好似屎咁嘅包,其實是在裝鰻魚呀。在日本盛夏中,每年也有這一天大家要食鰻魚的日子,話說食咗會強身健體; 但十日町竟然有人做了鰻魚型的包。有腳的屎。
由於當時講緊冬甩店先生隻新貓叫乜名,所以我就提議unagi. 佢話佢已經諗住叫佢做E'Clair, 我話唔緊要,我隻貓都好多個名。所以最後佢話咁佢隻貓可以叫做 米山. Eclair. Unagi 
佢話鍾意大自然嘅人一定會喜歡佐渡島,海好靚,樹好高大,還有好多星星。
話說有個歌手常常同我哋美術館合作的。大家都好鍾意佢把聲,同埋佢比較出名,是真正的表演者,其中一個artist assistant 好鍾意佢。
但其實 我哋條村九歲冬話妹妹個媽咪 都係唱歌的,唱歌好好聽,我都好鍾意,民歌歌手類,歌聲擁有溫柔的力量。那天冬甩店主食早餐時,好認真咁同冬話媽媽私下講,話雖然好多人鍾意另外嗰個人把聲,但我覺得你把聲真係令人感動。 好像從心底給人的祝福,就算係新潟大雪的底下都依然是閃閃發光的。 冬話媽媽好感動,說我要哭了,佢都幾易喊的。
We all feel so frustrated and exhausted in face of the miserable things that has been happening in the city we love and call home. To me, in a way, knowing that this will be a very very long fight is in a way a comfort, it's a good reminder that small failure doesn't and shouldn't mean ultimate failure, and even though it seems miserable, but there must also be awakening in many people's heart. 
I decided to go back for the museum's tenth anniversary big event last minute, it's one of the most beautiful thing that I have witnessed in the past decade, slow, gentle, and real community work, with art as a medium.
Met many old friends some whom I haven't seen for 9 years, 11 of us stayed at our beloved little towa's home, we slept under heavy rain in hot rooms without aircon, annd woke up to make breakfast and brush teeth together surrounded by nature, this is the core of what Echigo Tsumari Art Triennnial is to me.
Apart from volunteers, staffs from the past decade, many famous artist friends, picturebook publishers, the festival's founder and coordinator came, of course last but most important - the VILLAGERS!!
I wonder why they always make people feel so loved, and you can feel that they are not being polite, it made me feel so lucky always. I can causally count out so many shortcomings of myself, but they still gave me so much love and opportunity. And even famous artists came and chat with me and told me they liked my work (ok this must be just polite) and the Current Art Front Director whom i met twice in recent years, both times said she REALLY remembered me since years ago, and had always loved my work...
If I live in Japan, I think i'd score negative in manners... but they still tolerated me all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