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1, 2017

汪兒

上周往南丫島帶狗兒時第一次遇上黃黑色的唐狗betty, 中型大小的她很淡定、愛海,行得很好,樣子像一隻漂亮的小狼狗,走路時會時不時望望我,假如我可以養一隻狗,她相信就是the one 了。她於2013年時被救回,當時只是一隻嬰兒狗,四年過去了,竟然沒有一個人對她有興趣... 真是難以置信,不怕,我會常常去帶她散步。
昨天是動物拯救中心的領養日,大多數狗兒一起出動到灣仔一間咖啡店去,有好多途人坐在地上跟狗兒們玩耍,太陽很溫暖,每當有一隻狗兒被領養後,新家人都會興奮地擁着孩子拍第一幅全家福,看住小狗長大的義工都會打從心底歡呼拍掌,很感動。昨天好像共有七隻狗兒被領養了,從繁殖場出來的柴妹、等了很久的唐妹妹Orla, 兩隻極可愛的唐仔、一隻芝娃娃等等。
然後又有被領養了的毛孩們回來探望大家,大唐狗兒bethany 看見創辦人Sheila 和一眾義工興奮地跳上她們的膞頭上,也令人很感動。
我的兩名鄰居都有來,其中一鄰居的女兒也很喜歡狗兒,她還只是九個月大時被現在的家庭收養,昨天去到這個狗兒領養日,說感覺好像來到天堂。另一鄰居是動物物理治療師Miriam。每次去當義工,創辦人sheila 都不會讓我們空手而回... 笑死我們;每次她都想我們幫忙暫託一些狗兒-當然都是有特別原因的,例如要隔離或者要餵藥等。於是我跟鄰居miriam 昨晚便帶了一隻好乖的三個半月毛毛球回家,他是一隻天然呆的可愛,喜歡依着人睡,一點都不吵!

Wednesday, December 6, 2017

百日

剛剛的周日是我跟我家小貓相遇一百天。一直以來我渴望要一隻可以跟我游水跑步的狗兒,可是近日遇上的小狗都是不願行的,唯獨貓小虎才是真正的運動兒。每天早上都要花點時間認真的跟他玩,讓他釋放精力-因為他是個年青男孩,又食得好,所以大概有很多很多電要放。以往沒有認真跟貓兒玩貓棒,現在每天都要練習從獵物的行為思考,小虎很盡力,會跑到氣來氣喘,「獵物」躲起來讓他很「氣憤」(笑)每天早上他會這樣子又跑又跳追住那些被揮動的假老鼠和小魚,然後見他很累了,我便讓獵物躲起來,過來打幾句句子,但打不夠一段他就要過來騷擾我要我跟他玩。佢真係好跑得,同埋精力無窮!
但到午飯過後他就會開始睡,變成另一隻貓,你怎樣把玩他也可以-張開他的口仔檢查牙齒、洗耳朵、剪甲,什麼都可。他是我們的寶貝兒,一隻眼神堅定,充滿自信,穿住金色毛衣,愛舔人的小貓貓。

朴樹

親愛的大樹,你在這坪洲的畫中找到自己嗎?
地址:坪洲聖家路
兩年前的夏天,收到你鄰居寄來的急訊,說你即將要被人移除。那時地政處在你樹身上掛了一個牌,說因為你所生長的環境不理想,有機會令樹木倒塌,所以要於兩星期後把你斬掉。 記得那時你的鄰居們都很緊張,雖然大家心裹都打定輸數,但仍四出為你找專家來幫忙。 那時鏗鏘集也來訪問你,那天有一個婆婆經過,說六十多年前這裹還是一條泥路,她未滿十歲,你己經在這裏。住在這裹的居民有些為你感到不憤,好好一條生命,在沒有盡力保護前,就要被斬掉。 最後,經過各方傳媒和專家的幫忙,你竟然奇蹟地被保存下來,繼續靜靜的和大家在坪洲生活,為走至斜路頂的人提供樹蔭,至今想起仍是一件令人微笑的事。 希望更多大樹都能像你這樣,繼續拙壯成長,並受四周的居民所愛戴。
貓小姐和貓小虎上 你們有喜歡的樹嗎?可以寫信來親愛的樹跟我們分享啊。
無言的樹 - 香港電台 鏗鏘集
樹先生 可否阻你十八秒鐘看看信 - 浮城有樹 香港人與樹的故事, 號外
街坊不捨 主教山兩樹或被斬 - Oriental Daily

八方人物:收集人樹情書「樹郵差」用畫筆保育 - 蘋果日報
我城樹木自己救 觸動人心 給樹木的情書 - 飲食男女
搞專頁情信冧樹木 80後用畫筆關心環境 - 壹周 Plus
自己樹木自己救 - 蘋果日報 果籽
尋找城西的林蔭大道 Metropop Issue 468

Tuesday, December 5, 2017

德仔

(內有血腥圖片 WARNING: GRAPHIC CONTENT)
德仔住在動物收養中心閣樓小房裏,門外寫住只有義工主管才能進入的字樣。雖然每隻動物的房間都比好多香港人睡房大,又有義工每天清潔,但不免仍有狗房味道和淡淡的憂傷感。數月前第一次往狗中心時,看見德仔冷冷的獨自坐在閣樓房裏,加上門外警告和‌黃昏幽暗的燈光,還以為房中這隻狗兒是些恐怖的洪水猛獸大獅子,所以輕輕看完他就離開了。
後來有次帶他出去行,才知道他是隻超級漂亮的狗,雖然十分怕事,什至害怕人很小的動作,但他行得很好,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三歲半孩子。關於他的故事早就聽過 - 知道他初從船塢被救回來時滿身傷痕,而且完全不信任及理睬人,就像患有嚴重抑鬱症的人類。有資深義工更覺得他可能是太「野性」的流浪狗,永遠都不會信任人。經過數個月的努力,所有人都說德仔改善了很多。
昨天帶德仔出去散步,他一見我拿住外出的裝備便主動走過來,看見他在太陽底下令人很快樂,我總愛跟動物收養中心的創辦人sheila 說他真的很乖很漂亮,因為他真的是啊。後來她問我有沒有看過他被回來時的情況-我才第一次看見他一開始被拯救回來時是多「恐怖」! 當時義工發現德仔頭頂有個極大的傷口, 想找辦法幫助牠,但德仔是一隻習慣自由自在生活的狗兒,不容易把牠捉住。到了第五天,可能傷口令牠痛得難以忍受,讓他終於接受義工們的幫助。 經獸醫診斷,德仔的頭、頸部及約四分一部分的身體,已給食肉蒼蠅蟲嚴重侵食,情况比想像中更危殆。這短短五天,德仔所受到的痛苦非一般筆墨可以形容。 經過數小時緊急手術,獸醫及其團隊從德仔身上捉走了數千條活生生的蒼蠅蟲...獸醫也感到震驚。更讓獸醫診所臭氣薰天了好幾天!
有一段影片,看見德仔全身都是活活在鑽動的蟲和血洞!真的很難想像今天眼前的狗兒數月前竟然是這樣子的。很難想像他竟然曾經經歷過這樣可怕的日子。
https://www.facebook.com/laphk/posts/10155263635288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