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5, 2020

花園

哎呀,因為我正在畫這個舊屋邨的地圖,所以也參加了其他工作坊,多多認識這個地方及這裹的街坊。呢班街坊無論係小朋友定係老人家都咁多嘢講,真係好得意。其中一個今日仲教我唱咗首歌。

今天印像最深刻是紙皮石上,有一堆用塗改液畫的高度及幾個人名字的initial,由60cm一直度到他們可能160 cm! 

而小朋友都超可愛。這裹將來要重建,有獨立團體在這裹做故事紀錄和舊區重建支援的工作。

今天我們參觀了其中一個單位,是他們的互委會。在社會資源尚未豐足的七十年代,互委會曾凝聚一班熱心邨務的街坊. 

其中一個參加者桬田伯伯在六十年代搬入已住在這裹, 當時已是互委會的委員。聽說,當時牛頭角附近接連發生風化案及盜竊案,街坊們人心惶惶,有見及此,他們決定組織「百靈樓 防衛隊」,守護社區的安全。

伯指街坊對於組織防衛隊一事,有支持亦有反對,而反對組織防衛隊的大多都是年輕人。「由於當時電視劇《包青天》正在熱播,年輕人都沉迷於電視劇之中,不願意花時間巡邏。但由於街坊普遍認同防衛隊可以保護街坊的性命財產,所以最終都決定設立防衛隊。當時不論男女,只要戴上安全帽、拿著警棍,都可以在百靈樓樓下巡邏。有賴防衛隊的出現,區內治安良好,花園大廈最終都沒有發生重大罪案,安穩地渡過逾半個世紀。」

臨離開前見到其中一家街坊的那盞黃燈和長滿花朵的露台很美,我當時沒有用心拍下來.... 遲啲有機會畫返。

但好多街坊都說,自己未必會等到遷出及重建後遷回原址了。

有時好像很平凡的地方也有很多很多hidden beauty

Tuesday, October 13, 2020

讀書


Bleak House Books Albert 剛剛打開這個pandora box ,叫我recommend books for his Christmas list

我想加多句,為什麼常常說畫畫靚不是重點,因為就算俾你畫到好似相機咁,but if you have no stories to tell, your story will never touch anyone, and it will not touch yourself. 咁當然畫畫手到拿來或者會舒服一點,但事實上有時技巧也會是一個絆腳石。
所以, (also reminder for self) 畫開畫嘅 - draw more, 無畫開畫嘅 - just draw! 

Oh man, i just started listing, but the list will go on forever. 
同埋我好期待聖誕節了!(這也是禁忌,因為世界糟透了,我們怎能快樂)

寫在前面: 我咁樣list 啲書,可能犯學術界的禁,不過我唔係學術界的。(個禁就係:唔應該pre-define 本書,同埋別人的閱讀經驗)

1. 森林大熊 is very good  - on capitalism/bear has to go to work, as after hibernation he woke up to a factory, no more forest  (Swiss/german author not a new book)

2. Rosie's Walk - is a classic good book to explain what is a picturebook

城市與環境

3. 花園街10號 Au 10, rue des jardins - multicultural neighbourhood through recipes

4. 巴黎的獅子 - on City and migration

5.  挖土機年年作響:鄉村變了 Alle Jahre wieder saust der Preslufthammer nieder oder Die Veranderung der

6. 從山裹逃出來 - my very famous 日本大老師 - about recycling, environment etc. - just REALLY BEAUTIFUL AND free stroke

On life and death

7. 熊與山貓 

8. 當鴨子遇上死神 

9. 再見,愛瑪奶奶

10. 天國的爸爸

Migration

ALL OF SHAUN TAN'S - migration/otherness

11. The Arrival - SO GOOD, Shaun Tan!! on migration, just really you will love it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gallery/2009/may/13/shaun-tan-eric-story-pictures

12. Eric - shaun tan

On animals & animal rescue - 去年Omotesando 的tsutaya 做緊貓繪本feature, 當時我遇上了這本我都很喜歡,近年都有啲書係twitter /instagram went viral 然後來成書的

13. 名前ないのねこ

14. 獨眼貓 - very famous one la 

On peace and war

15. 文字工廠 La grande fabrique de mots

16. 和平是什麼

17. 當我吃拉麵的時候

On ability & disabliity 

18. 不可思議的朋友 - HK translated on autistic kids

19. 長谷川同學真討厭

Classics favourite

20. The Snowman 

21. 一百萬回生的貓

22 ALLLL of Mog series! Judith Kerr

23. last but not least, purely gag and funny -  11ぴきのねことあほうどり 11隻貓和阿呆鳥
24. ろうそくいっぽん - 是光與希望的感覺,不是特別出名,但喜歡。

親愛的,你們也來分享吧. 

記住去看我們的展覧。

Sunday, October 11, 2020

牌檔

“It is good to love many things, for therein lies the true strength, and whosoever loves much performs much, and can accomplish much, and what is done in love is well done.” ― Vincent Van Gogh

我沒有特別喜歡舖頭貓,因為當動物義工的我們,常會見到一些沒有被好好善待的舖頭貓,綁在店裹一世,病得快要死時就來向我們求救,在路邊的貓貓也很易遇上車禍。(當然不是全部都是這樣,但也有很多這種情況)

但那天,見到不年輕的蕃茄店老闆躺在地上跟他的愛貓莎莎一起過關店的星期天,感覺他是真的愛他的貓的,超級愛。

聽說周日工餘他總是躺在地上跟金色貓莎莎談天。是漂亮的綠色大牌檔,舊式樓梯街和地磚。長有高樹的古舊街道。

大家都知道,貓是來保護人類的,他們知道那個人類唔係好掂,喵星球就會send 隻貓給那些人,守護他們。今早才見到有人post,養貓的益處:

例如 (1) 是對心臟有益 -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花了10年時間,追蹤並調查約4000位民眾,最終得出以下結果。比起沒養貓的人,有養貓的人出現心臟病發的機率會減少30%。研究指,這或許是因為心臟病與環境壓力有關係,有貓咪陪伴的話,自然會舒壓不少。

(2) 隨時救你一命 - 大多數人認為貓咪不會像狗狗般忠於主人,但還是有不少例子,說明貓咪是會知恩圖報。例如就有貓咪察覺到煤氣洩漏,而急急吵醒貓奴。又或貓咪為救主人,衝前與毒蛇搏鬥等等,都是貓咪英勇事蹟,牠能救你一命絕不是說笑。


有次我爸媽去了旅行我嘔了一整晚(放心,我不是常常這樣子的,十年難得一次)我隻貓在厠所邊陪了我一整晚(狗狗完全無視),如果遇上我嚴重不舒服,他總會坐在我肚上(平日是冷酷的)但狗狗平日見到我就比較興奮。

下周會下雨啊。怎麼我無印象自己畫過第二幅畫。下雨也是愉快的。

紓緩

 

🕊 You dont have to struggle in silence

昨天是World Mental Health Day. 
也是香港兒童紓緩學會conference 的日子。

(什麼是紓緩治療?是為患有危疾重症的病人和家屬提供身體、心理、社交和靈性的全人支援。
選擇紓緩治療或更能改善末期病人的生活質素,減輕身體的痛楚與心靈的困頓,讓人生的最後一段路走得更安詳、更有尊嚴。你知道嘛,死不可怕,無知才更可怕。)

所以也邀請了我分享繪本「最後的告別」長達三年半的創作過程。

😷這些孩子, 他們的服務對象,都是一般的病。

重症兒童或因病況反覆,隨時出入深切治療部數十次,不斷注射針藥💉或插喉。紓緩治療按照病童和其家人的選擇和需要,度身訂造照顧計畫和最合適的治療方案,減輕其痛苦,亦可支援患者重返家居生活,並協助家屬護理病童,為他們提供心理輔導。

今天送給講者的禮物也是其中一個service user/小病人親手做的,「戴着呼吸機一針一線織的」

今天的conference 其他講者都很厲害,有牧師、法師「談兒童經歷苦難與死亡」;醫生、臨床心理學家、社工、做了二十多年傷殘兒童院舍的舍長等等。

所以去之前也有一少少點緊張。幸好大家都是十分友善的人。
沒有嫌棄我這個特別年輕的講者。

這個conference 足足延後了一整年,沒想到變成網上直播反而讓參加者增加了一倍多,總共超過600+人參加。 

他們希望更多人認識兒科做舒緩服務同一般人理解既善終不同,認識這班危重病孩子同照顧者既需要。
Quoting Queenie, 「設計由早到下午,由生前講到死後
由與複雜病情的孩子和家庭同行,
到新一代殮房的理念及兒童哀傷需要
每一個講者在自己的專業和崗位都是滿有熱情
幾位甚至擺上一生到現在退休後仍積極承傳...」

他們一班護士社工還一手搭建了一個超複雜的on air room! super crazy!!

提醒我也要繼續努力做好手上的project.
It's Sunday today, spend some time to learn more about their work here - https://www.facebook.com/cpcfhongkong

鯊網

joie de vivre

你知道嗎?我已經很多很多年沒有畫過purely 為自己的畫。

平日畫地圖呀,書等等已經十分 time consuming, 一本書可能有幾十頁,要續頁思考續頁畫,也要花好多時間實地考察,及被客人捉去開會。

有些功能性的畫要反複修改,然後總會有幾個突然、特別趕的project 出現。 

有時同時畫緊幾本書和繪本的插圖,也會畫雜誌插圖。

所以,基本上已經很多年沒有畫什麼自己的project, until 2020,事實上做不完的東西還是一樣多,但因為遇上疫症,我們逼住做一些平日不會做的事 - 游海。

It's the joy of doing something you won't normally do, the happiness of spending morning time with friends, and a sense of adventure, 於是就畫了這系列游水的畫, so far 畫了 - 舂坎角、石澳、龜背灣、深水灣、南灣、堅尼地城游泳池、大浪灣。

(因為我有每天早上都游水的習慣很多年了,但疫症期間泳池都關掉了)

起初游海呀,沒想過身邊竟然有一班跟我一樣同樣serious about going 嘅朋友,總之佢哋絕對係有過之而無不及,make complicated arrangements 放低一歲的小朋友出來游早水。

這個夏天,我們發現狗仔式適合走難; 在堅尼地城的泳池裹看見老人家笑着做水上操; 有人在深水灣浮台上每天練習翻身跳水; 有老人每天游完水都會在岸邊拜拜一棵樹,感謝樹木的保𧙗。

沙灘和海是天賜給我們的恩物,一個免費的遊樂場。


在疫情第三波開始,政府關掉泳灘,並安排了很多工作人員在灘上確保大家不要進入沙灘的官方範圍裹(沙和防鯊網內的海)什至現在室內室外泳池、體育中心、兒童游樂場都開返,但沙灘還是關住,一開始還有很多警察去趕人走..... 

所以大家都只能在游真大海,鯊網外,昨天在ig story 提起此事,就有好多人問我那些秘密沙灘怎樣找,但其實我們平日游水是跟「沙」無關的,我們不會在沙灘上花多幾秒,所以現在也是找有water entry point (如碼頭)就可以 :P 

Saturday, October 10, 2020

紓緩

今天是World Mental Health Day. 

巧合地也是香港兒童紓緩學會conference 的日子。

(什麼是紓緩治療?是為患有危疾重症的病人和家屬提供身體、心理、社交和靈性的全人支援。

選擇紓緩治療或更能改善末期病人的生活質素,減輕身體的痛楚與心靈的困頓,讓人生的最後一段路走得更安詳、更有尊嚴。你知道嘛,死不可怕,無知才更可怕。)

所以也邀請了我做關於繪本「最後的告別」的分享。

今天的conference 其他講者都很厲害,有牧師、法師「談小朋友死亡」;醫生、臨床心理學家、社工、做了二十多年傷殘兒童院舍的舍長等等。 

所以去之前也有一少少點緊張。 

幸好這個talk 其實也講過好多次,大家亦都是十分十分友善的人,沒有嫌棄我這個特別年輕的講者。這個conference 延遲了一整年啊,他們的工作真的很困難,但又很有意思。這些孩子都是不一般的病。

今天送給講者的禮物也是其中一個service user/小病人親手做的,「戴着呼吸機一針一線織的」

所以,我手上還有幾個很有意思的project, 但我這陣子都在病(當然我沒有時候是不病的,但近日還有些特別困難的時候,很痛苦呢,也有身體上的痛。um, 會令人想把痛的身體部份切走)

今日游了一趟超愉快的水,我們總共四人,也見到其他在練水的人,防鯊網內空空的,大家都要逼住在防鯊網外游,水清得很,未落水前還有點擔心會冷,扭擰了很久很久,但一落水簡直感覺滿心歡喜,水比空氣還要暖。

我們四個游完還在赤柱海邊吃雪糕,喝咖啡。

但游的前後還是病病的,今天沒有因為游水而病少了一點。

對,關於mental health 可以說的還有很多,例如有時什至很好的朋友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和支持自己的朋友;而對於求助的人來說也可以成為很長久的疤痕。

然後,我們見到有人自殺時總會說要多多關心身邊的人。

所以,多多關心身邊的人。

也要學懂求助。

Thursday, October 8, 2020

教班

🐥 thé bookmaking dearies🐙

救命,點解呢班學生咁sweet嘅。

我成日覺得相比其他Trial and Error Lab 嘅老師,栢堅教做zine, 一鳴教設計遊戲等等,我個班一定好悶.... 雖然我以前都有經歷過Shirley 嘅intensive training on lesson designs, 亦係因為對繪本嘅真愛而教,但呢班同學仔都係返完一日工嘅大人,有時見佢哋個樣都好累。

仲有就係佢哋明明個個自己都好勁..... (而我唔知!)

You know how I always used to reject most teaching invitation... Now I can see a little why people like to teach. But it takes sosososo much effort for me to prep. um, 之後仲會教㗎。呢班學生好有前途呀, follow 佢哋,嚟我哋個展覽啦。

今年年初,我咪教咗一系列一周一課嘅繪本研習班嘅,佢哋十月尾會喺突破書廊有成果展, so so proud of them!
.
之前好多堂課都係我分享啲好嘅繪本同埋少少做繪本嘅心得,但其實佢哋都係超高手來的。聽同學仔講佢哋嘅故事,有啲可能勁過出面書局啲書!!有啲同學講故事較勁,有啲畫畫好叻。
但要重複再重複 畫畫靚唔係the only 重點。
坐低,拎起支筆先係重點。
.
你知我成日話我唔教班,可能我天生唔係呢方面嘅材料,教兩個鐘我起碼要prep 三日!只係因為真係好鍾意picturebooks 所以教,但遇到佢哋,令我覺得超值得 @trialanderrorhk
@trialacademyhk Trial Academy 嘗試學院 繪本創作研習班同學舉行「繪本創成展」展出。
時間:10月26日至11月8日
地點: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書廊

👳🏻‍♂️ @tsuichigun 是寫Pakistani ethnic minorities in hk, 好似夏慤村地圖咁, 係可以拉出好長的街景。有一對父子在行街,但其實佢哋唔係主角。係背後街景發生的小事才是重點。沒有文字寫那些事的。
例如有少數族裔孩子在操場玩但被其他小朋友趕走。
例如怎樣在長長的唐樓走廊認出那家人係少數族裔(他們通常好多好多兄弟姊妹,啲衫掛到外面,又會貼外語揮春)她打算把書叫「你看見嗎」
👽 @bccy_editor0527 一直話佢本書係講外星人,但其實本書好少字,唔知點解佢一直唔肯講俾我聽聽個故事講乜,後來說了,是講地球病了 有疫症,她自己也病了,染了武漢肺炎,死了,去了另一個星球
遇到外星人,外星人介紹那星球很美 也有花 等等,但她看回地球,全都是污染了。
only until Coronavirus time, 海清了,動物都回到街上。她問外星人她可以回到地球嗎?
🏔KC @hkmaskingtape 全本書都係用自己做的masking tape 來貼成的書,關於大家都在香港行山,但看到不同的風景。
🧚🏻‍♀️ @carriefishzentangle 的是關於要好好照顧自己才能幫助別人,雖然好簡單,但做出來一定會有好多人有共鳴。
🦕其中 @heiyinhoho 本書已經做好,接受預購- 「小魔怪來襲!」呵呵與藍呵是一對最要好的朋友,只要在一起就十分快樂。直到有一天,小魔怪突然來襲,操控著呵呵的一舉一動,更改變了他們的生活!究竟藍呵會怎樣拯救呵呵?他們會怎樣與小魔怪相處?
🌍有本身畫畫和講故事都好叻嘅 @wu_soul , 畫較長故事書。
🐥連管理員 @becky.yuenhan 都有一個十分之好嘅故事。
🦄第一幅debby,她第一課拿了一本very traditional 的圖畫書來,想做本有教育意義嘅書給侄仔,結果 被我哋教壞了,做了本爆笑嘅動物搵工書。

超勁啊呢班人。

Wednesday, October 7, 2020

古惑

古惑爺爺春天帶你行古惑
可愛名字四人 - 琳琳 bobo jess jess 貓珊, 齊齊出發尋找英雄樹。
聽說以前香港的屋邨球場常有古惑仔,正在做的另外兩區project,也有人說起此事,所以才會拍出那些古惑仔戲吧。
不過今時今日,誰是古惑仔最是英雄,真係正邪難分。
「最古惑的係阿爺吧」
「小丸子阿爺嗎?」
所以,今時今日的英雄樹,也有被嫌棄的時候,差點要被絕育。
帶上古惑的眼睛,一切都變得古惑,唐樓設計也古惑。
古村搬遷時,廟宇也一併搬來,但是是懸空在唐樓四樓的。
古惑的人看見長在古惑位置的樹。
電燈箱上的圖形白圈,古惑地被寫上道教標語。
被遷過的木棉下村,古惑地沒有木棉。
三陂坊和德華公園聽說以前也有古惑的人,但現在只有古惑的金色貓。
路的末端巧遇一架「狗車」狗車上的人是古惑仔還是英雄呢?
正經點說,這個社區也很漂亮,雖然天橋多得瘋狂,但舊的部份很有趣,十分十分好。
怎麼我們的城市這麼有趣, others can only be jealous.

我們是為南豐紗廠春季的一系列活動作準備,地圖一年前已畫好,但剛巧是疫症的一年。

想起畫這張地圖時,是寶貝Rosie 剛剛離世的前後,就讓我很傷心。

書館

今早跟swimming buddy yvonne游水游到一半,「不小心」講起其中一樣我最鍾意嘅嘢!差啲太興奮游唔落去。

是圖書館,swimbud在港大教creative writing, 平日天天在Music Library 裹工作,我問她為什麼不去Medical Library, 然後就講起圖書館(笑)

圖書館is such a good thing! 以前在中大工作,我們要用好多張碌碌椅做trolley,去architecture library 借書。因為我哋老闆也有教fine art, 所以我們也常要去新亞圖書館去借書,有次借了太多書,抱住啲書我就會好開心,那個圖書館理員說,像你這樣是很幸福的事, yes i agree!

And of course we better not start talking about the libraries in Cambridge, 雖然劍橋有好多古式靚靚harry potter style 圖書館,但我最鍾意其中一個比較新,木建的,有一個三角型位置伸出河中,舖了淺綠色的cushion, 河就在你身下經過,可以在那裹曬太陽,看游客punting 半天。

但去得最多嘅係Asian and Middle Eastern Studies嘅圖書館吧,其實平平實實嘅圖書館先做到嘢,否則太多distraction. 其實呀,Education faculty 的圖書館都超靚,因為新,又半沈在地中,所以桌子一直延伸至出面的綠油油草地,明明我嗰科係Edu 的,但因為太遠所以較少去。

至於最大嘅大學圖書館,係一個又凍,又肉酸嘅地方,我當時係咁形容佢:「天氣不似如期,每三十分鐘變天,五月飛霜、冰雹亂墜後,短暫藍天照亮不了集中營般的監獄(aka UL)牆壁傳來怪聲(像一輪通往太空的電梯,忘了下機油,卡着不上不下,書架間的電燈計時器亂響,十五分鐘倒數完畢便會啪一聲把燈關掉。還有那古舊的鐘,一分鐘一跳,字數增長跟秒速不相稱。不得不覺得這裹是haunted。」

在我日常生活嘅靚圖書館也包括UCL人類學圖書館,因為好朋友@misslittlelime 在倫敦,我特地申請了UCL 的圖書證,風景超好,綠樹滿滿的。

有一段很長的日子,我每天早上都會去City Hall Library 圖書館畫畫,應該係香港嘅最愛。另一個最靚最靚當然係我哋以前嘅office 啦。

好喇,游完水,寫完呢啲古怪嘢,要乖乖畫畫,下午還要去開會呢。

下次不要跟我說起圖書館了,令我太excited XD 

所以啊,去旅行去睇吓圖書館同泳池是很好的活動。

Monday, October 5, 2020

早會

紅色暴雨警告的星期一早上

春夏秋冬 我今早起床覺得很累很傷心,明明昨晚有睡好,明明已經把要做的東西安排好,明明是漂亮的下雨天,我還一早把一整本繪本so far 嘅文字和畫整理好,send 了給編輯。 我乖乖釘在身上的transmitter 無緣無故地connect 唔到。不過傷心也可以是莫明的。

於是我很想看雪,我想起那些春夏秋冬分明的crispy air,想念藍綠色的海洋。

2020 年因為疫症,畫了很多幅swim club 的畫,可算是這年最喜歡的project 之一(唔係喎,其實全部都咁喜歡)

另外要開會x2,其中一個是智障人士生死教育的第三本書,是關於palliative care的,因為有功能性,所以他們在第一、二本時的要求都好仔細,包括工作人員衣着,大家的表情樣子,以及很多在醫院裹會面對的事,如化療、抽血、呼吸機的樣子等。 

我應該由龍窯書的畫和S 的畫開始,然後畫一點梅窩的地圖,把文學雜誌的詩(的插圖)拿出來,並記住還有大埔的樹木信。

另外,

- 一定要開始以上提及那本palliative care 的書

- Finish up Wong tai sin book

- 一些跟地圖相關的木棉樹 (meeting/wed) 

- 要畫埋花園大廈嘅地圖

- 兒童紓緩基金會talk (sat) 

- some other doctor seeing (8th oct)

- LAP talk with veronica (16th oct)

- Tiff 的online conference 

- 生活書院的繪本班 (Thurs meeting) 
- Late Nov - 給街坊與花草畫畫
- Dec - 船到橋頭生活節賣雪糕、野餐三天

Sunday, October 4, 2020

圍爐

我說,他們只聽七十年代英文歌 - 月亮代表我的心/ Unchained Melody/ Lava/ Let it be ,不會唱「回望昨日在異鄉那門前」那些。

去到掘頭路盡頭的音樂派對,剛到埗時,所有人都好像停下來看我們,不過大家臉上都掛住慈祥的微笑,我只好自我介紹,並指出自己是蛇王的朋友,他們就請我們坐下來,熱情地遞過鹹味homemade madeleine, 並給我沙搥一個,這裹有一個keyboard, 一個結他,一個ukelele。

有一個善良的姨姨跟他說,你常常幫人拍照,讓我幫你拍吧。

他說: 覺得這晚以後要還相。我真心告訴他沒有這回事,你沒有欠任何人的, but if anyone, 可能我就係最想要嗰啲相嗰個。

室內是陶土教室,做陶泥的人總是有一種很溫柔沉穩的氣質。外邊的牆長滿植物,畫和牆是連於一起的。顏色其實很獨特。阿鬼說記得在藝想的電車上見過我。

唱了十五隻歌左右,我們回到見山,我想食的牛肉已經被吃光,所以昨天只食了很少東西!陳醫生是一個笑容燦爛的腦外科醫生。 我這下要記住,將來他會帶我們行荃灣舊區和馬鞍山。


月下

🌕Midnight in the City of Victoria🥂

thé rose sunset, thé street side lullaby

Started out the day at an old old community, listened to gai Fong and artists sharing, 一班人去一間社區中超舊嘅診所畫畫, 而醫生護士在無預約的情況下,俾我哋坐滿候診室寫生, 是一件十分開心嘅事, 我們要探訪小店,一個老街坊提議呢間診所,佢話以前醫生好靚仔, 依家已是駝背喇.
Searched through factories for a coffee, afternoon was us being exhausted by kid!
Gave up the pending bus for the top floor rose sunset, watched the magic hour from the eastern corridor.

The ones that will stay here, the pink worms in between our ears, the improvised singing under the ancient red brick museum, the brain surgeon’s tales.

In the darkest days, shine, love, find the eternal moonshines of your hearts.

Laughed so much today ❤️

You all are the reason i believe in the goodness of people today.

Friday, October 2, 2020

早晨

Junior patient diary. 每一次流淚都是值得紀念的時刻

昨晚又發生sick moments!!! 

It feels horrible, 雖然唔係乜嘢大事,係病人嘅norm. 但我差不多要公開求安慰。 

I know I shouldn’t be angry or sad as I did nothing wrong. I wasn’t perfect as a patient, but this is all the most normal, It’s just part of being sick. But still, felt absolutely shit. 

Both physically cuz of super low n high but also emotionally. Emotionally, as if I could have done better somehow. 

見到有朋友去完一拳推介這本書「每一次流淚都是值得紀念的時刻」

我未睇, but it's so true, 不過就算我哋知道流眼淚是好的,but i feel like 我哋都會潛意識suppress 自己咁做。下次去睇吓先,virginia 話我可以帶多啲貨去,是我自己製做給自己的值口。

還要把一幅畫拿去清明堂,探探莘堯姐姐的表哥,還要去莘堯姐姐的派對。

今天,要乖乖在家,畫畫。

雖然我已經好勤力畫畫,但個 to-do list 長期都長到嚇死人。

但我是超鍾意的, just let me draw!!! 所以有時感覺畫畫不是我的「工作」

去游水跑步更像工作。雖然我成日講起病人的daily,因為是生活的一部份,但潛意識其實很不想講起,可能覺得會令人uncomfortable, 佢哋可能會因為唔知點樣回應, but this could be another silly misconception i have in my mind, and certainly something that shouldn't be the norm. 

There are so many beautiful things and people in my life, but still there are times I felt things are too much and impossible, both sides are equally strong. 

But at least today, I feel loved, and has so much to look forward to. Will start with swimming and drawing, it'd be EVEN BETTER IF IT WERE SWIM CLUB BEACH SWIM seriously!!! Yv and i said we need to train for winter swim XD 

Thursday, October 1, 2020

老店

前幾天看見九龍城的公和荳品廠結業,今天看見勝香園老闆和他的貓貓在古舊的樓梯街上曬日光浴,讓我想起自己「細個」(啲)時寫過嘅一篇關於香港的老店的文章 -「Stor(i)es 店中有我: 老店與商場連鎖店的六大分別」當時轉載在主場新聞的,因為幾長,只節錄一點啦。

斜坡半段最不起眼的偏巷中,有裁縫不分晝夜地跟頭頂風扇比拼,數十年來,搭起一張木桌半張帆布便是家。青藍色畫紙上,密密拼湊起不同年代的高樓,貼在最底是漂亮的餘樂里,掛在最頂的是一彎孤寂新月。走在舊區街道上總會找到驚喜或安慰。在暗黑小路裏,微光將我引領到木樑下的果子店,小貓坐在大小玻璃瓶間,瓶裏載着的說不定是醃木瓜,又可能是吹波膠;對街光管下,水管配件壓住蒼白褪色的全家福。每次看見都不住驚歎老店很美,但我們所說的美,究竟是指什麼呢﹖若這是美的標準,大概連鎖店都已裝飾成老店般吧。

猛烈陽光把改變中的舊區照得尤其清楚,走在興建中的行人電梯及地下鐵旁,彷如置身一片大工地中。不時開過的泥頭車、地盤掘地聲,蓋不住即將變天的事實。這年頭,不時在報章讀到某某老字號即將結業的報導,隨便在街上找家老店店主閒聊,都可能聽見即將結業的消息:「加租四倍,點做丫你話。」——這還未數已經關門的大多數。這些新聞聽起來都不陌生,不新奇,什至有點麻目。當地下鐵以每小時八十公里開進一個又一個老社區,對我們一眾香港人來說,是否只是少了一碗百年秘方煮的雲吞麵呢?

午後在西營盤街上亂逛,竟聽見四個店主說即將結業。這 四家店都至少經營了三十年,異常地美,彷彿是一條活着的時光隧道。站在推土機旁,看着一壁家庭照,聽着店前老街坊談天,我重新思考眼前正在消失的 ﹣除了是一家一家商店,還有舊區空間設計所代表的生活態度,積累多年的城市哲學,以及該社區性及經濟模式所能容納的「人」。這些店子都不僅僅是一家商店,它們同時是連繫人群的生活空間,陳設中看到店主的習慣,每個角落都滿載故事。老店不僅是 "店 舖 Store",而是包含了「我」(i) ,滿載由「我」組成的 “Stories 故事" 。

一、店前有貓,內有神台
舊店門前常有貓,店內總有神主位;街道是店舖的一部份 ,而店亦是眾人的廳堂。小貓坐在客人身上,剛上好的一 注香在室內繚繞,一灘久久不散的光圈,妝點着這個讓客人、店主、店員悠然交流的空間。士多、餅店、理髮店、 中藥店、五金店都有多餘木椅,員工見你來了,便施施然 把電視聲音調低,跟你談天,老闆不把員工困在收銀櫃前 ,要他向你推銷新產品,身後沒有一列趕着付錢的人。買 了蛋撻以後,我問可以食完才走嗎,他便問起我的工作。 說起這區的建設,大家雖然看法迴異,但慢活空間容下珍 貴思想辯論的可能性。記起一位建築教授的香港規劃陰謀 論:減少公共空間,讓孩子們放學都回家做功課,收回排 檔,減少聚在街上談天的人,不就能減低引發社會運動的 可能性嗎?隨住老店湮沒,我們同時失去一間間士多「咖 啡店」、理髮「咖啡店」、中醫師「咖啡店」(中醫師太太 跟我們談久了還真請我喝剛煲好的靈芝水) ,失去培養人脈 人情味的交匯點……蛋撻早已吃完,討論卻沒共識,火紅 火綠的辯論以後,老闆仍窩心地說:「原來我們都對社會 學有點意見,下次來再慢慢談吧。」

二、「我」的設計﹣使用者就是設計者
好的設計或空間,必須考慮使用者的需要。然而,現今的設計都於辦公室電腦前完成,旨在於最少的空間中拼湊最 多可售面積。設計師理解用戶需要嗎?那並不重要。看大商場的平面圖——茶室、電腦店、巴黎服飾、餅店,在圖上都是數百個方格中的一個;更糟的是,建築設計師給客人出了數十個設計,最終仍只會以價錢取決。
老店中最獨特的大概是空間中的「我」。商店內每個細節均反映了店主店員與空間的親密互動。使用者便是設計者,陳設包含了選擇、思想與感情,創造出富創意而獨一無二的空間。
西營盤山上小巷交錯,探頭窺看還竟會有人在小里裹建起縫補店。五福里的李伯伯,十三歲起便隨父親學縫補,十六歲父親去世後一直以縫補為生,養大八兄弟姐妹。在五福里一條小巷中已三十多年,一木一鐵均親手建造。過往每次經過都驚歎他店子很美,他卻說我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小巷闊兩米不足,木櫃以上掛有風扇,吹住工作桌上的衣車,桌前整齊地掛有日曆針包,側邊放滿卷卷不同顏色的線筒,再往內走,鐵夾萬上一列膠袋掛的都是客人衣物。他說西營盤是一個樸素的區域,七十八歲的他,年輕時身蒹三職﹣民安隊、裁縫及電工,拍拖會走路到大笪地(舊相: 01 02),就在現在信德中心的位置,入夜以後,街上有唱片地攤、魔術師、面檔、歌攤.... 買了四元一張黑膠碟,沒錢買唱碟機,拾來戰前大喇叭自己改裝。談着勾起舊一代人雜沓的回憶。貼在牆上的照片、按高度而做的桌子,充滿了他三十多年來的生活痕跡,木桌上的一凹一凸,是使用者每分每秒呼吸生活留下的。他不是便利店櫃抬後的「一個員工」,在舊式店子裹,員工和店主都是空間的一部份,不是隨便找另一個員工來便可取代的一口釘。小巷裹的李伯伯,希望可以一直做到老。

總共有五個section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