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4, 2020

圍爐

我說,他們只聽七十年代英文歌 - 月亮代表我的心/ Unchained Melody/ Lava/ Let it be ,不會唱「回望昨日在異鄉那門前」那些。

去到掘頭路盡頭的音樂派對,剛到埗時,所有人都好像停下來看我們,不過大家臉上都掛住慈祥的微笑,我只好自我介紹,並指出自己是蛇王的朋友,他們就請我們坐下來,熱情地遞過鹹味homemade madeleine, 並給我沙搥一個,這裹有一個keyboard, 一個結他,一個ukelele。

有一個善良的姨姨跟他說,你常常幫人拍照,讓我幫你拍吧。

他說: 覺得這晚以後要還相。我真心告訴他沒有這回事,你沒有欠任何人的, but if anyone, 可能我就係最想要嗰啲相嗰個。

室內是陶土教室,做陶泥的人總是有一種很溫柔沉穩的氣質。外邊的牆長滿植物,畫和牆是連於一起的。顏色其實很獨特。阿鬼說記得在藝想的電車上見過我。

唱了十五隻歌左右,我們回到見山,我想食的牛肉已經被吃光,所以昨天只食了很少東西!陳醫生是一個笑容燦爛的腦外科醫生。 我這下要記住,將來他會帶我們行荃灣舊區和馬鞍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