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7, 2021

生日

April Showers
今年過了好開心嘅生日,見到十分之多好朋友。
有令人感動的小surprise, 不時隨心的相聚,有彤彤小朋友親手做的招財貓, 還有Miki 妹妹祝福我天天有得食鍾意嘅yoghurt(笑死我) 收到好多好多朋友嘅祝福,泳池又開返 :P 
有晚跟見山書店莘堯大老闆,和編輯B 先生一齊畫蛋糕,他們都是這周生日的, 訂了無糖和無麵粉但一樣咁好味的全白色蛋糕,全部人都參與畫畫裝飾它。
莘堯老闆帶我們去晚飯的地方,兩邊都是落地玻璃,一邊望着深藍色皫維港,另一邊是密集的高樓大廈和背後差不多垂直的太平山,近山頂的部份有盧吉道的點點橙色燈,是那種time travel portal。去到那裹,都有人在談移民的事 :S
有兩晚去了遙遠的郊遊。
還有很多灑着小雨點但仍在談天野餐聽音樂的午夜,朋友仔路過回家都加入,大家都有辛酸的經歷,也有努力的故事。是最珍貴和最簡單的美好。
這周也一邊畫畫龍窯啦, 梅窩地圖, 中上環的素食地圖, 又見了編輯,做了小訪問,教了繪本班;但還有好多嘢未做完 :P 
每天早上都游了一公里水。
貓貓整晚睡在我的腳上,小狗在臉頰旁。
(這幅很久以前畫的畫)

Sunday, April 4, 2021

兒童

長假期來到第三天,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玩到累呢?

今天傍晚,天下起毛毛雨,平日大樹下,熱鬧的街道反而變得十分清靜,其實我也很喜歡那樣子。見山小修女們每次都是要下雨天才能好好談天,記得以前市集嗎?多人到最後一刻都是被人圍住的,不過也很想念。

因為疫症種種原因,復活市集延期了,但我哋幾個都話,等下次,搞個再勁啲嘅!哈哈哈哈哈。

相反,陰陰天的南豐紗廠則逼滿人。
今天要做幸會木棉的一個小workshop, 聽說一早就報滿了,難以置信呀。這幾個月同時有兩個展覽,今天同時有三個workshop 一個市集,辛苦死啲員工。
我們這個workshop 是跟小朋友把木棉花畫在玻璃上的。
大家都好努力,把玻璃填滿了。
carmen 告訴我一件很可愛的事,她說早前有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看見樓下那幅大荃灣木棉地圖,很想很想要一張reprint 可以打返屋企,但當時沒有A2 reprint 可以帶走的版本,現在有也是參加特定的工作坊嘅人先會有,於是那個小孩大發脾氣了好一會。
unbelievable, 這是比錢更珍貴的.... 有人,還要是小孩子勁喜歡這你的畫..... 暈.... 
今天游了水,騎了單車,見了很多可愛的人。
兒童節快樂。我也快樂了。

泳會

泳池一開返,大家又要一天到晚聽住我說游水多好,可能快要打我。
好多人覺得游水係一個solitary act, but surely you can see by now, 游水嘅每一天都常常充滿小奇遇。

疫症一年,我放低了這個持續了多年嘅daily ritual - morning swim, 初初真的很痛苦,但現在差不多習慣了(懶)

不論係陽光滿滿沙灘上嘅老人跳水flip, 定係自己屋企泳池遇上嘅朋友,還是swim club 的outings, 海膽滿滿的石邊,深水灣的海豚,泳池裹嘅圍圈火車捐山窿等等,我從來無諗過游水會遇上任何呢啲嘢,只係抱住做功課嘅心態去游,想住今天要游嘅pattern((9/2/4/2/13/11/2 laps, 1.2 km),盡快游完就走。

今早我就一個人游泳池,游完後有個靚靚auntie 問我是不是游水教練,剛才一直看住我游自由式,問我「為什麼能游得那麼好」

omg 太誇獎了(心諗你都未見過我啲朋友游水呀,其實我游得好只係因為我啲朋友游得更好更快)
她說她現在必須要學自由式(蛙式也傷腰),看了很多個醫生,最後照了MRI, lumbar spine L3, L4, L5 間的軟jelly(?) 無晒,醫生說現在只能保養。

另外她以前不信physiotherapist, 現在找到一個好的,會跟她解釋每個動作是做什麼。她說以後多多一起游水,很好啊,有天跟我們游大海。

她說剛剛游自由式時感覺自己不能游直線,那是正常不過,可能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點左右不平衡 - 永遠都用一邊拿袋,揸筆;但只要identify 到,多點做返啲左右平衡的練習應該會好起來啊。

明明我唔係游得好但成日俾人喺海灘同泳池讚 搞笑仔。
所以我真係好想學好啲游水的,想再游快啲,游長距離一啲,一直咁多年都想。有好老師記住話我知。

Another swimming buddy (lok yu)今早告訴我: "I spent $2000 every month on physio during pandemic coz can’t swim, shoulder leg, Back, Every part ached. 有骨科醫生叫我做膝頭哥手術 Unless 我可以游水 痛到我傻" 

Sorry don't mean to preach, 以上都是今早的真實對話。
I will never force anyone to swim 😂😂 good reminder for myself to stay healthier though. Having a healthy body (within my shitty limits) makes me feel truly free.
另,雖然我鍾意游水,但其實要游到每朝plan 去游的practice 都係需要好多堅持,成日都會中途想放棄,未落泳池時都會procrastinate 好耐。

#女子小泳會 (也歡迎男子)
「啲水唔凍呀,快啲落嚟啦」係swim club 嘅口號

Saturday, April 3, 2021

小草

I brought 小草home last year today. 

She reminds me of Shaun Tan's picturebook Eric, Eric 描繪一個留學生於narrator 家住的日子,Narrator 一家為他準備好房間一切,他卻喜歡住在廚櫃裹,總是好安靜,有禮貎,內斂,有繪本班同學覺得eric 像形容一個亞洲人,也有覺得他像外星人。

Narrator 一早為這個留學生準備了一系列活動,安排每周帶他去不同名勝觀光;但大家看不出留學生是否enjoy, 媽媽總是說 "it's a cultural thing" 最後有天,Eric 竟然不辭而別,大家都有點不適應,空氣中瀰漫着一點不安;until 他們發現Eric 留下在廚櫃的景像,十多年過去了,每次有朋友來他們家,他們總是第一時間給朋友看廚櫃裹這片風景。

我也常常不清楚小草究竟是開心還是不開心。

她是一隻好驚青的狗狗。初被救回時頭髮都打結和染灰了,撥開頭髮,眼睛流着深黑色長長的淚痕,身體瘦弱得很,只有2.2 kg, 肚仔有開刀的疤痕。

去年之前一直在繁殖場裹,當住在籠裹生BB 的狗媽媽,通常她們再也不能生育就會被丟出來。

那時她要一個暫託家,四周籠裹初被救回的狗狗都在大叫大跳,想人抱抱,只有她在發抖,於是就帶了她回家。

頭幾個星期差不多都在拉肚子,痾綠色幾乎全水,並且有血的爛屎,我很頭痛,每天都要換床單,她也不舒服,整夜不停轉圈。
我們的家也不算細,但只有我張床是她的true comfort zone, 連出到廳有時也驚驚.... 

現在好多了,但偶然出街出得太久,之後還會拉幾天肚子。真是一個可憐的小孩和小乖乖。

我覺得她真的是已經大膽了一點。

她是那種你舉起少少手,她就以為你打佢的狗狗。

見過小草的朋友仔,特別喜歡看我post 小草在家彈彈豬的樣子,因為在外頭是不會見到她這一面。 未見過小草嘅朋友仔都喜歡那些小草彈彈吓超興奮的樣子,不能想像她平日在外邊只敢裝死的模樣。

也會睡在我的肚和心口上。幸好也喜歡食嘢,行山時帶埋她,她也很享受。
願我們給你的愛是足夠的, love you most grassie love. 

Friday, April 2, 2021

泳會

終於俾我等到喇。
Swim Club 差唔多齊人,包括兩個就快生嘅媽媽們都嚟, since 上年我就知道我呢班朋友係truly dedicated towards swimming的,不是坐沙灘曬太陽那種,是認真游,上班前也要趕去游, 個仔唔夠一歲也要想辦法偷時間去游那種。
香港春天的水是最美而又comfortably warm ,夏天的水流方向變了,有時會多啲外島吹來的垃圾。冬天春天的水是最清的。

Throughout the swim 我都忍不住覺得 "I feel completed!" 
好像魚兒回到自己的natural habitat 一樣!

有浪我也很喜歡,每個泳灘也不一樣。
水是湖水綠,山也是絕美的。

見山去年寫過一篇關於我們的swim club, 超榮幸,超喜歡。

「上山找見山,落海找貓珊。

神奇女子貓珊,自稱有小女子小泳會(歡迎男生加入喎),朝朝天剛發亮就去戲水。

許多人印象中游水係solitary 好悶嘅活動,但她說一齊游水都可以在浮台傾計,超正。

游完水,有人趕去湊仔,有人趕去教書,她,當然是仆返屋企畫畫。

海𥚃好多魚會打橫游,魚兒如手掌咁大,想像下!香港水域是35年最清的,她對我至少講咗十次。

如果游open water 時她們會用一個橙色浮波,現在所有人都用,裹面可以放東西。

深水灣好多長者游水,他們對個橙色浮波總係好有興趣。

有一個話:幾好喎,如果我後生啲都買返個。

她今年九十歲。」

對,今朝收到很多人問我是怎樣把電話帶到海中心影相,那是因為現在人人都用swim buoy,便宜已有,不阻游水,游open water, 或比賽差不多是compulsory 的,但那個東西超易收納,把你要的東西如鞋,急救用品,電話,放在裹面,兩邊吹氣,你的東西就浮在水上,有條分開的rope floats from your waist, 這樣船也能看見你在大海游水,死了也暈了也快點有人看見。
也可以由一個灣由至另一個灣唔使返轉頭攞嘢。
我們一開始用卻是因為不想把錢和電話放在沙灘上,因為我們的swim club 沒有曬太陽嘅部份或人,所有人都直落海,游,回家/上班。

Wednesday, March 31, 2021

復活

關於倫敦,有一件事一個地方我常常想念 - 周末的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 但最想念的不是那些花,而是陽光滿滿的便宜小

古董店,和重點  - 坐在街邊地上聽人音樂演奏。
1st July 2012 - 「橙樹、橄欖樹、薰衣草,什麼都想帶回家。東倫敦,有好喝的咖啡,古怪的壁畫,迷人的餐廳名,還有很多穿衣很美的人們走過。

街角有一對表演者,是拉低音大提琴(噢!)的Johnny Depp 和他爸爸。自製舞台還有花朵點綴,型。

太陽和雨點都搶着來聽,街角坐滿小孩子,偶然起舞、人們拿着一棵棵剛買的樹,托在膞頭上注足觀看。跟羅醫生在這街角的地上歡樂滿了一個早上。

然後,身後淺藍色的木門突然打開。竟然是一個賣酒的地方,內有天窗花園,卻是由一群十分積極,但不夠十歲的小孩主理開放式廚房!

回到劍橋,寧靜後街大大棵的花樹下,有戲劇性的歐洲國家盃和深海蘋果批。」

咁,話說,上年見山的大榕樹下都有一次好勁的 音樂演奏,是月蝕下的海島小輪,整個小院子都是月亮彎彎的影子。
這個復活節周末他們也會復活 ,在見山演奏,但今次更勁,還加上烏鴉大提琴樂隊!

連續三天都有不同活動,也有三修女市集. 

Tuesday, March 30, 2021

黃竹

現在正在畫黃竹坑地圖。 
我好鍾意南區嘅故事㗎,南區嘅地圖之前畫過薄扶林、赤柱、舂坎角同埋香港仔,同埋由堅尼地城係差唔多可以沿海行到赤柱,經過三個泳棚,天光墟,瀑布小徑,和好多魚的海灣,好開心的。

看黃竹坑街坊嘅兒時回憶,好多人小時候都會去那個大泳池,又會偷偷入去。
你有看過以前未起香港仔隧道時,臨入隧道那片地全是農地的舊相嗎?其實也不是很久之前。
還有黃竹坑以前真的是一條坑/河,全部都係船,滿晒。
1966 年的航空照可以看到黃竹坑工業區未填海前塞滿船仔艇仔。

Steph 和Sheren 早前已經在黃竹坑做了oral history 的workshop, 啲街坊嘅故事都好sweet 好有趣。

「盛德以前既老闆係出面做小販,後尾攞左呢個位做食堂。
以前都係多士,咖啡奶茶。一逢早餐,午餐時間就好多工廠既人落黎食飯。
我地啲價錢都係偏平,工廠價,因為啲工人一日三餐,早餐,中午,下午茶都係度食,我地都儘量平啲比佢地。

我係黃竹坑邨長大,我企做大排檔,細個都要幫手。細個係屋邨入面推車仔檔,主要做朝早小朋友放學個段時間,做到七八點賣曬啲野就收檔,賣魚蛋,豬舌,我呀媽就賣椰汁,糯米飯,兩檔打對面。

我地周圍推,有時呀公會推去泳池,啲小朋友游完水就會黎買,有時會去四座街市個邊。阿公屋企大啲,會開曬啲野係屋企預備。其實大部分檔仔都係街坊自己開返,我地樓上樓下都有幾檔。隔離有啲炒腸粉,炒麵,啲檔主而家都好大年紀。成條街好多野食,真係可以唔洗食飯都得。新年仲犀利,成條街都係檔,有啲賣衫,有啲賣二手野,自己整小食。

以前啲鄰舍關係好好,大家都打開門,有時煮左啲咩又會攞埋去隔離分比其他人食。細個會係走廊踩單車,周圍玩。

以前有印刷,廢紙,運輸,好熱鬧。九十年代啲廠開始北移。

而家住華富邨,都係南區。行過識唔識都會照打招呼,慣左。南區住既人好少會走,搬左出去都總係會走返返黎,幾代都係咁,可能覺得南區純樸啲,無咁複雜。

放學個個呀媽企係門口同其他師奶傾計,講到夠鐘煮飯都仲講緊,一係就成煲湯攞埋去隔離,一係就係門口燒野食,條走廊好大,成班細路一路食一路踩單車,打羽毛球,唔會有人捉,真係好開心。而家食堂有時都會撞返啲舊街坊,不過好多都上左年紀,我呢個年紀就少。」

Saturday, March 27, 2021

大嶼

 🐂 六個雪櫃四個胃🍦

我最喜歡嘅bookazine Being Hong Kong 春季號剛出了。 今期係關於大嶼山的,內容十分之豐富,製作亦都係如常咁瘋狂。

裹面有我畫嘅大嶼山水牛同埋海豚嘅故事㗎。 好想好想同大家分享水牛同埋海豚嘅故事,但紙本真係要拎住睇先得,聞到紙嘅香,摸到每頁紙嘅唔同。 我畫同寫嘅兩個都係真人真牛真豚嘅故事。
但因為都有啲長,你要自己買來看啊, 見山、誠品,bleak house ah, 所有你認識嘅書店,包括某啲便利店都有㗎。
仲有好多有趣嘅collaborators, 相,舊地圖,畫,歷史等等。
因為我係Being Hong Kong 嘅小fans, 雖然尋日啲書一由印刷廠送到,就立刻上咗佢哋office, 但因為太興奮同緊張,到依家都未(敢) 認真睇 (小fans 就會這樣子的) 會太緊張同太感動。

今日我都會帶埋本春季號雜誌去 船到橋頭生活節 / 芝麻灣㗎,嚟搵我都得 : )

Wednesday, March 24, 2021

問心

因為疫症嘅關係我已經好耐無做過呢個talk 喇... 

跟據official statistics 我同veronica 呢個二人education department 以前每年會做70個animal welfare education talk 左右,會到大中小學什至幼稚園,也會去corporate 等等,veron 的兩隻柴柴和Rosie 都是很好的ambassador. 

總係發現無論講幾多,都仲係有好多好多人會去買動物,好心痛。

其實選擇領養is not that hard... 

同埋真係make a big difference to 那些受苦的貓狗,那些一生被困在籠裹被用作繁殖的動物們,I get it if you haven't seen or touched them
以為「繁殖場生活環境唔會咁差嘅」etc. 都可以原諒,但至少嘗試認識吓先也沒有壞。

也有人是因為居住地方不能養動物所以不選擇領養,只能買;但事實亦真係見過好多人,最後因為呢啲原因而棄養動物。

Came across 好多舊相,有好多經過大劫,後來很幸福的,也有很多不幸離開了我們的。

被maggots 咬到pat pat 都是洞洞的小狗

腳骨都斷了但最後還是找到家的狗狗

不計回報,每天在中心當值的義工們,有時也要搬幾十個籠上山 ,把那些可憐被繁殖場遺棄的貓貓搬落山。有些貓貓眼睛都紅得快掉出來了。

在LAP 的幾年真的見過很多不同的東西,大家都不是為錢而做義工(所有人都是義工)
事實上對我來說,我在LAP 的position 對我也好大壓力, 但呢個issue 當然是very dear to my  heart, anyway, 希望在能力, 心力和時間的範圍內,還會繼續做我們可以做到的事。
On animal rescue, and also on many other issues, 希望我們都不會麻木,不會close our hearts from understanding/believing. 

但願 Kindness is really always in season. 

Sunday, March 21, 2021

春天

Almond Blossoms
把一些東區文學地圖和荃灣的木棉地圖放了在見山,希望想要嘅人都會攞到啦,兩個地圖都是充滿當區的故事的。 

明明昨天還陽光普照,今天又凍又大霧還下毛毛雨。但見到很久沒見的LPC 同學,可能因為不是常見喇,感覺好像回到中學時!
她買了香港仔的畫,因為她以前住鴨脷洲,剛巧我們幾個LPC/UWC 朋友都住鴨脷洲,大家都說是Hidden Gem, 有山有海有海鮮又方便,大街仲有好多舊舖,真係好正。 
最重要是還有艇仔粉 :P 就是一架在艇仔上煮粉的船家,現在只剩下幾家。
當以前香港仔還有很多水上人時還有賣粥的船,醫生船、雪糕船等等㗎。

早上跟Yv 做運動,要再做多啲運動先得喇。
我常常說自己是天生的morning person,她說像我這樣是超罕有的, unless 經歷過軍訓,她有朋友就是那樣子。
oh my god, 傾吓傾吓講起其實我自小就寄宿, especially 是我個年代的寄宿,超有規律,女生宿舍有百幾條rule(聽說男生宿舍只有十點rules 左右)
早上七點半要執好晒床換好整齊校服站在床邊讓當值prefect+teacher warden 來巡房, 晚上有兩個prep time, 不能寫信織頸巾或者傾計,也不能離開你張枱,去厠所要先問過prefect, 打電話要排隊;六點半要準時出現在飯堂食晚飯, 晚上十點要睡覺。
Ok, 想起這事,可能我也是受過軍訓而不是天生morning person hahaha. 
LPC 的寄宿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喇,三點不睡也沒有人罵,那兩年也許是我睡得最少的。
不過說真的,睡夠了, 早睡了的我總是開心很多,就算今天天陰陰還是很開心。

“綠色木箱入面好似仲有叉燒同紅腸,賣粥兼賣燒味/油炸鬼, 牛脷酥, 咸粘餅” “呢個阿叔係賣叉燒麵或河粉, 好好味, 細個都有食, 依家食唔度呢種味” “係賣艇粉呀, 仲有一隻專賣粉紅色雪糕架, 另一隻大d的嘩啦咁啦就賣日用品食物架, 仲有淡水艇賣淡水俾d住家艇入水桶架 我細個時去阿嫲隻船時成日睇住有無雪糕艇經過, 要阿爸買雪糕俾我食架” 住在南區這麼久還未試過從叉燒粉麵艇買東西吃,以前常聽同學說,一直很想試。尤其是這麼冷的晚上,在海邊吃出煙的美食一定很完美。

Friday, March 19, 2021

杏花

今日經山路由中環行返屋企時諗起, 近日有人問我用開邊隻護膚品,我答佢自細都無用, 無用cream, 也無用洗面膏,也無用化粧品....

他問我是不是嚟自南區邊個山洞... 
明明用清水就很好嘛。不是做運動、早睡、飲食均衡、多喝水才是對皮膚最好嗎?我以前有很嚴重的psoriasis, 自從有年triathlon + 戒掉糖/gluten/lactose/酒+ 日日運動 就無晒,也不是因為想皮膚好而戒,但一直keep 到依家,都沒有再復發了。
也沒有特別講起,每個人都不同喇。加上呢啲山洞式嘅呢種生活,大部份人都會覺得花幾千蚊買護膚品好過, just saying~ 

春天山中的樹木很漂亮,有特別青綠的新衣。
花朵顏色也鮮豔,無論是勒杜鵑的fuchsia(!!), 黃風鈴木的鮮黃定係木棉樹的鮮紅,都係咁假... 又會咁嘅.... 
那天在書店碰上一本梵高的書,封面跟我當天穿的衣服的顏色一樣,都係baby pink, 但我已經有很多van gogh 的書了,他超喜歡形容顏色的,畫以外,他的信也是很好讀,裹面還有好多sketch 添。是我, wtp 和kat 的最愛。

有一天我家外的海跟他的畫顏色幾乎一樣。


Monday, March 15, 2021

藝想

剛跟日本絵本と木の実の美術館和聖雅各藝想開會,緊張仔呀,雖然兩個都係教我好多好多嘢嘅loving 前輩同埋屋企人咁嘅collaborators, 但真係傾咗好耐好耐都一直未傾得成呢個海外部份(是上兩年電車站project 的part two) 

超多謝大家唔知嚟自邊度嘅信心同堅持。
藝想之前兩年都不斷創造奇跡;這次亦想不到田島老師最後會say yes!
希望一切順利啦!

藝想主要為智障及自閉譜系障礙人士提供創作平台,透過藝術尋找及分享夢想,並以陶藝及纖維藝術為媒介連繫社區內不同能力的人士。 早於1999年已經成立了,所以有些師傳仔已經做了很多年泥。兩年前也去了越後妻有做大展覽。

絵本と木の実の美術館位於深山中,晚上沒有街燈,只有二百多人、冬天雪會封住房子一樓的地方,但一定是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中的一夥小明星。田島先生在這些年間創作過無數繪本,也翻譯成不同語言,他的故事和畫風都很特別的,個人就更加啦。我總覺得沒有他們一直以來的inspiration 和愛,也許今天我也不會成為一個全職做繪本的人。

今早起床突然發現一個平日好少留意嘅reading好差好差, I know I have said this many time, that "it has never been this bad" but I didn't lie, 因為真係不斷都係低處未算低,但無論我自己定我身邊嘅人(yes, it makes a huge difference unfortunately) 都已經好努力, 所以我都只係經常一不小心會少少嬲,點解努力同結果唔成正比。

嬲都無用,唯有做返啲令自己開心嘅事,或者係"the right things" 例如係stick to routine, exercise, 去了sandy bay swim shed, 有四個人游水中,那裹current 好勁,真係唔太適合游水,但水是無論如何都令我開心的,而夏天來臨前的水特別清,一路上都是花香滿溢,音樂很好聽,就算是樹木的綠都是絕美的。昨晚也有乖乖做了運動。

Tuesday, March 9, 2021

木框

很久沒有寫Junior Patient Diary
現在寫日記變得很困難,難得有點讓我想哭出來, of course it's just a matter of adjustment. 
近日偶然讀到某個作家說自己不是找東西寫 ,而是compulsively 要寫東西,我不是什麼大作家,文筆也沒有怎樣,但一直都有這種很strong 的compulsion, 要每天把東西寫出來才能疏理情緒。由小學二年級就開始寫日記,一直到現在。
於是前晚就把一星期發生過的事,做過的事,遇過的人,寫了出來一遍。
沒有寫出來之前,生活好像特別紊亂而且被負面情緒dominate, 但寫過出來之後,除了good things可以 live twice, 也發現很多細節中的好事情,好回憶也會給得特別深刻。
家欣竟然提起「常想一二」很久沒聽過這個說法。

下午陽光回來了,心情立刻好了幾十倍,是真的,然後一不小心開始了看書,就讀了很久很久,笑了很多,把很多書帶了回家。 
晚上也做了運動,實在太好了。 
行了這段路多於一次,都碰到同一隻貓貓,這裏晚上特別美麗。

近日雖然很開心,但沒有游水很久,以往我們天天早上,風雨不改都會游水,但現在泳池都未開,open water還有少少太凍。這一年的種種改變對身體的影響太大。
也讓我想起一句網上見過的quote "My illness isn't really invisible. If you look closely enough, you can see how it has changed my life." but what i meant was more 這一年的改變所帶來的影響是totally visible 的。
Sometimes so exhausting, 差點諗住放棄 :'( 

Arthur & 另一個connie 買了這幅大畫,終於frame 好喇!她於未搬屋前就留了這個位置想我幫他們畫這幅京都的畫。很抱歉花了這麼多時間才畫好frame 好。
另外,也重印了一幅很久以前畫的Pound Lane, 印在canvas 和厚木框框的,不太大,正在想有沒有人想要買。
也有印在canvas 的swim club Deep Water Bay(木框在背後)木框是自己在家鋸木做的啊!

我想post 這幅相俾大家睇吓佢哋兩個要嘅final product 係咁大張!: ) 

Monday, March 1, 2021

木桌

今天添了一張新木桌,本來還以為我們自己可以去搬,結果要專業人士來又拆又裝。
但新木桌很美,差別真大,畫畫一流,吃漢堡包作晚餐。
本以為今天畫畫,但結果就只有我畫畫。
Ryann 同學也半途來參與,帶了麻雀來,掛在綠色風褸上。
晚一點他要工作,一個人在街上畫畫總會有好多人來談天,遇見另一個之前也見過的鄰居,她也來畫,談起感情煩惱,聽來頗怪可憐的,希望她快點脫過那可憐的事。
今天是大館藝術書展最後一天,很熱鬧。
昨天也有幫手。
是sharon 的ad hoc 邀請,做書展的店長很不容易呢。
那大館的房間有木地板木門和大露台,但卻沒有冷氣沒有燈,也夠神怪的。誰想過可以這樣。
正在畫跑馬地地圖,要早點睇才可以啊。


Wednesday, February 24, 2021

阿呆

今日跟教大幼兒教育嘅同學仔做了一個繪本有關的sharing, 去年教班時總係想,要不是virus, 可以邀請大家來我家讀繪本就更好了。跟害羞小草小曲,坐在毛毛地毯,有好多好想同大家分享嘅書。

有好多好感動,有意義,好靚etc. 但也有無離頭搞笑嘅,好似今日又講起「11隻貓和阿呆鳥」

11隻貓合開了一家可樂餅(コロッケPotato croquettes)店,生意興隆,貓咪們好不得意。

他們以製作、販賣可樂餅維生,賣不出去的可樂餅就變成他們的晚餐。但是每天這樣吃,難怪貓咪們說:「真是受夠可樂餅了!」 

正當幻想著美味烤雞時,來了一隻信天翁,央求他們分享可樂餅,好撫慰他旅途的疲憊。11隻貓熱情的款待他,但滿腦子想的是烤信天翁的滋味。信天翁一口氣吃了六個可樂餅,滿足的彷彿上了天堂。他還無意間透露了心意,很想讓故鄉的兄弟姐妹也品嚐可樂餅的美味。

一問之下,他們一家兄弟姐妹的數目是:「3隻加3 隻加3隻,然後又加2隻。」那不就11隻嗎?數學不好的信天翁在認真數數的那一頁,11隻貓頭上浮現的卻是11 隻烤鳥的畫面。

11隻貓搭乘熱氣球,經過漫長的旅途才和信天翁回到故鄉。他們在房子裡等候其他信天翁出現時,還偷偷嘲笑著信天翁真是「阿呆鳥」呢! 

見面的時間終於到了,貓咪們認真又期待的數著一隻隻進門的信天翁,1、2、3、4⋯⋯7、8、9⋯⋯咦! 怎麼一隻比一隻大!最後,第11隻根本是巨無霸阿呆鳥怪了!受到極度驚嚇的貓咪們本想乘坐熱氣球逃離,但是哪躲得過阿呆鳥怪的「挽留」呢?結局是待在島上, 每天不眠不休的為阿呆鳥們製作可樂餅!看著最後一頁,11隻貓無可奈何的蠢模樣,我真是不知道該叫誰阿呆了! 

要睇埋啲畫同埋啲文字,仲得意。

以前,我覺得自己只要專心畫畫就好了。
好多人叫我教繪本有關的東西,或者係更多係教畫畫,我都會say no 200%。
後來,開始在Trial & Error Lab 教繪本班,我諗主要係因為我好鍾意繪本啦,好睇嘅繪本有好多,唔好睇嘅亦都有好多,讀中學時,我好鍾意去LKF 的Page One 睇繪本,因為好貴,好多時反覆去睇好多次,都唔會買。

無論係Trial & error lab 定係生活書院,啲學生都超得意又有才華,我都忍唔住話自己可能有天會愛上呢個aspect 嘅工作。

然後也想起生死教育的繪本, 我好鍾意嘅「再見,愛瑪奶奶」同埋「熊與山貓」之前喺IGTV 都有share 過,等我諗吓下次同大家講咩故事先。
https://www.instagram.com/maoshanconnie/channel/
仲有就係, 南豐紗廠嘅「幸會木棉」活動就快開始喇!三月六號係opening! 你睇吓個地圖!印咗幾大!我仲欠lamlam 嘢,立刻要去畫畫,同埋更重要係去做運動了。love you all x 

Monday, February 22, 2021

散步

"What a beautiful day." They were having breakfast, and the morning sun flooded the room. "I should have gone home early to practice the samisen. The sound is different on a day like this." She looked up at the crystal-clear sky.The snow on the distant mountains was soft and creamy, as if veiled in a faint smoke. She smiled quietly, as though dazzled by a bright light. Perhaps, as she smiled, she thought of "then," and Shimamura's words gradually colored her whole body.
部屋いっぱいの朝日に温まって飯を食いながら、 「いいお天気。早く帰って、お稽古をすればよかったわ。こんな日は音がちがう。」 駒子は澄み深まった空を見上げた。遠い山々は雪が煙ると見えるような柔かい乳色につつまれていた。 その顔は眩しげに含み笑いを浮べていたが、そうするうちにも「あの時」を思い出すのか、まるで島村の言葉が彼 女の体をだんだん染めて行くかのようだった - 雪国, 川端 康成 

在室外畫畫真的很開心。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做。

也很久沒有游水,但有行山,也有晚間散步。
現在也要去做運動。
趁住天未黑。
趁住未更病。

你有試過很累很不想做運動但一定要去嗎?
我常常都這樣子。你們都知道了。
但還是要去。
我見人在讀村上春樹,明明不適合他看。
應該讀川端康成,我很喜歡川端康成的《古都》和《雪國》,不過都幾sad 的。
想起某朋友也喜歡, and he's the only person I knwo who likes it. 很久沒有跟那朋友談天了.....

一早把牛牛的故事改好send 給三三,但若有時間,還有很多想加的畫呢。
然後,晚上也要給lamlam 改文字。
你們今天過得好嗎?

Sunday, February 21, 2021

小雪

越畫越掛住添! 

喜歡這裏的小町和老巷名,如饅頭屋町、七観音町、手洗水町、笋町、烏帽子屋町、壷屋町、二条油小路町、押油小路町、山伏山町... 

有年跟明慧去京都,那是2014年的十一月,就是佔領的時候。好像當時也很不想離開香港。

古都中每個角落上都散發着獨特的清香,舊町屋中的木地板香、神社中的沉香,小巷上隱約看見四条通上白色點點聖誕燈光搖晃,彷彿也能聞到大街上的炒粟子味。漆黑窄巷中有家頗熱鬧的町家,以為是賣酒的雜貨店,拉開木門卻盡是站着喝酒吃おでん的人,彷彿不小心走進了別人家中的派對般。大瓶小瓶日本酒置在陳年木架上。啤酒排列在鋁製的托盤上。

樓底很矮,人很多,屋內一遍暖烘烘的氣氛。牆上沒有餐牌,酒瓶沒有價錢,喝酒的人有西裝筆直的也有很多本地老街坊。是角打ち,在不知該如何落單又未吃晚飯的情況下,縱使老伯伯特意從店後走過來問是否要喝酒,還是沒有留下。

不過邊吃晚飯邊對這小店念念不忘,於是吃飯後即折返酒舖。 關西人都很熱情,老人年青人都不時過來說話,這家毫不起眼的老店裏好熱鬧,連後門都坐滿人,おでん都是老婆婆在鄰房爐灶旁親手煮的,熱氣從鐵罩上的小洞洞冒出來,湯香四溢。

食物就像小學小食部般放在店中木架上任人自由選擇,種類很有趣,包括一盤烚雞蛋、一盒盒罐頭魚、芝士條和一包包彷如小朋友吃的乾魷魚等。

店內的人好像很快便知道來了兩個旅遊孩子,有的問為什麼會找到這家又平又地道的小店,有些問我們是不是模特兒... 小廳中一片喜氣洋洋,大家都愛胡扯和說笑。 

累了,老婆婆拿着木算盤來收錢,然後雙手捉住我的手說香港的新聞她有看,見到警察用警棍打示威者「かわいそう」、多次叮囑說回去後要小心,又說日本人都支持香港學生。

那天在東寺弘法市的伯伯也說過同樣的話。拉開木門洛中石板街道上寂靜清幽,心裏卻記掛着那失控的街頭。想起有人說過:你可以離開香港,但它永遠不會離開你。走了數步後看見老婆婆從後趕來,將那枝京都酒放進我懷內,請我邊走回家邊喝。後來才發現,於明治26年(1893年)創業的佐々木酒造是京都・洛中現存唯一的小酒造,酒造小売部還有兩隻很漂亮的花貓。

又很巧合,昨天談起南法,我有個很好的京都朋友,她現在搬往南法去了。
我去京都會住她家,她來香港也住我家,翠娟都見過她,因為她當時跟住我做鏗鏘集的樹木專題,我們一起坐23 號巴士。

Saturday, February 20, 2021

南部

有年高中夏天,我獨自飛往巴黎,是今天買機票明天飛那種,現在看來很普通,但在那個歲數就比較少。
但其實當時我姨姨跟她的partner吞拿姐姐和她們的三隻貓正住在巴黎。
是近郊(說近郊即像London zone 2) 一座五六層高舊式巴黎小樓的頂樓。對住一個石的小chapel, 樓梯都是漂亮的實木,房子不大,但舒服,卻沒有電梯,那時我們還要買瓶裝水,手拿五層還是六層。  
姨姨的partner吞拿姐姐,當時正在Le Condon Bleu 學廚,也是近年香港少婦時興的事,但那是吞拿姐姐自年輕的夢想,因她大學在巴黎讀電影,一直喜歡下廚,多年後儲夠錢便舉家連貓貓搬回去住一兩年。
她們兩都熱愛藝術,我姨姨曾是兒童書編輯,也畫水彩畫,中國畫,也carve stone stamps,小時候爸媽工作繁忙,我自小就花很多時間跟其他家人一起,愛看繪本,創作,看地圖,行山,這些都是受他們影響。
大約六歲時,我還曾質疑我姨姨才是我真媽媽。
那個暑天在巴黎,我們去近郊的市集買新鮮的蔬果和肉,也去antique market 找漂亮的東西。

Le Cordon Bleu 的cuisine course 都是幾harsh 的,我見過不同朋友讀,怎樣用刀,怎樣煮高湯那些都要常常回家練習。所以我們不乏好東西食。
唉,講咁耐都未講到重點。
我想說的事,後來我在英國讀大學,每放假都常去巴黎。
知道很多人不喜歡法國,但每次從英國坐火車去法國,我都驚歎,為什麼這麼隨街的麵包都crusty 啲、蔬果都新鮮點,天空都亮一點,連小房子都白一點。當然,它也有好多不好之處。

當時還有另一個親戚住在巴黎,開高級餐館,住近郊大屋,養秋田狗狗,她有好多朋友,常常穿得很漂亮去社交,是個移了民的香港人,但完全融入當地生活。
那時不知為什麼,他們一家四口即興說要帶埋我開車到法國南部。

大約要用八小時,中間停在小農莊、酒窖、滿是白淨淨小羊的山丘買芝士, 打開車尾就野餐。
還經過一個狗狗農莊。
去到南部已近midnight, 我們還吃了一個大的seafood feast. 
也有一年,大學最後一年,我自己一個去了provence, 那是極之乾燥熾熱的六月,沙漠初體驗。因為慳錢,也住在一些up-dup 房, 當然也去看lavender, 但好像還未是最漂亮的時候,所以一直想再去。最深刻之一是.... Cezanne 的studio, 向北的大窗,還有好多地方未去過, even in Hong Kong。

人生苦短,大家都開心一點好,畫多啲畫,愛多一點 

 for therein lies the true strength, and whosoever loves much performs much, and can accomplish much, and what is done in love is well done.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21

赤柱

呢個半月行咗幾多山,好開心。
雖然對別人嚟講呢啲唔算係行山,但我總係覺得,持之以恆嘅每日小運動,好過一次行好勁嘅山,然後過累。
有同sharon 同yvonne 行過要爬的野路啦。
隨心行咗上山頂和灣仔峽好多次。
有晚間散步啦,又ad hoc 行咗獅子山。
去咗梅窩(不過只係行小村)
經過山上面行去銅鑼灣;由黃泥涌水塘行去赤柱,同埋薄扶林水塘,仲去鴨脷洲買真海魚添。
買新鮮海魚嘅笑容係未見過㗎! 

不過相比未有virus 前/或者夏天,依家真係做少咗好多運動。

呢幅畫較少post, 但其實在我牆上frame 了,赤柱嘅地圖我總共畫過兩次啊, 但swim club style 嘅畫就無畫過喎!明明我好鍾意游赤柱嘅海!
這幅是孖崗山腰望回赤柱和馬坑。

好想念有次swim club 由聖士提反灣游去另一個灘那次。
唔知今年我哋仲會唔會有機會游海,因為大家都好忙。
當時swimming poster 還未畫赤柱的秘灘,還有重要的淺水灣。
Compile 佢哋做一本好細好細嘅書,係我一直嘅心願。

每次去赤柱都感覺像回家。
數年前我跟MW曾在海邊做過一個installation,是個三米鐵架掛住
一千四百個回收的水瓶,全都是我們自己洗,自己剪線自己掛。真係好年輕。剛巧我們倆都想起。

Monday, February 15, 2021

信鴿

全世界昨天都post 了情人節的畫和字,而我就想了一整天。
唔緊要啦,重點係開心,食咗好好味嘅嘢,有靚嘅花,行咗好多路,平凡而美好。 
昨晚說起某首詩,那些詩真的太好。
我總是為有人可以跟我談書和詩而感到很高興,例如係yv, wtp, jess和kat, 但在他們面前永遠都覺得自己原來乜都唔識,乜都未睇過。
身邊有比我對文字執着和熱愛幾十倍的人,我就快寫唔出嘢,大家唔好太驚訝。
對,近日說起燈塔,這個是我幾年前寫的,覺得啲故事都幾得意。

我讀初中時的宿舍建於一九二九年,是面向東邊海峽的Martin Hostel,那時仍未翻新,高樓底長走廊下,沒有真正的牆壁,晚上咳起來所有人都聽得見,那兒鬼故特別多,有時東北風把舊鐵窗吹得徹夜作響,有些下午空氣滿滿迴盪監獄內銀樂隊的練習聲,那些年十時正便要關燈、打電話洗澡也得排隊。一直睡在向海的床位,長長窗框框着一格平靜的內海﹣是土地灣、大風坳一段鶴嘴半島。  
鶴嘴半島有香港最舊的燈塔。

獨在漆黑怒海中的燈塔總予人孤寂浪漫的聯想,然而,燈塔卻有十分重要的功能性﹣幫助船隻導航,標誌危險的海岸、險要的沙洲或暗礁以及通往港嘴的航道等。有紀錄中最古老的燈塔很可能是埃及的法洛斯燈塔。
隨着科技日益先進,燈塔的功用已漸被衛星導航取代。

香港海道第一個燈塔卻要到一八七五年才建成,它的啟用日跟我生日好近呀,在一百四十一年前的四月十六日,政府憲報紀錄了“a light will be exhibitied on Cape D'Aguilar on and after the 16th April next... The focal plane of the light is 200 feet above mean sea level, and in clear weather it should be seen at a distance of 23 nautical miles. 

為確保燈塔正常運作,殖民地政府特別從英國僱用一位三十歲的巴先生來當鶴嘴燈塔的首席守燈員Principal Light Keeper. 鶴嘴燈塔以後,政府亦於青洲,黑角頭、橫瀾島等建立燈塔,以守護維港東西兩邊入口。

根據其中一名曾經於橫瀾燈塔工作過的澳洲籍守燈員說,那些在南中國海中心寧靜祥和的日子絕對是畢生難忘的,他喜歡留在燈塔過夜,星空下很魔幻。可是,颱風季節中獨困在燈塔中肯定很可怕,試想像暴風颶浪夜,困在沒有冷氣不能開窗的圓筒聽着外邊巨浪拍打中,早年颱風於香港奪去的性命比日治時期三年零八個月還要多。

由於燈塔通常遠離市區,守燈員上班時間亦跟常人不同。據說,二戰前於橫瀾燈塔的守燈員會留守一整個月,然後休息一星期;後來改為每一個月後有兩星期休息。當時燈塔裹會有一個首值守燈員,兩個守燈員、五名助手及一名廚師,總共九人。 

燈塔需要二十四小時有人當值,而且員工們全都穿制服。閱讀關於燈塔通訊時,最古怪的是這一段﹣曾於燈塔工作的員工說從沒使用外國慣用的訊號標與陸上的人溝通,據說香港水警於一九二六年前一直養下約五十隻信鴿,其中約四分一會跟隨水警出海當值,並於必須時把訊息帶回總部。關於信鴿的傳聞沒有官方記載,但燈塔有需要時可以閃燈,或給經過船隻打摩斯電碼。後來當然便有了無線電通訊。

隨着科技發展,守燈員的生活亦大大改善。早年員工要小心準備儲糧,後來燈塔有雪櫃,收藏食物即變得容易了,燈塔上主食糧除一般的米飯肉及菜等,當然還有以籠及釣線捉來的新鮮海魚。昔日守燈員說燈塔上是一個很溫暖的地方,養過貓狗,吃剩的東西不會浪費,會給貓狗吃。而燈塔員工亦會於四周耕種簡單的蔬菜。 

直至二十世紀中,香港大機構均會僱用葡籍及歐亞籍人士作文員等職位,中國人只能當打掃收拾等低等工作,同樣,中國人不會被僱用作燈塔管理員,九十年代初,其中一名海事處員工曾說過守燈塔一直是一種歐亞籍間的傳統。
鶴嘴燈塔雖然是法定古蹟,卻跟沿路的舊馬房一樣被荒廢了,真可惜。其實可以改為咖啡店或閱讀室圖書館或其他用途,一定很受歡迎,像京都的茂庵,東倫敦花市場馬房中的酒舖。
 
謝謝我生命中的小燈塔,像星星一般,世界有時風平浪靜; 但亦有好多漆黑暴風的時刻,充滿墨斗斗的念頭,尤其是以前。
小時候以為自己天生就可以是常常閃亮的的小星星,但事實上從來都不是。
跟喜歡的朋友,或喜歡的人/貓/狗一起,能夠
一整天忘記苦痛,只是笑,跳,再笑和跳,跟着陽光走進空中綠樹的步道,穿過貼了手寫字揮春的小村;摸摸友善小狗的頭頭。

點解會有兩個傻人可以總係咁多嘢講。

Friday, February 12, 2021

水氹

Good morning sweeties, the sky is so so clear this morning! 

今年是牛年啊。牛牛是溫柔漂亮的。

剛巧我們昨天也去了大嶼山,見到草原上的牛牛,還有漂亮的路邊小水池和溪澗。
年輕的Duey 曾經對我說,他有時會跑上山畫這些小草小花和小水氹。
(究竟應該點形容佢哋呢,因為水氹好似有啲negative connotation... )

昨天看完後也很想畫。

怎麼我們昨天一點東西都沒有畫... 明明帶了顏色... 不過去了郊遊,pick up 了一張黑膠碟,食咗早餐,也喝了好味的100% hot chocolate(我們是專登趕返去㗎!) 
然後又食咗好開心嘅小小團年飯。
我完全無諗過事情嘅發展會係咁..... (真係無....) 
昨天坐船去梅窩時我有懷疑自己係唔係發緊夢。

Being Hong Kong 昨天也寫到大嶼山的牛婆婆 (我想節錄一啲,但似乎我個節錄差唔多係人哋全篇嘢)

「在迎接明天牛年到臨之時,除了準備牛氣充沛的拜年祝福語,也讓人想起那些曾經是農耕生活重要夥伴,現下卻只能在鄉郊邊緣浪蕩徘徊的牛牛。

多年來,民間爭取保育牛隻的聲音斷斷續續,社區中也不乏有心人自發去照顧這些再沒有自顧能力的牛牛。居於大嶼山芝麻灣、年近七十的梁韶華婆婆(Jean),在過去12年由早到晏,年中無休,每天獨自開著車,裝滿了馬草和水果,以及各類消炎藥物,前往拾塱村、貝澳、老圍等不同地方餵飼百多頭牛牛,並替受傷的牛敷藥,以免因為傷口沾上蒼蠅蛋而感染發炎。被稱為「牛媽媽」的她,挺著嬌小瘦削但矯捷的身體,不但記得每一頭牛牛的名字和樣子,也十分了解牠們各自的脾性,餵飼牛牛就像照料自己的孩子一樣親切細心。

每朝早,牛牛都會散步到拾塱村的草地,等待牛媽媽前來,秋冬季節草地沒有長草,牛牛更只能靠著牛媽媽的糧食充饑。12年的持續積累,牛牛也記住了牛媽媽的住處和聲音氣味,不時會聚集在牛媽媽的家門外等候餵糧。當十多頭牛一字排開進食時,那門外空地儼如一個牛牛花園,自是壯觀。而步入牛媽媽屋裡,更令人體會到她對牛牛滿溢的愛惜——六個大冰箱內,全都塞滿了鮮橙和南瓜等蔬果,原來牛牛雖有四個胃,但進食時經常會噎氣,食橙可以幫助消化; 另一間屋子的地下,一打開門便傳來由外國運來、新鮮馬草的香氣。每月,牛媽媽都會花上萬元為牛牛購買糧草,雖然間中會得到有心人的捐助,但大部分資源仍是由她獨力承擔。

願意花錢去保育牛牛,固然難得,但像牛媽媽般,長年花時間花心思在牛牛身上,持續去做且風雨不改,大抵沒有多少個。「停不下來」的原因,因為一旦開始照顧牛牛,就像對待親人一樣,一天不去顧看,也無法放心。這份與牛牛的緣,源來自「牛牛」——那頭在12年前無意中闖到她家門外,受了重傷無法活動的水牛。雖然沒有照料牛隻的經驗,但在惻隱之心下,牛媽媽不但將牠的傷勢醫好,更承諾照顧牠的一生,並取名「牛牛」。「牛牛」也在被牛媽媽照顧的百多頭牛當中,有著特殊的地位。

由農夫的best friend,變成無處依靠的「流浪牛」,即使身軀看來龐大,但在城市和鄉郊的轉型和過渡之間,牛永遠都處於被動的位置。唯有將牠們納入社區的一分子,才能找到人與動物之間更好的平衡。」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21

小花

雖然係人都知我熱愛落大雨,但今日好凍呀,竟然都有少少想停雨.... 尤其一陣要拎啲fragile 畫出去俾人... 
突然諗起可以穿rainboots, 即刻又想唔好停雨!但天已經亮起來了。聽說明天起就會陽光普照!
啊,都好掛住sally 嘅hot chocolate ah. 
好彩尋日行山唔係咁凍啫,尋日呢條路,係一條我一直聽聞存在,但唔相信存在嘅路!
原來又容易行又靚,真好。
落雨讓我想起這畫幅,點解當年會畫過幅咁嘅畫,而呢幅畫又無用過喺任何雜誌/書裹面.... 太神奇。
同場加影一吓漂亮的草原和小花朵。
昨天一經過一棵好多年前sketch 過的花店樹
買了兩個wreath, 我是超喜歡小白花wreath 的, thanks to kat, my dear.  

Thursday, February 4, 2021

灶神

豬隊友退散

這幅畫要下星期才畫,原諒我用住舊畫先。
郁健謙哥今晚做了麻糬糯米,他說要來拜灶神,也拿來鄰家給我們分享。
雖然我不吃,但不知怎麼也感受到快樂氣氛。

見山隔離係郁健快餐。
謙嫂絕對唔係一個一般嘅快餐店店員/主,
彤彤故之然也唔係一般嘅小朋友。
.
我聽唔同人都話郁健的食物很不錯,所有見山店主都常常光顧,差不多未見過她們從別處買食物的。
.
郁健間店超靚靚,跟見山一樣在大樹下,還有很多半室外的坐位。
午餐時間客人熟練地打開摺枱,散落在大樹下,由很久以前經過已經覺得很開心。
.
近期sharon 寫過謙嫂。
「這是典型的香港婦女。
早上要照顧孩子,然後來鋪頭幫手,收鋪後還得急急腳趕回家做頓晚飯。
但我從來沒有聽過她怨過什麼,總是笑,遇見街坊笑,遇見外國人也笑。
我炒車,她比我還緊張,逢人便說,擔心死我了,第一次見她幾乎掉眼淚。」
是真的。

謙嫂頭先話,唔知我「從來有無食飽過」
她真的很細心。
Sharon 都曾經同Jeremy 講話未見過我開懷食嘢。噢....

然後近日後面還開了一家新咖啡店 stain + 晚晚炒豆,超香,炒豆的香是獨特的。

我總係覺得見山係要有埋郁健,有埋背後棵樹,有埋坐在街邊帶住狗食大排檔的人,才是完美和漂亮的。

所以我喜歡畫地圖而唔係單一building.
所以人哋個個國家都做全區保育唔係single building conservation.

竟然講到啲咁認真嘅題目。

當然還有太平山街的始祖茶家。上周小市集我一天喝了三杯,
我message 茶家老闆Nana 問她if she is proud of me.
她說「太平山街是妳家」😹❤️

想起在所有這些人和事之前,我跟Nana 很多年前已在茶家做街邊大地圖的市集。
那時周末會有 live music.
時間過得很快,中間發生了很多事。

我在郁健找到我食的東西,也是難得的。
有願意,不嫌棄跟我食嘢嘅人也是難得的。
有啲人好渣 好難頂但也有得意嘅一面。
有啲人好有愛但也有心情煩躁嘅時候。
人真係既簡單但又複雜。

見山今天來了一張新的過年黃色符,寫住「豬隊友退散」也有紅色的「乖乖食藥」
也有見山出品的「放長雙眼」
也有我的動物班相postcard.
明天是陳健民當店長。
周末啊, 也可以過來找我。

Wednesday, February 3, 2021

努力

冬天,是喝湯的好時候。
不過好味的湯不是周街有的。
連我喜歡的店,也不常常做我喜歡的湯。
於是,當我喜歡的店煲我想喝的湯時,店員還whatsapp 我,買了2 litres... 
全部都係磨菇,無肉,無雞湯,無香料,差不多全是磨菇的磨姑湯。
昨天約了Amy食午餐,然後又變成了三個人,還有白色的湯飲,是豬肺湯。
說實在的,我很少食中式菜,但很好味,意外驚喜啊。

有人問我今天寫了一千字的日記沒有。
(我發現寫出來充滿難度的.... )
今天本來在家畫畫呀,畫了兩幅,然後就出去送貨了.... 
行去中環,探了香水店的朋友,她穿漂亮的點點裙,然後去銅鑼灣買東西。
以前我們打趣說功課給狗狗吃了。
大個了,接觸狗狗多了,就發現那是真會發生的。
我們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去銅鑼灣。
當然不是我的狗狗,我狗狗好乖的。
只係試過咬斷我的medical machine 的delivery tube. 

然後,買了雪糕正苦惱該如何是好,因為昨晚在街上差點冷死,最後竟然在見山門口見到Sharon,見到她很開心呀,感覺很溫暖,但她是大忙人,轉眼就走了。
晚上的見山還有jazz music,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讚歎見山有多好,連木板,窗的brass handle, 樓梯頂的防撞板都是細心和完美的。
起初我以為我同佢都係有deadline, 後來,我開始懷疑佢個deadline 係唔係真的... 
佢仲話我唔夠努力乜乜乜......

Sunday, January 31, 2021

魔力

🐈喵肥屋潤 最有愛的花市 第二日🍊

昨天已經很眼熱😭😭🥺🥺❤️
今天有個好老的伯伯,來到我的桌前問「請問那裏是太平山街」
我們說是這裏!
他問這裏有家書店嗎?

他是看了蘋果日報吳靄儀寫關於見山書店,專程來買捐款給612基金的袋的!😭😭😭
由青衣來,在上環信德中心,一直問路來。
我要送他明信片,他說要買每款一張!

今天是下半身癱瘓了的發仔白色貓來陪我當店長。他不能自己去厠所,要放尿,被發現時在一個垃圾站那裏。

超開心有他陪 謝謝 Salina , 令我們不小心也要做返動物義工,講吓動物領養和暫託的重要性。

有四個九歲小孩子,共有約$160, 她們看了各個檔很久,我的畫二十蚊但她們也不捨得買。
過了好一陣後,回來我們的檔,差不多把全數捐了給發仔貓貓 ,祝願他能有天行返路,現在寫出來都眼熱了。

是Cayley, Kyra, summer, Andrea。

跟寫揮春師妹相認了,她的桌前一直排住超長的隊,無停過!鐵女來的。

又見到賣字芷晴她送了我漂亮的白蘭樹下。
很開心遇見所有專程來的,新認識的,舊朋友.

真心,我今天係打算留三個鐘的😭😭
過去一個星期打破了我一周去見山嘅次數,不是故意的,但也太瘋狂。

謝謝見山。
係見山嘅魔力。
係愛💛

雪撬

今日仲有一件好神奇嘅事 >.< 有個嚟嘅「讀者」

佢話佢三年前在rapha 見過我拖住一隻牧羊狗(?) 

其實係一隻好特別好難搞的rescue dog, Malamute Erickson, 好鍾意咬人。
又大隻。
聽說是有人見他BB 時可愛,就買了,但搞唔掂,一直困在天台上。
輾轉來到我們的animal charity. 

我哋四個朋友仔夾錢,為他在外國一個有雪的地方找了一個家。

因為佢喺香港好辛苦。我仲為咗佢寫同畫咗本故事書的。

她message 我說「其實嗰陣係rapha見到你拖住edison(?),當時已經好深刻你對小動物好有愛心。 跟住又竟然喺IG follow你,先醒起感覺係同一位。 人與人之間嘅認識,好神奇😊 同埋你日文好勁呀英文仲勁😝我有諗你係咪mix🤣」

她說起我想起這件事。這隻我好心愛嘅狗。

Up till today, LAP facebook cover picture 都仲係佢(隻手)張相。

做動物義工是那種,完全不可能求有人知道其實係幾辛苦嘅(義務)工作,偶然有人appreciate 你嘅effort 係extra 感動的。

For some reason, my memory of him is only of love. 想起他讓我感覺淚眼汪汪和心頭暖暖的。

但佢其實唔可以話係特別sweet嘅狗, 可能只係特別曳。

但我為佢寫同畫咗本書!It's reli not something i always do

好難搞,因為大隻 play bite都會咬到你好痛好痛,兩歲,但像兩個月咁爛玩。

超鍾意水 成日肚痾 好活躍。


Saturday, January 30, 2021

花市

我一生人未去過一個咁充滿愛的花市。
太感動了。

關於今天和明天的花市,見山嘅description 係咁嘅:
其實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是愛。

我覺得見山愛大家並唔係一個口號,係真係喺好多小小嘅事裹面感覺到見山和店長們都是愛讀者、店長和街坊的。 
也有很多很多不同歲數,不同background 的人都會特登遠遠遠來,會在失意的時候,快樂的時候來,會說自己在見山得到力量,會買禮物送給見山的店長們。

我哋今日又賴死唔走。
又自己一班人街邊adhoc 開party 咁.... 好癲..... 原諒我們please. 

我第一一一本書《夏慤村聲》嘅編輯 B 也留低(他是見山真明星)
《夏慤村聲》是一本手造,可以拉長成2.8 米的夏𢡱村地圖,我今天只帶了一本,當時有三個人想要... 我都只係得幾本剩咋。
然後又真人認識了Jeremy 嘅可愛朋友仔們Phoebe 和Lydia.
三個都有一部好靚嘅相機!
穿了牛油果小姐beelydaily 漂亮的手染裙一個下午,抱小慘豬時不小心把她的裙沾滿白色毛毛,點算!!!大家快點幫我贖罪好嗎?
謝謝貓貓foster mom sa 帶來十二個蛋撻,也有漂亮悅木的花朵樹林年花寶貝。

還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可愛嘅朋友仔來say hi, 買postcard - 感動豬。

山下

見山會有雪糕車雪茄車定係粟子車
想起昨天剛去到見山(其實係咁啱),有兩個住大嶼山的姨姨剛巧買了我一幅大的 swimming poster (Chung Hom Kok 那張)
佢哋話上一次嚟見到之後,一直念念不忘,昨天特登回去買的
(而佢係唔識我㗎,只係鍾意幅畫)好感動呀😭🥺
跟住又碰到一個IG mutual follow 嘅好女子,(我側邊嗰個人講咗一日:「她正在用緊leica乜乜乜相機」),我哋相認了。雖然素未謀面,但我們一直有傾計,好開心呀。
也撞到記者陳零
也見到總是好友善的作者佘老爺
也碰到作者黃明樂(我跟她相認了,她被認出也很開心,我都開心呀,成為朋友)
也碰到明星sharon.  
碰到一隻LAP adopted 狗狗(hum hor story 的)bella
也見到彤彤

然後都差不多日落了,adhoc 去了爬雪山,其實係獅子山呀,但好大風,風景好靚。
在山腳無人的公園食熱熱的譚仔。
人係應該咁嘅。
我的耳朵又受苦了.... 急切要清新吓我腦袋。
今日見山有新年市集,唔知係唔係真係會有炒粟子呢。
見山無高調宣傳,而且根本唔宣傳日日都滿滿係人。

我知道至少有好幾個人都係會百忙中,周末都會去見山,因為係happy place. 
見過Kay 說,好傷心都會去見山,會得到力量。
這個就是老闆sharon 嘅aim 吧。

另外想起嗰兩個要賺大錢嘅搞笑人,但其實佢哋可能只係得個講字,佢哋其實都係好人來的。同埋想賺大錢應該唔會開書店,書店跟賺大錢是沒有關係的。

昨天我們真係有去獅子山上和獅子山下。
還收到好多人說 ,想要《獅子山下的黃大獅》本書, 咁, 可能你可以搵我。

Friday, January 29, 2021

同行

LAP 現在有兩隻未有家的狗狗都有epilepsy 的問題。
我之前的狗狗也試過八次以上的seizure, 所以就算有心理準備還是有點恐怖的,以前的post 都說過了。
獸醫也可能叫你拍片,以確定是否true seizure, 狗狗會倒下、舌頭往外、身體僵硬, 抖震,通常會持續半分鐘至三分鐘,亦可能有尿失禁及流口水現象。
Beagle puppy Ina (之前提過了)完全不像普通狗的,望到食物咬唔到;會fanatically circle, sensitive to touch, 有時好像聽不到看不見。
有人在寵物店買了她,發現她不停抽筋在她兩三個月時遺棄了她。

另一隻是border collie Isla, 會大力咬人,然後昨晚又抽筋,講真,抽咗幾耐吓....
佢哋食嗰隻藥係要準時每八個鐘食的,不能早不能遲。
我上一隻狗狗Rosie 也食了這隻藥八個月。
不過我也跟他們談起,服了此藥不一定就沒有seizure,也depends on 狗狗抽筋的原因。
好像Rosie 的MRI 可見她的小腦袋已經有一些白色的部份了。

想起Rosie 是一次cluster seizure 後,要轉到專科診所做全身麻醉的檢查,然後全身麻醉其間離世的。
本來我是放低她,先回家,然後幾個鐘後回去接她回家。
但在巴士中途收到電話說她在anesthesia 期間出現了「意外」他們正努力搶救。

雖然我知道全身麻醉的風險,但一年大細好多好多狗都全身麻醉,九成九都沒有問題的。
這種電影般的情節,任何人都不會預計發生在自己身上的。
對於那時我坐那架巴士,那天的天氣,收到電話的位置,我都很深刻,現在想起來都有點.... 心頭抖動的感覺。
也不是那麼久之前,去年今天她還在我身邊。

講返啲開心嘢。今日個天清返晒,天清我就開心很多了。
很多好好的朋友問會不會有動物班相那張postcard 賣,所以今天印了,同場加映,還有坐電車和坐小輪的!

其實電車和小輪張相都係based on 人人都愛的香港攝影師 @rambler15 的相畫的
(Q: 咁本身張相有無動物㗎? A: 有㗎有㗎)
我曾經同佢講佢啲相好靚,某一啲香港風景系列有啲似一碗niigata 嘅飯,表面平凡,但係capture 咗一啲其實獨特同埋如果你離開咗嗰個地方,會最懷念嘅一啲essence. 

只係印咗好少,睇吓有無人買先,今天,見山。
明天後天見山會有小市集呀,低調,室外的。

Tuesday, January 26, 2021

春秧

從十二樓窗口往下望,春秧街
活像舊時代的一截尾巴
文學地圖真係好有趣!!! 

之前介紹過筲箕灣嗰幅我超鍾意,尤其係裹面啲平民的故事;我以為北角會無咁有趣,但原來啲故事都係好吸引的。

呢個北角同埋筲箕灣嘅 文學地圖,都會好似《獅子山下的黃大獅》咁,遲啲會喺嗰區免費派發。

王貽興的〈舊居〉可以看到皇都戲院除了戲院和商場外,住宅部份的生活點滴,有個小鬼故好搞笑。

1945年日軍在二次大戰中宣佈投降,香港重光之後,政府大力拓展北角,上海人在當地建了夜總會(麗池花園)有上海歌星表演,又聘請上海廚師主理烹飪,後來很多上海及蘇浙的富商來香港投資,北角一帶慢慢聚集了大量上海富商,1949 年後,南來人數更多,使北角已頗具「小上海」的規模。

根據作家沈西城的記述,當時不少舞小姐都於堡壘街居住,她們上班的地方,可能是只一街之隔的月園或璇宮戲院,但舞小姐們身嬌肉貴,即使辦公地方距離居所僅咫尺之遙,亦會選擇乘坐的士,是當時這個社區比較有趣的記錄。

著名作家劉以鬯,1948年從上海來香港後,更長時間居住在北角,他表示選擇居於這裡,是因為「北角有濃厚的上海氣氛,窗外常有雙臂挽著包袱的小販喊賣酒釀圓子和五香茶葉蛋。」

在北角成為「小福建」「小上海」前,本來是十分荒無,後來有了發電廠。
1910年代,由於港島的電力需求不斷增加,灣仔的電力廠已開始不勝負荷,港燈公司於是計劃在北角填海興建新的發電廠,這座發電廠,就位於今城市花園的位置,在1919年啟用。
日治時期,北角發電廠很早就受日軍炸毀,電力供應停頓。
直至1960年代,港島人口急增,北角發電廠的供電量未能滿足港島的需求,於是著手興建鴨脷洲發電廠,1968年,北角發電廠亦隨著新發電廠啟用後停用,之後就建成城市花園,附近的電廠街、大強街、電氣道等,就是昔日發電廠的見證。
這段發展,可從詩人鍾國強的詩作〈修城〉中,可見北角的變化:
鍾國強〈修城〉——給父親,憶起你多次重回前身是北角工廠區的地方。

還有皇都戲院呀,六七暴動時的左翼總部呀,
還有詩人梁秉鈞(也斯)曾於1974年以「北角汽車渡海碼頭」為題,書寫過的北角碼頭,也有電車穿過嘅春秧街街市呀.... 

「從十二樓窗口往下望,春秧街
活像舊時代的一截尾巴」
看來今日一整天都會好忙,要外出整天(在家要畫很多畫不算作很忙,外出見人開會睇醫生那種比較「忙」)我要點charmie 力量(that spirit) 。

Sunday, January 24, 2021

菜心

昨天已經很感動很開心,大概就係跟前輩偶像一起去郊遊的情況(其實係工作)探望一些辛勞服務minority 的香港人,看見有人家中有八個放滿橙的雪櫃,萬多元全是給牛牛的馬草。
回家後,牛婆婆send message 給我說:「今日攝影師好落力,在泥地上打滾😁」「浩哥好像特別愛小花。」好好笑,將來會跟大家詳盡分享這些美麗故事。

怎料今天也很開心很感動。
跟去年在Trial and Error Lab 繪本研習班的同學仔在一拳書館做Book sharing, 各個同學都分享和閱讀自己創作的繪本, 之前都介紹過他們的作品,但再聽還是覺得很值得多啲唔同人知呀,不論是關於照顧自己心靈的,還是疫症與環境,關於社區和小數族裔,自我探索,還有讓盲和弱視人視都能閱讀的繪本,突破了很多人,包括我的想像。 
我覺得不論作品的長短,大家在文字的語音感,還是創作的獨特性,都是十分之高質的(絕對唔係賣花讚花香)
有簡單們提醒我們ancient wisdom 的,也有一些是就在我們身邊們之前沒有留意到的。
也有在創作媒體上充滿創意的(摸得到/觸得到的凸畫;自己的masking tape 拼貼而成的;對住scanner 兩三個鐘來做的)

超謝謝生死學協會的Pasu 一家都來(雖然一拳係佢哋second home 啫)
娟仔還送了一大盆漂亮的花給我!也跟溯本尋屯的年輕朋友交換了書;見到教院rachel, Miki(但沒有機會跟你再談長一點)收到阿Gi 送的海豚書;還有見到辛苦經營一拳的Gigi! 
仲!見到打緊杯嘅vicky! 見到一陣都很好。

相比初開業的一拳,現在多咗好多好多書呀!好溫暖好熱鬧,還有阿強的展覽 Don't miss out! 
我當然得到好多好書,鮮菜和愛. so much love as usual x. 
我已把買書「賺回來的菜」煮咗食埋晚飯喇
Wish you a good Sunday too. 

Saturday, January 23, 2021

馬草

想不到冬天的芝麻灣跟夏天差咁遠! 同埋坐船行入去跟坐車也差很遠的。冬天的草地全乾了,上次去還有小溪流水,在綠草地上野餐談天... 今天還有新的建築在進行中 水牛婆婆對新的建築也很不喜歡... 也沒有人知他們在建什麼... 

今天可以跟水牛婆婆仔細看水牛,發現牛女全都比仔靚好多的!

首先拾塱有四隻,三仔一女,其他十九隻全在水牛婆婆家門外等她餵。她家外有一隻叫小花,小花是不跟其他牛一起食的,樣子很美,像公主般。看來比較親人。然後有一隻小牛牛,應該是最後一代的水牛,因為大多數水牛都被絕育了。餵水牛真的很辛苦,她讓我們看她的家。共有八個雪櫃,和很多很多籃橙。雪櫃裹也全是橙。隔離房全是馬草,剩下四十二嚿,她說七十二嚿要一萬元。主要是冬天才用。但藥費才是最貴。

馬草那房很香。草香。 我們跟她去老圍,老圍路邊有三隻。 然後河邊有十多隻。 她第一隻餵的牛「牛牛」本來是在新圍的,但也走了過來一起食。今年十九歲了,就是2009 年出現在她們外那隻。 早前說最後一隻BB 砵砵,她較怕人。這種事是天生的。 在她家外有隻前牛王,只得一隻眼。 

老圍有一隻叫跛腳妹妹,她被車撞到前腳,當時獸醫說要人道毀滅,不想她受苦,但最後好起來了,現在好好的行得走得。

早晨

我昨晚很早睡了,通常是有少少病才會咁早就熟睡。
又或者空氣太差,和這星期也很chur, 每天都外出,周一跟編輯雅文去灣仔一拳木棉樹pop up, 一起去小學講座,跟她去見山PMQ; 周二畫了畫做了運動,完成了地圖send了出去, 周三一早跟娟仔去清明堂錄故事,食了很長的lunch,行路回家途中遇見瘦得見骨,甩晒啲毛的小狗; 周四本以為能在家畫畫怎料昨晚有狗狗走失了,要到漁農自然護理處贖回,錄口供也搞了個幾鐘,也要罰錢,跟sheila 食午飯,走路回家,餵流浪貓;畫了畫;貓中心有一初救回的小貓咪很弱,染了fatal 的病;周五把藥拿給義工,在空氣污染的灣仔跟jess 食午餐,拿住A1 porfolio 和小草scan 畫, test print, 見客人,最後可以在見山的園子裹跟彤彤畫畫,很好。 
很想念在戶外畫畫的日子。 

今天我們也要外出工作,是我很期待的,但空氣好差呀,漂亮的天空呢?
明天要到一拳跟繪本研習班學生們sharing. 
下周也要到藝想開會,也要開聖雅各智障人士生死教育的會,也要寄etsy order etc. 也約了alice, 最重要是要畫畫。
其實成個2020 年都好chur, 教了很多班,畫了很多書的插圖,幾百幅;畫了很多繪本裹的畫;畫了很多地圖,找了很多暫託家庭,我們的charity rehome 了一千隻貓狗,見了很多次醫生,也認識了很多新朋友.... 
有些人可能會說,那你不用say yes to whatever you're committed to, 但那些都是我很喜歡的東西, 難能可貴的; 包括見好朋友..... 
然後他們可能說,那麼你就該學習enjoy這種忙碌吧 - 我覺得我都有不斷學習,可能未學得夠好而已, but life is a continuous learning process. 
不過最大嘅問題應該係無得游水.... 
那隻弱少貓貓今早等不及義工去陪他安樂死便離世了。
同時,又有另一隻同樣病的貓向我們求助,有人買了這約種BSH 回家發現他有這嚴重差不多是必死的病,不想要了。
那天剛找回August, 搞咗勁多個鐘,同時另一隻唐狗有走失了(好彩現在找回) 
少啲心血都死 ... 
今早畫完了一幅畫。不知最後能否用得着。
昨晚收到Svenja 的咭,很溫暖. 
今早阿豆send 了一張靚相給我,心情好多了。
開心。

Friday, January 22, 2021

多士

今天跟芝麻開門buddy - 藝術治療師 jess 在戶外,食素食午餐。
感覺她是很難約的呢,之前她常做香港orphaned/foster care 小朋友的個案, 故事看來較慘,但都是真實在我們的世界發生的事情呀。
很想聽多一點,因為我小時候很長很長時間,是想做照顧(人類)孤兒的工作,或者現在都還想,但暫時只在做照顧無家貓狗的義務工作。 
我和Jess 是在藝想(!!!) 我們最喜愛的藝想陶瓷室認識的!
大家都愛藝想的師傳仔、樹木、動物和大地。

然後跟文學地圖O先生在見山見面,我們正在做北角和筲箕灣的文學地圖,裹面的故事都超有趣,can't wait to see the printed map/website!  
彤彤(傳說中的 - 太平山街 - 明日門小雷)放學後也來跟我一起畫,超開心。今天是溫柔豆當店長。 
當我還是「很年輕」時,很喜歡在咖啡店畫地圖,其實也是在這區,所以跟很多這區的人認識了很多很多年。也喜歡請任何人一起畫,例如請他們畫動物或自己進地圖裏。
有些人很驚訝我讓他們這樣做 i.e. draw on the original drawing, 但其實這樣很不錯呀。

剛巧正在畫北角- 想起昨天我咪去傳說中的漁農自然護理署(AFCD) 贖返隻走失咗嘅狗狗August gei, 他就是在北角,我正在畫的這一帶走失。
還要罰錢和落好仔細的口供的。

這隻狗狗是地獄狗場- 浪舍的罕有倖存狗狗,是2019 年轟動一時的新聞。

當時《東張西望》揭發收容過百隻流浪貓狗的打鼓嶺坪輋地獄狗場「浪舍」,場內環境惡劣,周圍都是貓狗排泄物,36隻貓狗缺乏照顧,在沒有糧食、食水的情況下困在籠內,被監生餓死,有部分屍體嚴重腐化,僅餘下白骨,猶如亂葬崗,慘不忍睹。

這隻狗狗August就是來自那裹。
他是怕羞的,在繁忙的北角走失真係...... 好易被車撞死。
Anyway, 有人在晚上十一時,在他樓下的日本城門外見到他一隻孤伶伶的狗,着AFCD把他捉回狗房。好彩佢有晶片,所以昨天我們就去接回他,在狗房裹,其他狗狗都在大叫大吠,他嚇到全身抖震又賴尿。

暫託媽媽的爸媽跟我們一起去,暫託媽媽見到August 抱住他哭了 >.<
好彩搵得返咋。
大家記住要用安全的Harness呀。

還有,我今天在貓中心見到一隻神級靚貓..... 
想起她是來自我家樓下的... 咁靚,應該勁快有人要。

Wednesday, January 20, 2021

查理

啊!本來早早約了Bleak House Books 的Albert今天見面,也土炮地錄《獅子山下的黃大獅》超謝謝他的邀請,他們也是新蒲崗的書店,是獅子山下的一份子!
如果你們還未去過真係要去呀,好靚,好多好書的。
係一個oasis in the air! 
因為新蒲崗街坊娟仔都未去過,我就多口也邀請她來。
Albert 個仔同女都係天神村send 來的, 他們倆個真係不一般,之前在見山已見過佢哋,他們幾個小朋友去茶家食tea, 我拿水給他們,Charlie 突然問:「水要錢嗎?」我說「不」
他們幾個勁開心。
素來知Albert 兩個小朋友係超級書蟲,但佢今日介紹書俾我睇簡直係 ...... next level (Albert 同我講they are just normal kids, 但我話你知佢哋唔係)
首先我哋共讀咗一本moomin 的書,我都好耐無read aloud english children's picturebooks, 然後佢話,你鍾意押韻,也會喜歡這本Roald Dahl, 佢熟到,最後介紹一首頗Dark 的詩,佢係know it by heart...... 
咁..... 我再三問佢你介意我買走你本書嗎?they said it's fine, so I bought it..... 
我告訴他我超喜歡Moomin, 小朋友指指書櫃:「無人買呀 好多呀」(雅文就會打趣話呢啲嘢唔光彩呀,唔好話俾人知。所以大家不要去amazon買書,下次要記住buy local, support local ah) 

結果我還跟娟仔在太陽下食咗勁多個鐘lunch - oh gawd, Connie you are deadly busy... 
anyway, no catch up with good people is ever wasted. 
今早出來前也畫了一幅畫,覺得最終未必會用得着,所以post 在這裹。那是很美好的故事,你們將來還會讀到的。
然後Being Hong Kong also featured our book that we read today, so touched, i cannot speak about it >.< 
因為食得太多了,我由西區走路回家,途中收到一個求助個案,懷疑在大馬路旁走失狗,瘦得見骨,沒有毛.... 我找到她,怎料她是有主人的。
還有交了荃灣地圖,那些故事超有趣的。
好期待跟大家分享呀。


Tuesday, January 19, 2021

仙女

從日常生活中練習堅持
自做生活節開始提起過餵水牛婆婆,平日身邊做出版書店嘅朋友,平日在LAP見到的暫託家庭和義工,好多好多,都好像在做一些金錢以上,的長期堅持,好神奇。
我唔想連續兩日寫「同一樣嘢」
但應該補充吓昨天寫的新post - 雖然我自己好鍾意木棉樹出版社,但其實可能喺好多人眼中,同佢哋出書一啲都無好處,佢哋幾乎唔做推廣的!一不小心,你本書可能永遠在倉底。

然後佢哋一直堅持所有小朋友都要買到本書,所以全都只賣$38-42(其實窮的小朋友很多,或者係無咁有錢啦,$100 本書什至 $200 對好多人來說都係好貴)

因為平,所以唔會做hardcover,好多人都可能夢想出靚靚精裝書(我都好鍾意 ,但租倉、出版、搬運的成本都會變得更高)
所以我諗對好多今時今日年輕作者嚟講,自己印好過。

不過又,其實有專業嘅編輯都真係好重要,佢哋有experience with 選紙,連排字都係學問。
佢哋翻譯書連廣東話都講究押韻的,當然無人知啦。

世上好多好多出版社可選(even in Hong Kong ) 鍾意木棉樹,除了因為我係創刊號就開始讀雜誌嘅小讀者,亦都可能因為我哋嘅想法好相近(在aesthetic, poetic, 和literary 上 - 一堆賺唔到錢嘅概念)

所以沒有什麼值得其他人羡慕的。
當然佢哋都有佢哋嘅家長、小朋友和作者fans. 

堅持賣咁平真係好癲嘅堅持。
之前說過,因為賣得咁平,很多大書局也不想賣,因為四十蚊分一半也只分得二十蚊,太不化算了。

她們初開始做木棉樹出版社時只有兩個人,兩個都要從家中偷錢、碌爆男朋友張咭(係真事 )

係碌爆自己同男朋友張咭,找唔到數。

半夜做part time (為三級片配音😹)幫補出版社之出。 

當時雅文儲了十幾萬,但出了一兩期就使晒啲錢(印嘢租金等).... 

真係好瘋狂,咁都做咗二十年.... 

點解會咁有夢想 ,開一個兒童文學出版社,節衣縮食,成日通頂,每個月只使五百蚊...... 我唔明.... 所以有訪問形容佢係脫俗嘅仙女,唔係話佢好靚女,係因為佢同俗世係無關係的

不過好多人都好似Sa 姐咁講 - 「其實人搵到自己可以鍾意一世嘅嘢係好難得亦好幸福。能夠為此不惜代價去堅持真係好值得尊敬 當然要有型到佢咁,幫三級片配音去subsidize 童書呢件事真係好癲同legendary」

Friday, January 15, 2021

暗黑

今天跟英文系兒童文學學者Dr. Michelle 一起看繪本展、散步和食蛋糕,跟她真的相逢恨晚,佢真係好搞笑好得意。
我未見過一個咁鍾意「人」嘅人!
佢話疫症一年快發瘋了,很想念大學裹的學生,很想念教書! 
她真的超喜歡她的工作的,我問她那麼工作時沒有壓力嗎?她說幾乎是沒有的,幾乎全是開心的!omg!! 

我們去看PMQ Seeds 的展覽《BEING BEINGS 同理・童理》
關於同理心,展覽分開了八個部份,由嬰兒時期到老死,各個部份都有相關的繪本!

她們很好,給我們倆個講故事,我是超鍾意聽好故事的。

Eva最喜歡的其中一本是Bear and Wolf 關於一隻大雪中相遇的熊和狼,他們一起走過下雪中的森林,整本書都很美。
那些繪本中也有關於同行、初戀、母乳、老人院、社團中的孩子、想像力等等的,很多不同題目。所以,好的繪本真的很多,而且並不是幼稚,或者只適合小朋友讀的。

有些部份例如是「中年期」的繪本,講到有些人一生都在做某種工作但未必開心,有天終於按耐不住,上了天台... (Shuan Tan 的蟬)、小報亭等。
如Michelle 很喜歡的,韓國戲劇《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中繪本實體版《喪屍小孩》繪本也未必一定是簡單、happy ending、以兒童為主角only. 

可憐Michelle 然後跟我一起穿越整個西半山(我平日行的路,我身邊的人必定跟我行過的一段路,經過高街鬼屋,我second home 見山書店等等)去喝咖啡,她說今天走了整個月的路,太誇張了吧。

對,我成日話我好驚多人,唔想出街,只想在自己的家及附近過很平靜的生活,創作 ,做運動;但大家卻見到我天天都在出街.... 所以..... 認真,因為那些都是我覺得很重要、要見、要支持、或 者支持和愛我的人和地方。 

所以,其實我也很喜歡人的。
什至有時驚見得太多人,心靈好大的衝擊,我要寫返一篇好長的日記才能平復那些感動、有趣或嚇人的見聞.... 
我是這樣.... 有人覺得白痴都係咁話... 

其實,我今天都花了一個早上寫故事!!!!
然後還要努力畫啊。

啊!好緊張呀,又興奮又緊張,對我 來說,創作就是這樣神奇的事 - 意念、想像、故事,是如色彩繽紛、讓人心動,但又流動並難以凝結的火焰,the challenge is 要乖乖坐下來,把它收復到紙上。
是耐力與 功力的考驗。

是一個永遠在一個uncertain 的邊界上遊走的工作,一日未收復好在紙上,一日都未知出來效果怎樣。

Thursday, January 14, 2021

辛苦

這篇是我的日記。
今天跟 Being Hong Kong 的三三一起見了Anna, 三三真的是很厲害的,我對她有點距離感的尊敬,但明明她是很親人可愛,但不知怎麼,就是例如我會不敢問她東西(這是很罕有的,你知我對住大多數人都是一齊傻瓜咁㗎嘛)
你知他們出那本很厚的雜誌喇bookazine, 三個月就出一本,已經兩年了,大家都會說他們是這個界別的前輩,但還會自己親自去擺檔,真的很神奇,也素來知道他們連送貨前包書和綁那條string 都是自己做的,真的覺得實在太過..... omg.... 
我的朋友都知我長期有張很長很長的to-do list, 但見到他們,實在覺得我只不過係佢哋十分一。

蕭叔叔,我要開你名,作為經常光顧某書店的顧客,竟然唔知Being Hong Kong 係乜,好唔合格。
然後又去了一拳x 木棉樹的pop up,剛巧是下午飯時間,CK和希賢都很忙,Gigi 更在推住白蘿蔔,上上落落(你知一拳買書也送橙,又賣好蔬菜)好辛苦呀。
好像他們三個,都是我很想花多點時間談天的人。

差不多食飯時間都不足,就到了南豐紗廠開會,他們的藝術家, exhibition designer, 也有為視障人士設計展覽的,好多好多人,schedule 很長很長,有好多好多展板,好多好多工作坊,好戥小古惑妹辛苦!!! 
人人都咁辛苦.... 
回家看 看我的to-do list 還是好誇張的,地圖、即將要教的班、工作坊、小畫等等。應承了要拜訪的店和人。
至少好像畫完了龍窰書和智障人士生死教育書!

聽說獅子山下 的黃大獅有機會要印多啲!無諗過:O  我哋係印咗 五 千 本!!!初初仲驚無人要。
我不是埋怨多嘢做,也不會很大壓力。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沒有現在特別多嘢做或少。
而且每一件事都是很想很想做的,不過希望大家,和我的可以多點呼吸空間,不要逼到最後,不愉快, 多多抱抱!

我把三+ 兩年較急切眼前要做的事抽了出來,要專心做。
然後,若果太辛苦時,一起去散步吧。

Wednesday, January 13, 2021

善良的牛油果子

今天是牛油果先生牛油果小姐於見山書店第一次當店長。 
很想去探他們。 
我告訴牛油果先生小姐,必須要先畫起碼一百個人和動物進這幅地圖裹,才能出來探他們。
他們一看便知是荃灣,南豐紗廠,連邊個project 都知,原來因為佢哋都被邀請做這個project!! 

最後成五點先去到!也見到好友sa 姐姐!
離開時牛油果先生小姐會好似日本人咁送你出門口(不只係對我)又多謝來訪的其他客人。
他們兩個都很善良和真摯待人的氣質!好厲害,不是說笑。
我身邊也有些朋友是這樣子的。
今天跟faye 師姐提到香港近日!又多了獨立書店!不是說大家趕住移民什麼什麼嗎?
但還做這種蝕本事是為什麼你說。

大家都知,當我畫畫時又是瘋狂聽podcast 嘅時候,之前提起近日在做一個新新小故事,也是關於香港的動物的。偶然聽到這段 ,覺得寫得很好。

In May 2019, just over a year after the death of Sudan (世上最後一隻男的白水牛) the United Nations issued an apocalyptic report about mass extinction. One million plant and animal species, it warned, were at risk of annihilation. This, obviously, was a horror. Mass extinction is the ultimate crisis, doom of all dooms, the disaster toward which all other disasters flow. What could humans do that would be worse than killing the life all around us, irreversibly, at scale? One million species. A number so large exceeds the mind — it becomes, as Albert Camus puts it in “The Plague,” “a puff of smoke in the imagination.”

And yet we cannot allow ourselves to forget the reality concealed by that puff of smoke. One million is not just a number — it contains countless living creatures: individual frogs, bats, turtles, tigers, bees, eels, puffins, owls. Each one as real as you or me, each with its own life story and family ties and collection of habits. Together, these animals make up a vast, incredible archive: a collection of evolutionary stories so rich and complex that our highly evolved brains can hardly begin to hold them. Modern humans, for no good reason, have lit that archive on fire. We are destroying the vaquita, a tiny porpoise that glides around in the Gulf of California. The Christmas Island shrew, which scurries (or scurried — there may be none left) through rainforests on a speck of land out in the middle of the Indian Ocean.

之後那段也寫得很好的。(貓小姐給大家譯)
說犀牛的進化可追遡至五千五百萬年前,當時歐洲還是一群熱帶島,像貓大細的馬在北美大地上奔跑,像狼般的食肉獸開始進行古怪的進化變成後來的鯨魚。

在地球各處,哺乳類動物都在live out 當哺乳類動物的多姿多彩。早期的犀牛像河馬,而且長頸。
經過好一段時間,犀牛才變成今天 - 大頭,粗壯,細眼的樣子。
他們貎似危險巨大的生物,但他們其實是十分之平和的-  只食植物和靜靜養育下一代。
幾百萬年來,都是這樣,沒有太多天敵,在亞洲,歐洲,北美,非洲都有他們的足跡。

人類把這些畫上句號。
利用原始的武器獵殺犀牛。
人類武器變得更巨殺傷 力,他們天生的身體武裝無可能敵過。
巨大的身體、horns 反而變成絆腳石 - 使他們變得容易攻擊。
人們獵殺犀牛角, 以表現自己的能力,用作測毒、裝飾,而最後最notorious 的也許是,用他作中藥....  whose practitioners believe that powdered rhino horn can perform a long list of marvels: It can cool the blood, ease headaches, stop vomiting, cure snakebites and much more.

昨晚我忍不住問做海豚保育的熱血女子,香港海豚的處境絕望嗎?
謝謝她的分享。
謝謝見山介紹善良的種子。
啊牛油果先生小姐的一款衣服是牛油果核及洋蔥皮染的!

Tuesday, January 12, 2021

痛苦

omg i am suffering from so much pain (but only at night now) 

i want to hit my bone. 

I learnt something new: 

If it feels like you’re more sensitive to post-workout aches at certain times of day, or your sore back or headache worsens just as you’re trying to fall asleep, it’s probably not your imagination.

We sometimes think that pain is controlled by an on/off switch — sit at a computer too long and you get a headache, take an ibuprofen and it goes away.

But the reality is much more complex, especially for people with chronic pain conditions.

The whole body has a circadian rhythm, which is set by the cycle of day and night, along with other factors. But individual cells, including neurons, can have their own circadian rhythm — and these may or may not be in sync with the body. Different pain conditions show different patterns of pain throughout the day.

want to read, write and draw about the poor animals, walk the hilly roads in the chilly night instead, but i am completely drowned by this sharp pain, it makes me want to cry.

It might pass. (In case you want to suggest, I tried CBD oil, GF diet etc.)

I nearly cried this afternoon, when dealing with some helpless situation of not being able to rescue a dog/cat from a miserable abusive situation, it's our norm, so don't be too surprised. What I wanted to say was, my cat was super sweet, whenever he sees me suffering, real suffering, not little suffering, he'd be sure to be close to me; he sat right in front of me, kissed my nose & mouth, purred..... It was a long day of phone-marathon, at least I cleared lots of administration work, and done a lovely media interview.

I am currently working on a new little illustrated story project, of something I care about dearly.

一面做的感想: 
我好想話你知佢哋好好but they are not.... 
令我想起我當時做貓狗animal rescue 的繪本,
當時我一邊做一邊感到好痛苦,雖然我日日都接觸呢個議題,但做落還是覺得好痛苦

可能當義工,不會那麼重無力感,只係睇餸食飯: 有隻受傷的狗,就想怎樣救。 

但去諗一個故事/ picturebook/ or whatever 呢類,就好輕易覺得問題好大,能力好少。或好多人都寫了做了很多,花了好多心機的documentary 咁,但個message 好像都未pass 到去好多好多人度。

咁當然我唔會因為感覺痛苦唔做。
但今日有人同我講,佢想做啲 - 給世界希望 (something like that)嘅繪本  or stories....
但我諗啲大嶼山水牛、dolphin 嘅世界真係無乜希望
(可能香港人都係)
(當然啲水牛同dolphin 未必知佢哋生存在絕望嘅邊緣 (we might not know too))
白海豚只係得返三十幾隻 除 咗 起 三 跑 / 港 珠 澳 大 橋 嘅 沙 泥 佢哋面對最大嘅問題,也包括高速船 都唔係咁難明,啲人唔諗吓如果第二種生物統領咗地球 or CCP, 佢今日話要浸你半間屋,聽日話要浸多你半間屋,話會rehome 你去第二度, 你就只能啞忍接受, 佢會話「人類適應力好高,無問題的」真係無問題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