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9, 2015

首映

昨夜是意想不到地魔幻的一夜,可能我總是把事情想得太糟。第三次故意經過中環的時光小巷,終於鼓起勇氣問後巷中火柴小盒子裹的老闆能否為我剪頭髮,他這家一人剪髮店以周六爵士夜最有名,但其實benky叔叔已經剪頭髮二十多年,客人當中不乏名人,聽說現在只選舊客,很少為新客人剪頭髮,而我亦告訴他自己已經很多年沒有外出剪髮了,都是自行修茸一下便算。不過也會時不時遇到一些讓我覺得可以信任的人,剪頭髮、拍電影、訪問、出版等都是這樣,若果合得來,我會完全信任他們,而至今似乎沒有一次錯誤信任了人而最終失望的。不經不覺認識Benky叔叔已經三年,但總是沒有聊天的機會,昨天他說了很多遍,沒有想過我是一個這麼有型的人,哈哈,和「你一點都不像做一份全職工作的女孩。」其實,他才是型的那一個啊!
晚上穿了一條舊裙子出席首映禮,知道編輯Benedict會帶來禮物,其實比看電影更興奮。過了一年,沒有特別想過是不是真的會印來賣,但拿着成品在手中感覺十分神奇,而且這一千五百本夏愨村佔領地圖每一本都在香港,人手貼人手印的。好像收下了一份不能以金錢衡量的大禮物,包括一個緊緊的擁抱。到第二天仍很感動。然後差點以為白爪魚會趕不及來,我是真心擔心的。不過他竟然帶了漂亮的黃色花送給我,我很少會覺得驚喜的,但昨天感覺驚喜了好多遍,也許是我變得比以前vulnerable。拍了一張好像再一次畢業的相,但我們都彷彿不再是昔日每天在河上遊玩吃雪糕的我們了,找不到傻瓜大笑的痕跡﹣那些笑得抖不過氣來的日子是不是給誰偷走了;長大大概是如此一個艱辛但漂亮的褪變,希望我們都正在變得更好,做到了能夠買給自己快樂生活的工作,或者在每天生活中溫柔地改變世界及努力地做比昨天更好的自己,然後你仍會像昨夜般陪我在深宵吃魚生或羊腩煲。

Dear Tree of the day - https://www.facebook.com/deartreehk/posts/985280928194805
"Embracing our vulnerabilities is risky but not nearly as dangerous as giving up on love and belonging and joy—the experiences that make us the most vulnerable. Only when we are brave enough to explore the darkness will we discover the infinite power of our light.” ― Brené Brown

Monday, September 14, 2015

精靈

兩年前的十二月下午路過山頂新亞書院合一亭看見樹上放了一幅油畫,畫畫的是一個躺着恬睡的女人,記得當日站在冬日太陽中看了很久很久,想不到竟然這就過了兩年了,也一定沒有想過兩年後的今天我會開設了Dear Tree這信箱-一個讓香港人寫信給自己喜愛的樹木的網上展覽廳,更加沒有想過會有這麼多人對它有興趣。今天我取代了畫中人坐在那樹椏上,不知怎的,人坐在樹上看起來好像是理所當然的樣子,一點沒有違和感,而且樹木的懷抱很溫柔,樹皮上的細紋比你想像中幼滑,有些小小凹凸的位置看起來像肚擠。有研究說,人只有五種感觀-聽覺、視覺、觸覺、嗅覺和味覺,樹木卻有百多種
在舊大埔警署的新綠色食堂中有一部連接着樹葉的機器,它能探測植物的電阻變化,並將變化轉換為音樂旋律,有時那棵月桂樹會不說話,有時卻會不斷唱着歌。朋友蕙心說樹上的我好像樹精靈,我問她樹精靈是什麼,她說:「係樹木嘅朋友 因為精靈可以周圍走 佢會同樹分享佢嘅見聞 當樹受傷、有病,佢會去治療樹、照顧樹。精靈同住喺樹上嘅生命都係朋友,但同樹係最好朋友。精靈好長命,有時佢會長命過樹,樹死咗,佢就可以選擇去唔去第二棵樹,定一直流浪。如果精靈死先,自然會派新嘅精靈比樹,死咗嘅精靈會成為樹嘅一部分。」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15

彌久

不知道「堅彌地城新海旁」是不是全港唯一一條於街牌上有逗號的街道呢?好多人於堅尼地城站啟用後都覺得發現新大陸般,這裹卻是我每天外出經過的海畔,而且這「城」早於維多利亞城建立初期已經發展起來。早上,碼頭旁有好多老人在做體操,亦有些人坐在貼海的柵欄上發呆。從那裏可以看到我最喜歡的大小青洲、昂船洲大橋、青衣島和西九龍。由於堅尼地城海旁的海堤跟海面是垂直相對的,拍岸海浪有時激起很大水花,弄濕岸邊觀看景色的人們,令人又興奮又驚訝。
video
現在的人都喜歡諷刺稱這裹為「堅離地城」,因為一幢幢昂貴的新建築物和無數法式日式意大利式酒吧餐廳彌衍了這個小城,但其實細心觀看,每一條夾縫間仍然有許多社區氣息,電車總站旁有家小咖啡店,店旁的後巷總是竪着一個手寫牌指示人們進去買生果,每個早上太陽都灑落在這群在後巷選生果談天的老人家;坐在小小木咖啡店往外看都是彎着腰的老人們,這邊老闆一邊烤着牛油曲奇,正正鄰接的小店則用竹筲箕端出一盤豆沙燒餅,放在豆沙包、叉燒包和糯米卷旁;再走過一點有車房員工把一列白汗衣掛在街旁,掠衣架下有小貓們乘着海風睡覺;熱鬧的路旁竟然還有一個眼盲的伯伯開出一張摺枱,用金錢龜和銀幫一位坐着輪椅的婆婆占卜;有人在街邊幫人磨刀,街上內糖果店仍原用舊款木箱... 科士街的一列石牆樹為小巴司機們擋太陽...
希望他們不是在苟延殘喘,不是發展巨輪下彌留的一小拙人吧。
今早選擇了從家中跑往堅尼地城,剛好五公路,一路的風景好優美,很多跑步騎單車和帶狗的人們。又經過1922年已經落城的一列古宅,太陽中的它們特別美。

Friday, September 11, 2015

藍天

昨天的天很藍,早上偷來了一點時間往家附近的工廈去探險,一個月內坐了兩次舊式拉閘電梯,小時候覺得它們很恐怖,現在卻好喜歡。然後便要去白屋訪問一位好有型,曾經在港英秘密部門政治部工作的朋友,開着電單車來的他,一點都不像已經六十七歲。假若我是一個警察,會想做政治部的小偵探嗎﹖ 不經不覺已經跟這個建築群結緣兩載了。
 
這裏有好多漂亮的古樹,不知道將來會變成怎樣呢,可以像現在一樣清幽嗎,還會有大麻鷹在海畔的南洋杉樹上休息嗎? 好喜歡維多利城西緣的海岸。工作後經過鐘聲泳棚和青洲燈塔回到堅尼地城。周中下午的時光真好,試了另一家新開的小小咖啡店,經過好多海邊新餐廳。這裏,還有很多彎着腰的老人家出來買餸散步,也有好多小貓在曬日光浴。好喜歡在家看日落,尤其是沒有人的時候。有時會覺得一切都很好,有時卻連正在寫花雨都覺得好抵受不住,好像突然長大了,但又突然變成一個想扭計的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