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6, 2023

造泥

Every gram is love
 I visited Niko's workshop in Sai Kung today and was so touched 😭😭😭

點解會有人做啲咁嘅嘢。雖然之前都見過她做的東西好多次,在UABB 中環碼頭時,每次經過BeCandle 西貢的店。

你有見過BeCandle 那些泥紅色的蠟燭杯嗎?厚厚實實的,BeCandle 的店介紹這些是西貢泥。當時我有個朋友就Message 我話唔明乜嘢意思係香港/西貢泥。

平日我們做Ceramics 的泥,現在大家都買現成的吧。Niko和她的合檔就四出去香港的construction sites - 地盤,厚着面皮問地盤工人可唔可以俾啲泥佢哋。但啲泥唔係拎返嚟就可以用,仲要篩走一啲沙石,然後灑乾,再加另一啲chemical, 反複試下先知質地夠唔夠黏, 拉唔拉得起... 等等。

不是表面那層泥啊,所以是地盤掘深了的泥會較好。

而且在這個高度發展的香港,平日地盤的泥都是去了堆田區。被視為廢料。

然後全香港不同地方的泥都是不同樣子的!
啟德的、元朗的、西貢的、大嶼山的.... 

有白色、黃色、紅色的..... 
聽說wild clay 在外國也頗普遍,但在香港這個地少人多的地方,大概是不容易的事。

我今天才知道Niko 之前曾經在荷蘭四百年老的Royal Tichelaar Makkum工作。
還有她的studio 極之乾淨,好勁。
小草去到十分之自在,竟然還自己出花園行!又在人家studio 正中間大便了(她平日因為性格害羞,會死忍到返屋企先去厠所,她不是一隻正常的狗來的)

然後,我又帶了一嚿西貢泥回家,感覺every gram is love, 想像下成個過程又香港各處collect 重重的泥,到整個做泥的過程,所以every gram is love, 好期待做點什麼。

送了一本我跟藝想一起造的泥土繪本,她未看 :P 一開始是首歌來的,我估她會喜歡。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clay

I asked my 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sticky

Will i be strong

here’s what she said to me

Tuesday, January 24, 2023

漿草

 å—大嶼小花園中的冬日暖湯

在這班老一輩種植人口中聽得最多的一句是”we never need to buy anything, we have a group of friends and we only exchange what we grow”

繼上次講過灣仔中心的神秘空中花園和那老太太的故事,今天我就去南大嶼這對超可愛搞笑的德國太太和先生的家。

根據google map由我家去他們家要兩小時,雖然我家隔岸就能見到他們那海岸線。

他們九一年在香港認識,住過東南亞很多地方,但住香港最久、小孩都在這裡出生長大。就在這個山谷中的小屋。

他們的木瓜樹高至二樓露台,起初要在一樓露台採木瓜,後來高至二樓露台。

他們多年前已開始照料大嶼山黃牛水牛。也暫託過很多貓狗。孩子都長大了,但個人都咁有火,對世事咁有感覺是如何做到的。

說到對政策的失望、說到上一隻foster 狗離別還會眼泛淚光。

他們說香港教育是打開個腦,直接spoon d 知識進去,完全沒有獨立思考,我問那當年小孩小學中學,你們想過把她們送回德國嗎?他們異口同聲攦手,爸爸摸著我們這木枱飯枱說,lots of discussion, chats went on here, on this table, 雖然學校如此但在家中也跟她們傾好多

他們還試過抗議女兒學校,要女生冬天穿裙子上學,不能穿褲,校長覺得沒面子,最後她們要轉校。

上次媽媽說到自己多痛恨香港肺炎policy, 說若小孩還小, she can’t guarantee she wouldn’t have murdered them if quarantined together.

我說我都喜歡小孩,她瞪大眼問”really, even though I love my kids, but I much prefer animals”

我超幸運這班有故事、的種植老人個個都很愛我、跟我分享他們的家。送我草苗種籽,還早一天就開始做這兩度全部來自花園的湯和焗咖哩。事實上我以前在日本、在蘇格蘭、在法國都遇過很多這些love me, take me in like I’m their kids 的家庭。

她們前園是自己辛苦terraced的,我們走過一大片咖哩葉,就是今天煲咖哩的材料。

啲人成日以為我係extrovert but i really wouldn't think so, 而我覺得佢哋都係make effort 去請我去, spend their otherwise quiet time with me 的,但我哋相方都好期待這一天。

she thanked me for going all the way, 而我真的很享受去大嶼山和她家的寧靜,我們吃飯一直吃到三點半,中間出去行咗圈,太陽好美麗。整片海都是閃閃發光,連樹木都是閃閃發光的。

每次每次去大嶼山都是開心的。

if you are willing to open your heart, 不用去好遠,在香港都有absolutely beauty of life

回程時,我拿住他們花園掘出來的咖哩葉一大棵,周圍全部人都拎住東涌outlet 的紙袋,好搞笑下。

個湯超級好味,Sorrel, Onion, Sweet potato, Carrot, Swiss chard, Leek, Vegan stock, Olive oil

Sunday, January 22, 2023

肚腩

 ç²‰ç´…色的肚腩和甜蜜的印記

Jess said to me: 「年初一我哋終於可以靜落嚟大掃除,重新再看書架上的這本繪本,除了好想和你一起繼續幻想關於船上貓貓的故事,關於自己的繪本習作,突然間好想把我和虎虎的日常好好記錄,虎虎似乎用減法生活,因為每過一年,他都做少幾件事~」

我說:「Elmo 嗰本都係紀錄貓的日常,無起伏跌宕的」

今朝我碰到她。

年初一食早餐,佢第一句就認真問「做一本繪本要有原因嗎?」

她說上星期的課,跟同學談起這問題,大家都好像覺得要個大的原因咁。

我話可能香港人,平日生活和經濟壓力逼人,覺得乜都要有原因,唔可以做浪費時間嘅事。

「時間咁少,有時間都賺多啲錢啦?」
「日日返工賺埋都未夠交租,點可以do a book for fun呀?」

But if you were to ask me, of course 可以係無原因的。
其實只係做俾自己、當紀錄,當writing therapy, as practice, can all be “reasons” no need next level reasons such as changing the world type.

有同學想寫個故事關於雪糕pours over whole hk, 氹到自己哈哈大笑,又畫得開心,完全無問題。

And if you really wanna be a picturebook writer illustrator for life
Then no reason 創作 is also good
No need every story is your 大作, 又唔係每個故事寫咗畫咗都要出版㗎嘛.

然後,初一,我就花了點時間看我家的小貓小狗。
人人都想偷摸苗苗的粉紅肚肚。我也不例外。

研究指出,哺乳類動物一生的心跳,總次數基本上相同,但心跳越快的,相對壽命越短,例如狗的心跳每分鐘100下,平均壽命約10多年;鯨魚的心跳每分鐘只有15~20下,則可活到80年以上。
貓咪的心跳脈搏為120~180次/分鐘。
佢哋心跳好快。

暑假時我正在湊即將要死亡的力力,嘉寶借了一本叫《壽命圖鑑》的書給我看,我是從那本書學到這知識的。

很多人喜歡笑苗苗的肚腩。
相比其他貓,苗也不算天下最肥。

但他有粉紅色的肚腩。
坐着時,在雙腳間也露出粉紅色,無毛的肚腩。
張張相都被人取笑。
人類就是喜歡取笑貓,因為他們一臉認真,但行為卻很滑稽。

很多人知道他是男生時很驚訝,因為他四隻小手都是粉紅的,無毛的肚腩露出乳頭。
我: 難道男生無乳頭的?

大家記得,為 什 麼 苗 苗 肚 腩 這 樣 子 粉 紅 嗎

他的肚肚本來是長滿白色的毛毛的。
但在三歲左右一次長達七個月的大病,最終要做手術,而貓狗做手術的位置要剃毛。他那次手術後,肚腩的毛就一直沒有長回。

那時我們家上一隻狗Rosie 剛去世, 苗苗跟rosie 比 跟小草親密很多很多,苗苗看似是欺負跛腳無牙的ex-breeder 狗狗Rosie , 但every single night,苗苗都會像愛人一樣依着Rosie 睡,自小就那樣子。

而在Rosie 死去的同一個星期,他就開始痾血尿。正常的UTI ,食藥一兩個星期就會好起來。但他持續七個月那樣子,中間試過天下所有可以試的東西。

雖然痾血尿好似好小事(?)咁,但其實他會因為不適而大叫,半夜也大叫,大家都身心俱疲。

然後病情過了七個月有變,就要動手術。

醫生後來見這隻貓貓無毛的肚肚,就會說他是stress licking,所以毛才會一直不長回的。

或者是他對Rosie 的愛的印記來的。

想起以上的故事, 都係因為跟jess 和elmo 的對話。

Jess 香蕉蛋糕的故事才是最感動的。
下次有機會分享。

昨天陽光灑落我的臉,我想起某些這些年來,因為當動物義工而救過的貓狗。
那些偉大的foster parents, 因為他們願意抵受離別的傷痛,給動物第二次機會。

有些我們以為無得救嘅貓狗,為他們找palliative care home, 只為讓他們可以在繁殖場的籠中一生後,有曬曬太陽,訓訓軟床的機會,但他們有些卻捱過來,到現在一直活着。

還有想起。很多很多還在受苦、捱冷捱餓,每天都髒着痕着生活的小動物。

這個十分之唔初一嘅故事。

Happy Year of Rabbit.

Saturday, January 14, 2023

海霧

海霧、植物圖書館、海邊讀書會

今日朝早同下晝個活動都咁特別 >.< 唔知今日個IG post 點算

朝早係同onebite 上環植物圖書館嘅街坊,一齊畫地圖寫故事。其實今次已經係佢哋第四堂,而且好多本來都係植物愛好者,植物專家,家中有百幾盤植物的人等等。

而我哋今朝就一齊喺見山嘅大樹下, 聽佢哋喺上環搵咗嘅植物故事,包括好多店舖外嘅花草樹木,例如有老外因為無擺土地公公,就放棵植物喺度代替,各式各樣得意嘢。

大家都好有創意,以植物作第一身寫故事。

除咗有我分享繪本故事,同埋同佢哋一齊畫地圖嘅部份,sarah 仲lead 佢哋去做一啲intervention。大家畫畫都好靚,啲design idea 都好有創意呀!!!

big big thank you to 見山

然後下晝就係上期繪本班嘅同學仔分享佢哋嘅end product, 現在來到第五屆了, traditionally 我哋都係喺香港唔同書店展示大家嘅成品,同埋搞分享會,今次卻在我家。希望佢哋腳無因為坐在地上脾了。

本來是兩小時的分享會,因為有小貓小狗就變成三小時了。

每一期的繪本班dynamics 都十分之不同。這班是唯一一次全女子的,我很喜歡我們班cap size 在十二三個人左右,寫作畫畫畢竟是關乎到一些十分personal 的經歷,少人的話比較容易坦誠分享。以前的班試過有全班都是文創勁勁的,也有試過很多同學都好有經歷的; 覺得這班的同學雖然係二十幾到六十歲都有,但比較溫柔又有活力。

然後,出來的繪本,除了有一本三級的偷情歲月,
也有十分之感動,關於女兒跟爸爸每周一次騎單車的,畫十分之靚,故事很平凡,但令很多人感動,小助教還睇到喊;
有差不多要退休的媽媽童年新蒲崗的回憶;
不想睡而想到跟朋友仔的故事;
也有一個女孩子在老人院工作,寫到老人院裡的日常; 
也有一本我覺得應該改名為一七年九月四日;
一本關於左右小腿的;
還有cheting 的我們香港故事。
兩位小助教都分享了她們的創作,兩本都好正。

能夠跟大家一起坐着傾計,對我來說已經係好開心........... 
好多謝同學仔跟我們分享自己的故事,又咁短時間都努力做了一本繪本出來!

Thursday, January 12, 2023

香蕉


昨晚分享了其中一本都幾多人喜歡的繪本。但這本書也不算是驚為天人那種。
下課後收到其中一個同學的message, 她說「你今日分享花園街10號故事的時候,唔好意思我有少少分心,兼且有少少感觸,因為我諗起呢個2019年我好錫嘅一個住喺家舍女孩子的故事…突然間浮現一啲片段係我同佢一齊嘅日子。

這是當年,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我送給她的一個食譜。」

//每一次弄香蕉蛋糕都會想起她的故事......
小六的她年紀小小,
眼神與口吻卻已經帶著大人的憂愁。
嘴巴裡出的話,
由心而發出的問題,
都是對這個世界的控訴、
對家庭破碎的不滿......

她問:世界為什麼那麼不公平?!
憤怒的眼淚特別的圓且重,
從她的臉上迅速往下滾落......
每一滴跌到她跟前地板上的淚珠,
都是一顆顆破碎的玻璃球,
我彎下身讓她知道我看見地下的玻璃碎。
那個學期陪著她一齊把每一塊的碎片,
都小心翼翼地撿起來,
重新拼貼,
然後放入她創作的寶箱裏。

有一節我回到家之後覺得口腔苦苦的,
當晚就做了點香蕉蛋糕給自己,
原來甜的味道可以覆蓋苦的味蕾。
想起有一次上靜觀課的時候,
老師解釋痛苦這兩個字:
痛,如傷口,在剛剛被割開的時候,痛這個感受是真實的,但會過去的;
苦,是傷口痊愈過後,人們自主的感覺,痛過後苦不苦,是自己的選擇。

之後我帶了一些香蕉蛋糕和她分享,
見到她一個又一個放進咀巴,
她問:你可以教我怎樣做這個香蕉蛋糕嗎?
她彎起咀角的發問連聲音都變得甜美。

在經歷苦澀的時候,
為不為生活加一點甜
是自己可以作出的決定
我見到她的路的確很多溝溝坎坎不容易走,
我們肩並肩一齊走了人生的一小段路,

在最後的一節,
我再次把六個香蕉蛋糕好好包裝,
附上我(第一次)畫的食譜送給她
兌現曾經答應她的一個承諾。
她說:謝謝你,讓我知道我是一個幸運的人。
她送了這句話給我,
是我收過最暖心的禮物。」

很感動呢。

之前在見山市集後也收過一個很感動的message. 
昨天聽到同學們故事的雛形,不知道都會長成怎麼樣的樣子呢。這個過程也是很有趣的一部份。

這幾天都好忙,我不喜歡天天都要外出,但這幾天就是這樣子。

昨晚教完班,漏夜回家還在為可憐小狗寫IG post,而今朝一早就又去西貢海藝術節了。

今天跟七位住了在香港三十四十年的德國人、英國人、美國人一起去跳島。
他們全部在工作以外是Gardener 來的(然在都退休了)

記得我上次寫到灣仔天台秘密花園嗎?
就是她和她的朋友。

而他們每個都有一個不同樣子的花園,遍佈港九新界。

德國couple 好可愛,住在大嶼山偏僻處,foster 過好多貓狗,說起他們村中一貓Boris, 是「殺手」不時捉鳥捉鼠,試過有家人廚房有蛇,但人類找不到,叫來boris, Boris 就坐在廚房一整天,最後真的把蛇殺掉。  

她是一個natural storyteller, 說話溫柔又真摯,她一說話,我自然被她吸了。
好像Jess 的文字都是那樣子。

然後另一位朋友在花園裡放了三間餵鳥的木屋,但沒有鳥來,有天她看進鳥屋,卻有一對眼睛回望她,是樹蛙一家!!最後總共有三家。

記得我上次說起灣仔天台花園那朋友嗎?她除了是一個gardener,也是known as a keen tennis player, 打了很多年比賽,我猜她是五十多或六十多歲吧,但她竟然打了網球70 å¹´,今年77 æ­²!現在還每周打網球兩次!!

她住在香港四十一年了,退休前是Hong Kong Land 置地的HR 總監,她說那時工作很忙,但也一定要每天做兩次運動,也許一直都好fit, 現在近七十七歲都無乜病痛!!

她自小就有 a strong desire to travel, 但初來港做很低級的工作,所以工作以外還有兩晚上課(因她沒上大學)一晚教打字,*** 一晚教YOGA!!***

她近日去英國探朋友,六星期住了十幾個朋友家,因為一餐飯傾唔到啲乜嘢計 ,住在朋友家才能促膝長談 :P
跟朋友的小朋友或小動物玩。

她說,也許因為自己已經沒有在生的親人很久了,所以更加value朋友。但能夠維繫這麼多好朋友,其實都係要effort, including genuinely take an interest into each other's life.


Saturday, January 7, 2023

蓪草

百年小屋,天使羽毛蓪草紙,自己動手做灰墨

大家平日會想自己用的顏料和紙是怎樣做出來的嗎?
今天我們就來坐在室外,自己做墨
在大自然的素材上寫字畫畫。

參加者原地撿葉、起火、磨灰,加入大自然取來的樹膠。

用自己剛做好的墨汁,在大自然素材如石頭、樹葉上寫字。

不過J 拿出魔法寶物 - 一整棵蓪草及用蓪草做的紙。
蓪草的故事在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之前的展覽中曾經出現過。

人們形容蓪草紙是一摸難忘。像天使的羽毛,滑滑的、軟軟的,有彈性又半透明。

大家聽到及摸到蓪草紙都好驚訝。

因為隻紙有彈力,以前啲人會用來做假花。
而再早一點,盛行於十八、十九世紀的外銷畫也會用到蓪草紙畫,在美術館能看到。

做這種紙的技術除着其他科技出現而式微了,但台灣仍有人以文化遺產保育方式繼續保存這傳統做紙工藝。蓪草是台灣原生種植物,三百年前已有人到新竹向原住民買蓪草。一八四六年蓪草紙製法傳到新竹,開啟蓪草產業。百年前新竹市每八戶就有一戶從事蓪草相關工作。

製作蓪草紙全靠手工。

蓪草紙不是一般的紙,它沒有纖維。

張紙係直接由蓪草的樹幹批出,而那白色的樹幹是極之輕,輕如羽毛和foam。

做紙的方法,好似批蘋果皮的批法,髓心旋削而成,要極好嘅刀功,這步驟稱之為「撩草」。
你睇張紙薄到半透光㗎喎。

我畫了野豬紋、圓月、雨點和樹身。

參加者人人都畫了不同的東西。

Jess 和 Joanne 都很好呢。還有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都是。
好的東西不一定永遠都一直存在,所以大家都要珍惜和把握機會去看想看的好東西。

我覺得約拾坊的 Jess 好不容易(即是寫通往大嶼山慢船上的貓的那首詩的她)

所以暑假時她專程做埋食物來探我和力力,成為了獨特的回憶,然後再之前就是一齊在芝麻灣大自然之中搞活動了(船到橋頭生活節)

雖然我們都跟藝想合作;都養貓;都住在城市以外,都做藝術相關的工作,都是又養貓又養狗,都會寫信給樹木,還有重點 - 都會研究本地自己做紙做顏料。

我哋都有啲驚去大城市,同埋出街都好掛住家中的貓狗,都是離開佢哋一晚都嫌多的人。

她在大嶼山的家遠離碼頭,就在蓮花山下,極像童畫世界,屋內也很美。

她總是告訴我,她把我的地圖貼在牆上,我覺得無比榮幸,因為我很喜歡她這個人整體。

她總是告訴我,想參加我的繪本班,我覺得是笑話來的,而且佢住得咁遠,但佢真係join 咗。 

我覺得她是個大寶藏。

她比我更加早就跟藝想師傅仔合作。我很喜歡聽她講故事。

大家的興趣也很相似  - 平日都好忙 ,然後有時間都想返屋企,所以今天又能夠跟她搞workshop 而且花了一整個下午去見山,食郁鍵,逛她們顛倒日夜curate 的藝想展覽,超賺。

Thursday, January 5, 2023

信紙

計劃不時追不上預期,本來約好的會議延期了,反正有一大堆事情要外出做,抵住一頭混亂的思緒,就去吃我們最愛的天婦羅吧。

這斜路上的店只有十個位,由一認真的日本老師傅烹調炸物。門外總是排着長龍。當然這個街角間間食店都是排着長龍的 - 蕃茄牛肉麵、牛腩、魚湯拉麵等。我們邊食邊畫低老師傅、因為他不喜歡人拍照的。

我每次都忍不住問:他下班會不會渾身油味。

同行的K 先生: 會呀

我:那你會不會渾身錢味?

K:會

我:但我平日聞唔到嘅?

K:幻想中的味道才最強!

慘,笑死。

食飽後出發去熟悉的畫框店💕💕

他把我之前畫他的店的燈籠畫,框了在店面😱😱😱💕💕💕好開心。

這間二戰前已開業,本來賣香燭後來因為六七後禁炮仗而轉型做畫框的店的故事,之前已經說過好多次了。

我每每仍然最驚訝,卻是畫框店就在花店旁,但花草比花店多幾倍。老闆說試過有人想買花但入錯店。

然後,我們經過好多貓的海味店。

其中一隻貓跟我四目交投後就從店後行出來,喵着要人摸,還自己主動跳上我身上,實在太過誇張。連我們離開時都一直以不捨得目光望住我們。

但他們的店就在大馬路旁,真的很危險,就算話呢隻貓「識得睇路(?!)」但意外嘅嘢就係經常發生。而我也的確聽過呢度有啲海味店嘅貓係養唔過一兩歲,「被車撞死就再養過咯」我親耳聽過。也有些貓咪是用帶綁住頸,只能留在有限度的位置,養來捉老鼠...

經過花店,買了淺粉粉的sweet pea,但真正吸睛的是很大棵的日本櫻花!

今天見山十分之熱鬧,午餐時間過後仍然人頭湧湧。

貴善說她吃了三十二塊餅。

高妹與她相討要食郁鍵芙蓉蛋top 西炒飯 :P

Sa 姨也來加入,她家中正暫託六隻貓,所以共有九隻貓。她男朋友則正暫託五隻,其中三隻是腎病要打水的老貓,一隻是special need 要特別餵食,一大堆藥一大堆問題的,也有一隻FIP 初癒,打完86支針的。

他們兩無論係不斷地湊貓,煮啲勁好食嘅嘢,定係幫人都咁勁。

Always an inspiration.

想不到會碰見少年店長汶禧!!!現在見他太少了。

我在寫信給溫黛,他竟然中段也加入,寫了一頁。

我們談起大家信中會寫什麼,說到幾天前他當店長的事!講幾多次都係搞笑。

而我們倆不約而同說,溫黛會喜歡這故事

「一女子進來,手持雲台拍片,我委婉阻止,她逕自上樓。

一陣沒聽覺揭書動靜,我便上去看看,她問能不能影相,最多不影到書,只影她自己。」

金句「最多不影到書,只影她自己。」

簡單美好的下午,洗滌了多餘的煩惱。

Wednesday, January 4, 2023

綠豆

芝麻與綠豆 Sesame and Bean 

其實係Sesame and Aomame 好像小說中兩個女同學的名稱。
是嚟緊一月中會喺德慧文化繪本館做的小小展覽的名稱。

像芝麻與綠豆一般大小。形容極其細微或不重要的東西或事物。
「呢啲芝麻綠豆大嘅小事,都大驚小怪....」
試過有人這樣跟你說嗎?

小小的煩惱和擔憂就不值得我們關心、看見聽見嗎?

Breakazine 中的微繪本《你睇我唔到》龍咁波和小朋友的心聲
《我們都值得被愛》中簡直被去了靈魂成為商品的動物們
地圖中的一草一木和他們社區鄰居的故事

都好像是這種芝麻綠豆般的事。

為咗做呢個迷迷型小展覽,我要執啲original 畫出嚟,順便見到《噼哩噗咯在泥漿浴裡》和《獅子山下的黃大獅》的畫,original 畫真係好唔同 >.< 

還要去framer 呢 : ) 

1月16日開始,我會在荃灣的德慧文化繪本館做一個為期一個月的小展覽,展示幾本繪本的原畫,和一幅地圖讓大家加入自己的故事。也會有小活動和分享會。

1月14日係上一屆繪本班同學的作品分享會。雖然我哋個班比較短,而且一開始我開呢個班嘅原意係想分享好嘅繪本,唔係focus on 創作,頂多係一個Mutual support 的Creative circle,但事實上,呢幾年嚟真係遇到唔小同學有好好,又感動的作品。想來的話要報名啊。

而西貢海藝術節已經來到最後十日左右喇。未去嘅朋友...... 快啲啦。

Tuesday, January 3, 2023

貓尾

今天早上在家附近見到:

1. 一隻好瘦,可能不能活很久的小野豬BB
2. 樹上掛住一條毛茸茸的尾巴 

現在我們有什麼問題都問新認識的地理天文專家朋友。
謝謝他沒有覺得我們煩。他告訴我說可能是某某種果實,外面有層毛毛,估計是防止其他昆蟲咬食。
我們自從識了他,世界再無石頭、æ³¥、葉、等是無名的。

不過因為他沒有看到果子真身,我回家後想想,他說那個花的樣子跟這棵樹上的花不同啊。所以又再上網查下,就發現這植物真正的ID. 

是尖葉貓尾木
那果子是貓尾,自帶貓尾。

見到網上關於貓尾木一可愛傳說:(source: treehk.com)

//今次的主角是有趣的貓尾木。故事由西雙版納少數民族而來: 貓本來是天庭上的武士,奉命到凡間捉爲禍人間的老鼠。可是貓武士好不濟,逐漸腐化,變得貪吃貪睡,結果鼠患蔓延,無法控制。貓武士自知無法返天庭覆命,又怕天兵來,便到深山裏用法術變成一棵樹。

只是貓尾無法料理,索性轉化成筴果,最有趣的是長長彎彎的果實仍是毛毛的。//

真的像貓尾,我告訴我家薑黃貓此事「阿苗,你個祖先因為不濟,好食懶飛變了一棵樹呀」

他無我咁好氣,繼續訓。

一不小心就post 了好多樹木相和畫。
那是為什麼?
大概是因為愛
傻瓜,是因為你腦生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