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7, 2017

柴妹

認識了小柴妹已經十一天了,起初以為可能要用上一年半載才能令一隻曾經受虐的聰明狗兒忘記過去、重投新生;但看來她每天都在進步,每天都學到新東西,為我們帶來很多驚喜。當然過程中要好多好多耐性,加上我不是專家﹣就令事情更加難,好多東西我們都要從零學起,包括最簡單的如走路、不在客廳中間上洗手間等等。
還記得初回來頭兩天,Mary 一步一步教小柴妹上樓梯,最後還是要抱她!十天後,柴小妹第一次自己跑上整條樓梯。みさき像隻小狐狸,有好多人問她是什麼品種,有些人話「吓,佢唔似唐狗喎,點會用嚟做繁殖呀?」明明她就是一隻柴犬呀,只是平日大家所見的柴犬太胖胖而已。
她一回來周身都好癢,幸好有mary姐姐來幫她沖多一次涼,把身上一層油沖走,立刻舒服晒。本四腳都紅癢,現在已經差不多復原了!由初初很怕人碰到她的腳,到現在懂得一隻一隻腳放進狗帶裏,所以說狗兒真的好聰明。
不知道最後會否收養柴小妹,這是一些好重要的決定,關乎她一生,和我的每一天,所以不能馬虎決定。這一次寄養感覺跟暫託小虎時好不同。我猜每一次暫託動物的經歴都必定是獨特的。
昨天在動物領養中心跟一些資深義工聊到她們的前線工作和暫託動物經歴,其中一位叫秋姐,看來像菜市場的婆婆,卻其實會到街上拯救貓兒去絕育的前線義工。另外一個姨姨則一直都當暫託家庭,照顧最有需要的貓貓,她談起每一隻貓都會眼濕濕,真的好令人佩服,不知道她是如何可以放手的。當暫託家庭通常要餵藥,總是照顧一些有特別需要的動物,有時好大壓力,但看見他們慢慢改變,一定好感動。我知道那位義工有時也會跟領養家庭保持聯絡,回去探那些小動物。
另一邊廂,家中另一隻金色小霸王也長大了好多,我們不過養了他七個星期左右,就由小虎變成胖虎/big虎了!

Friday, October 13, 2017

小柴

當你每天都觀察一隻動物,你會看出他們的微妙需要和變化;收養了貓小虎後,一度想收養多一隻小貓來陪他(後來我發現這個動機不太好,要調整一下)。動物收養中心和認識動物的朋友都說,有兩隻小貓對他們的成長好很多,什至對人類來說也是好的,我完全認同。但後來想了又想,覺得不如養一隻狗一隻貓更好,好多貓狗都住在同一個家庭裏,而且我一直都很想養狗兒,當然要遇上合適的。香港有多個拯救動物機構,我開始慢慢搜尋一下。怎料,有天Lifelong Animal Protection Charity (LAP)(即拯救小虎的機構裹的資深好朋友義工mary 問我可否為她們寄養狗兒!約好了下周三去南丫島看狗,但未等到下星期三,已有狗兒需要寄養家庭!是LAP 剛接到的一批被繁殖場當垃圾丟掉的小貓狗。
這些非法繁殖場貓狗大多一生都住在細小的籠裏,好多連走路都未試過,只為人類不停生小狗小貓,然後不能再生了就被人視為垃圾。新聞也曾報導:非牟利獸醫診所公共關係經理鄭錦珊(Zoie)曾多次冒險闖入這些非法寵物繁殖場救狗。她憶述大部份狗已被割去聲帶,籠小得刮破牠們四肢,加上沒有空間轉身或坐下,令牠們被救出後多年也不懂行路。
此外,這些狗長期被注射興奮劑以維持性慾,「我見過兩隻老狗女和一隻年輕的狗公被困在一起,又見過牠們被困得精神失常亂衝亂撞……」這些狗爸媽被救出時都是嚴重營養不良,身患惡疾,包括皮膚病、白內障和生殖器官發炎潰爛。
我也曾在不同拯救動物的機構見過這些被用作生產工具的純種貓狗,洗澡後情況仍很不堪,有些毛毛上都是跳蚤,有些病得剩下一隻眼都不能看醫生。以前感覺沒有那麼強烈,但真的好佩服如mary 那樣領養了一隻ex-breeder動物的人﹣因為你要接受那些動物可能因為過度生育而較短命,要用好多時間讓他們投入新生,或者因為他們體格較差而要不斷帶他們往獸醫,花上好多時間和金錢。但我相信那都是值得的。而最重要都是緣份,有時突然就遇上了,但我覺得能夠給他們新生是作為人類的責任和福氣。I believe that good things take hard work.
也是很好機會讓身邊朋友認識更多香港動物們的情況。而我自己都在不斷學習,寄養了他們倆才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什至很懷疑我自己是否一個好寄養媽媽。但小柴好像慢慢快樂起來,開始吃東西,我猜都這都需要時間。好,現在帶她落街了,之後再給大家介紹這個可愛的小柴女。

Wednesday, October 4, 2017

寶貝

遇上我的小虎貓兒已經第三十八天了,每天仍很感恩遇上他,看來他已經完全忘了自己的悲慘過去,變得頑皮狡猾。
剛回來時小虎仔不足一磅,現在已經有2.3 磅了,手腳都變得強壯,可以一手把我的顏筆打落地(笑)(小貓就是這樣子呀)又會像個小獵人,跳來跳去,專注地審視人類的一舉一動。
有天朋友來問爸爸覺得小虎仔怎樣,他答覺得凝聚了一家人。妹妹都說爸爸媽媽看來很熱愛小貓兒,一回家就問「貓兒在那」「吃了沒有」又常常抱住他,跟他說話,真不可思議,因為我們用了很多年去說服他們再養動物,但他們一直堅決反對。
顯然,小貓兒很需要動物同伴,跟他們一起摔角,取暖。可惜小虎仔的弟弟沒有活下來。於是我也積極去想要否收養多一隻貓或狗。
有天看到救狗之家說怎需寄養家庭,於是便去了看。那些都是從養殖場救出來的小狗兒,真的很可憐﹣有些眼睛差不多盲了;有些每個關節都有皮膚病;有些一生都沒有行過路只在養殖場中生幼犬;有些在群狗中不停顫抖.... 狗兒腦袋中的記憶部份比人的大40%,因此記憶力很好,有些狗兒也會不小心記住自己可怕的經歴。
那天救狗中心很多很多人,擠得要在街外等,因為我已填表,所以可以進去選一隻狗立刻帶回家。他們是盡量讓人先寄養,等他們空出空間來救更多的狗隻 #fosteringsaveslives 
在十多隻狗之中,有一隻黑狗一直坐在我身邊,我叫他他便立刻過來,後來更爬上我身上一直倚着我睡着了。
他叫dylan, 是一隻黑色的poodle, 五歲大的男孩子,好乖巧,但身上有一個異常大的傷口,不小心碰上時他會輕輕尖叫,可見肯定還很痛,而且還在滲血﹣把我大腿都染血了。義工說他血小板也低,所以傷口復原得不好。
很想把他帶回家,但媽媽那天說爸爸會反對,不斷勸止,我差點要哭出來了,但那時一對外籍情人竟然看中了我手中的他(總覺得人很少會看中別人手中的狗吧,總是會選中那些走往你的狗)﹣於是我跟他們兩談了好一會,他們已經有一隻poodle, 並帶了來,現想收養多隻,雖然我和這隻黑色小poodle 都好喜歡大家,他一直看着我不想我把他放開,但我跟他們說若你想給他一個永遠的家請收養他吧﹣他的家該比我現時情況好(即家中仍有人反對)
狗兒一直不肯離開我,我跟這對情人一起帶狗兒出去散步,他們兩決定要收養他了。我就跟他們交換了聯絡方法,然後先回家去。那晚我不敢問他們最終有沒有收養他﹣可能他們跟中心主管談過後覺得狗仔太病太老等而最終放棄了也不定。
但最後,我也問了他們,小狗已經跟他們回家去,在漂亮的新家中,有兩個爸爸,一個狗細佬,他們給我傳來照片,說他真的很乖很可愛。
幾天後一個漂亮的早上,我經過動物醫院,竟然看見兩個爸爸在平日早上親自他小狗去看醫生。有家的小狗毛髮不再油油的,他看來也認得我,一直望住我,坐在我身邊!大家都說這是緣份。
我的小虎仔又要咬我,跟我玩摔角遊戲了,不知道若果他有一個貓或狗同伴會怎樣呢?
不知道小虎仔是否活得快樂,享受他當東博寮海峽海盗的生活嗎?我們都好感激沿途幫助和信任我們的每位朋友!

Thursday, September 14, 2017

長大

清晨五點四十三分 天仍全黑
九月了,若在冰島已能看見極光;年輕十年的話就要回到冰冷冷的英國去。清晨墨斗斗的天空很熟悉,因為生命裏有好多醒了不能再睡的日子。 我家這些年來曾經多次幫相熟鄰居託管狗兒(貓也試過),這些狗兒都是每朝在狗公園見到的,所以都好熟稔。主人們去旅行時都不想把他們放在動物酒店,當然喇,又貴,又可憐。
毛孩都有思想感情,人類爸媽突然不見了,不能whatsapp 他們,還要被放到陌生的小籠裏,被其他狗兒圍住。所以最好是在熟悉的社區中由熟悉的人帶。記得他們寄養在我家的日子,其中一樣最深刻的就是當我半夜醒來時,他們總會安靜地陪伴我,連最冷酷的鬆獅狗妹妹,都會睡在我身旁一直舔我的手什至錫我的臉。 睡不着聽上來是好小事,但常常睡不着或身體感到不適就會好易憤怒和沮喪,但有他們倍伴的日子使一切較好。所以一直都好想養一隻狗兒。(當然我自小就好喜歡,想得好清楚我是想養的,但要到近年我才覺得自己有信心可以做一個好的毛孩媽媽﹣照顧他們一生一世) 好,其實我想講的是不夠五時己經起床了,我跟小虎做了些什麼。天己變成深藍,這種天色好深刻,讓我想起初病的日子。

 一起床,他就不斷在叫,剛痾了三舊好靚好完美的屎,很好。幫他清理了貓沙盤和抹pet pet,洗手,然後給他一點好好味道的無穀無添加吞拿罐頭作早餐。 我把要做的東西拿到工作枱時,他不斷在跑出跑入,追紙波。我就把握時間驗血打針等等。 一切做好後,我就抱抱他,他一開始想跳到地上,但我摸他一會兒後,他就依着我一直咕嚕咕嚕的躺在我心口,感覺好像一種晨修,抱住他談天,錫錫他的毛毛臉,猜想一下他想什麼。 又抱住他入房關燈,到廚房煲水,然後他想落地玩紙球了,在這方面他也好像一隻狗,紙球是他的最愛。
人們常說當了爸媽才知媽媽的偉大,我想也是這樣子,那種既擔心又期待的感覺,該是沒親身經歴過不能感受的。此小毛孩雖然好像看起來健康了,但過去一周還是發生了好一些hiccup,嚇死人,有天肚子脹得像生蟲孩子,有天眼睛腫得嚴重不斷流眼水!有試過嘴兒四周好像紫了一點,又試過弄損了流血掉了一堆毛;昨天背骨上的毛和皮開始出現了一些好古怪的情況!!生物學家瑪莉說可能因為小虎曾經經歴一段starvation的時間,所以有點營養不足,就像人遇上生理或心理壓力,一段時間後會脫髮,小虎可能也是這樣子,她提醒我最緊要讓他多吃增磅,希望不是什麼嚴重問題。
 我竟然還想過,是否早該收養一隻正正常常有貓媽媽湊大,肥肥白白的喵兒;但要提醒自己,當天是因為想給你們兩隻漂亮的小生命一個機會;你們都沒有做錯事,生來世上了只是數星期,卻要在風球下睡在街上淋雨,救回來時已脫糧脫水;某程度上也要怪人類改變了地球生態太多太多,令好多動物都活不下來,簡單如不能過馬路等。 天已變成baby blue & pink, 小虎仔依然只有約665 gram 但我猜他一定會健康成長的。
好多爸媽都會嘗試給孩子最好的,但埋怨孩子不領情(大多是要當他們自己當爸媽時才體會到﹣即幾十年後)我都一直好好奇小虎是否知道我們很愛他。
昨天看了一套很好看的documentary 介紹工作犬如警犬、牧羊犬、水中救生犬、可以偵測到人類血液變化的犬、治療犬、導盲犬等,狗兒真的好神奇! 片中說到一個游泳很捧的女人一天跟家人和狗兒去海灘游水,一面輕鬆地游,但回頭時竟發現家人已變成芝麻般細小﹣她努力游回岸,但水流好強,嘗試求救但沒人看見,原來已被捲得好遠好遠,那時,水中突然出現一團黑影,是一隻好大好強壯的狗,絲毫不緊張地游向她﹣她的紐芬蘭犬,把她拖回岸邊,主人一直對住她說謝謝、謝謝。其實所有狗兒都是游泳高手,不用上課已會游水,但紐芬蘭犬是很好的泳手,可以在水中拖相當於十二個人的重量。
另外一個女孩養了一隻跑犬,說狗兒就像他身體一部份,因為她有長期病患,試過幾次在睡夢中被狗兒猛力叫醒,她不知道什麼事,站起來卻覺得身體不適,驗血才知道原來狗兒是從她口水的味道偵測到她血液水平出了變化!不是因為有這狗兒提醒,次晨必定在醫院裏了!狗兒能做到機器都不能做到的事,並救了她好幾次。
另一隻狗兒是therapeutic dog, 專門在海邊陪伴殘疾或有特殊需要的人滑浪﹣讓他們可以走出疾病的監牢。研究顯示,相比人類,有特殊需要的小孩子較容易相信動物。有一個患有嚴重自閉症的孩子一直都不說話,好容易動怒,不能表達自己的感覺;一直讓家人好痛苦,但其實最痛苦的可能是他自己。自從定期跟那狗兒滑浪後,他的病情得到點改善,讓他放鬆了。 以前要他出街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現在他會期待去滑浪。 有機會大家來我家看那紀錄片。 天全光了,我的小喵最終乖乖的睡在我心口前的桌上,讓我可以打完這篇文,他是最好的工作伴侶(雖然經常坐在我正在做的東西上,但還是一個好助理)
有好多好多工作要完成!未來數天好像都會好忙啊!

Sunday, September 3, 2017

咕嚕

Maomama & minimaoo diary Day 5, 6 & 7 
一七年的夏末,畫完了一本小老虎和一本小虎妹的圖畫書,颱風帕卡竟吹來了兩隻真的小老虎給我。他們倆只有五六個星期大,被Lifelong Animals Protection Charity 從街頭救回來時又餓又脫水,大家都以為他倆會活不下來了,但還是給了他們一個機會。
好像好多香港人,年幼時,我曾寄住在不同家人家中,波女和姨姨家有貓兒,所以知道他們開心時會發出呼咕嚕咕嚕像摩打的聲音,不過那些都不是我養的貓,所以不會常常聽到她們這種完全放鬆狀態下才發出的聲音。可是小虎卻不同,每一次我抱起他或摸他他都會發出開心的咕嚕咕嚕聲。
過了五天intensive 二十四小時照料,第五天早上開始要過回一點「正常生活」遇上小虎前一早約好了跟同房往半月灣游水,一直都為此事興奮,但自從小虎出現了後,所有別的事情都暫時忘記了!要離開他真的好不容易。雖然是我為他提供了一個家和食物,但其實他的眼神和體溫都給我好多安慰和快樂(這樣說其實不太準,這幾天抱着他在心前,好像有一團小小微溫有光的毛球填補了一個一直在身上存在的黑洞。)
第五天早上他看來好健康。研究說養狗兒對心理健康好,因為當狗和人互相對望時,大家腦袋都會釋出「愛」的激素(oxytocin)令大家都開心和放鬆。不過我愛的狗狗總不跟我對望(但我仍深愛他們)小虎卻不同,一天到晚都喜歡望住我!完全沒有想過,大家都以為貓是高鬥的嘛。
不過小虎大概不會永遠這麼子,也不會永遠這麼小啊,相信好快就會長大成一隻頑皮貓,想抱也抱不住。
暫時來說,還是會覺得他需要我在他身邊,喜歡倚住我溫暖的身體睡覺,但我都去了半月灣游了一個早水,不想因為小虎而影響生活所有部份!晚上還有朋友仔逸鸝姐姐來探小虎!
肥腰和吞拿小姐提議我給他出來地上探索一下,真是好的提議。我猜這也是待領養動物住在寄養家庭的好處,雖然拯救動物的中心已盡量為動物提供最完美的生活環境,但被其他貓包圍住總不免令他們有壓力;而生活空間亦十分有限。
在房間地上,小虎跳來跳去練習捕獵技巧,大家都說他看起來好健康,雖然還好小很瘦。
星期四早上,maoo seaside studio 重新開業,小虎仔第一天跟貓媽媽一起上班,張貼了一封樹信,又去了瑜珈班。
「今天我有439 grams 了,晚上又有漂亮的姐姐溫小姐來探我,每天都有新朋友」﹣小虎
「第七天我在貓媽媽的畫室找了一份工,當打字員,晚上有另一個漂亮的姐姐來探我,是一個瑜珈老師,充滿正能量,所以在她離開後一跳,我一躍而跳過過我數倍,圍住我的雪櫃紙皮箱了!我一直從紙皮箱裏望住貓小姐叫,現在終於可以加入人類的世界,貓小姐說再沒有任何紙皮可以圍得住我,所以,今晚可以跟她一間房一張床睡覺,大家都說我漸入佳境了!」小虎

Friday, September 1, 2017

餵藥

Maomama & minimaoo diary Day 4
第四天早上,小虎哥哥享受了兩個颱風後第一次暖陽,祝福弟弟的同時,我猜他可能也找到了一個好人家了,風景很好,又有人錫。
金色的毛髮在太陽下顯得特別美。
今天看漂亮的女獸醫,初被救回時小孩子就是看她,獸醫說這個小孩子好不錯,有機會會活下來,從明天起不用每天來打針了,可以改為食口服藥水。我跟獸醫提過餵他食藥好大挑戰,但她說只是小份量。
今天候診室第一次全是貓兒,之前每次都是全部狗兒。其他貓仔都好肥大啊。
這隻貓仔回家後一直睡,出街一定好累,睡到四腳及肚子朝天。
晚上,到了服藥的時間;經歴弟弟的離去,我還是乖乖讓他們食藥,雖然小虎哥哥實在看來很元氣,但也不敢怠慢。我用小針筒餵他吃,他顯得好不願意,有經驗的義工說這種藥是很苦很難食的!肥腰則提議用毛巾輕輕包住他。
不過初試半個unit 他已經把藥吐出來,好像嘔白泡般,然後怒睥我,跟住一直好失落,關着眼,皺眉頭,還把雙手抱住頭,這樣的狀態維持了整整二十分鐘!我又擔心又好笑,直情笑了出來,我一直輕輕摸他,但其實也很擔心,之前提過貓兒不適或大壓力時會眼角出現白色的third eyelid, 當時我摸着他額頭,third eyelid 差不多掩過全隻眼睛﹣跟反白眼一模一樣的情況!我當下說好了,不吃也罷!反正這藥是治肚痾,你根本沒肚痾嘛!
肥腰提議我跟小虎談談 告訴他不吃藥可能會死呀,我則答不如跟獸醫談談換藥更實際。外籍義工則叫我盡量摸着他安慰他,雖然未必立刻有反應,但像小孩子一樣,也想聽到你是關心他。你真是一個小小性格巨星呀!
資深義工說這是其中一種最難食的藥;而獸醫診所也寫低了這小孩子食藥打針時會反抗,餵藥方面會有點困難。
可是我也好明白會怕啊,兒時也被人灌過藥,太殘忍了,而我也是那種反抗的小孩。有經驗的義工也表示「對啊,試想像你最唯一最信任最信任的人突然想chok you, and feed you with something horrible!」多難受啊。好吧,小虎,好彩現在吃的藥是甜甜的。

彩虹

Maomama & minimaoo diary Day 3 
第三天早上獸醫說小虎弟弟情況還可以,沒有大起色也沒轉差。不過大家心中做了最壞準備,本以為昨天已要把弟弟PTS了,想不到他能再抬起小頭兒來,感覺真的很感動,很希望上天能給他多一個機會。
大家都說這是好困難的事,因為小貓兒要從媽媽身上取得抵抗病菌的抗體,但他們幾星期大已被人分開並遺棄了,經歴脫水颱風和饑餓,身體等於完全沒有免疫系統。
昨天獸醫提醒我約一百次要緊緊看住哥哥,因為一胎小貓中,若有兄弟姊妹相繼死去,餘下的都好大機會捱不住,或已經互相感染了一些疾病!他們都說哥哥頗有力,但還是是要小心。十星期前的小貓,可能一天好強,下一天突然病倒。
小貓兒要互相取暖,沒有弟弟在的晚上,哥哥看起來弱了一點,可能因為獸醫那裏實在太冷,又大風又大雨,又突然失去弟弟陪伴。幸好哥哥仍然食得瞓得,但也放不下心。
弟弟在時哥哥永遠依着弟弟的,我猜他不喜歡獨自一人,整晚都好擔心哥哥情況都會變差。第二天早上看見他的third eyelid (indicator of 可能他有壓力或有病)我心跳停了十秒!可能是昨天太操勞。幸好下午要帶哥哥回獸醫,醫生說哥哥還可以,而弟弟則在掙扎中。
兩小時後大約五點,我跟另一義工回到獸醫去順道接其他貓貓回動物救護中心時,獸醫說要跟我聊一聊。
肥肥外籍獸醫說 "we need to let the smaller baby go!"  站在細佬旁的我感到難以置信,很想有奇蹟出現,或大家可以再幫他一點;可是他的身體已經變冷了,可以做的, give supplements, IV drip, glucose, 鹽水,氧氣都給了...

小孩子的手上插了針管,雖然閉着眼,但仍每隔一分鐘叫一次;哥哥聽見弟弟喵立刻顯得極緊張,他在領養中心也聽見好多其他貓叫,但不會這樣子,只是聽到弟弟喵,整個貓都緊張起來,用盡全身的力量要扒往他(但獸醫們說不可,怕他們若有什麼病會交差感染)
看見這樣子很心疼,我最後哭着對哥哥說「不要再這樣子了,你有媽媽在,我們陪住弟弟」然後他便靜下來,關上眼睛依着我。
我不斷想,細佬叫是因為辛苦,還是因為想我們再給他一次機會呢...

無論如何,有經驗的義工都告訴我要有心理準備送他離去。當寄養家庭很多時都會遇上這樣子的情況,因為只有最虛弱或需要特別醫療照顧的小孩子才要找寄養家庭,另一個義工告訴我,她第一隻寄養貓咪只是二十四小時便捱不住了。也試過有寄養父母三天內要往動物急症醫院數次,貓兒兩次停了呼吸,最後他們心裏抵受不住就把動物留了在獸醫診所獨自離去了。
最後,在五點四十分,哥哥和我看住獸醫打針讓弟弟離開。獸醫告訴我是不痛的,但你知嗎,打針後最後一刻細佬掙開了雙眼看了我們一次(該是藥物原故)看見他真的好想他們能一起長大。就這樣我流着眼淚看着這條漂亮而短暫的生命慢慢消逝。
總是覺得是因為我第一晚沒有餵他多點東西吃,但我知道現在自責也沒有用。
我一直想像他一隻小貓仔一個人渡過孟婆橋,希望他下世投胎去一家好人家。
而哥哥一定要振作起來啊。那天晚上完全不敢怠慢,三點起床也要看看哥哥是否安好。幸好他表現還不錯,吃了很多,然後看見他有大小便立刻好安心!

雖然我哭,但我知道在某些方面我的內心是強大的(當然也有好脆弱的部份)我一點都沒有後悔當他們的寄養媽媽,反之,我感到很感恩遇上了他們,就只是頭幾天已經感覺學習到好多好多以前沒有想過的東西,因為是一個人,心當然會痛,但遇上他們的每一天我都很感恩。
義工姐姐說,好多人以為做寄養家庭只是跟貓狗玩玩,一聽到他們是病貓兒就立刻拒絕了!我覺得好震憾,好傷心。可以照顧他們真的是我的福份,另外,真的好佩服Lifelong Animals Protection charity, 這麼病的兩隻小貓,可以輕易把他們送走,但她們仍努力找寄養家庭,給他們一個機會!

Thursday, August 31, 2017

小虎

Maomama & minimaoo diary Day 1 & 2 
整個七月八月,我都忙於跟編輯姐姐修改即將要出版的「小老虎想爸爸」繪本及繪畫「小虎妹形象工作室」的初稿,畫得七七八八後,便暫時放在一旁,等編輯姐姐再給意見,先做別的工作。 上星期六天很藍,聽說是本周第二個颱風即將來臨,跟eddie 大師和zoiee 姐姐去清水灣為一個樹木工作坊作準備。離開時,突然收到一個陌生的電話,一個溫柔的工作人員問我可否當兩隻初生小貓兒的寄養媽媽,因為之後那天很可能會打風,沒有人能夠二十四小時照顧他們。
我心裏當然沒有問題,但沒有立刻答應,因為不知道爸媽是否容許,跟電話中的義工溝通了數次後,知道這兩隻小貓在街上救回來,需要餵藥等,我猜媽媽肯定會怕養死他們怎麼辦啊等,找辦法拒絕我,於是打算打電話回去拒絕好了。
我跟魚小姐說了,她說我至少問一問吧;電話中的義工也很殷切,若我不能照顧他們,大概就沒有人手可以分出來照顧他們了。
於是我鼓起勇氣問媽媽(要勇氣因為我深知她會怎樣拒絕我),她當然不太願意,但聽說是暫時的,便說好了;但我心裏仍是有考慮和擔心,於是便問了在台灣的肥腰(即我姨姨)想不到她竟然很鼓勵(我還以為所有大人都不會鼓勵養寵物的)於是我便告訴義工姐姐「好吧,我可以立刻來接他們回家了」
從坑口到西營盤整段旅程,心都不停卜卜跳,沒有想到吧。感覺好像是有些重大的事情要發生,有些重要的生命被交託了在我手上!沒有想過會是這樣子!
到達動物中心後,漂亮的外國人主管說他們兩隻小貓真的好病好病(說實在的我有點覺得被騙了﹣當然現在我不後悔,但當時實在有點擔心和怕)我一直在動物中心等他們把小孩子從獸醫那邊接過來,而主管就一面告訴我他們如何是接收過的孩子之中最弱最病的。

不過當然,當我下定主意後,就不會退縮,而且心裏只覺得是給兩個小生命一個機會,就盡力而為吧,只是怕我的麻煩爸媽會有好多話說。
最後,兩個小孩子來了,義工們教我用針筒餵奶,把貓砂、貓奶、糧食、暖水袋、毛巾、玩具等等等給我,I guess I really didn't know what I was getting myself into - into a really magical journey. 
很久很久以來,我都好想養自己的狗兒陪我跑步游水撐艇,當然暗中也有自己喜歡的名種貓狗,但覺得應該收養,所以會花好多時間看有沒有自己喜歡的品種待養(花好多時間因為爸媽不容許我養,也只可以花點時間發白日夢看看)想不到,最後我答應要帶回家的兩隻小貓,卻是在連相片都未看過的情況下,就答應了對方。
他們兩只有手心那麼小,有一隻明顯較強,一隻明顯很虛弱,小可憐。第一個晚上,餵了他們吃東西,兩個都睡在一個小盤裏,虎哥哥好喜歡依着弟弟,每張相他們都是依在一起的。
第二天,颱風真的來了,我們把所有植物都搬進來,小孩子在桌上玩,但到中午左右,覺得小弟弟情況好像越來越差,但因為我沒有經驗,不知道實情是幾差,努力餵他食多點後,以為他休息一下就可; 但其實由始至終哥哥的體溫都明顯比弟弟暖;到差不到兩點下波了,我本能地忍不住打電話去獸醫問可不可以早點來;去到獸醫時,坐了一會,忍不住要問姑娘可否讓弟弟早點看(其實這不是我一般會做的事)姑娘看見他兩眼,便立刻抱他衝了入獸醫房!
虎哥哥和我在外面都好焦急,天下大雨,候診室空調很冷,我把虎哥哥用毛巾包緊抱在心口前等待;一會後,獸醫跟我們說虎弟弟情況不樂觀,放了在氧氣箱內,吊了鹽水糖水 "but he's essentially dead..."  醫生竟然說,若果試多一個小時沒有起色,可能就要PTS 了(打針送他走)我說盡可能也想把他救活,我可以坐在這裏等,若果要他安樂死我也想留在他身邊。
結果等了整整三小時,天都黑了,獸醫要見我,帶了我進醫療室看小虎弟弟,說他抬起頭了,所以決定再試過二十四小時,我們都好開心,簡直意想不到。(待續)

Saturday, August 26, 2017

晨修


經常好想念在日本山中的日子,感覺那是我第二個家,零九年第一次去那裏幫藝術家抹地塗油後,之後差不多每年都會回去。那裏不是完美的旅遊天堂,夏天好熱會下雨及多蚊、方圓多里都沒有餐廳超市,不懂駕車的話等於跛子。
冬天是全日本降雪量最高的地方,房子二樓都有門,因為雪會把一樓整整包圍。過去十多年來年輕人都移往城市去住,各個村中只剩下老人居住。有次走去我的村莊山後那片杉樹林,老婆婆都聚在小神社裏談天抖涼,每個婆婆都起碼八九十歲,什至一百歲。好多都好熱情又面帶笑容。還會自製飯團來給我們做午餐,什至跟我們一起做藝術品。
雖然我是so-called 藝術工作者,但總覺得藝術其實是動詞,是誰都能一起參與的活動,過程才是最珍貴的。在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就是一個讓所有人都可以跟世界級藝術家一起創作的地方。
記得那時坐飛機去直島,去過的人都愛嚇我們說即將會好辛苦㗎;許老師問我對未來一個月在日本的旅程有什麼期望,我當時答「想知道藝術是什麼,因為雖然我讀建築,自小畫畫,但去到美術館都總是感到好迷惘」後來,我真的找到答案了。
從來都覺得,沒有在大地藝術祭的日子,我必定不會是今天的我。
那時開始我開始學日文。
很幸運地被我的藝術家﹣一個很有名的兒童繪本創作家和她的神奇社群「收養」了。感覺也成為尾身村的一份子。
那些冬天在深山中泡本地溫泉的日子、住在沒有暖氣的房子的時光;那些在英國湖裹游水的日子;看見樹木還在的時刻;跟編輯姐姐討論畫作的時刻,我知道雖然很多時很掙扎,有時好憤怒,但我是十分幸運的。

Wednesday, August 2, 2017

藥店


樹的藥店
樹生病的時候,需要打針吃藥。小樹們都害怕打針,於是爸爸媽媽就帶他們去了藥店。 「孩子怎麼啦?」樹店員笑咪咪地問。 「有點發燒,掉葉子掉得厲害。」 「喔,感冒了。」店員從藥櫃裡取出一隻籠子,「得用感冒啄木鳥。」 感冒啄木鳥跳到小樹身上,「當當當」地把感冒啄出來吃掉了。 小樹摸著屁股大哭:「爸爸騙人,這明明是打針!」

Saturday, July 1, 2017

鼠尾

在倫敦、劍橋、牛津和冰島都有好多好多很愉快的回憶,不寫出來就會忘掉啊。其中很多片段都好深刻,好像去Look! Mum no hands 找大清新小姐羅醫生陽光燦爛的早上;坐overground 碰上的狗狗、倫敦penthouse 裹的貓兒、在牛津郡比賽或在牛津市吃法式晚餐、沿着泰悟士河上游漫步等等,數不完那麼多快樂回憶。
其中一個也很深刻的是在mouse tail 的那個看似平平無奇的下午。記得那個早上天陰陰,心情極差,一面走往泳池一面流眼淚,有時可能是身體不適,或者是給人趕了出來;所以特別讓自己在游水前先往ozone 買咖啡。ozone 的木地板上躺着一隻毛毛很柔軟的咖啡色poodle, 好乖巧,一直在地上翻滾,讓我摸她的肚皮。
差不多每次去Ozone 都碰見狗兒,他們總是躺在木地板上曬太陽,看起來很愉快,加上鮮磨咖啡味度和種滿植物的工業式的大窗戶,一切都很美好。
游水後心情還是一直好低落,把頭髮紥成兩條辮子後便往peckham rye 找羅醫生做瑜珈,因為一早約了啊。大概進去咖啡店前那刻還在流眼淚。
記得我們本來想買好咖啡才去上課,但有個男人在櫃枱前選了二十分鐘還未決定,所以便要先去上課。穿過古怪的工業大廈,走上一些古怪的樓梯去到一個好漂亮開揚的練習房間,充滿太陽,外面偶有火車經過。
 

Peckham Rye是一個好有趣的地方,看來好多少數族裔居住,經過一個放滿花朵的路祭時羅小醫生說有時還會有年青人間互相厮殺的事情發生。而這裹有好多好多髮型屋,裹面都坐滿黑人婦人,聽說她們會花整個周六下午坐在那裹讓人把頭都梳成辮子,因為頭髮實在太多太逢鬆了,所以必須要這樣做。
如果我們進去請髮型師幫忙梳辮子或許會把他們嚇倒﹣因為我的頭髮太幼太少了!
本來打算瑜珈後羅小醫生和我便會分別,因為她即將要考試,而我又感到好.... 不知怎樣的。但我們想了好久後決定下午繼續一起「遊玩」,在四周走了一會,經過漂亮的小店,然後走回車站,她把單車一手搬上樓梯(因為火車站沒有電梯...)一起坐車往倫敦橋去。
我們把單車連頭盔鎖在她工作的醫院外,她笑說沒關係的不怕,不過見過有人的頭盔在下雨後載滿了水。不過在我到達倫敦以後每天都陽光普照,萬里無雲,所以應該沒有問題。
然後穿過醫院的內院到達了John Harvard Library 的Mousetail Coffee, 那裹掛了一個牌說“Drink Coffee. Everything will be okay!"
這個咖啡店連住圖書館的兒童書部份,沙律很好味,咖啡也出奇地好喝。其實我早聽過mousetail, 一直想試,對它印像深刻因為它的網頁說"Our mission is to change the perception of really good coffee for at least 1 person a day. The rest are our regulars ;) " 嘩好厲害!但也真的很好喝。
結果,我們坐了在那裹一整個下午,我畫完了一幅畫,讀了一本讓我念念不忘的兒童書,看羅醫生溫習,喝了兩杯咖啡,突然,窗外下起暴雨,大暴雨,足足下了.... 四十分鐘有多,街道積着一抹淺淺的雨水。
差不多晚飯時間,我們在Borough Market 外擁抱,她要往醫院去做事,我則要買飯菜回家。
跟羅小醫生坐在圖書館內的咖啡店畫畫,好像浪費了旅行時光,又好像是旅行中最好的回憶。
一不小心,一切都變好了。

山中

於是,第二天一早便立刻去行山,來這裏的所有人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行山。坐了那麼多天車,終於可以在山中跑跳真的好興奮。其中有兩條山路都想行,但volcano hut 的工作人員說所有人都該想這裹的山峰,看看這兒三百六十度的風景,於是早上先挑戰這段。
上一篇說到,Thormork 這河谷是三個冰川的交匯點,也是一條有名的長途行山徑的終點站,所以我行這條路對他們來說大概像行平地般容易。
沿營地出發,先走了約半小時到達山另一邊的點沙河谷,那裹有另一間為行山人士而設的木屋。我特別在公共厠所裏拍了一張照,因為乾淨得難以置信﹣白雪雪還有天窗的。
這裏實在是一個小小世外桃源,沒有道路和車輛,一邊是綠色的山,一邊是冰川,前方則是多條從冰川流下的河流。空氣很清,天氣也很好,陽光普照,實在十分幸運。
聽說二零一零年火山爆發時這裹都被厚厚的火山灰蓋住,要數個月的清理後才能回復原狀。
在河谷小休一會後便要直上山頂,每走高了一點又想回頭拍一張照,每次都以為是最漂亮了,但再高一點又看見新的東西。
冰島的花朵都很含羞,不像英國致瑰那樣複雜,全都又簡單又貼地,大概是要躲開強風和多變的天氣的原故啊,而北歐設計都受他們的大自然所影響。
我們帶了午餐在山頂吃,這裹看到多個河谷、遠方的雪山冰川和瀑布,好寧靜,大概一小時才會碰到其他人一次,讓人好不想離開。
好奇怪,現在想來已經很難說出為什麼覺得那麼好,看着相片形容也不是那回事,因為身在其中的神奇,不止限於視覺上的美,而是整個經歴﹣包括登越山峰的喜悅、探索的滿足感等等。
七彩的山中還有溫暖的泉水,可免費跳進去浸浴。
那天晚上晚飯後又去行山,還碰見正在換毛的北極狐。他好瘦弱啊,令我想起家裹漂亮的ひろ仔,因為他也好像狐狸,卻肥嘟嘟,如果可以帶你一起去行山你說多好啊。他一定會好喜歡。
在thorsmork 行山的日子好深刻,讓我一直想可以再回冰島或到其他地方行更多山。
-------------------------------------------------
*Iceland & London Diaries*
  • 河谷 - arriving at the thorsmork river valley 
  • 龍蝦 - Hofn
  • 冰川 - Glacier hike
  • 火山 - little hut below the kinfolk pool
  • 貓魚 - swimming in london

Monday, June 19, 2017

河谷

「龍蝦鎮」的早上十分美,有好多肥貓兒,海港水平如鏡,可以看見遠方的冰川和雪山。小鎮中沒有幾多個人,轉眼便跑完整個鎮,想跑長一點則要環鎮再跑一周。這裹有一家「大」超市和一個很大的泳池,數家餐廳,然後就什麼商店都沒有了。不過聽說它在冰島還算是一個大鎮,因為途中經過的其他小村好多只有大約一百人居住。跑步時碰見一隻好熱情的拉布拉多犬和數隻肥貓。冰島的貓肯定比其他地方的大隻,好可愛。
雖然什麼旅遊活動都沒有,但舒服得不願意離開,可惜今天要趕路,開一段很遠的距離,並要在油站放低車子坐一天只有三班的大旅遊車往國家公園裏去。
記得一開始決定住進國家公園是因為那裏住宿特別便宜,但後來發現原來是一個十分有名的國家公園,是行山人士的天堂。另外過了數天後發現,原來漂亮的景色都不是在一號公路旁除便看得見的,真正屬於冰島幻彩起伏獨特的美都隱藏在灝大的山脈之中,從一號公路可以看得見那些山脈,但必須要點大努力才能到達那些美景。(可能是我要求太高吧... 但實在是嘛,我媽都說路邊那種景色新疆也有好多,不是不美,但沒有別人說得那麼驚為天人)
 於是,我們便要開好多個小時車,然後把車子放低在一個油站!把行李帶往一架大輪子的旅遊巴上,再坐約三個小時車,經過一個大河谷,和很多很多條冰川河才到遠這個國家公園,也是很多很多條國際有名,長程和短程行山徑的起點和終點。這個國家公園為於三個大冰川的交滙點。 之前提到開始時是貪它平才租這裏,但事實上最終一點都不便宜,木房子好像也要港幣二千多圓一晚,坐巴士每人每程約要四百元港圓,而因為大多數人前往那裹都是準備行山,故此國家公園的住宿並沒有提供床單和披子,因預計你會自行帶備睡袋,所以每人要付三百多港圓租床單;房間有廚房但沒有厠所,得往遠方洗澡和上厠所,幸好沒有天黑,晚上要是想去厠所也不會太不便。 最cray 的是食物這個問題,因為有廚房,我們早在超市買了好多食物進去,但要是你沒有自備食物,就必須要再那個漂亮的木房子公共空間裏進食三餐(或請他們為你預備行山用的午餐包) 因為方圓不知幾多里都沒有其他人住,當然也不會有商店。他們要把東西運進去肯定也很昂貴,大木房子有個漂亮的黑板,寫明了每餐的價格及供應的食物種類。例如晚餐會有大約六度菜,有點像LPC 的Salad bar 讓你自油選擇,通常會有一種碳水化合物的食物如通粉/意粉及包;另外本地魚或羊;一種雜豆般的熱菜,及兩種湯;我花了好多時間想每人食一個晚餐是港圓$45 還是$450... 因為這地方有點像北潭涌那種營地呀(當然漂亮很多,風景,還有東西都是巨木建的)不過最後當然發現是$450..... 好貴啊,我們也吃了一晚,但實在是很好味的,還有點吃得太多,飯後要再出去行一次山。 雖然如此,這裏卻是旅途最深刻的地方之一。
 <馬兒>
我們住在一家小cottage 裏,房外就是大河谷,一天到晚窗外都會有馬兒跑過。一開始以為馬兒是這裏飼養的,但原來是剛有一隊共二十人二十隻馬兒的馬隊路經此地,下塌兩夜,所以這兩天營地都有溫柔的冰島馬相伴。 冰島馬,約在一千多年前從北歐遊發現冰島的維京人引入到冰島,至今未曾與任何其他種的馬類交配過,原本只是因為地理的隔閡引入外來馬種不易,後來人為嘗試想要配種卻帶來了冰島馬種品質消退的狀況,於是訂定了法規,甚至是由議會制定規則,規定冰島馬只能與同種繁殖以維持其優良的純血統. 禁止出入口,想帶著自己的冰島馬想要出國比賽?當然可以,可是馬兒只要一出國,再也不可以回國. 所以我們可以明顯感受到冰島馬與一般馬兒的不同-個頭矮小。 關於行山的事,下篇才寫。
 p.p.s 個個喺guestbook 都話啲staff 勁好人,同埋係佢哋去過最靚嘅地方之一 嗰度請緊mountain chef 如果你想避世又鍾意行山,又想有幾萬蚊一個月包食住,無街行有新鮮空氣免費溫泉及一隻狗仔cowry, 可以考慮。 附送為食狗cowlry 同埋常常來找東西食的北極狐。

Sunday, June 18, 2017

龍蝦

冰川之後那部份都好有趣,去過冰川健行後便開車往Hofn,即是大家口中的龍蝦鎮!到達時又天陰陰(不過大家都說不用怕,冰島的天氣每十五分鐘都會變一次),建築物都好平凡,看不見那說好的海港。媽媽不禁問「吓,揸咁遠就係嚟食龍蝦咋」其實我一直都有這樣的迷思;當然,其實它是人們環島必經之路,剛好有好好味的龍蝦,不過我則是真的衝着龍蝦而來的啊!所以放低行李後便去海邊吃晚餐!是一個只有幾千人的小城市,所以跑一圈就會由市的一端走往另一盡頭哈哈,這些其實都是很有趣的體驗,還有就是路上完全沒有人的,不過溫暖的餐廳裹坐滿吃龍蝦的人們。
我們點了一個龍蝦簿餅,一個龍蝦大拼盤及一個羊肉。羊肉和龍蝦大拼盤都好食得不得了!雖然那龍蝦大拼盤要六百多元,但媽媽狠不得要再點一盤!
原來那不是平日吃開的龍蝦,而是餐飲界的新貴langoustine,Langoustine就法文字面上很像小號的龍蝦。
"Forget foie. Forget caviar. Langoustines are the new marker of haute cuisine. Slim, pinkish-orange, and built like a basketball player (all arms and legs), Nephrops norvegicus is a shrimpy-looking crustacean in the lobster family. Its body can grow up to ten inches long, but it's basically just the delicious tail meat that has chefs from Copenhagen to Vegas in a full-on frenzy."Nothing highlights the elegance and bounty of the sea better than langoustines," waxes Esben Holmboe Bang, chef of Maaemo in Oslo. "They have a more complex and delicate taste than lobster. The flavor is sweet, elegant. Lobster is rustic by comparison."
它身形嬌小不過十吋長,無論煮前或熟了以後,顏色都是粉紅帶橙,長着一對又長又扁的箝。小龍蝦肉質柔軟,味道鮮甜,十分十分嬾滑。
就這樣,之後去到每個城鎮每家超市,爸媽都要找找有沒有北冰洋小龍蝦賣。就係咁好味。
不過其實Hofn 那家餐廳的烹飪方法也是一流和獨特的。

第二天早上起來陽光普照,彷彿去了另一個城市般,一早便有肥貓兒在路上行走,從房裏可看到海港,有遊客們在跑步,又有路人們開着電動輪椅車「吸空氣」
好平凡好寧靜的海港,稱不上是一個旅遊點但好舒服。

冰川

第二天泡過kinfolk 溫泉後便開車往Hof,路程不短加上中途在各式得意地貎上停留後,到達旅店時已經差不多下午五時!(其中包括那個旅遊點﹣真.黑沙灘,哈哈)幸好這裏不會天黑。
又是一個又冷又大風的地方,這家旅店不便宜,但仍要共用洗手間,沒辦法啊,這就是冰島... 好多東西都好貴,房間雖然什麼都沒有,但有一望無際的草原,而且好溫暖。那天晚上去了有名的Jokulsarlon Glacier,天仍是陰陰的下着雨,好冷冰冰。網上看冰湖的照片好美,但去到還是有點「吓... 就係咁ja... 」的感覺,對,冰是很藍很透明的,但現代人拍照實在太美了,經常給人錯覺,而且其實好多冰上都佈滿一層黑灰... 幸好之後去了另一個較偏僻而美很多的冰湖,就在二十分鐘的車程外。
<海豹>
不過在冰湖的最大收獲是......... 竟然讓我看到可愛的野生海豹在𣈱泳,而身邊的人都不察覺,我看得發呆了,差點哭出來﹣人竟然會因為這些東西感動得哭出來,真奇怪。但牠真的好可愛,好像肥狗兒般,過了不夠一分鐘便隱沒在大冰塊間,好想知那裹有什麼呢。
<冰川>
第二天一早便出發往冰川,好多人都說冰川健行是冰島一定要去的活動,但其實到最後一刻都仍好猶豫,可能因為以前去過冰川,覺得沒有什麼特別!但既然大家都說要去便去去吧。
出發往冰川要穿行山鞋帶冰爪,先坐車後行了一大段路才到冰川... 因為... 冰川溶化的速度太快了。走了一大段泥路,那幾十公里本來全是冰川,導遊說自從一九九五年起,冰川溶化的速度是過去一百年的總和...
黑色的山谷中﹣山腰一半以上有植物,以下沒有,植物線以下的就是一九九五年至今溶化了的面積,切實地看見地球暖化帶來的影響好可怕!
每家冰川健行公司都會走不同的冰川,這樣大家便不會碰面,何況在冰島這部份開車你會發現真的有好多冰川。我們行的那個要先攀上一段好陡峭的冰面,冰川跟冰湖一樣,有一層灰灰的火山灰,如果參加越長的旅程就會走到越白的冰!
這裏的導遊大多是來自其他英語國家的年輕人而不是冰島本地人。我猜好多人喜歡的就是在冰川上走走的感覺吧,大概沒有看過冰雪的人會覺得好神奇...也不是不值得的,但沒有人說得那麼神級。
所以頭三日都有點「吓,就係咁ja 」的感覺,直至後來到國家公園,自己行山,跟本地人談話,看午夜太陽,煮羊肉、看人們的房子、吃冰島人乳酪和游冰島人的泳池才慢慢開始覺得「好正呀」
我猜我實在好不適合逐個逐個景點遊玩的那種旅遊方式,實在太習慣了以自己雙腿找地方和體驗風景點以外的真實世界的旅遊模式了。
不要緊,幸好旅途是越去越好玩的。
另外冰島水真的很清很甜,洗澡水像日本般有溫泉味和滑滑的,這兩點都令人好滿足。

不過若你是不喝咖啡會死的人那便可憐了, 因為首都以外基本上都是機器按出來的咖啡.... 好可憐的.... 仲要成五十蚊杯(起)㗎!Not to mention 首先你要找到那個地方,因為大部份路旁是 什 麼 都 沒 有,沒有商店,沒有咖啡店,沒有油站,沒有房子,只有草或青苔或山或海...

火山

一開始在冰島時很想念倫敦,但慢慢被這片漂亮的土地迷倒。
可能你以為冰島必定是每一個角度都風景如畫(或者是我以為)誰去到都會愛上﹣是新一代文青自拍聖地,人們說現在每隔一會便會在社交網絡上看到朋友去冰島的照片,但好像我最後愛上的都不是那些。
作為一個地理科的熱愛者(曾經好長一段時間以為自己大學會修讀地球科學的啊)早在大學時已經好想去冰島,那些年一定是因為被藍湖迷倒,最後竟然到現在才去,相信當時的自己和現在的我喜歡的東西必定有所不同。
很喜歡村上春樹在寫冰島那篇〈有青苔和溫泉的地方〉文章中所說的,「那裡的美,是實在無法收進相框的那種美……只能收進記憶的不可靠抽屜裡,靠自己的力氣搬運到某個地方去。」
<火山下的小木屋>
第一天到達冰島後又大風又冷,買好食物後立刻開車往維克鎮附近的小木屋,那天晚上就住在那裏,是個四下無人的地方,後來才知道,背後的那坐山就是二零一零年爆發的Eyjafjallajökull,深黑深白交錯的睡火山就在小木屋背後,晚上本打算一個人出去跑步,沒跑上多久便回家,一來因為未習慣寒冷,二來是因為四下無人無車無屋,感覺就像世界剩下自己一人和寂靜而強大的火山;有點莊嚴而可怕。
小木屋就在山旁,有自已的小廚房,窗外長了棵如聖誕樹搬的松樹,我的房間在夾層上,要爬一條很直的樓梯到小小的尖頂下的位置,好喜歡這種睡覺環境,在冰島的每一夜都睡得很好。半夜兩點醒過一次,發現天真的沒有黑啊;但之後幾天仍要反覆再檢查看,才發現天原來真的不會黑!

那晚去了家附近其中一個黑沙灘,大家都泊好車,向着一條大直路走,路的兩旁都是平原,途中看見回程的人竟都行到脫剩短袖,又說要行半小時以上,結果在那裹來回及拍照真的花了兩小時時間,因為要走一段看得見盡頭但走極都未到盡頭的大直路;走了大約半小時吧?會看見那失事飛機,但其實美景在後頭,是外面的一個寧靜的黑沙灘和小河,不過只有好少好少遊客走出去﹣這個黑沙灘比真的那個黑沙灘的沙還黑,風景更美。黑色的泥土上長滿小黃花。
事實上歸納冰島之旅,就是大部份中文旅遊推介的地方都其實不那麼特別.... 又或是充滿游客,還是要看當地旅遊書的推介小景點和誤打誤撞找到的通常更美更純潔,真的,不是騙你,好多外國blogger 都這樣說。
<Kinfolk 溫泉>
冰島位處大西洋中洋脊上,是一個多火山、地質活動頻繁的國家,所以必定會有溫泉啊。沒想到其中一個最想去的「溫泉」就在自己家後那大火山之中!
七時起床後往大火山出發,經過紫花平原,碎石丘谷,走過沒有路沒有人的山間和河邊冒煙的水池,對還要爬過小急流,到達了這個漂亮的「溫泉水x 冰河水 泳池
這個泳池曾被Kinfolk 介紹過,位於冰島其中一個最漂亮的山谷間,它的歴史可追溯至二十世紀初,大概是一九二三年,當時附近的村民都是以釣魚為生,是以建設了此泳池作教授漁民孩子游泳用。
這個「泳池」是一半溫泉水一半冰山流下來的水不斷補給,滿溢了的水便會流回旁邊的河裹,所以可能比平日的泳池更乾淨。
這裏依靠附近居民清理,設有無門的更衣室並且不用收費,全年開放給大家使用。聽說四季泉水的顏色都不一樣。
天氣太漂亮,風景大美了。到達時一個德國來的姐姐剛游完水,然後四下再沒有人煙,不過大自然的依然充滿生氣,太陽光景在山間起舞,時光時暗;早起的鳥兒在唱歌,山腰上的冰島馬正在睡覺,河流一邊流着流着,還有那戴着雪帽寂靜無聲但又隱藏着滂沛力量的火山。

貓魚

好懷念第一次在倫敦open water swimming,之前那晚還做了惡夢很早便醒來。在第一次ows 之前我竟然曾經擔心過ows 會好可怕,最壞的可能性是嚇得以後都不敢游水。
五月二十五日星期四,小羅醫生一早便來我的河邊小村莊找我,在倫敦和冰島的日子好幸運,每天都陽光普照,每個當地人都說我享盡了他們的夏天。但其實早上仍頗冷﹣十五至十七度左右。第一次穿wetsuit原來真的很保暖,經驗豐富的魔鬼教練羅醫生一早給了我好一點心理準備,說在open water 游泳跟泳池是完全兩回事,例如戴着游泳鏡但水中能見度是﹣零﹣只有一片浮游的清綠,所以不能像在泳池裏般找方向;另外會有浪,又有其他比賽者,而我最擔心的當然是冷。
不過經過第一次之後,也許就不會那麼怕冷,其實在香港沒有三十二度我是不願意游室外的,但現在不會了,這是在倫敦旅程中的一大成長。Royal Docks 的水是鹹鹹的。
下水前工作人員要我們掃描電子手帶,上水時會給泳客登記游泳時間和距離。更衣室其實只是一架拖車,而儲物室就是一個隨地建起的露營帳幕,真的好有趣。他們近日還請人啊!
在倫敦的日子游了好幾個不同的泳池﹣建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Ironmonger Row Baths, 翻新過後仿如一個現代游泳的聖殿,池末一面有一度漂亮的大窗在高層位置,窗外總是灑滿太陽和青青的綠葉,而且觀眾席是木椅子啊!
去過由著名建築師Zaha Hadid,從來都不是她的粉絲但可以在這個奧運場館裹游泳感覺很好。還有一個市區秘密,就是在Seven Dials 的室內外泳池,室外的部份是暖水池,就在市中心的中心。還有當然是比賽那天在牛津郡Blenheim Palace的湖裏,水很清澈,是一個好漂亮的UNESCO site!
每一天都在陽光充沛的早上離開我那舖滿石小的城中小村莊Rotherhithe 去買咖啡游水,沒想過從游泳中亦能看見許多當地人的生活細節。去過倫敦open water swim 和冰島ANY weather swim, 回到香港大概沒有籍口唔swim。
究竟為什麼這麼喜歡游水,我都不知道,自從決定參加triathlon 後更越來越喜歡。我總在想,這些運動有沒有給我這類無聊不專業人的空間,希望答案是「有」吧,因為我大概永遠不會成為專業,但也很想可以參與其中。

Monday, May 1, 2017

嘴饞

今天早上不到五時已經醒了,老實說很想可以睡久一點,痛痛的事真不好受,幸好nick nick先生說來探jess。好多見過jess 和 hiro 真人(狗)後都會愛上hiro。小hiro 真人有好多可愛之處,例如對人好斯文,不會搶食,很專心很寧靜又愛清潔。無可否認,hiro 遇上其他狗時會顯出很凶的臉,好嬲好惡,但很可能不過是他在家裹得不到太多關心﹣所有人都喜歡抱抱和錫jess, 又常給超肥的jess 搶食,所以才變得很defensive吧。
今早見到很多狗主人親自帶狗兒下來,因為工人休息。有一家外國人每天都親自跟着工人一齊帶十歲大的雪撬Rosco 和bb Oli 下來,他們從加拿大移居香港,BB因為家裹有狗所以不怕大狗,很喜歡給狗兒拋波波。 雪撬Rosco的主人正在學揸飛機,是加拿大和中國人混血兒,跟狗兒玩得很瘋狂,會跟他滾地和把整隻八十磅的雪撬抱起。 
一個很可愛約八歲大的男生問rosco 爸爸:「rosco 本來是住在雪地裏嗎?」"So where did you find Rosco?" Rosco 主人媽媽答 "yes, we found them in the snow fields in Canada, we built and igloo and found him there" 雪撬主人跟狗兒rosco 玩得很瘋狂,在旁的古英國牧羊狗看見以為雪撬被欺負,即刻過來想警告他的主人,那隻古英國牧羊狗樣子很可愛,但性格像警察或媽媽,總是很緊張保護其他狗兒,不讓他們打架或被人歉負。
另外想起兩天前在數碼港百佳見到一個肥嘟嘟的孩子,好乖好斯文的小男孩(會跟陌生人如我談話,好奇呀,好多陌生人同我講嘢)不過睇落好為食那樣子。那天有人推廣president 牌的奶油和牛油,推廣姨姨用奶油牛油炒直菇給人試食,當然很好味道,那小孩子試後表現出一臉難忘的樣子,問在那裏拿,我指給他看,他便放到購物車裹(我心想佢咁肥仔如果一開始用點牛油炒菇作零食總好過吃真零食如雪糕)但後來她媽媽來說不要買了,是個惡媽媽。
室外泳池重開了,今早游了一千一百二十五米水。煮了白露荀作早餐。
快要開檔賣地圖和明信片了,印了不多,希望會有朋友喜歡。現在先把這書看完再說。
還有,那天看見自己畫的地圖掛了在社區各處,我還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感到很興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