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4, 2013

漩渦

這兩周起床,天色一天比一天暗,漸漸,海與天連成一片,霧雨紛紛的下午走在高樓大廈間,有點置身dystopia的感覺。這些日子特別睏,記憶與海平線般邊界浮離。依稀記起波女的塗鴉、進教園的咖啡、偵探社神秘天台上的火鍋、靜夜裏那瓶沒打算開的紅酒、小房子外的紛爭、跟中學同房見面、漆黑海畔的紅氣球、緊張的電影情節等。昨夜跟王浚豬朋友慶祝生日,唱了很多很多歌,是最簡單快樂的時光。周六早晨會議已開始喝冰酒,經過古舊街道上一片熱鬧市場。
躲進樓梯旁避雨,談起逝去的船航,五十年代法國南部跟越南間,一片無際大海和天空,汽船穿越的城市,每個都有魔幻神奇的名字:埃及塞德港、斯里蘭卡科倫坡港、蘇伊士運河般的迷人的異國港口,喚起冒險的衝動或舌尖久遺的異國香料記憶。忘卻時間的船上生活,令旅程更有魅力,神秘優雅的她們在迷宮般的木迴廊或頂層甲板上沉迷於海蒂浮香煙迷霧中,香煙氳成絲絲漩渦般的光圈,圈裏滲透蜂蜜、鳶尾花、蠟菊和辛辣的味道。漩渦與煙草成為他旅程中最珍貴的記憶。令我想起愛在瘟疫蔓延時,想起Lilla's Feast,想起逆流河...

1 comment:

wydes said...

current of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