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6, 2020

飛吉

昨天出了一整天街,已經很累了!我總覺得每次出街(包括做嘢/教班/開會)都遇到太多新奇有趣嘅事,充滿衝擊,要花幾天才能心情平伏,所以不能夠出太多街。

我不就是武漢肺炎前,已經一直自己隔離的人嗎!(但怎麼在別人眼中, 我成日出街㗎!)
其實我出街不過係游水同埋送貨!係送貨呀,日日都係送貨。
咁都係好事嚟,因為即係有人買啲畫同書,要補貨囉!係好開心嘅事!
又或者係開會,或者畫某啲社區地圖。都係好事。
我差不多是不外出食飯的,如果我找你食飯,或跟你出街食飯,咁我一定係好鍾意你!
又或者同動物有關。昨天飛吉斯再回了獸醫一趟。好像他一般的三周大貓貓依然好脆弱,如果再加上濕了水,感冒,就真係生死之劫。大人傷風也辛苦,更何況是這個小小身體,有時肺部未能完全打開。

然後昨天跟一個寶貝妹妹去了清明堂書店,雖然我們不是常常見面(對啊,昨天才把六年前出版的夏愨村地圖送給她;而她昨天才把六年前幫Hong Kong Free Press 做的杯和Tote bag 交給我 - 當年她在剛創辦的Hong Kong Free Press 工作,找了我和賣字幫他們做crowdfunding 禮物)
雖然不常見,但心靈很接近,我一直都好喜歡她。
我和她都在清明堂書店碰見很多朋友!真是一個好地方,溫柔的店長姐姐也有救貓貓的。
.
今早花了一整個早上在瑪麗醫院做例行的覆診,也不是什麼新奇事,但還未做完,要下周回去。由八點一直看那護士姨姨在大叫,因為好多病人又老,又聽錯晒啲嘢,我看見她就辛苦。不夠早上十點她已快要失聲。

本周的繪本班超勁呀,聽了各個同學的故事,實書有好多係比坊間書店出過嘅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可以慢慢畫埋佢,再慢慢修改,有啲可能真係可以將來出版。諗起都戥佢哋興奮。寫故事這回事其實真的很有趣。班中無論係一啲極之簡單定係比較長嘅故事都各有各好,有些很擅用繪本這個medium, 看來會是極有趣的一本圖畫書,有些就紀錄了現世狀況、有些找到了人間的universal struggles, 也有一些就係令人開心和思考的。
真係,令我想起- “That is part of the beauty of all literature. You discover that your longings are universal longings, that you're not lonely and isolated from anyone. You belong.” ― F. Scott Fitzgerald

還有好多事想寫,總之雖然好累,有時打針打到流晒血,有時有初救嘅動物死在眼前(但至少我們盡力過就夠)但整體來說,我都覺得自己超級幸運和開心。
不過要修心回來努力畫畫了(又!)真,真要努力畫畫呀。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