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2, 2020

好書

今早跟朋友說起,我不止一次聽見我編輯在我面前時跟別人講「貓珊這本書這樣那樣不夠好🤣」
當然我一點不介意,什至覺得這是很好的事,因為我自細睇咁多繪本,當然知道有幾多幾好幾勁嘅作品,同埋一本好書可以有幾好。
能夠有一個出版社,一個編輯跟你一樣,不計時間成本,把「最好的」看成最終目標,應該覺得難能可貴才對。
也不怕跟大家說,書店的確有好多繪本係浪費了樹木的生命的,會看壞人的。但不可以因為咁,就把自己的standard 降低。
稱讚很容易得到,在香港,連把追尋夢想當為工作也會被捧到上天。
為什麼要做「最好的」,不是要拿文學獎。是因為一本好的書,什至無目的的,也能讓人找到安慰、共鳴;有目的的,或許可以讓人認識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東西,又可以引起人思考。可以讓小孩子什至大人,切身處地咁明白到一啲好似好遙遠嘅議題。
昨天雅文也說起,好多、好多家長,都來找她推薦書,又會問呢本書睇完會學到乜。他們都想要那種講明睇完本書會有什麼效果嘅書,如:讀完這本,讓小孩子學懂XYZ三種美德的書。但一本好好嘅書通常都唔會當着你的臉說這種事 :P

我在身邊嘅人眼中做書已經好慢,關於動物保護那本書,我用了一年brew個idea,寫和畫了一遍,放低了幾個月,覺得不夠好,再重寫了整個故事再畫過一遍。
我身邊嘅朋友成日問點解仲未做好,點解你仲做緊呢本書,我們的慈善機構中的人,更直情係覺得求其都要快啲出咗佢,不能再等了。
但同雅文合作閒閒地一本書要做四五年。當年「最後的告別」可以拖了四年才出,其實係因為贐明會根本放棄咗我哋,人都換晒😹 所以木棉樹差不多可以話係純藝術純文學性質的。也是有點瘋狂。
但同時,我又覺得我啲香港朋友好過份,印書好似食生菜嘅態度係錯㗎。
不過理想世界中就係小眾題目(如種植呀、殘疾呀、動物又好、各種平權又好),都能找到全人類都能感應嘅切入點,一本書只係夠靚係唔足夠的。 呢個係我哋會以一生努力嘅目標。

我有時會哭,不是什麼大悲傷的哭,只係覺得我就係屬於無才華那種人,雖然我其實都係嗰啲自細讀書好不錯嘅小朋友,但絕對唔係乜嘢聰明或有才華嘅人,但我亦一啲都唔介意(因為我知道一個人要做到想做嘅事,需要好多好多factor 加埋才可以)

現在想來,我自細就在做兒童書,大約二十歲時我阿姨看我的畫都是一臉覺得「不好」我想是因為未有經歷的成熟; 但又失去了小時候嘅童真。
但我也沒有感到太大錯折,因為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好」要天天練習和研究。不過也從來無諗過要做第二啲嘢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