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2, 2012

㬢巒

周六早上,從上環海旁出發,一度天梯,兩䄂朝陽,翠綠老樹緊緊抓着樓梯石屎裂縫。轉眼便遠離鬧市,到了樹綠油油的曲徑短弄。這裹沒有麥當奴,沒有星蟲,木陽台滿載酒紅色花蕊、藍白窗框點綴街角廚房、小天台對着老公園。沒有三百萬一幅名畫,藝術家工作室凌亂昏暗。晨光下邊喝紙杯奶茶邊取暖懷古想像這裹曾是瘟疫為患的華人聚居地、突然店主從雪白得發亮的麵包工房走出來、把二手書放滿寧靜街旁,突然書桌上一陣秋風,天上飄起散花細葉。
奧地利人老闆覺得香港缺少奧地利人聚腳點,於是在梯旁蔭下開了Cafe Loisl, 店前沒有車輪廢氣,柴犬不被排斥,靜靜參與維也納式咖啡早點。又吃了蘋果蛋糕變奏,買了小丸子衣服。走了一大圈,吃了一大堆,晚上跟小狗散步。氣息祥寧,風過水靜。

4 comments:

wydes said...

突然書桌上一陣秋風,天上飄起散花細葉
like

maomao said...

散花細葉還在陽光中亂舞,這就是香港的閃閃雪喇

wydes said...

牛糞堆中也有生命在亂舞,主要是flies~~

maomao said...

水蛭也在你的肚皮上亂舞, OH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