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6, 2010

winter with mulled wine

 原來我們 曾經是這樣的
今天上山時看到小路牌上的mulled wine。想起聖誕節真的快到了,夜幕低垂,中環晚燈漸漸亮起,很多人都在Centrium四邊的空中花園吃晚餐, 香港的好餐廳真算不少,只是太熟悉的環境,少了在異國那份驚喜感動。在繁忙的城市,很需要自已一個人的時間。還是回家跟我最錫的hedgy bebe +blackie bebe 教大家自己整mulled wine. 煮mulled wine, 令我想起Quartermile 的廚房 :P 感謝畫筆從來給我的安慰,白色聖誕,就如走進黄色大門般,垂手可得.聽說,幻想是免費的。
對,現在我們還在整mulled wine,紅酒,cinnamon sticks, 八角,丁香,月桂,蜜糖 etc. etc. 明天再upload recipe 好嗎?現在我們要煮熱來喝了。看看相,只喝剩一口。為什麼余小姐還在吃月餅,我已經喝聖誕酒,我們都錯了!
cinnamon is the spice of my life!

2 comments:

wydes said...

半醉人間。

phoebe yu said...

我太遲, 你太早吧。